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恐怖悬疑故事之无头

恐怖悬疑故事之无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9-04

 

噩耗 很久以前,我曾深深喜欢过一个女孩,但一直以来只是默默地喜欢,总是在见面时点个头,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就这样保持这份奇妙的关系一直到高中毕业。 有时会不经意地想起她,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但心中总认为她对我一定有一点儿淡淡的喜欢。 再一次看到她的脸时,我正在早餐店吃早餐,看着XX日报的头版,巨大的标题让我触目惊心——台大校花跳楼自杀,断头悬空骇人。 “昨日晚间九点,就读台大数学系的大二学生李妍咏被人发现跳楼自杀。跳楼时,颈部勾住铁丝,导致身首异处。因为死者长发缠绕住铁丝,使得断头悬空,吓坏路人。据李妍咏的同学表示,李生前外貌出众,但个性低调,交友单纯,在去年票选为台大校花,一时间成为校园内众多男生追求的对象。在李死后,许多同学都非常不舍,纷纷在她的博客上留言……是否因为感情不顺而走绝路,将进一步调查……” 报纸上刊登着她生前淡淡微笑的照片,以及那令人心碎的画面——她的头悬挂在空中,美丽的五官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我没有吃下那一天的早餐,或者说那一天我没有吃下任何东西,因为我的身体里已充满了悲伤。 我依照XX日报里提供的网址进入了李妍咏的博客,不少网友表达了不舍与难过,更有些网友在她的留言版上公开告白。 “告白啊!”我心里思考着,“现在的我真是遗憾当时不够勇敢。” 于是我使用了悄悄话,留下我对她的告白—— 妍咏: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再次见到你竟然是在报纸头条上。你还记得高中时有一个小伙子总是在上课时偷偷看你、每当被你发现就转过头去吗?现在那个小伙子很后悔,因为他一直没有跟你说,其实他心里真的非常喜欢你。不知道你还能看到吗? BY拳 就这样,我没有再上去看她的博客,因为我知道我会难过。过了两个星期左右,我登陆我的博客时,留言系统竟然收到妍咏的回复—— 鸿拳: 真的很久不见了,你说的那个小伙子是指你吗?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可惜你的表白太晚了! BY妍咏 怎么回事?为什么已经死去的妍咏竟然会给我回复? 我心中气愤,这是哪个黑客恶作剧,侵入李妍咏的博客?这种不尊重死者的人,我一定要把他抓出来。于是我马上进入到李妍咏的博客。 点开日志,映入眼帘的是最新的文章—— 媒体认错人了,那个人不是我。 各位朋友大家好,之前媒体报道的自杀者不是我。我很难过大家误会我,我真的就是李妍咏本人,希望大家相信我!关于报道错误的事情,我已打电话去抗议了。XX日报一直不愿道歉认错,我也无能为力了。只能说现在的媒体真的不懂对人的基本尊重。 我再接着往下看,留言数高达五百多条,一开始大都说“你不要再装神弄鬼了”之类的,但渐渐变成了“真的是你?是报纸弄错了吗?”“我看过视频了哦,真的是李妍咏本人。” 我急忙找到某个叫恶唬的网友发布的他和妍咏的视频过程短片。内容如下: “啊!真的是你本人?”恶唬低沉的声音。 “相信了吗?那我关视频了哦!”画面中的李妍咏十分害羞。 “等等!那你说一下今天的日期,这样其他的网友才会相信!”恶唬说。 “哦!今天是2015年11月19日,星期一。我要关视频啦!”妍咏的画面随即消失了。 无疑真的是李妍咏本人,但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整个画面只看得到妍咏的头,看不到身体。对害羞的她来说,应该不会刻意让头占满整个画面才对。当然,也许是因为想让网友看清楚,才会这么做。另外现在是冬天,天气很冷,一般而言房间的窗户都是关着的,所以室内应该不会有风,但李妍咏的头发有些微的摆动。 可能是我想得太多,总之,我心里很高兴,李妍咏还活着。当看到短片中她害羞的模样时。我又心动了!上天又给了我一次向她告白的机会,这一次我要主动去追求她!等最近的期中考试考完后,再去找她吧! 过了两三天,XX日报出现了一则重大的新闻——台大校园学生神秘失踪,半个月内第十起。 我感到十分好奇,更重要的是,报纸上刊登的失踪学生照片在我看来十分眼熟。 我随即上线点入了妍咏博客的相册,果不其然,失踪的学生全都曾出现在妍咏的相册上。 怎么这么巧?失踪的学生都是李妍咏的同学或朋友? 我立刻在李妍咏的留言板留下悄悄话:“很遗憾,你的同学朋友也在这次的神秘失踪之列,你一定很担心他们的安危吧?我相信他们会平安无事的。这星期期中考试结束后,我去找你如何?” 很快,收到妍咏的回复:“我想那些失踪的朋友只是暂时消失一下,应该只是受不了课业上的压力,暂时去放松了吧!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你说你要来找我?真的吗?可是这么久没见面了,我会不好意思的!我们先用MSN聊天好吗?” 看完后,我简直开心得无法形容。我抱着期待又紧张的心情登陆了我的MSN帐号,并且新增妍咏的帐号成为我的联络人。 “Hi!你上线啦?”妍咏主动对我打招呼。 “嗯!对呀!”我还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是物理系的对吗?”妍咏问。 “你怎么知道?”我好奇道。 “我看过你的博客日志啊!”妍咏说。 我们闲话家常了一阵子,忽然问聊到大脑的话题。 “你听过人类的大脑只用了百分之十的理论吗?”妍咏问。 “听说过,据说就连我们物理界的名人爱因斯坦也只用了他大脑的百分之三十!”我回答着。 “你觉得这个理论是对的还是错的?”妍咏问。 “应该是错的吧,这只是人们一厢情愿的想法吧。”我回应。 “你说得没错,我们的大脑一部分用于思考,一部分用于手脚的控制,还有一些用于处理我们过往的资讯,还有一些用于控制我们身体的温度……其实大脑已经算充分利用了。”妍咏解释着。 “哈,你何时变得这么了解大脑了?”我说。 “呵呵,这是以前一个生命科学系的博士班学姐跟我说的,她叫程知愉,人长得很漂亮哦!”妍咏说。 “那可以介绍一下吗?”我故意问。 “你们男生都是色鬼!”妍咏说。 我等了一会儿,妍咏都没有回应,我赶紧再打:“我只是开玩笑的,不要生气啦!” 妍咏终于有了回应:“呵!你是我什么人啊?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啊!你想认识知愉学姐已经来不及了,她去年因疑似杀害情敌吴心玲学姐而成为杀人犯,至今不知逃亡到何处了。” “啊!原来她是去年闹得很大的情杀事件主角啊,听说死者的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找到,有人说是被嫌犯用王水溶掉了。这么可怕的女生,我可不想认识呢!”我说。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知愉学姐真的很聪明,她教了我很多。”妍咏说。 “她还教了你什么?”我问。 “她告诉了我变聪明的方法!”妍咏说。 “什么方法?有效吗?”我问。 “呵呵!我用你的名字投稿了,拭目以待吧!”妍咏说。

 

标签:无头恐怖悬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