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故事:夏老德的故事

古代故事:夏老德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末年,淇县石佛寺出了个有名的人物,人称“夏老德”。方圆几百里赫赫有名,可是真要说清这人叫啥名儿,谁也说不清。

夏老德祖居淇县夏庄,传到燎儿,父子俩进岩洞看,哪里有滴水呀!只好扫兴地出来。这时,忽然听到小白狐的叫声。原来,小白狐不知什么时候偷偷地跟随来了,它正在岩洞上面丈高处的石壁小平台上站着呢。那儿有没有水呢,上去看看就知道了。于是,刘生踩在爸爸的肩膀上,正好能抓住上面的棵小树。他上去看了大喜!原来,石壁上有个碗口大的小洞,真是装了许多水呢!刘云顶把那个壶儿拿给刘生取水,那水不多不少正好装满了壶儿。这水到底能不能治眼病呢,拿回家去试试就能得知。到夏老德这辈儿才迁往高村乡石佛寺村。如今石佛寺姓夏的,都是夏老德的后代。他有不少故事在淇县群众中广为流传。

学艺

夏老德年轻的时候家里很穷,全靠种菜、卖菜维持生活。种菜少不了浇园,过去没有水泵,全靠拧小辘轳儿。夏老德有一身好力气,一口气绞它几百倒罐①面不改色,气不发喘。他家井台边栽了棵小榆树,他把膏小辘轳儿用的油瓶,挂到榆树柯杈上;见天浇园,见天膏辘轳儿。夏老德往井台上一站,一伸手把小榆树扒过来,膏罢再把油瓶挂上去。开始栽的时候小榆树只有大拇指头那么粗,他一伸手就把小榆树扒过来啦,不费一点力气;小榆树一天一天长大啦,他的力气也不知不觉天天长。几年以后,小榆树儿长成了大榆树,有大梁那这时只见白天鹏跳上高处,对还在发愣的孤山喽说:"我是大理寺捕快。受命来破府失踪案。现在主犯和尚已经被你们捉住,只要你们从今以后放下刀剑,回家务农,我保证你们可以安居乐业!如果反抗,只有死路条。至于吴寨主,是我的老岳父,我定会替他向皇上求情的。"吴老听,知道反抗也是徒劳的,就喊:"兄弟们,听白捕快的话,放下武器吧。"众喽听吴老发话,个个都扔掉刀剑,齐下山散去,吴老与和尚们被押解到大理寺。么粗啦,他还是一伸偶尔有了闲暇,董双成就会吹笙自娱。时间长了,她的笙也就吹得极有水准,据说甚至能引来百鸟聆听。董双成最为有名的笙曲就是《丹小凤》,甚至能引来仙鹤。所以附近的乡亲都非常喜欢这位美丽善良的姑娘。手,不费一点儿力气,就把大榆树扒弯了。

有一天,夏老德正在园里浇这林知县与万知县为何不惜撕破脸皮,也要争这个案子呢?水,打算把小辘轳儿膏膏,他一伸手把大榆树给扒弯了,把油瓶取下来。谁知神仙岂虚降?应运来相之。道正好叫一个过路的老和尚瞧见了,他看这年轻人身手不凡,愿意收他为徒。开始夏老德并不愿去,后来经老和尚再三劝说,就跟人家进了山。

夏老德进山以后,老师啥也还有两个小伙子在家闭门苦练陵,前来应试,结果碰了鼻子灰,不得不放弃念头,另寻别的美人去了。不教他,见天叫他坐在庙门口石头板儿上拍石头,俩手一递一下拍。眼睁睁儿哩瞧着几十个小和尚在庙门外习练施枪弄棒,就是不叫他沾边儿。刚开始还可以,他意为这也许是学艺的规矩,后来他才知道,别人都没吃过这个“隔另菜儿”②。一连拍了几个月,他真有点受不了啦。他心里有气没头儿出,就跟青石板生气。这一天,夏老德一急,一巴掌下去把一块大石板拍了几半儿。这时候早有人跑到后院告诉了师父。老和尚高兴地哈哈大笑:“就是要哩这个!”老师见夏老德的功夫已经练到了火候,这才教他棍棒刀枪、轻功、软功……夏老德才智过人,学练各种功法,老师点到就会;别人几年练不成的功夫,夏老德不到一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临下山之前,老师只交待了两句话:第一不要做官。第二不要欺压百姓。夏老德牢记师训,终生不忘。下山以后,朝里多次有人请他做官,他都不干。

讨债

夏老德学了满身武艺,甘当平头儿老百姓。他刚回到石佛寺,一时找不到合适活儿干。据说,当时淇县一带盛产棉纸。这是用棉花、烂套制作的一种极薄的纸,专供刚刚入学的小孩写字用的。这种纸在山东济南府一带很吃香,所以当时不少淇县人跑到山东卖棉纸。夏老德借了俩钱儿,也弄了一城外刘家村,个就刘珠的姑娘听说了柳开杨的事,她知道柳开杨是读书人之后就胸有成竹的孤身来到城中柳家找柳开杨母亲,说只要让柳开杨出家门,在明天午后独自去城外碧湖溜达圈,就能让他娶了自己。车儿,打算跟人家到山东跑一趟。

这一天,夏老德起了个五更,推了一车儿棉纸,跟十来个淇县老乡,下山东啦。一直走了好几天,这天傍黑儿,来到济南府西关外,离城里还有四、五里地,天就黑了,几个人都累得够呛,就住进一家店里。店主非常热情,一听那话儿就叫你心里热乎乎哩。他说:“卖棉纸的距今约万千年时,燧人氏创立索准绳圭表纪历。老客儿进了咱店,就跟到自己家一样!啥事都甭管啦,吴县令没好直说,他唐克初从扬州青楼里领来个风钞子为妻,还有脸面摆在桌面上来谈论。当然,从吴县令自身"保官"的角度来说,他也不想让新来的州府施大人与那"候补"县令唐克初谈论过密。可这位州府里来的施大人偏巧就有爱美人的嗜好,听说唐克初的妻子很漂亮,又是自己的同乡,顿时来了精神,举杯问盏的同时,有意无意地看着唐克初问道:"是吗?我们扬州自古以来可是个出美女的地方,想必唐大人的娇妻定是艳压沐阳城喽。什么时候到我们唐大人府上去看看我的小同乡?"吃的信的俺全包啦,有啥事儿,您说句话!棉纸也不用管啦,替您收啦,到时候儿一算帐,情回家啦!”果然不错,吃哩住哩招待得真好,大家都说从来还没有住过这么得劲的地方,下回来,咱还住这儿!

第二天吃罢早饭,几个人都准备走。店家哈哈一笑,说:“慌啥咧,多少年不来济南府,转转看看开开眼界么,还怕俺这小店管不起饭?”几个人一听,觉得也是,多少年没来过济南府,转游转游再回也不大会儿就听牛德行肚中山响,屎尿齐流,恶臭熏天,众人皆掩鼻蹙眉。就见这牛德行突然大口张,吐出血红块肉来,比先前更臭,还有浓浓的腥臊气!不迟。几个人一商量,就进城啦。济南府可真大呀,朝好几个淇县城李渔喜欢吃螃蟹。对吃蟹的"崇拜"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年螃蟹即将上市的时候,他就开始存钱,用来买蟹,呼作"买命钱"。从螃蟹开始上市直吃到没了踪迹,天不落。同时,命家人"涤瓮酿酒",糟曰"蟹糟",酒曰"蟹酿",瓮曰"蟹瓮"。他把十两月称作"蟹月",有个丫环专门负责烹蟹,也改名为"蟹奴"。李渔专门作文篇,详述螃蟹的鲜味制法,就连从缸内取蟹时的规矩都说得清楚。。大街上推车哩,担担儿哩,耍猴哩,卖饭哩,应有尽有。夏老德瞧得眼花缭乱,几个人也走散啦。这时候正好又碰上淇县俩老乡,原来他们并不认面儿,那咋认出是老乡哩?淇县老乡都打扮得土里土气,到了山东济南府,一眼都能认出来。俗话说,‘人不亲行亲’,卖棉纸的老乡到外省见了转眼到陵底大祭,皇帝来到太庙,正在行大礼时,鼓乐大奏。这不仅惊起了柏树上的小鸟,"十儿"也受到惊吓,在太庙狂奔起来。御林军马上进行驱赶,""答案出来了。"老巫师给国王指着几何图形说。十儿"跑出琉璃庙门,往西再向北,进入片柏树丛中,惊魂未定地站在那儿往回张望。正在此时,名御林军迂回到它后面西北方向,搭弓射箭。只听"嗷"的声,利箭从鹿的左后身斜着射入。此时,突然传来声巨响,闪出片金光,照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待到再睁开眼睛时,只见"十儿"已化作棵柏树,身上还插着那只铁箭。面,真比在家亲哥儿弟兄还亲。俩老乡拉住夏老德,问他们住哪儿啦?他说住西关外啥啥店里啦。俩老乡一愣,说:“哎呀,您咋住那儿啦呀,那是个黑店呀!您把纸给他,甭打算要回个钱。吃的喝的招待的倒是不赖,到时候算盘一响,除除他的,没你的啦。淇县不少老乡都叫他坑苦啦!”

夏老德说:“他就不给人家说一点理啦!”

“这时候儿哪有个理呀!他就仗凭他那五个儿子上哩,几个孩子都是好手,方圆多少经过审讯,真相大白:其实,这"鬼"是人装来骗唐执玉的。那凶犯杀死冯德山后被捉拿归案,为求生路,和家人商议,花重金收买了个善于飞檐走壁的贼人,扮作冤魂,嫁祸于人。哩没人敢惹,听说府官儿也让他三分。”
“那他这个头就没人剃啦?”

“要剃吧倒也有人,除非咱那夏老德!”俩老乡并不认识夏老德,只听说夏老德武艺高强,没想到站在面前的正是此人。夏老德不爱出头露面,所以也不愿说破。

夏老德听罢非常恼怒,决心要为淇县人出出这口气,要要这个帐儿!夏老德回到店里,不露声色地说:“店家,算石忠厚被眼前这幕气蒙了。他紧咬嘴唇,官变形,面红耳赤,气喘如牛,仿佛要拼命似的!就在这时,只听老妪"哇"地叫了声,接着双膝跪倒在石忠厚脚下,老泪纵横地哭诉起来。她说自己中年丧偶,和儿子、媳妇、女儿块儿过日子。前几天刚从外地逃难到此,投亲不遇,因为生活所迫,儿子昨天刚刚将自己的妹妹卖掉,想不到今天又变着法子将自己的老娘卖了,真是雷打火烧。那个插着草标的年轻女子其实是老妪的儿媳妇。现在看来小两口其实早就串通好了,找到买主后,儿子便欺骗老娘,说为她找了个老伴,是富裕人家,就这样将她骗上了花轿帐,俺要走啦!”

店家一瞧夏老德是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根本没把他放到眼里,白眼睛珠一翻说:“吃,你也吃啦;喝,你也喝啦。该走情走啦,要钱,甭想!”

夏老德说:“吃,我该吃!喝,我该喝!钱你该给就得给,少给一个咱不算拉倒!”

店家那肯吃这一壶,把手一摆:“来人,今儿咱瞧瞧这小子有多横,叫他见识见识马王爷有几只眼!”

话没落地,从屋里跳出五条彪形大汉,个个身高马大膀宽腰圆,一人掂一根白腊杆,站在院哩“嗷嗷”乱叫。

来自:新故事网

http://31

标签:古代

    上一篇:五彩祥云失传记 下一篇:仙湖岩马字之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