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中国历史故事 > 揭秘贺子珍无法再婚的难言之隐

揭秘贺子珍无法再婚的难言之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0年底,按照预定的计划,到苏联去学习和治病的同志,在完成了学习和治疗的任务后,都一批一批地回国了。贺子珍不想回国,她一想到回国后要面对毛泽东和江青的婚姻关系,心里就十分的伤感和痛心,她没有勇气去面对,也不愿意去面对。结果,许多同志回去了,贺子珍留在了苏联东方部教孩子们学中文。

对求爱者一律拒绝

昔日在一起的战友几乎都回国了,在异域的贺子珍显得更加寂寞了。为了排遣寂寞,贺子珍更加努力地学习,努力地工作。

为了使自己开始一种新生活,她决心改换一下形象,一天,她来到理发店,把自己直直的秀发烫成了当时在苏联很流行的卷发。贺子珍本来就长得端庄娟秀,她这么一收拾,更显得风姿绰约,加上她在苏联这几年的文化熏陶,言谈举止间透出魅力女人的风姿,与以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30岁的贺子珍焕发出的是一种健康的、成熟的女性美,尤其是她那满含忧伤的眸子,楚楚动人,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她是一位有故事的女人,使她显得别具风韵,清丽妩媚。

此时,贺子珍与毛泽东分手在东方大学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许多人都知道贺子珍是个离了婚的女人,一些男同志对这位有一种忧伤美的女人充满了爱慕之情,他们常常找借口向贺子珍示爱,甚至,有的人还当面向她表示爱意。可是,求爱者都被贺子珍婉转地拒绝了。

因为贺子珍心里仍然只有一个毛泽东。虽然他现在已成了别人的丈夫,但是,她依然牵挂着他,仍如一位分别在外的妻子一般挂牵、惦记着他,因为对毛泽东的这份挚爱,她的情感世界里容纳不下第二个人。

为了排遣寂寞和痛苦,原来最反对跳舞的她现在也开始学习跳舞。并且,偶尔也参加学校举办的舞会,她那轻盈的舞步,优美的舞姿,更吸引来中外留学生的好感。所以,每次舞会结束后,总有异性向她大献殷勤。

贺子珍烫了头发,又学习跳舞。在苏联留下来的同志中除她以外,无一人烫发,在人们的眼中,卷发是资产阶级的那一套,与无产阶级战士的身份是格格不入的。结果,贺子珍的表现又引来一些闲言碎语。

回国后曾经心动

1947年冬天,贺子珍带着女儿娇娇(李敏)从苏联回到阔别9年的祖国,在哈尔滨的东北局工作。那时,上级通知贺学敏之妻李立英去哈尔滨看她。可李立英却不想见她,或者说怕见她。为什么呢?因为此时有许多关于贺子珍的传说。说她性格暴烈,脾气急躁,而且患有精神病,住过疯人院,至今神智不正常。不过虽如此,但李立英代表贺敏学去了。对于这次见面李立英是这样回忆的:

我是怀着惶恐之心去看贺子珍的。然而,当她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却愣住了!她双目秀丽,容貌端庄,皮肤白净,眉弯似月,风采不凡,哪有精神病人的影儿!等领路人介绍后,贺子珍便亲热地唤我嫂子,拉着我和女儿小平的手嘘寒问暖,并给我们烧热水擦洗、暖身子。她的话说得有点生硬,舌头偶尔还打结。她解释说这是因为在苏联找不到人讲中国话所致,还笑道:“现在见到嫂子就好了,我要和你说个三天三夜。”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李立英在哈尔滨呆了一个多月后,回去了。分别时,贺子珍把回国后李富春送给她的一只金戒指送给了李立英。

李立英被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通过一个多月的接触,感到贺子珍完全不像人们所传说的那样,是一位患有精神病的人,而是一位很正常的、温柔热情和心胸宽阔的女人。

贺子珍在哈尔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身子得到了恢复。过去因贫血而显得苍白的脸也开始红润起来,显出一种成熟少妇特有的美感和风韵。

在哈尔滨的这段时间里,战友们为了排解她的寂寞,常常拉她去参加周末的舞会。在延安时期形成的周末举办交谊舞会的风气,此时在哈尔滨仍保留着。请贺子珍跳舞的人很多,许多人都夸她舞步轻盈,舞姿优美。

此时的贺子珍虽然喜欢上跳舞,但并没入迷。在哈尔滨每参加一次舞会回来,她的脸庞红红的,充满了欢乐,眼睛里原来弥漫的忧郁神色,似乎消失了。

有一次从舞场里回到家,屋里只有贺子珍与女儿娇娇,贺子珍把娇娇叫到跟前,说:“娇娇,我同你商量个事,我给你找个新爸爸好吗?”

娇娇听到妈妈这一问,突然大哭起来:“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新爸爸!”

贺子珍吃了一惊。原来很多老战友都劝她物色一个新的伴侣,使后半生能有一个美满的家。贺子珍听了战友的劝说,也心动了。但现在看到女儿娇娇这样反对,也只好作罢。她伏在桌子上,失声地痛哭起来。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提过再婚之事。虽然战友们仍然不时劝她,但她都是拒绝。

标签:揭秘再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