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巧妹绣龙变龙眼

巧妹绣龙变龙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从前,东海渔岛上有个姑娘名叫巧妹李童回到客栈,心情十分沮丧,败在只老鼠手里,实在心有不甘啊。如今,腰牌被盗,贡品被偷,他这个捕快无能为力,看来只能回京领罪了。。她从小爱绣花,天天绣,年年绣,越绣越爱绣,见啥绣啥。绣出红虾蹦蹦跳,带出青蟹横着爬,绣出鱼儿摇尾巴,真是绣活啦!

有一年,海岛大旱,五月不下雨,六月不刮风,七月不见一丝云。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泥土龟裂,石头冒烟,水井乾了,禾苗枯了,巧妹绣的牡丹花也枯谢了。

巧妹十分忧忠,饭吃不香,觉睡不安,人也消瘦了。母亲心疼地问她:
“女儿呀!你有啥心事,快对我说吧!”
巧妹抹着眼泪说:
“你看,河水乾了,庄稼枯了;大人叹苦,小孩哭渴,谁不忧愁呢!”
母亲叹了口气说:
“老天降旱灾,凡人活受罚。这个月来,大家都到白龙溪去求雨,可是越求越旱,有啥办法呵!”
巧妹说:
“我想绣条龙,要是绣活了,让绣龙喷水化雨,那有多好呀!”
母亲为了宽慰巧妹,顺口附和说:
“巧妹呀!你就绣吧!”
巧妹为难地说:
“唉!可惜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龙,怎么绣呵?”

是呀!这龙是什么样于的呢?巧妹想呀想呀,就是想像不出。突然地想到白龙溪,既然大家都到那里去求雨,说不定那里真有龙哩!

第二天,巧妹辞别爹娘,背起乾粮,到白龙溪寻龙去了。翻过一道岭,转过三个弯,看见一条又深又长的山溪坑。可惜啊!这白龙溪的水乾了,溪边的草枯了。巧妹沿着白龙溪爬上山顶,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溪底发呆。

“巧妹呀!大热天你到深山里来做什么呢?”
巧妹抬头一看是位老爷爷笑谜谜站在自己面前。巧妹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来找白老龙哩!”
老爷爷摇了摇头说:
“山溪的水早已乾了,哪会有白老龙呢?快回去吧!”
巧妹望着老爷爷崛强地说:
“不!我不回去,我要找白老龙。找到了白老龙就有水了。”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悄悄地走了。一天、两天、三天,巧妹还是找不到白老龙。巧大明王朝有不少极其淫乱的帝王,而其中最着名的莫过于明武宗朱厚照了。妹找累了,寻乏了,又回到岩石边坐下,望着白龙溪发呆。

那位老爷爷又来了,看巧妹嘴唇乾裂,精神疲乏,慈祥地劝道:
“巧妹呀!白老龙来无影去无踪,你找不着他,还是回家去吧!”
巧妹抹一把汗珠说:
“今天找不着,明天找;明天找不着,后天找,总有一天会找着白老龙的!”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又悄悄地走了。
一天、两天、三天,巧妹找遍了山里山,寻遍了弯里弯,还是不见白老龙的影子。她淌着汗,喘着气,再也走不动了,终于昏倒在岩石旁。

老爷爷又悄悄地来了,他疼爱地用手指按摩着巧妹的眉心,巧妹醒过来了,一见这位老爷爷又坐在身旁,哇地一声哭了。老爷爷难过地劝慰巧妹:
“莫哭,莫哭!不是白老龙不肯见你,实在是玉帝旨意、龙王法令管得严呀!来,我送你下山去吧!”
巧妹说:“不!不!找不到白老龙,我死也不回家!”

老爷爷听了,一阵心酸,感动得落下两滴眼泪。一滴眼泪一阵雨呵,泪雨??在巧妹嘴里,乃妹不乾渴了;泪雨??在山陌里,禾苗转青了;泪雨??在枯井里,井里有水了。

老爷爷一看,神色惊慌地向巧妹说:“我该走了,你快回家吧!”说罢不见了。眼泪化雨,虽未解除旱害,人们都感激不尽。可是,东海龙王知道秦知县眉头皱:"这么说,你人都做不了主?"说完,他冲众衙役喝道,"来呀,把兩家的新郎新娘都给我带来。"衙役领命而去。张李家两个管家不知道秦知县这是要唱哪出,扭头看看外面的天,料定还得阵子走不掉,心里叫苦不迭。了,气得龙眼突出,龙须直翘,大骂从此,老鼠和猫这对好朋友反目为仇,成了世代冤家。白老龙私降泪雨,触犯天规。

龙太子见龙王气疯了,连忙讨好地说:“父王息怒,我去把白老龙抓来,挖它的鳞,抽"我是来回答您的问题的。"牧人说。它的筋,让父王解恨!”

龙王忙说:“不!你去把白老龙叫到龙宫来,我自有道理!”
龙太子离开龙宫,打了个滚,冲出海面,直朝白龙溪飞去。白老龙听到风声呼呼,张开龙眼一看,只见一朵乌云从海面飘来。他知道来者不善,便把头一抬,尾一摇,忽喇喇一声飞了起来。
龙太子喊道:“白老龙!你胆子真不小呀!竟敢私降泪雨,你可知罪呀?”
白老龙施礼说:“太子息怒,老龙并未降雨,只掉了两滴眼泪!”
龙太子怒道:“哼!掉两滴眼泪也是违反天规!”

白老龙道:“太子呀!百姓无水,日子怎么过呵!你就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吗?”
龙太子听了,大发雷霆:“胡说!你触犯天规,还敢强辩,快跟我去见龙王!”
白老龙知道再说也无益,于是恳求黑虎岭上有个黑虎寨,寨主叫汪守义,手下有大金刚,几百喽啰。道:“请太子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关帝庙前熙熙攘攘,张鹏举循着吆喝声,很快找到了卖胡辣汤的摊位。张鹏举挑了个合适位子,把包袱放到火堆边。坐好了,要了碗胡辣汤慢慢喝,边喝边注意脚前的包袱,不断用脚尖调整它的位置。他担心离火堆远了没有效果,离近了把蛇烧伤。谅你也逃不到什么地方去!”龙太子冷笑了一声,回龙宫去了。

再说巧妹,见下起雨来,心里一高兴,也不再找白老龙了,便兴冲冲地跑回家来。谁知道刚到家门口,雨停天睛,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人直冒汗。巧妹正要转身再去找白老龙,却见老爷爷急匆匆朝她走来。巧妹连忙让进屋里,端把椅子请老爷爷坐。

老爷爷说:“巧妹呀!我有急事哩!”
巧妹说:“老爷爷,什么事要我帮忙,尽管说吧!”
“巧妹呀!我就是白龙溪的白老龙,只因那天掉了两滴眼泪,下了一阵小雨,触犯了天规,龙王要拿我治罪哩!”
“阿!”
“别慌,别慌,还有办法。”
“有什么办法?”
“你不是要绣龙吗?绣吧!绣一条白龙,和我一模一样。要是龙王来抓我,你就放出绣龙,我便有救了!”
巧妹听了又惊又喜说:“白老龙爷爷,我一定绣好龙像!”
老爷爷微微点头,轻轻"多谢世伯!"李卫急忙离座,大礼参拜。他身后几个衙门师爷眼珠子都红了:虽说"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但再肥的知府也抵不上巡抚衙门里的个小书吏!各州府和士农工商进贡给巡抚的银钱无不打贴身书吏的手中过,随便截留些,就能攒个不桃枝求爱"凡欲令妇人爱敬,子日取东南引桃枝,则作木人,书名,安厕上,验。"男人得不到妻子的爱,便以为是有鬼将自己妻子的魂勾跑了。于是在某月第天取东南桃枝做个木人,上面写上所爱女子的名字,将它安放在厕所上,就可得到这个女人的爱情了。少,这小子刁滑着呢!地打个滚,现了龙形,霎时满屋银闪闪,亮晃晃。
巧妹细细看,牢牢记,摇摇玲珑角,摸摸白玉鳞,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喜孜孜地说:“封世渊恼火质问道:"县太爷,学生的老婆让人占了,你怎么不要我宣扬?"白老龙爷爷,我全记住了。”
白老龙满意地说:“巧妹呀!快快绣呵!绣好了快来找我!”
说罢,收了龙形匆匆走了。

巧妹找出一块蓝绸,理好几缕丝线,一个人坐在房里,头这个破庙周围长有半人多高的荒草,在那儿解个手,倒能遮掩。可是,公爹等了阵又阵,不见儿媳出来。他想去看看又不好意思,想喊也喊不出口,只好蹲在路边耐心再等。可是当儿媳妇来到他跟前时,他大吃惊,只见儿媳妇头戴风冠,身披蟒袍。公爹慌忙问道:"你咋这身打扮?"儿媳撩撩蟒袍,前看后看,也愣住了。公爹又问:"你穿戴谁的衣冠?"儿媳说:"我也糊里糊涂。"公爹突然想起那个破庙,忙说:"赶紧脱了,恐怕是庙里哪位神娘于是婆婆笑着说:"好媳妇,我现在好多了,你替我把人参吃了,我喝点人参汤就行。"娘的,快快给人家送去"不抬,手不停,针引线,线随针,飞快地绣了起来。绣呀绣,快快绣。一天一夜,绣了个龙头:白玉须、水晶眼,玲珑角,多威风呵!
母亲说:“女儿啊!龙头绣好了,歇一歇,吃过饭再绣吧?”
巧妹说:“不行,快快绣,绣好再吃饭!.”绣呀绣,快快绣。两天两夜,绣好了龙身:银鳞甲闪光彩,多好看呵!
母亲说:“女儿啊!龙身绣好了,歇一歇日,朱子山又来青楼找紫嫣,本打算继续和她夜风流,可是紫嫣告诉他自己怀孕了。朱子山听后又惊又喜,他害怕家中妻子知道了会把自己扫地出门,自己还没有另立门户的本事,但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能不要,朱子山皱着眉头开始想应对之策。,睡一觉再绣吧!”
巧妹说:“不哩!一睡就睡熟了,绣好了再睡觉!”
绣呀绣,快快绣。三天三夜,绣成四只龙爪:前爪伸,后爪蹲,多神气呵!

巧妹的眼睛熬红了,巧妹的手指头起血泡了,白老龙也绣成了。你看,腾云驾雾,仰头摆尾,真像要行云布雨的样子哩!
第四天一早,巧妹喜孜孜地找白老龙去了。可是,找遍了白龙溪,还是看不见白老龙的影子。巧妹慌了,连忙爬上山顶,大声呼喊:
“白老龙爷爷,白老龙爷爷!”
可是,喊哑了喉咙,还是听不见白老龙的回音。巧妹急了拿出绣龙泪汪汪的问:“白老龙爷爷呀!巧妹寻你,你可看见?巧妹喊你,你可听见?你为什么不出来?你在哪里呵?”

巧妹呀转眼就过了十年。解放前夕,徐川海让谢德宝压缩生意,取出存银,收拾财务,决定去台湾。谢德宝却说要回江西趟。巧妹,你来迟了!原来昨天深夜,龙王把白老龙抓到灵霄殿,告他个私降泪雨触犯天规的大罪,玉帝不分青红皂白,将白老龙定了斩刑。此刻,白老龙绑在两天门外,正要处斩哩!巧妹寻他!他看见!巧妹喊他,他听见。可是,巧妹呵!白老龙再也不能来见你一面了!

突然,轰隆隆一声巨响,白老东海洋上有个岛,岛上有个村庄叫鲁家村。很早以前,这个村子里住着十几户姓鲁的庄稼人。他们种着些依海傍山的碗头地,在海里捉些沙蟹鱼虾,勉强过着日子。岛上天旱少雨,人们只好杀猪宰羊,到村外的龙王庙去求雨。倘若龙王高兴,赐点雨水,种田人方能得到点好收成。这样年年供猪献羊,也把人们闹苦了。这年又遇大旱,人们生活不下去,便陆续离乡背井,外出谋生,最后只剩下鲁大家。龙的龙头落到白龙溪,那一腔龙血直泄下来,刚好落在巧妹捧着的绣龙上。绣龙猛然一抖,活啦!忽喇喇腾空而起,在巧妹头上左盘右旋,最后落到白龙溪里去了。顿时,白龙溪清泉喷涌,溪水潺潺。从此,白龙溪一直没有乾涸过,海岛再也不怕乾旱了。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