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一个杀妻者的秘罪

一个杀妻者的秘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8-01

 

  我原本以为,从此便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用双手犯下的罪过,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我紧紧地攫住。从那天以后,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常常从噩梦中惊醒,因为我知道,欠下的债,迟早要还的。   One   午饭后,雅芳再一次央求我带她去两公里外的河堤。我禁不住她的苦苦哀求,把她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向河堤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雅芳很少开口,但我看得到她脸上的眼泪,她不止一次地求我,帮她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把轮椅停在荒芜的河堤上,这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这片河堤,我和雅芳恋爱和婚后走过无数次。   我大学毕业后在市园林局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两年后与雅芳结了婚。雅芳也有一份不少的收入。我们虽不富裕,日子过得还算比较顺心。雅芳勤劳贤惠,对我的关怀无微不至。有一回她熬夜为我织毛衣,我担心影响她休息,就说,现在的人都买现成的,哪还有人织毛衣,你也不嫌麻烦。她却一脸幸福地说,机器打出来的毛衣和用手织出来的毛衣,穿在身上能一样吗?为老公织毛衣还能嫌麻烦?她就这样把爱灌输到这个家的角角落落,免除了我的后顾之忧。结婚一年后,我们的儿子小志出生了,这个小生命给我们的家庭带来更多的笑声和快乐。   然而,这种幸福随着雅芳开始出现双腿疼痛而改变。最初被诊断为类风湿性关节炎,也没有引起我太多的重视,以为很容易就能治愈。但是不久,雅芳的疼痛症状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于是我带着她来到省城大医院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医院的诊断结果让我们的生活从此陷入绝境。雅芳被查出患上严重的强直性脊椎炎、骨盆断裂、肌肉萎缩等一系列难以治愈的疾病。   医生瞒着雅芳向我透露,她的病情在目前的医疗条件下,治愈的希望渺茫。但我当时固执地认为,只要我们不放弃,只要我们坚持治疗,雅芳的病就一定会治好,为此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Two   自那以后,我便带着雅芳开始了漫长的治疗历程。很快,家里的积蓄就被昂贵的治疗费掏空了,雅芳的病情却越来越重,前两年她还能拄着拐杖走路,后来就基本瘫痪在床了,大小便都在炕上。因为长期在各地奔波,无法按时上班,我被单位辞退了,贫困的家庭又少了经济来源。本来我有工作能力,有学历,再找一份工作也不难,但是雅芳时刻需要有人照顾,还要四处寻医,我只能一边照顾她一边到处打零工,只要攒上一点钱,我就带着她出去治病,钱花完了就带着她回家,自己再去打零工。   在这期间,我做过清洁工、搬运工、装修工,还在建筑工地做过力工。每天干完活回家,我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还要彻夜照顾雅芳。我打零工时还常常碰到往日的朋友同学,他们对我做这些事惊诧不已。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有人会塞给我几百块钱。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以前绝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但是现在我想的却是,这些钱可以给雅芳做一次治疗。   雅芳是个要强的女人,但病痛的折磨让她无法忍受,常常在半夜里疼得大喊大叫,邻居们对我家有很大意见,有时半夜砸着门大骂,说你们家天天夜里大吵大闹,让别人怎么休息。孩子睡不好怎么上学?我只能低声下气地求别人理解。   雅芳生病第七年,这个家已经不像个家了,家里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值点钱的东西早就卖光了。每次剧痛袭来,雅芳都喊着要死。为了掩盖病痛,她像疯子一样用力拉扯自己的头发,有时一缕一缕的头发被揪下来,头皮上都渗出血来了,我竭尽全力都按不住她的双手。   Three   雅芳的病肯定是治不好了。我深爱着雅芳,但这份爱却随着生活的煎熬日渐消磨。有一次她又要死要活地和我吵架,我忍不住向她大喊,你要死我们就一块去死吧,这样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我都他妈的7年没有过上正常的生活,怎么我这么倒霉,娶了一个生怪病的老婆。我从最开始的坚持变成现在的绝望,雅芳对我这种变化必然也有所觉察,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哀伤和绝望。   雅芳生病以后,我为她付出了很多,但也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有一次,家政中介安排我去给一户人家擦玻璃,进门以后才发现,原来这家女主人是我大学时的恋人刘欣,大学毕业后她去南方发展,很快便和我分了手,同一个做服装生意的小老板结婚了。后来我们聊天,她告诉我因她前夫花心,便离了婚回到家乡。她还说听说过我的事情,像我这样痴情的男人不多,还开玩笑说后悔当时没和我在一起。干完了活,我已是灰头土脸。刘欣让我去洗个澡再走,我没有拒绝。当我从卫生间走出来时,没想到刘欣一把抱住我,我顿时蒙了,却无力把她推开。   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生理正常却好几年像太监一样生活的男人来说,这种情况别指望让他做什么君子。我把刘欣压在床上,抚摸她细腻的肌肤,犹如第一次接触女人那样兴奋。那一刻,我像一座积聚多年能量的火山,而刘欣为我打开了一个出口。我一波接一波地释放着男人的能量,身下是刘欣为我呐喊助威。   当一切平静下来,当理智回归身体,我几乎是逃离了刘欣的家。我的病妻还瘫在床上忍受病痛,我却与别的女人苟合,我怎么对得起她?   Four   雅芳一天天地消耗着所剩无几的生命,这时候,儿子小志又住院了。等我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迎来的是主治医生的一顿臭骂。因为我要照顾雅芳,小志就住在奶奶那里。我妈身体不好的时候,小志早晨必须做好两个人的饭,在书包里装一个馒头,中午就在学校啃凉馒头,长期饮食不规律和营养不良导致胃部出现大面积溃疡,并出现胃穿孔,必须立即进行手术。这不是一天两天的病情,这孩子肚子难受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从来没向我诉苦。   在我为小志的治疗费发愁的时候,刘欣突然出现在医院,往我手里塞了5000块钱,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还好小志年轻,生命力强,很快身体便痊愈了。   我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对雅芳的照顾越来越缺少耐心,有时半夜醒来,刘欣的影子便在脑海里出现,那一次的激情被一遍遍回味。此时,我多么渴望能过上一个男人应有的正常生活啊。

 

标签:杀妻

    上一篇:白雪之下的阴谋 下一篇:滴血的棉锤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