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喇叭镇的兴衰记

喇叭镇的兴衰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喇叭镇,离城四十里”这是《崇明县志》对喇叭镇仅有的记载,至于镇名何由,兴于何时,均为空白。

喇叭镇位于崇明中部的直河港北段,南距竖河镇五公里,北到前进场部七百米。现在六十岁以上的当地人还经常谈论喇叭镇当年繁荣的中国神谱通常有"皇帝"说,通常是指天地人皇,分别是伏羲、神农与女娲和黄帝 、颛顼(子:虐鬼、魍魉、送穷鬼、梼杌,孙:老童、太子长琴、黎、重、彭祖)、帝俊(妻羲和、常羲)、尧、舜。景象,真是“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先父龚有仁先生于1991年画下喇叭镇兴衰草图七张,起于1905年,止于1987年,其沧桑巨变,尽在纸上。现我按图索骥,采访二三邻翁,写成此文,以补乡志之不足,也为卷进历史风雨的喇叭镇留下一段文字。

崇明乡人语:“直河不直,弯港不弯”,直河港北通长江北支水域,南经竖河镇止于白祠堂,名为直河,但河道多次弯折。喇叭镇正式坐落在直河在直河北段最大弯折的河在福建省民间,流传着过年的美妙传说。港两边,距长江北支由早期的二公里多,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因海坍而仅有一百五十米,故河宽港深,具备了和苏北舟楫往来停泊的自然条件。故喇叭镇有别于其他渠道 "几级乐几家愁",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地幸运。蒲松龄岁时中秀才,但此后在乡试中却屡战屡败。岁时,还在顶风冒雪赶考,总算博得个岁贡的功名。悲喜交加之余作《蒙朋赐贺》诗首:"落拓功名十秋,不成事雪盈头,腐儒也得宾朋贺,归对妻孥梦也羞。",是崇明北沿和启东海门等地贸易性集镇,全镇行家多(规模较大约有四家)酒店多(大小十八家),家庭旅店多。

喇叭镇街市分布河港两侧,有西街、中心街、东街、北街和南街,总长近三百不久,赵春桂病倒了。最后,连炕都下不来了。姐姐张冠英哭着对张学良说:"弟,妈不行了,你赶紧进城去找爸,让爸来见妈最后面。"张学良马上换了衣服,匆匆进城。在此之前,张学良只去过次奉天。他随着辆拉粪的马车进的城,张学良弄了身大粪味。张学良按照妈妈的讲述,找到了张作霖此时,刘镇斜睨着那些古玩对范德禄说:"等核算了这些东西的价值,就以受贿罪把你押送朝廷,谁让你要当铁公鸡哪!"范德禄跪地哀求刘镇手下留情,说愿将这些东西悉数奉送大人。刘镇狞笑着,让王海涛把东西摆到桌上,他要查验。他逐件看过后,脸又阴了下来,瞪眼问王海涛:"密室里的东西就这些吗?"王海涛点头称是。他又将刀子似的目光刺向范德禄,"你要是敢对本官有隐瞒"范德禄磕头如捣蒜,发誓如有隐瞒必遭天谴,还说他多年积蓄都用在买这些宝物上了。刘镇哼了声:"什么宝物,全是赝品!你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活该你被骗!"说罢拂袖而去。范德禄扑向那些破烂,哭天抢地。的住处。门口两个高大的卫兵,挺着两把上了刺刀的长枪,往里看,还有机枪对着门口。张学良径直向门里走去。卫兵把刺刀横,拦住张学良的去路,"站住!干什么的?"张学"这就对了嘛,皇上。"薛登拍手笑道,"既然皇上希望自己的江山坚如铁桶,还要那木桶干什么?为了皇上子孙万代江山永固,您何不尽快下旨,浇铸个坚硬的铁桶来作为新的圣物呢?"良吓了跳,怯声说,"我找我爸"。卫兵歪着嘴笑了,"你看我像第天,他们起了床,妻子叫丈夫洗衣服,发酵牛奶,照看母鸡和小鸡。妻子给他安排好后,就去耕地了。不像你爸?"张学良生气了,"我真是找我爸,我爸叫张作霖。"两个卫兵互相看了看,个说,这是第几个认爹的了?另个说,滚!小叫花子!说着,刺刀冲着张学良的脑袋就刺过来,把张学良的狗皮帽子挑出有丈多远。张学良哭着回了新民,路上把张作霖骂了有几十遍。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街市布局如下:

西街为合观街,长六十米,自西往东有油车工场、木竹铺、豆腐店、鸦片摊、测字摊、布庄、酒杂店。其中规模较大的油车工场,通宵榨油,销往各地,毁于1940年日寇火烧;其次是笔者祖、父两代经营的同丰号酒杂店,始于1905年,止于1977年,前后经营七十三年,为全镇最久之商号。

中心街西半为合观街,东半为南向西街,长七十多米,是全镇热闹区和旱早中两市集市地,自西往东有赌场、杂货店、盐店、酒店、南货店、米行、缝纫店、茶馆、饭店等。其中宋祥泰南货店虽几经转手,生意兴隆,名胜较大。中心街业主大多陈姓,门面后边住宅大多为家庭旅店。

东街是南向单面街,长五十多米,主要有三爿行家,其中红大隆鱼米行盛极一时,四十年代后期为全镇主要商号。

夫人从家里赶到了县衙内,气冲冲地骂了唐正顿,叫他不可忘恩负义刘大魁在窗外也急出了身汗。这时,刘中规悄悄对师父说:"徒弟有个法子,师父不妨试试。"说着,附耳如此这般把主意说了,刘大魁听完不住地点头。,恩将仇报。

北街为西向单面街,长五十多米,自南往北分别是茶食店、酒店、茶馆、打铁铺等。

南街为合观街,长六十多米,自北往南有药店、酒店、理发店、木车行、鞋子店等。其中赵太江天德堂药店为全镇最高房屋,其孙赵汉斌是县供社主任,现已退休。

全镇有三条木桥把东西南北街贯通成整体。

喇叭镇流传一句口头语:“住在直河边,等于活神仙”。这里的“直河边”,是指喇叭镇一带的直河边,其语出有因:

一、喇叭镇是舟船往来的贸易集镇,春秋季节,内地男女老幼“到喇叭镇定看船”成为旅游活动。看海,是看江海滩涂渔民捕鱼;看船,是"的确,这是个奇迹,"胡安惊异不止地说。他知道农民不会再有求于他了,就自我辨解地说,"你听我说,我本来打算帮你点小忙,可事情是"看苏鲁皖浙各式船楫和各种穿戴各地方言的外省人。

二、喇叭镇人不愁吃和穿。小家口子在镇市梢开个简陋的酒店或旅店张汉中扶起王冲:"我这也叫暮年得子。",身强力壮者做做进出船只的装卸工,体能残弱者做做赌场杂工和望风探子预报鬼子进村等,都能糊口,旧社会煎迫生活的百姓住在喇叭镇,自然是神仙生活了。

三、喇叭镇上名嫒多。三四十年代较有声明的:有厚道谦和的陈照清(1905-1990)、擅长解人争讼的郭有芝(1908-1996)、温柔软语的梅杏梅(1915-1993)和活泼爽快的胡婉贞(1917-2002)等,都是外貌美艳而婚恋曲折,又都冲破封建礼教,活跃在喇叭镇上。镇上人每天都有眼福看到他们亮丽的资影。

四、喇叭镇上新闻多。抗张麻子把头伸到门外瞧了瞧,见无人偷听,这才压低声音说:"良禽择木而栖,凤非梧桐不落。刘公子应该辅佐明君建功立业,将来定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战时游击队、地下党、日寇、伪军来往镇上,孤陋寡闻的乡下人只要到喇叭镇走走,武则天死后,葬入乾陵。那年,乾县有些不太平,时常有强盗出没。天,个强盗骑着马,离乾陵半里地时,马不肯再往前行了。强盗不明就里,下马用鞭抽它,马就是不肯走。正折腾间,忽见对年轻男女迎面走来,强盗见那女人长得美貌无比,就动了淫心。待他们行至面前,强盗突然拔出短刀,捅进男人的胸膛,踢下山崖,转而去抱那女人。女人吓蒙了,强盗边抱住女人按倒在地,边将马缰绳拴在自己的小腿上,生怕马跑掉。就在强盗将要得手的时候,突然间,乾陵上空升腾起团巨大的云雾,黑沉沉的,似佛似魔,转眼间又化作阵凄厉的怪风席卷过来。那马见了,立刻惊叫起来,拖起强盗就往山崖下面跑,最后,人和马双双跌下山崖。就可知道国家时局以及社会奇闻轶事。至今耄耄老人还常谈起蒋煊洲带领游击队在喇叭镇和街长陈人郎被强盗抢劫事件。

其一,1940年农历6月22日,即日寇在竖河镇大烧杀的第二天,喇叭镇也遭洗劫,镇上百姓吸取竖河人惨遭杀戮的教训,及早躲避,但全镇房屋70%焚毁,街顾名思义,又活又叫的驴。前提是活驴,客人指定吃驴的哪部位,大厨直接剥开驴皮,剜下驴肉。听着驴的惨叫,若无其事地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市几成死寂。全镇百姓揩干眼泪,为生存而艰辛奋起,在废墟上搭建草屋,不到半年,街市逐渐形成,贸易继续进行。

其二,1949年9月22日大台风,全镇草屋大多吹倒,外来商家迁回原地,喇叭镇几乎一蹶不振。加上长江第天,人血打桩开始了,只见岸两边人山人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凡能走动的人都去了。北支自1945年以来迅速游涨,直河港逐渐变浅,船只往来逐渐减少。喇叭镇走向衰落。

其三,1950年2月至3月,喇叭镇直河港弯折断兴工开直,化民工两千,这是崇明解放后人民政府为全镇常遭潮没水患而从事水利建设第一桩大事。新河段直穿东街和中心街一部分,南街也受挖出泥土堆放影响,全镇早集市停止,商店只剩下同丰号就杂店和中心街陈设初店杂货店。二三年后,陈设初店因不愿联营合作也关闭。剩下的同丰号一直到1997年迁到南街向南五十多米的新房。至此,喇叭镇只有其名而无其实。

fenyetuijian();

标签:喇叭

    上一篇:回族汤瓶的故事 下一篇:火烧善卷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