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五彩祥云失传记

五彩祥云失传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光绪年间,曹州府赵楼时有位叫赵需俭的花农,人送外号“花仙”。由于连年兵荒马乱,“花仙”的亲人死的死,亡的亡,只剩下儿媳妇绿叶和小孙子秧孩了,一家三口靠卖花过日子。“花仙”栽花有一手绝活儿,培育了一种绝色牡丹,名叫“五彩祥云”。

“五彩祥云”每棵花开六朵,朵大如盘,妖艳欲滴,周围五朵,五色斑谰,红的艳若蒸霞,白的皓如冰雪,黄的清莹透明,兰的素洁淡雅,粉白娇媚,五朵花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中间那朵五色花。这朵五色花格外逗人喜爱,它形似皇冠,立于众花之上,最妙的是花瓣偏向哪朵就和哪朵花的颜色一样。每当谷雨时节,“五彩祥云”展蕊怒放,五彩缤纷,远远望去,恰似五朵彩云落在碧波绿涛之间。

桌子有腿不会走,声名无脚传九州。曹州府开出了绝色牡丹“五彩祥云”的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了京城帝王家。

光绪闻听大喜,修缮颐和园正需大批名花佳卉,立刻下了一道圣旨,宣“花仙”带上“五彩祥云”进京种花。“花仙”不敢怠慢,包好花根,一家三口,马不停蹄,奔了京城。

谁知,这一年北京的气候异常,刚过秋分,已寒流滚滚,冷风嗖嗖,地冻得象石头,没法破土栽种,便令人禀告皇上。光绪降旨,宣召“花仙”。“花仙”战战兢兢地走上金殿,光绪眼前猛地一亮,近日的忧愁,往昔的烦恼,不觉一扫而光。但见这位“花仙”童颜鹤发,胡须飘洒,目光炯炯,精神矍矍,颇有仙风道骨之气概。光绪大喜,心想:文有文星,武有武将,花有花仙,这岂不是理所当然!文星武将能入朝为官,“花仙”为何不能?对,光绪把手往大腿上一拍,道:“老人家,啊,‘花仙’!

朕要在朝中为你安上一席之地,让你收徒授艺,著书立说,让‘五彩祥云’开满颐和园,开满大江南岸。”光绪说着站起身来,挥身朗声道,“就让美丽的‘五彩祥云’来美化胼的万里河山吧!”光绪坐下喝几口香茶,激动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不过,今年气候异常,天寒地冻无法载种,“花仙”你看昨办好呢?”“花佩”见问,忙葡匐在地答道:“北京若要载花,需等明天秋天。广州天暖,我先下广州,租田栽种,培育出更多的‘五彩祥云’明年秋天后再把育好的秧苗运回北京。请皇上派人在颐和园中选那向阳的良田,翻深耙匀,再掺上点沙土,待运回秧苗立即载下,经过一冬的培植,来春便能开花了!“好,就按你说的办。秋天朕派人去运花身就是。”

第二年,光绪亲自派车马送“花仙”一家出了京城。
“花仙”一家三口,到了广州,租下良田开始栽花。一家人全扑进地里去了。他面冲黄土背朝天,不分昼夜地干。因了,乏了,在地垄沟里眯一会儿,歇一气儿。饿了,渴了,在花地边啃口干馍,喝口山泉水。月儿变了又圆,圆了又弯,转眼间,“五彩祥云”出芽了,抽枝了,长叶了……秋天终于来临了。“花仙”立刻捎信到北京,奇怪的是,光绪皇帝没派人来运花身,只捎来几句简单的口谕,大意是让“花仙”就地栽花,卖了花回家,关于颐和园栽花一事,只字没提。“花仙”弄得丈二和尚,摸不住头脑了。说得好好的事,怎么变卦啦?皇上金口玉言,能说话不算数,莫不是朝中出了什么事?唉,别瞎操鸡公公走到清水潭边,看见龙哥哥正在兴高采烈地于是啊?白秀才大吃惊:"你怎么不早说?",罗胜通用铁镐把天井里的石板掘起,果然看见个坛子,坛子上面用蜡封得严严实实,抱起来,沉甸甸的。罗胜通开启坛盖,见里面的东西全用油纸包着,打开油纸,露出十个金灿灿的元宝。在那里游水,它就很有礼貌地说:"龙哥哥,请你把角还给我吧!"心啦,还是栽花要紧。

栽呀,栽呀,栽花把“花仙”的腰都累弯啦;浇呀,浇呀,浇花把秧孩的脚都泡肿了;剪呀,剪呀,剪花把绿叶的手都煎破了……突然,在一个临近年关的傍晚,地里所有的花所有的花苞都同时开放了!哎呀呀,花儿真香啊,香飘十里外;花儿真大啊,朵儿大得象伞盖;花儿真艳啊,艳得如浓墨重彩。“花仙”喜得胡子翘,绿叶乐得眯眯笑,秧孩高兴得不知咋着好了,又翻筋斗又蹦高儿。

这一天,府尹大人坐着轿,前呼后拥,威风凛凛,打这儿路过。忽然一股奇香涌进轿内,直冲肺腑,昏昏欲睡的府尹顿时心旷神怡,精神大振。他伸手掀开竹大妮和小妮已经在房间里把煤油灯点亮了,等妈妈回来做饭。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木匠媳妇在院子门口就看见了,心里特别欣慰,觉得这两个孩子真懂事。正准备敲院子门呢,忽然听见背后有"沙沙"脚步声,她回头看,又没发现有人,只听见不远处的棵树下好像有个小孩在哭。也是木匠的媳妇善良,本来听见脚步声就很害怕,准备跑走,但听见孩子哭,就忍不住走过去看。帘探头一看,不禁失声惊呼:“咦?天上的彩云咋都落这儿啦?”他忙呼停轿,走过去,方知是牡丹花开啦。啊,真美啊!每株花都是五种颜色,想必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五彩祥云”啦!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越看越眼馋,难怪皇帝老儿如此偏爱哩。

可惜朝政混乱,六君子变法不也许是方便的善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以后的岁月里,老婆又连给他生了两男女。大女儿莲儿,不但长得俊俏,而且非常懂事。因为方便的父亲曾经在戏班里拉胡,方便耳濡目染,也会拉手好琴。有空,他们家就边拉胡,边唱小曲,自得其乐。成,统统被杀,光绪也被慈禧软禁在颐和园。嘿嘿,他老人家再也不能欣赏这绝色名花啦。倒是老爷我有福气,谁不知老爷是属耙子的──会搂。见了这神奇的花,焉有不搂之理?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有职不愁没权,有权何愁没钱?老爷当官三五一十五年,攒下了银钱万贯,修好了深宅大院,虽说院中的名花异草倒也不少,可象这云朵儿似的鲜花,还真没有呐,把这些花儿搂巴搂巴弄回家去,往院中一载,嘿嘿!我的宅院岂不成了神仙洞府啦?!想到这里,这位“搂官”放开嗓子高喊:“喂,喂,有人吗?”“花仙”的宋神宗熙宁年间(公元— 年)担任监察御史的洛阳人程颢,在当山西晋城县令时,曾以寥寥数语破了件讹诈案。儿媳绿叶正跪在地垄沟里,拿小铲给花松土呢,猛听地边有人高声喧哗,便直起腰来问“谁呀?”“搂官”顺着声音扭脸一看,顿时眼珠子都不会转动了,花美人更美,莫非天仙下凡了!“花仙”见状,急忙赶上前去:“老爷,有什么事跟我说。”

连倩娘聪明伶俐,从小能歌善舞,嫁入刘家后时常在院子里载歌载舞,引得不少人溜墙根,趴门缝。瞅着麻面孙幸灾乐祸的阴邪目光,倩娘似乎想明白了惹祸上身的缘由:相公常年在外经商,婆婆对她的做派又气又恨,万闹出伤风败俗的丑事,岂不辱没了刘家声誉?与其留着祸根在,倒龙王满意的点点头,小金蛇刚要问怎么去雪山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雪山脚下了。寒冷下子把它冻僵了,可它坚持往上爬,步滑,爬的非常慢。几次小金蛇都想放弃了,可它想起老蛇那期待的眼神,似乎在对它说:"孩子,坚持就定能够成功!"小金蛇就鼓起勇气继续往上爬。爬呀爬,月月过去了,小金蛇终于爬到了雪山顶上,它站在雪山峰上大声的喊着龙王,龙王来了,它笑着说:"恭喜你已经长出了肢脚。"不如将她扫地出门。眼见麻面孙绾起袖管,钢针蘸墨,倩娘悲声大叫:"你们不问青红皂白,草率断案,我不服,我要上告!""这可是县太爷的地盘,不服也得受着。"麻面孙冷不丁抬手,针尖直刺倩娘的左额说了三遍,才把“搂官”的眼神从绿叶身上挪斋醮到第天,忽然个面容奇特的瘦道让着化缘薄来敲门。李福抹着眼泪说,主人刚刚去世了,无人当家做主,没办法给你施舍了。过来,他呓呓症症地问:“你是何人呢?”旁边抬轿的说:“他就是‘花仙’!”“搂官”听了,瞅一眼“花仙”,慢声慢语地说:“响,你就是‘花仙’啊!你这花儿,老爷我全买了!”“花仙”忙说:“不中,不中,这是给皇上栽的。”“搂官”眼珠一瞪:“胡说八道,你以为老爷我《史记帝本纪》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两子,其后皆有天下。其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曰昌意,降居若水。"神话传说中把她说成养蚕缫丝方法的创造者。北周以后被祀为"先蚕"(蚕神)。唐代着名韬略家、《长短经》作者、大诗人李白的老师赵蕤所题唐《嫘祖"亲爱的,"她乞求道,"把我的帽子给我吧!下次吾报答你的。"圣地》碑文称:"嫘祖首创种桑养蚕之法,抽丝编绢之术,谏诤黄帝,旨定农桑,法制衣裳,兴嫁娶,尚礼仪,架宫室,奠国基,统中原,弼政之功,殁世不忘。是以尊为先蚕。"光吃干饭啥都不知道吗?皇上这会儿命都顾不过来了,还有心赏花儿呀?怕老爷我不给钱是怎么着?老爷我敬你栽花有两下,若是换了别人,我才没空磨这份儿嘴皮儿呢!”。

“花仙”心想,还是少惹麻烦为好。便刨了几十株“五彩祥云”说:“这些花儿送给老爷吧,不用拿钱。”“搂官”两眼盯但是没有人知道鲁在万花坊的真正目的。城里偶有蒙古军官被杀,尸身上总留下暗香满园的字号。可谁也不会疑心到是万花坊个连妓女也轻视的丑奴干的。鲁把自己变成了件暗器。着绿叶,说:“这花儿别人栽不好,就让这位娘子跟我去吧!”“花仙”急忙说:“老爷,她不懂门儿,还是我去吧。”“何劳您老人家大驾!”“搂官”说着就去小皮匠李说:"要想让我口服心服,得让我亲眼见识见识。这样吧,咱们各出锭白银打赌。"扯绿叶的胳膊。“啪啪”两声脆响,“搂官”挨了绿叶两嘴巴。“搂官”恼羞成怒,后着红肿的腮帮,大叫“来人哪,给我捆上!”呼啦啦一下子围上来一群打手。“花仙”也恼了,迎上去,举拳蹬腿,拉开了马步,怒吼道:“不要命的就来吧!山东省人不是好欺负的,没本事也不敢来闯世界!”那群人被这陈势吓住了,谁都知道山东大汉不好惹。他们虽然围住了“花仙”,但没一个敢伸手的黄帝的诞辰农历月初,是中和节(又称龙抬头、龙头节),也是传说中黄帝诞辰的日子,是炎黄子孙共同的节日。中和节是唐德宗李适在贞元年()所制定的,又名月日"龙抬头"。。

“搂官”歪心眼多,见这边围住了“花仙”,示意身后的几个人役将绿叶抓住,就往轿子里拉。“花仙”一见,急忙去救。打手们瞅准这个空儿,“哇呀呀”大叫着举棒挥刀全上去了。劈哩叭喳,稀哩哗啦,这一阵好打,只打得烟尘弥,天昏地暗;只打人役们哭爹喊娘,没了人腔。俗话说:好虎架不住群狼“花仙”虽有武功,但毕竟年过半百,身孤力单。混战中,头上挨了一闷棍,心窝又中了狠狠一脚,不到半个时辰,“花仙”渐觉支撑不住,头晕花,口喷鲜血,“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可怜一代“花仙”带着满身栽花的绝技,怀着一腔悲愤和怨屈,就这样悲惨地离开了人间。“花仙”死后,“搂官”带领人马,一哄而上,把“五彩祥云”劫掠一空。

“花仙”的孙子秧孩,一大早进了城,等他回来,见爷爷咽了气,又听说母亲碰死在府尹大门口,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为了给爷爷和娘伸冤,小秧四处告状,却无一人替他做主。无奈只好到京城去告御状。谁知,他还没走到京城,便赶上瘟疫病死在路上。

“花仙”一家三口,惨死异乡,家破人亡,“五彩祥云”从此失传了。噩耗传进京城,女登姑娘生性聪敏,智慧过人,处人耿直,做事细心,实在是个巧媳妇。她心灵手巧,无论拿什么东西,总要翻来覆去。横下,直弄下,仔细琢磨推敲。办理件事情,总要想出几种做法来。扫地拿扫帚,左手拿,右手拿,正拿倒拿都行,别人扫不干净的地,只要到她手里,什么坑坑凹凹,眨眼功夫,便扫得干干净净。大家都说:"女登姐姐扫的地,睡下去打个滚爬起来,身上都不会沾点灰"。光绪潸然泪下,痛心疾首,顿足手胸,仰天长叹:“六群子死了,‘花仙’没有了,多少人才毁于一旦……”

hthttp:/

标签:失传祥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