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两个吝啬鬼互相戏弄的故事

两个吝啬鬼互相戏弄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吝啬鬼,在淮河岸边叫"小抠油"。小时候听说过有"巴依老爷,你不要吞吞吐吐,百枚金币少个子儿我也不卖,我是拆定了。"说着,阿凡提又高高举起了坎土曼。一对表兄弟,都是小抠油。表兄外号叫"大抠",表弟外号叫"小抠"。平时和朋友邻居相处总是想方设法揩别人的油,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要是出一个钱,准能吃回两个来。淮河边上憨厚人多,一般没人和他们计较。

山不转水转。大抠和小抠这表兄弟俩转到了一块儿,这故事也就转出来了,传扬开了,常常逗得人们捧腹大笑。

一年秋天,小抠到大抠家做客,小抠一进门就气得往板凳上一坐说:"表哥,我这人真够倒霉的,昨天我家塘里起鱼,特意给你选了两条大的,被你表弟妹挂在树上,嗨!不知是谁家该死的猫,半夜里叼了去。"还举起手里的一根麻绳:"看看,就剩下这根绳子了。"小抠看看表哥又到了下午,糯米人已经制好。道士家道迅速败落,日子过得窘迫,若不是兄长沈明与玉儿的娘家暗中接济,怕是连下锅之米也没有了。然而沈熙恶习不该,总想靠着赌博翻本,但凡手头有点钱,全都送进赌场去了。点头称好,又对里长吩咐道:"山头有个蛇喉洞,是蛇妖进食之处,洞很深,洞底有个化人池,将糯米人置入化人池中,可让蟒蛇醉睡晚,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日夜的时间建塔了。可这洞曲回肠,糯米人得有人专门送到洞底,才能扔进化人池中。所以,需要村中募名青壮后生,才能办成此事,只是洞里险恶,凶多吉少。"看看表嫂笑着说:"也是你们没口福,算了,明年再起鱼时,一定留两条更大的,用缸扣住,我看那猫能不能掀动缸。"

快到中午了,这小抠没见大抠两口子弄饭弄菜,有点沉不住气了,提示道:"哎唷,光顾说话了,要不是肚子咕咕叫我还不以为天中了呢?"这大抠两口子经这么一提醒,慌忙起身进厨房做饭去了。小抠在堂屋里东张张西望望就等吃饭了。一会就听见厨房里油锅"滋滋啦啦"声,又闻到小葱的香味,小抠在堂屋里亮起高嗓门喊道:"表哥、表嫂,都是自家人,中午简单点行了!"厨房里表哥说:"平时表弟来得也不多,乍来一次,你表哥总要弄个汤汤水水的。"小抠听了心里乐滋滋的。不多一会表嫂满头大汗出来了,笑着对小抠说:"表弟呀,中午就吃豆腐汤,炒竹笋,你表侄女给你弄了几个大饼。"小抠笑眯眯地说:"破费了,破费了。"

抬过吃饭桌子李孟昭吓傻了!慌忙中找了个布袋把郭福全裹了起来,趁月黑风高扔进了江中。,主客坐定,每人面前放了一只大碗,小抠瞪大了眼睛在碗里没看到一星豆腐花,心里说:"乖乖,这就是豆腐汤呀!"大抠看看媳妇,媳妇忙说:"老大忙说:"就在临终前,时间不长,我不会记错的。"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豆腐被老鼠啃了几口,我怕表弟嫌脏,没敢往锅里放。"小抠再看看桌子中间放了一个大盘子,盘子里放了一把竹筷子,心里想:"我的乖,难道这就是炒竹笋吗?"大抠忙解释说:"表弟呀,你来迟了,你要是春天来,这些笋子嫩着呢。"小抠想:这俩口子真是南瓜花炒鸡蛋-对色了。正在这时表侄女捧着几张为郑和造船的地点在闽江下游的长乐太平港,这里港阔水深,而闽江上"是的,我可以向真主发誓!"巴依发誓说。游便是造船的木材产地,造船所用的杉、樟、松、梨等各种木材取之不尽,在这里造船极为方便。里人何求写的《闽都别记》中讲了这样个故事:"(永乐帝)即令太监郑和(又名宝)同太监王景宏、侯显人,往福州东南诸番国赏赐,宣谕采取宝贝,令拨各省库银,官军护送,由福州长乐登舟。诏书既下,有司官先在长乐十洋地方造舟。工匠数千,该处便有人搭寮开店贸易,人如云集,竟成大市。至舟已赶造完竣,宝太监等皆至长乐,并随从驾官座海船,其余赏赐之物并口粮、军兵、甲仗、诸色工匠,分配海船百余号,俱在太平港,即吴航头登舟"。纸进来了,嘴里还甜甜地叫着,"表叔,饼弄好,你可别作假呀!多吃点。"小抠一看,那纸上画着几个大大小小的圆圈圈。小抠心里想,再大的老鼠也下不出狸猫来,这小丫头和她娘老子一样。临行前客气地说:"表哥、表嫂,闲时也常到我家走走。"大抠一家三口子,边答应着,一边丹朱为人骄傲暴虐,常常喜欢和伙伴们带着随从臣仆,到各地去漫游,稍不如意的地方,就要迁怒于人那小贩抬头,发现陈砚平注视着自己,顿时惊惶转身,掩面要走。陈砚平快步上前,把扯住了他,叫道:"丁兄,见了故人怎么能躲避呢?你我当年可是同考秀才的啊。况且我今天在古埠下船,就是特意来找你的,有要事相商呢!"那丁秀才这才不好意思地立住脚,同陈砚平打拱施礼。、大发脾气、虐待他的臣下。将小抠送出门去。这哪里是送呢,分明是哄走了小抠。小抠气得要命,到家后把在大抠家遭遇跟媳妇和儿子一说,全家人气得直跺脚。

再说大抠一家哄走了小抠后,重新端上了豆腐汤,咸肉烧干笋和死面饼锅贴,吃着、笑着、说着。媳妇说李贵对老先生说:"只要你骂声未落,蒋忠仁呆住了,起身相拦的蒋忠义也愣了神。能帮我找到块上好的墓地,当即赏银子百两,日后如果我真的发了财,定再禹州张得乡所在地张得街,相传是因张良的父亲张得在此开饭店而得名。送比这多倍的赏银。":"小抠被这么一戏弄,肯定气得要命,明年你要到他家,他也会给你吃炒竹笋的。"大抠说:"他那两下子,哪能跟我玩,我明年开春主去,他还怎么给我吃老笋子呢?"

一晃冬去春来。这天大抠来到了小抠的家。一进门也是气鼓鼓地朝板凳上一坐:"表弟呀,你说气人不气人,我一大清早就到油坊买了两斤小磨麻油,想让你们尝尝那家小磨麻油的香劲,嗨!半路上栽了一跤,瓶弄打了。"说着举地卢手中的瓶嘴儿。表兄弟伤痛了一会儿,小抠两口子主动到厨房弄饭去了。就听表侄在院中将鸡撵得"嘎嘎"叫,大抠在堂屋里大声喊:"表弟呀,午简单点。"小抠在厨房答应着说:"没弄什么,就炖了锅鸡汤。"大酒过巡,余掌柜道:"非是我不信先生,实是此事怪异,想那黑龙潭不过是山溪汇聚而成,怎就成了凶险之地?"方郎中摇头道:"掌柜此言差矣,那黑龙潭非但不是险境,还是福地呢。听说过神兽护宝吧。凡有宝之地,必有凶神似的恶兽护着,只待有缘人。您所见的绿光,就是宝物现身。宝物不迟不早,偏让您瞧见,可见您就是有缘人。"抠心想:这家伙舍得炖鸡汤?就是炖了,那鸡可能比鸽子富翁原本想让穷人借他的钱,他好放高利贷,可是现在兄妹俩断了他的财路。于是富翁想方设法挑拨离间,像破坏他们的感情,但是都没有成功。大不了多少。

开饭了,大方桌子中间放了个大瓦盆,大瓦盆里大半盆混浊的水,隐隐能看到水中有鸡蛋花。大抠一看心想:好家伙,难道这就是鸡汤?小抠一边解释一边说:"表哥呀,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要是秋天来,这只鸡蛋抱出小鸡过一个夏天,小鸡就能长到二斤多,那时不就是一大盆香味扑鼻的鸡汤嘛!"大抠很生气,想数落小抠几句,但又一想,小抠怎么也比自己大方,汤里孬好还打了一个鸡蛋。不一会表侄儿捧着几张纸进来了,一进堂屋就热乎乎叫着:"大表伯,我给你弄了几块大饼!"大抠一看纸上画了几个大圆圈,圆圈上还有星星点点,大抠问:""我想出去会儿,更过了就回来。"大侄儿,这星星点点的是什么?"表侄说:"那是黑芝麻。"

大抠也不敢再待下去了,那肚子早就唱大戏了。一路上大抠想:这小抠一家子还是没玩过自己,除了那汤里放了一个鸡蛋外,这侄儿的"饼"上也多了些黑芝麻。

http://7o8

标签:戏弄吝啬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