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悬疑故事之心机

悬疑故事之心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6-09

 

1 下课铃刚打完,手机就响了,我一手塞书,一手按下接听键,“你起床了啊?” “嘿嘿。”电话那头的童滢笑得有些心虚,“老师点名没?” 我叹口气,答道:“没有。” “哈,太好了,那我要一份鱼香肉丝盖浇饭。” “好吧。”我背起书包往外走,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咦,今天不是管家明要帮你过生日吗?早上死活赖床说要睡美容觉,怎么这么惨淡还吃外卖啊?” “别提了。”童滢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气无力,“刚才打电话给我,说是上头突然安排他们一个很重要的项目,估计接下来一礼拜都没空了。姑娘我现在是既饿且气啊,你赶紧麻利地回来,否则我饥不择食就把你嫩绿嫩绿的宝贝薄荷吃掉了。” “那盆薄荷,上次你的荷兰鼠才啃了一片就拉了半天肚子,你要是不介意,就自便吧。”我笑嘻嘻地挂断电话,才揣到口袋里,铃声又“咚咚咚”叫起来,拿出来一看——管家明来电。 “喂?” “方漪澜,下午有空吗?” “有什么事儿?” “今天不能陪童滢过生日了,想麻烦你过来取一下生日礼物,记得帮我偷偷放在她床上给她一个惊喜。” “好啊,没问题。” “那好,下午两点在B区实验室,还劳烦你跑一趟了。” 下午1点50分,我到管家明的实验室大楼下。还未进门,远远就看到管家明一路跑过来。 “不好意思,我刚下班。”管家明喘着气停在我面前。 “没什么,我也刚到。”我看了看管家明身上的侍应生服装,笑笑说,“你在咖啡厅打工啊。” “你怎么知道,工作服上没有印着字啊?”管家明挑起了眉。 “不是的,你袖口有褐色的污渍,身上有淡淡的咖啡香。” “呵呵,不愧是漪澜,观察入微。我就在南门的那家咖啡厅打工,实验室的事也比较多,我只有这段午休时间可以打打零工。”管家明一边说,一边招呼我往里走,“礼物就在我的工作室,你跟我来。” 我报以一笑,没再接话,管家明的家庭并不富裕,上大学后他独力承担学费和生活费,确实比较辛苦。 跟着管家明上了二楼,走进他的工作室,正在计算机前噼里啪啦调试程序的何华抬起头来,看到我愣了一下,“咦,漪澜,怎么是你?” “我来帮管学长做特快专递员。” 管家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我,我拿起来在何华眼前晃晃,他却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我只能解释道:“今天童滢生日呢,这是生日礼物。” “哦……”何华干笑两声,又低头去研究他的程序。 我将盒子收进包里,转身对管家明说道:“那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 “我送你出去吧。”管家明在他的桌上翻找了一会儿,拿起一份文件,还未出门,他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喂?嗯,你已经到楼下了,那好,我马上下来。” “真抱歉。”管家明挂断电话对我说,“一个朋友过来,我得去招呼一下。” “没关系,我自己走就行。” “何华,你送一下漪澜,顺便帮我把这送过去。”管家明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何华。 何华的视线离开屏幕,伸伸懒腰,嘟囔道:“走吧,漪澜,我送你。” 我和何华走出实验室的大门,正碰上郁清桦走进来,何华冲她点个头,领着我继续往外走。 我的心里却滋长出了一个小疙瘩——管家明刚才接电话时,眉宇间分明有一丝说不出的温柔。 “学长,郁清桦常来你们实验室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 “刚才碰到她,你好像很平常的样子,不然以学长你的脾气,郁清桦这样的大美女总要凑上去搭讪几句的。” “嘿嘿。”何华挠了挠头,尴尬地笑,“她最近来得是有点勤。” “她来做什么?”疑惑更大了,郁清桦与我同班,都是大三在读生,而B区实验室是研究生专用的。 “哎,就随便转转吧。”何华答得有些支吾。 我停住了脚步,何华回过头来看着我。 “哎呀,我好像把钥匙落你们那儿了,学长你等我一下。”不等何华回答,我转身向实验楼跑去。上了二楼,离管家明工作室还有十米的时候,我放轻了脚步。 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声,“你的事情还没做完吗?” “你等一下,马上好。” “你应该换一套衣服,晚上的宴会挺正式的,穿我上次送你的那套西服吧。” “嗯,劳你费心了。” “不用跟我说这些客气的话。”那悦耳的女声轻轻一笑,“我记得你穿正装蛮好看的。” 我靠着墙壁站着,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终于平复了情绪慢慢退出来。 回到寝室,发现童滢正撅着屁股翻箱倒柜。 “你做什么?”我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泡面。上次买的怎么一袋也找不到了?” 我翻翻白眼,无奈地说道:“最后一袋你前天吃掉了。” “啊!美味的面没了,浪漫的烛光晚餐没了,我要饿死了……”童滢扑到我床上垂头丧气地嚷着。 我拨开她拽着我手臂的双手,问:“上午你说管家明接下来一个礼拜都很忙,连生日也不能陪你过了?” 童滢的脸立刻拉下来,一副小怨妇的语气说道:“对啊,他说任务紧急,根本没时间。” “你和管家明在一起多久了?” “快两年了吧。”童滢歪着头想了一下,发现我床头还有没吃完的奥利奥,立刻伸手拿了过来。 “那,管家明对你好不好?” “好。” “多好?” “就像这奥利奥饼干一样好。” “喂,严肃点!” “嘿嘿。”童滢吐吐舌头,跳下我的床铺,拿了一块奥利奥给她的荷兰鼠,又送了一块到自己的嘴巴,才回答我,“管家明他从不阻止我对食物的执著追求,也不嫌弃我长胖,虽然我是天生怎么吃都不发胖的完美体质,他帮我温习考试,还会接送我上下课……” 我抽抽嘴角,说道:“这不叫很好,这叫很好用。” “差不多嘛。”童滢挥挥手,不甚在意,“反正我觉得身边的朋友当中,澜澜你排第一,管家明吗,肯定能排个第二。况且这么多年我生活在方漪澜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智慧少女阴影之下,如今终于出了个学习成绩同样超级优秀的管家明和你不分伯仲,我内心对他很是赞赏啊!” 我彻底无语了,只好闭目思索,期间伴随着童滢和她的小花荷兰鼠“咔嚓咔嚓”咀嚼饼干的声音。十分钟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童滢,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我睁开眼睛,“哎,我说你倒是给我留一块啊!”童滢手中的饼干袋子已经空了。 “喏。”童滢把她咬了一口的最后半块饼干递给我,“澜澜,今天怎么老提管家明,你这一天里提起管家明的次数可比一学期都多了,你莫非是看上我们家管同学了?” “原来童大姑娘你还算有点觉悟,我还以为你的神经有粉条那么粗呢。” “我那是大智若愚。有什么事你就麻利地说呗。” “行,我就直接说了,管家明有外遇了,和郁清桦。” 寝室瞬间安静了。童滢扑闪着黑亮的大眼睛呆呆看着我,我咽了口口水,回瞪她。 “扑通”——黑耳朵的荷兰鼠吃饱了,从转轮跳到浴沙里打了个滚。 童滢回头看了一下,再转过来时神色已经恢复如常,“澜澜你饿不饿啊,我们去吃东西吧。” 我迟钝了一秒,随即答应道:“好,今晚请你吃火锅。” 这一晚我们再没提到“管家明”三个字。

 

标签:心机悬疑

    上一篇:风雪夜归魂 下一篇:没有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