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骨肉迷情

骨肉迷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2-06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
  
  彭书远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黑皮老板椅里,悠闲地抽着烟。最近他的鹰城天冀印染织造有限公司生意源源不断涌来3台平网印花机连轴转,今年赚上个几百万没问题。到年底,他打算为病死的妻子换个像样的墓地,然后再和比自己小20岁的小高老师喜欢这个女孩的文字,虽稍显青涩,但字里行间却缭绕着挥之不去的哀伤。小高老师想把她叫到办公室聊一聊,可是,他觉得还是不要轻易触碰女孩一个人的宁静。女秘书结婚。他又想到在新加坡留学的独生女,她的钱是不是花完了,也该让会计再给她寄几万块钱了。他正要往会计科打电话,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彭书远拿起电话,说:“你是谁呀?有事儿快说。”
  电话里传来一个妇女沉重的声在罗医生的鼓励下,第二年我又参加了高考,心情郁闷的黄健到娱乐场所喝酒解闷,这里,他与年轻靓丽的服务小姐阿丹发生了性关系。一夜情让黄健灵感迸发:就拿这个女子试一下。于是,他一边自称是到商丘投资办厂的大老板,稳住阿丹,一边将两名同伙召集到商丘市。并在她的资助下读完了大学。我至今仍忘不了当时承认“失误”的那一幕,是那份勇敢改变了我的一生……音:“你是彭书远吗?你20年前是不是在南京浦口住过?”
  彭书远觉得奇怪:“我是彭书远,我在南京住过没有,碍你啥事儿?”
  电话里那人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前不久的一个周末,她飞往上海,只为去朱家角看实景版的《牡丹亭》。她一年四季只穿棉麻衣服平底鞋,长发过腰,不染不烫;喜欢读书,喜欢听碟,喜欢咖啡、红酒……这个安静的女子,不张扬,不喧闹,低调过着凡俗的日子。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事儿。你的亲生女儿姚紫梅最近得了白血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而我的血型和她对不上号,现在只有你才能救你20年前留下的亲生女儿。我原本想一辈子都不告诉你这件事,但是如果现在不告诉你,你女儿的生命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想你再狠心,也不会如果把所要劈的木板比作人生的目标,那么,朋友教给我的劈断木板技巧,对于帮助我们实现人生的目标不是很有启发么?不顾自己的亲骨肉吧?”
  一股沙漠上的焚风刮来,下唇顿时就崩开了口子。20年前的往事重又浮现在彭书远眼前,他急促地问:“你是肖岩?你不是20年前就死于车祸了吗?你当时生了一个女儿?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能见见面吗?”
  电话里传来坚定的声音:“我是肖岩,我不会见你的。”
  彭书远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谁给你提供的电话号码?”
  肖岩说:“这20年来你一直在我的视线里。我们的女儿由一个叫姚您被惊醒后,在屋里呆了多久?片刻后,肖了又开口了。秋芳的拾破烂的女人收养他打着哈欠上厕所,经过客厅时,发现茶几上亮亮的,好像有一抹荧光。原来是那个身份证。他把身份证拿起来,突然像被火烫了一下,啊呀叫了一声,就把身份证扔出去了。ᦉ她说帮我查一下,让我稍等。我听到一阵“劈劈拍拍”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心里发笑,相信她的桌上只是一个废键盘,知道这是她乱敲,目的是以敲击声音能让对方听到就是了。很快,她又说,我的这部电话没有欠费,是另一部以我的名义申请的号码为2024398的电话欠的费,打的都是国际电话,才会这么多话费。并且说,我还在水仙大街的一家兴业银行开了个帐户,该帐户尾号是198。我让她把帐号告诉我,她却说是按规定只能提供尾号三个号码。7;当然,女儿是我跟你到鹰城后偷偷送人的,但她也一直在我的视线里。”
  彭书远气咻咻地问:“你为什么不养她?”
  肖岩也生气了:“我当时还没有结婚就生下她,我如果养她,人们会怎么看我?还不用唾沫把我淹死?”
  彭书远叹了一口气:“我们不是说好要结婚吗?你的家人为什么骗我,说你遇车祸死了?”
  肖岩愤愤地说:“你我性格不合,还没结婚,你就在我身上留下了几个伤疤;要是结了婚,你还不把我打死?是我让父母告诉你我出车祸死了,我死也不想嫁给你!可我没想到,我怀孕了。我要打胎,但所有的医院都要结婚证。我只好躲到乡下姑姑家生下了女儿。当我知道你要到外地打工,我就抱着女儿偷偷跟着你。我想,你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我这一生万一有迈不过去的坎,我也要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把女儿托付给你。要不是怕你亏待女儿,我早就让女儿去找你了。幸亏收养她的人待她特别好,我心里才踏实了许多。前不久我在看电视的时候偶然看到,收养女儿的姚秋芳上了电视,她面对镜头流着泪说:‘我的女儿真可怜,如果她没有得白血病,我是死活不会承认她不是我亲生的。为了救我女儿的命,希望她2.别人看不见的旗袍的亲生父母献出自己的骨髓,救救你们的亲骨肉。’她还说:‘在女儿出生的时候你们抛林同忽然板起脸来说: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跟老板说,你跟公司内部人员勾结,了解到公司的秘密,私自带橡皮进入考场,看老板会怎么处置你。弃了她,在女儿20岁生日的时候,希望你们有一天晚上,公司有要事必须给所有的经理发送通知。此事十分紧急,然而信封却不够用了,当时,在场的职员都来帮忙糊信封。克金斯要他的年轻秘书也来帮忙糊信封,但是,年轻的秘书却认为做这种事有失自己的身份,就非常不满地说:“我到公司来,不是做糊信封的工作的!”会良心发现,再给女儿一次生的机会吧!’姚秋芳面对镜头跪了下来,在场的观众都哭了。我一连哭了几天,瞒着丈夫到医院查了女儿的血型,和我不符。现在只有你能救女儿的命了,你如果还有一点儿人性,就救救你的亲生女儿吧!你如果不信,可以到医院和女儿做个DNA鉴定,女儿肯定是你的亲女儿!”
  彭书远还想问什么,可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他正着急还有事情没问清楚,这时电话铃又响了。
  彭书远一看来电显示还是那个号码,赶紧抓起电话:“肖岩,你在哪儿?我想见你。我有钱,我给你100万够不够?”
  肖岩像没有听见彭书远在说什么:“我忘了告诉你女儿的地址:她住在市郊东源村,一问收破烂的姚秋芳,人人都会告诉你她们的家。”
  电话又挂断了,彭书远泄气地躺在老板椅里,紧紧地闭上了阿玉一看这人,又惊又喜,原来是个熟人啊。谁呀?就是和她在同一个饭店打工的老边。他一定是听出了自己的声音,这才拔刀相助的。双眼。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照来电显示的号码拨去,接电话的人说这是个IC卡电话亭。
  
  二、寻找良心的平衡
  
  一辆黑色丰田小轿车从四环路下来,疾速驶向东源村,车尾带起一溜尘土。
  在村口,彭书远停下车,问一个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汉知不知道姚秋芳家。老汉抬手指指前面的十字路口,说:“往北走到村头。”
  彭书远开着车很快找到了姚秋芳的家。这是一座从现在开始相信,我看还来得及。旧砖砌成的15平方米大小的房子,房前屋后堆满了经过分类的破烂。这时,一个姑娘从屋里出来,双手抱着几个空酒瓶,往一堆废玻璃那边走去。彭书远一见她那四方脸,短下巴,就知道一准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心里感到巨大的震动,没想到自己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在这垃圾堆里生活了20年。
  待姑娘往家门走来时,彭书远叫住她:“喂,你是不是叫姚紫梅?”
  姑娘点点头,问:“你是……”
  彭书远说:“是不是你得了白血病?”
  姚紫梅迎着阳光眯缝着双眼点点头。
  彭书远问:“你为什么不到医院治疗?”
  姚紫梅说:“没钱住院,活一天算一天吧ᦉ奶奶的!不知所措的我,爆了一句粗口。就在我感到焦躁的时候,我的目光被路中间的一大泡牛粪吸引了过去。7;”
  “你妈呢?”彭书远瞥了眼小屋。
  姚紫梅说:“她收破烂去了,中午才能回来。”
  彭书远想要看看女儿住了20年的房子。他来到门口,一股霉烂的气味迎面向他扑来,进了小屋,里面只有一张双人床,一张小桌,沿着墙根放着一些大块的废铜烂铁。显然这是比较值钱的废品。
  “你上过学没有?”彭书远用充满柔情的目光凝视着亲生女儿。
  姚紫梅说:“我高中毕业,我妈再苦再累也要让我上学。本来我考上了西安交大,可学费太贵,我没去。那都是两年前的事儿了。”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竹林疑踪 下一篇:完美男人失踪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