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幽灵的血色手印

幽灵的血色手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10-22

 

紫鸢吃过饭,坐在客厅里,心情烦闷。她觉得胸口起伏得有点快,连忙吞下一粒药丸。紫鸢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心脏就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她只能靠吃药来维持心脏的负荷。

这段时间,紫鸢觉得心脏更加难受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拜关唯的母亲所赐。

关唯是紫鸢的男友,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三年了。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正是紫鸢最珍贵的年华。紫鸢想结婚了,关唯也有同样的想法。可是,关唯的母亲却不答应。原因很简单,紫鸢有心脏病,医生说,她不能生小孩,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关唯的父亲死得早,他是被母亲拉扯大的,一向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母亲让他与紫鸢分手,他也只好耷拉着头,对紫鸢说对不起。

紫鸢问:“你真的不爱我?”

关唯喃喃地回答:“我爱你,可是妈妈不让我爱你……”

当关唯转过身,背影渐渐消失在巷口时,紫鸢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她一定要杀死关唯的母亲。

紫鸢有心脏病,杀人这样的粗活,肯定不是她可以干的。所以,她在一个酷热的下午,约来了赤霞。

赤霞是紫鸢的表妹,在建材市场做销售工作,天性风风火火胆大包天,时常骑着摩托车呼啸穿越深夜的窄巷,享受生命的快感与高潮。

不过,因为肆意挥霍,她的手头常常有点紧。这一点,非常重要。

赤霞听完紫鸢的遭遇后,愤怒地说:“居然有这样的母亲,如果我是你,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紫鸢含笑说道:“亲手杀她,我做不到。但是,我希望可以亲眼看着她死!”她从提包里拿出了一叠钱,递给了赤霞。

赤霞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次日清晨,紫鸢与赤霞一起来到关唯家的楼下。天气很热,一点风都没有。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气温有四十一度,据说今天城市里的某些地方还会拉闸限电。

八点的时候,她们看到关唯离开大楼去上班。

紫鸢不上班,她有心脏病,只能待在家里,靠给杂志写稿赚钱。稿费并不多,幸好她还有三套在市区的江景房,总价超过两百万元,收的租金也不是一笔小数目。那三套房都是她父母留下来的,一年前,他们在一场车祸中罹难。

父母去世后,紫鸢以为全世界只剩关唯一个爱她的人了,谁知关唯的母亲却要活生生地拆散他们。这怎么可以?所以,一定要杀死她!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

赤霞扮出一副可爱的模样站在猫眼前,自称是关唯的新女友,关妈妈立刻开心地打开了房门。可当关妈妈看到赤霞身后的紫鸢时,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赤霞狞笑着将关妈妈推倒在屋里,与紫鸢一起走进了关唯的家里。

关妈妈摔倒的地方,还摆着一个很大的皮箱。

紫鸢吞下一粒药丸,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电视正上演一出悲情肥皂剧,一个万恶的老太婆正用皮鞭抽打自己的儿媳妇。紫鸢一边咒骂着电视里的老太婆,一边看着赤霞用绳索捆绑关妈妈,还用胶纸带封上了关妈妈的嘴巴。

紫鸢对赤霞说:“你去做吧,把门关上,声音轻一点。”她指了指浴室。她给赤霞的指令很简单,就是把关妈妈搬进浴缸里,再放上足够多的水,多到可以淹没关妈妈的鼻孔与嘴。

赤霞把关妈妈搬进浴室,关好了门。紫鸢则调高电视机音量,然后拨通关唯的电话。

肥皂剧里,女主角正在号啕大哭,而紫鸢也扮出伤心的语气,问:“关唯,你真的不再爱我了吗?”

关唯一如往常地解释,他的确是爱紫鸢的,但他也爱妈妈。妈妈让他别再爱紫鸢,他也只有离开紫鸢。如果有来世,他再来与紫鸢做夫妻。紫鸢哭哭啼啼,与关唯周旋着。在她挂掉电话的时候,赤霞正好也打开了浴室门,做出一个“OK”的手势。

紫鸢走到浴室门口,看到关妈妈躺在浴缸里翻着白眼一动不动,舌头长长地伸出来,早没了呼吸。

“做得好。”紫鸢赞了一声,然后拉着赤霞离开关唯的家。

回到家里,紫鸢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打开电视,调高音量,又哭哭啼啼地给关唯打电话。

之所以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当关妈妈的尸体被发现后,紫鸢肯定是最可疑的嫌疑人。她只要对警察说,一上午她都在家里看电视,关唯在电话里可以听到电视节目的声音,可以为她提供最好的不在场证明。

关妈妈到死也想不到,她最疼爱的儿子,会为她最痛恨的女人作证。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紫鸢猜,关唯下班后回到家,看到母亲的尸体,一定会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那时的情形一定会很好玩,紫鸢都忍不住想笑了。她在想,等警察上门来询问的时候,她该回答些什么话呢?不过,不管她怎么回答,都能消除警察的怀疑。因为,紫鸢相信自己的演技。

如果犯罪也有奥斯卡大奖,那尊最佳女主角的小金人,一定属于她。

紫鸢喝了一杯水,吃了药。她觉得有点困,于是躺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她被电话铃惊醒。

是关唯打来的,还是警察打来的?紫鸢哼着歌走到电话前,拾起了听筒。

电话不是关唯打来的,也不是警察打来的。听筒中传来冰一般冷漠、树皮一样苍老的声音:“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是关妈妈的声音!她的声音像是从水底发出来的,还伴随着一阵阵气泡。

紫鸢如触电一般,身体剧烈颤栗,连声尖叫起来。可在电话里,关妈妈还是不依不饶地继续说着:“杀人偿命……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现在我就到你家里来……”

紫鸢忙不迭地挂断电话,面无血色,浑身颤抖。

这是幻觉吗?她不敢肯定,说不定只是梦……对!一定是梦!一定是自己精神太紧张了,毕竟上午才杀了人,做个噩梦也很正常!

紫鸢自我安慰着,等她终于说服自己,刚才的一幕只是幻觉时,电话铃突然又响了起来,如炸雷一般。

她战战兢兢地拾起听筒,里面还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别以为你在做梦……我真的来找你了……我就在你的门外……”

 

标签:幽灵血色

    上一篇:悬疑故事:换骨 下一篇:没有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