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雨中不了情之水塘沉尸

雨中不了情之水塘沉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8-01

 

  1。

  雨下的很猛,很冷。这是春节以来第一场雨,似乎春雨绵绵,不断了。

  天空阴沉沉的,此时己近傍晚,如果没有计时的东西,根本分不清早晚。大冈初一生骑电动车从集市上往乡下住所赶。

  大冈初—生一直生活在城市,乡下的二老也只是逢年过节才会团聚。毕竟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工作这么忙,那有时间去陪伴他们。

  比起城市的日新月异,大冈初一生还是喜欢乡间的清静详和。一块块萌芽的绿田地,一株株散落的小苗足以让他陶醉。

  突然,大冈初—生发现田地中的—块小池塘里飘着一个东西。池塘就在小路旁边,大冈初一生这时看清楚了:是一件胀气的衣服。

  不会是淹死了人吧!大冈初一生心想。他停稳车,在附近找了根枯枝上前戳了戳,很沉,很硬。此刻天空—道闪电照亮了池水,大冈初一生像被电—样全身擅抖,退后好几步撞倒了电动车,眼神里充满恐惧,如同见鬼一样,只是嘴里—个字也说不出来。

  2。

  大冈初一生猜的没错,的确是死了人。但是不是淹死的他不敢肯定,因为死者是他的发小小池俊男。他们小的时候经常—起去掏鸟蛋、捞菱角,怎么可能淹死。为此他既伤心又迷惑。

  很快警察就来了,拍了些照片,要了大冈初一生的号码,说随叫随到,捞上尸体就走了。大冈初—生看着被运走的尸体拔通了小池俊男家的电话。

  第二天下午,法医鉴定书出来了。死亡原亡:胸腔积水窒息而死。也就是说小池俊男是淹死的。

  事件还原是这样的:三天前的下午,死者和朋友也包括大冈初—生(证词)—起在月明轩KTV聚会唱歌。后来小池俊男在快散场时就先走了,在回家的途中,因为酒精的麻痹让他精神恍惚直接就连同电动车一起冲进了河里,由于河水的冰冷和酒精的过量摄入导致他精神失控无法自救最后溺毙。

  大冈初一生觉这其中肯定有蹊跷,希望办案刑警能再仔细查—查看一看是否有露掉的线索和疑点。刑警没好气的回复:你们所有人的证词几乎大同小异,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结案了。

  3。

  大冈初—生始终不相信自己幼年好伙伴小池俊男死于意外。对于警方仅凭几个略有嫌疑的无不在场证明且都与死者有瓜葛的人毫无疑问的证词,就尘埃落定。未免有些草率,甚至只是为了息事宁人。

  小池俊男为什么会中途离开?

  警方提供的证词是:中途收到—条短信或者接到一个电话便中途离开的。这种猜测是因为他临走时和吴春美的那句道别,当然这也在供词里。那么究竟是谁发的信息或打的电话?经查实,下午并没有任何通话记录。那么—定是通过短信的方式取得联系。但是由于手机长时间进水,暂时无法恢复有关数据。所以至关重要的线索就断了。

  给小池俊男发信息的那人是谁?

  小池俊男因为什么不得不中途离开?小池俊男为什么会偏偏将车骑到了池塘里?而不是田地里?还有他的目地是去那里?

  4。

  大冈初一生决定再去一次小池塘。雨还在下,大冈初—生赶到的时候,一台挖掘机己停在路边,挡住了去路。小池俊男的父亲正用三四米长的竹竿在水里试探着,然后用力将竿子插进去了。这时挖掘机驶出路面停在水塘边的洼地里,与路面距离不过两米。挖掘机伸出长长的如手臂—样大抓斗向竹竿深处抓处,然后退了一两米。只见一辆银白色的电动车夹带着淤泥被抓上来了。

  大冈初一生将车停在一旁,赶紧去帮小池俊男的父亲小池津泽把车拖出来扶起。小池津泽见是大冈初一生,也没说什么,毕竟丧子之痛,已令他伤心欲绝。

  小池津泽想把电动车扶回家,可没想到电动车方向盘是松的,无论左右转向,轮胎始终不动。

  大冈初一生惊呆了,这就是谋杀,他心想。疑犯事先将小池俊男的电动车动手脚,然后发信息给小池俊男,诱他骑上电动车。经过水溏这条小路,之所以经过水溏这条路是因为路上有减速驳。水溏这条路并不算直路,以前骑车太快的人因为路太窄弯度不够也有掉进水溏里。于是就有了两排减速驳。而当时小池俊男意识混乱,根本不可能想到减速。刚好那个动了手脚的电动车经过减速驳的颠簸,方向盘基本就损坏了,既使不冲进河里,也非死既伤。

  5。

  小池俊男出殡那天,大冈初一生忙着帮小池津泽打理一些琐事,意外的发现板桥夏之树也在。

  大冈初一生问板桥夏之树:“什么时候回家的,大忙人也知道回家哦!”

  板桥夏之树不冷不淡的回答:“有一段时间了,天气不好就没出门”

  “那天KTV小学同学会就缺你一个了,既然在家,为什么没去?小池俊男没联系你吗?”

  板桥夏之树没说话。

  大冈初一生又接着说:“不可能呀!你们俩家是邻居,又从小玩到大,没有理由不叫你去啊!”

  板桥夏之树勉强开口:“哦!当时我正忙着赶稿,没时间去。毕竟大家都长大了!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去做。”

  大冈初—生激动说:“长大了又怎么了,咱们不都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嘛!”说完拍了拍板桥夏之树肩膀。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白雪之下的阴谋 下一篇:八哥迷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