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滴血的棉锤

滴血的棉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8-01

 

  王所长刚进办公室坐定,就接到报警电话:“一个小姑娘在王家村桥下摔死了!”他立即带人赶去。   死者是个姑娘,后脑勺磕在桥下突起的碎石上致死。血迹早已凝固,死亡时间是在昨天夜里。死者只穿着一件胸衣,是未成年少女。现场没有发现外衣,死者下身穿着花格裤。这让王所长很意外,因为本地人是不会穿这种花格裤的,而本地很少有外地人出入,唯一例外的就是两里外的一家窑厂,雇着一些外省的苦力。   有人反映,昨灭下午看见死者被加油站的老板娘抓住了,据说死者伙同另外两人,偷走了她家柜台里九千元钱,而死者由于望风跑得慢被抓住了。   王所长感到蹊跷   丢了这么多钱,怎么没有人来报案?于是带人直奔集市加油站。   加油站老板原来是个弹棉花的,现在发福了,显得粗短。他老婆外号万事通,是个生意精,在辨认照片后说道:“昨天就是她在门口望风,把我家的九千元钱偷跑了。”   “那你们为什么不报警?”   “这帮外地小偷,都未满十八岁。她一直跟我装哑巴,要是送给你们,几灭就给放了,没有证据,你们能拿一个聋哑人怎么办,那我的钱还不是会打水漂?”   “你们是怎么对她的?”王所长指指那照片。   “就给捆了手脚,关在院子里,我想要她的同伙拿钱来换人。没想到趁我们吃饭的时候,这丫头竟然跑了。”万事通抬起地上的一根磨断的细绳,给王所长看。王所长见她说得坚决,便查看一番后回去了。   第二天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年纪在15至18岁之间,胃里的食物都是烙饼,牙很黄,是长期吃这种饼所致,应该不是本地人。死者头部有两处致命伤:一处是从桥上摔下的磕伤,另一处在头盖骨正中央,是被人用钝器所击。脑部有大量淤血,从此推断,死者可能曾经昏迷。另外,死者身上还有大量掐痕,显示生前曾遭人虐待。   看来凶手残忍无比!   同时窑厂也反映说,厂里没有外来人员失踪,死者照片也没有人认识。   王所长中午刚要下班,又接到报案――王德贵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床上。王德贵是加油站老板王德富的双胞胎弟弟,四十好几的人,还打着光棍。   王所长赶到现场,死者王德贵赤裸上身趴在床上,头部有大量出血,地上有一把棉锤,那是他吃饭的家伙,上面沾着一小块带血的头皮和几根头发。将棉锤放在死者后脑被击打部位,刚好吻合。床头有一件花格上衣,和昨天女尸的裤子是同一色。   王德贵的裤子里发现一张纸条,王所长看罢,心头升起一团怒火。原来是万事通写的收据,将偷她钱的姑娘以九千元的价格卖给自家小叔子,她竟然当起人贩子,还骗警方说人跑了。   万事通被传唤的时候,脸色很难看:“我坦白,我做梦也想不到会出人命啊!当时我是被钱冲昏头脑,也是想成全我那小叔子。这收据是我写的,小叔子怕钱出的不明不白,想不到却被这个野丫头给害死了。”   万事通边说边大哭起来,王所长命人先将她拘留起来。   化验报告下来了:棉锤上的毛发和血迹是女尸和王德贵的,也有两人的指纹,证明姑娘先被打昏,但在施暴过程中醒过来,用棉锤猛击王德贵头部,致其死亡。   现在案件整个过程已经很清晰了,万事通被关了十几天后又放了回去,原因是悔改态度好,又把那九千元也交到所里。王所长在整理材料,准备结案,但当他再次看到王德贵的尸体照片时,像被电击一般猛拍桌子,命令立即将王德富夫妇拘留审问。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白雪之下的阴谋 下一篇:自杀合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