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中国历史故事 > 1949年万县警察集体被枪毙之谜

1949年万县警察集体被枪毙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4-18

1949年的万县市特别冷,市民的心也特别的寒。一是长江的风,二是被解放军打得灰头土脸的蒋军边退边大肆洗劫。市民们能躲的躲到乡下去,不能躲的只好在北山观、太白岩、天子城、鸡哈寨这些地方安顿家小。白天到城里上班,晚上在郊区居住。以前并称“成(成都)、渝(重庆)、万(万县)”的黄金商市,现在到处店铺关张,街上行人稀少。

这天,冷冷清清的苎溪河边的较场坝突然热闹起来,不是别的,是因为市民们搞不明白,包括警察局长、侦缉队长在内的5名警察,被清一色的正规蒋军押着,还五花大绑。蒋军全是荷枪实弹,威风凛凛。看来是要杀人了。虽然在那个年代杀人的事屡见不鲜,但正规军杀警察的事却十分罕见。

较场坝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以往见蒋军就躲的市民们突然间胆子壮了,不怕了,从四面八方跑来看热闹。

那5个警察被人按住脑壳,然后在脚弯上被蒋军们踹上一脚,不得不全都跪下了。这时,平时耀武扬威的警察局长谭佩庚等人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以往是他们杀人,现在是他们被杀,角色完全颠倒了。说到底,没有人不怕死,只是没有轮到自己罢了。

“预备!”

一个佩中校衔的蒋军军官一声喝令,只听见一串举枪的声音。

“放!”

砰砰砰!随着一串枪声,5个警察魂归丰都城。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要杀他们?市民们一头雾水,能晓得事情原委的,都是那些屋里有人吃公家饭的。

那时万县市很小,主城区在南门口。那里有专区公署和县政府。这些地方官此时都心惊胆战,心里默想:这些驻军也太霸道了,枪杀警察局长等人,根本就不和地方官员打声招呼,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但他们只敢在私下嘀咕。拿枪杆子的兵,谁都惹不起,躲还来不及呢。

时任四川省第九公署专员李林躺在办公室的太师椅上没有言语,他在想,难道驻军的矛头已经对准自己了?他连忙给保安团打电话,叫团长给他调一个连的人来,把自己住的地方里三层外三层地守着,他好定下心来写封信,向西南行政公署控告驻军的罪行。

但是,这信还没有发出,第二天早上,家人就发现李林吊死在寝室的屋梁上了。

时局混乱,这时死个专员仍然是件大事,国民党高层还指望川鄂湘黔联防,死守住西南半壁江山,挡住来势凶猛的共产党第二野战军刘邓部队。这万县位于三峡要冲,是川鄂湘黔的核心部位。如果这儿出事,重庆肯定守不住。因此,搞清李林的死因,迫在眉睫。

李林的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前来调查的“西南行政公署特情组”还是找到了一丝线索。李林毕业于黄埔十七期,那时正是抗战初期,他到前线参加了武汉保卫战,大撤退时不幸受伤,伤好后转任文职。做过两任县长,后来升任万县行政公署专员。他平时没有什么爱好,也不抽鸦片烟。

但在李林的家里,却发现了500斤鸦片烟。要知道,虽然那个年代吸食鸦片的人很多,但鸦片同样被列为违禁之物,公开场合是买不到的。正因如此,鸦片就成了最好的走私物品,与黄金一样,是财富的象征。这500斤鸦片,够一个师发一月的军饷,实在令人惊骇。

李林家里为何有如此多的鸦片呢?

西南行政公署特情组当时是个公开的单位,它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叫“保密局西南站情调组”,不过这个名称很多人并不知道。因为军统局臭名昭着,它并入国防部后就改名叫保密局,但单位的性质却是完全一样的,还是个地地道道的特务组织。这特情组长胡汉三佩的是少将军衔,和万县驻军的文厚润师长是一个级别。因此,文师长不得不出面热情接待。

胡汉三是个老牌特务,抗战时曾在天津站潜伏,战功赫赫。他40多岁,老于世故,在接风会上,没有透露什么信息。

关于500斤鸦片的事,尽管当局没有让报纸曝光,但在百姓中间仍然广为流传,一时间整个四川都在议论这件事。不得已,在一个秋光明媚的下午,当地驻军派出一个连队,在特情组的陪同下,把这500斤鸦片分成5担,由挑夫挑上船,运往当时的国民党西南行政公署所在地重庆。那天在杨家口码头,两岸围观的有上万人。

5个挑夫全是青壮年,其实并不是挑夫,是5名军人。船上另有一个班的士兵武装押运。

船是机动船,不大,在人们的目光注视下向上游开去。

运鸦片的船由万县的杨家口码头出发,前行不到20里地,在双溪口与长江的汇合处,突然钻出许多小船来。这些小船十分灵活,船上的人手中全都拿着美式冲锋枪,但打扮像土匪,不是正规部队,言行也十分嚣张。

长江被这些人封锁了,运送鸦片的船不得不停了下来。船上虽有一个班的士兵,但是如果硬拼,显然是人船俱亡。指挥运输鸦片的是西南行政公署特情组的少校李旺。他也是个老牌特工,以前一直在川东潜伏,主要任务是破坏共产党的地下组织。

四周的船停了下来,从一只较大的船上走来一个长满络腮胡的男人,他跳上押运鸦片的船,让随从缴了船上人的枪,然后直接进入装鸦片的底层货舱,一个部下捅开门,络腮胡迫不及待地钻进去,用匕首挑破装鸦片的麻袋,他一下子愣住了,那些麻袋里装的根本不是鸦片,而是万县本地产的土烟叶,值不了几个钱。

“我们上当了,撤!”

不一会儿,那些小船在江上一只也不见了,连那只机动船也开进了双溪河。因为他们全成了络缌胡的俘虏。

络腮胡何许人也?他就是万县警察局的副局长,之前刚好到重庆出差,不在家。他在重庆听说他们局的警察被驻军枪毙后,就没有再回万县,而是钻进北山观,指挥了这场武装抢劫案。

所有人中,只有络腮胡子对这批鸦片的来历知道得一清二楚。

由于当时的货币快速贬值,但凡有一点门路的官商民军都在走私鸦片,只是各人的道法不同罢了。警察局本来是打击走私鸦片的,但警察局也面临法币天天贬值、警员们入不敷出的困境,于是私下捉到贩卖鸦片的人,就悄悄罚点款放人。发展到后来,胆子大的就伙同鸦片贩子一起走私鸦片。此事在请示了行政公署李专员后,就半公开化了。但李专员也作了明确规定,每月得给他提供20斤上好的川土或是云土——这两种是当时质量最好的鸦片。

一次,警察们在聚鱼沱小码头,捉到几个鸦片贩子,但他们拒不投降,而且随身带有枪支,和警察对打起来。

警察仗着人多,把这几个人打死大半,剩余的活捉回去。一审才知道惹了大祸,这些人是驻军的士兵,他们是奉长官之命走私鸦片。

警察局长骑虎难下,既不敢和驻军通气,也不敢公开此事,在深夜只好将活捉的人全部捆上石头,抛进长江。

一个月后,万县警察局突然被当地驻军包围,士兵们从警察局长等十多个警员的房间里搜出鸦片近百斤,然后通告李专员。

李专员本想说警察局属地方管,案子由地方审,但他做贼心虚,只好由着驻军把这5个警察枪决了。

络腮胡从内线得知这500斤鸦片将由水路运到重庆的消息后,就勾结土匪,想劫下鸦片。结果是空欢喜一场,警察局是回不去了,只好重新做起他的山大王。

500斤鸦片会飞吗?当然不会。

这时,特情组长和驻军头领正在一起把酒言欢。这500斤鸦片早就被悄悄出售了,驻军和特情组各分一半,然后打了一份报告,称在运送鸦片过程中,遭到土匪袭击,船毁人亡,500斤鸦片已沉入长江。其实,特情组和驻军都知道,这大西南国民党肯定是守不住的,解放军早晚会打过来。现在能弄点真金白银才是上策。

只是那个络腮胡的副局长,钻进了别人设好的局,还一点也不知道,丢了官不说,连家也不敢回,成了亡命之徒。不久万县地区解放,他在七耀山负隅顽抗,被解放军活捉。

最后一个未解之谜是李林李专员的死。其实很简单,李林的小老婆就是特情组的特工,她一直奉命潜伏在李林身边,监视他的言行。这是国民党的一贯做法,就是相互不信任,相互监视,搞得人人自危。

李林听说驻军已知道他是警察局走私鸦片的大后台后,吓破了胆,当晚就悬梁自杀了。

标签:警察枪毙集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