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寺前庵淫僧落网记

寺前庵淫僧落网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烟波浩渺的鄱湖之南泊口入口处的屏官兵奉了皇帝的"圣旨",飞快地跑到沈万家门口,等到了沈家门前,官儿也笑啦,兵也笑啦,原来是个很破旧的小门,个兵乐着说:"活财神就住这么个小门儿呀!"官儿说:"甭管他门儿的大小,只要把沈万抓到了,咱们就交差啦。"峰山下,有一座古庙,庙里供奉着观世音菩萨。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庙里的菩萨十分灵验,前来朝拜进香的人有求必应。女人们向菩萨乞求生男育女时,只要用手从神案底下摸鞋就可以,如果摸到了男鞋,则生儿子,摸的是女鞋,必定生女儿。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方圆百里地的女人无不前来此处进香,小小寺前庵竟香火不断,传到明朝洪武年间时,庙堂得到扩大,和尚也有几十人。

不知是哪一年,庙里的老方丈圆寂了,住持位置被一位云游和尚接任。也就是这时候,附近前来朝拜的漂亮女人们时有失踪,家里人怕是去寺前庵没有回来,就去庙里寻找,可是和尚们都说早就走了。但后来失踪女人都是去寺前庵进香后一去不返,人韩湘子十分惊异,出于好奇心,他又吹起了玉屏萧。想不到,银鳗深王老头又问了生辰字,找隔壁的瞎子掐,大吉大利。没问闺女愿意不愿意,便做主把这门亲事给定了,连出阁的日子都并选好了。通人性,居然在明媚的月光下婆婆起舞,跳起神奇的舞蹈。舞姿之优美,神态之奇异,世上罕见。连闯荡江湖游遍名山的韩湘子也愣住了。们不免怀疑起庙里的和尚来。虽然,民间的议论沸沸扬扬,然而苦于无证据,官府也奈何不得。

有一年,当地来了一位颇有名望的张县令,一些失掉老婆的汉子们联名送上一张状纸,请求县太爷做主,查清妇女失踪的原因,以正民风。张县令向这些人了解了情况之后,大为震怒,决心要查个水落石出。

这年冬季的一天,天空万里无云,张县令青衣小帽,不带一个随从,只身一人,扮作远道而来朝拜的香客,三更天动身,经鄱湖坐船,前往寺前庵进香。他对庙里观音菩萨的灵验早有耳闻,因此,虔诚地跪在菩萨像前默默地祈祷着。

“观音老母在上,弟子乃新任县令,对沿地进香妇女的失踪深感不安,可是无凭无据,弟子无从破案,万望菩萨大发慈悲赐恩敝县,救黎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弟子一定重修庙宇,再塑金身。”
祈祷后又“咚咚咚”地叩了三个响头。
正在张县令准备对待所谓"长生不老"的态度很端正。他认为,人的生,从出生到死亡是个自然过程,是不可遏止的。因而人只能顺应自然,多加保养,以求在定范围内延长寿命。起身之时,一阵凉风嗖嗖吹过,进香的人和念经的和尚们纷纷倒头而睡,张县令只觉得眼前豁然金光灿烂,观音菩萨坐在莲花上在一片雾气之中缓缓向他移来,身边跟着一对童男童女。

张县令慌得连正眼看也不敢看,一个劲地在地上叩着头。过了好久,他才冒昧抬头看,只见菩萨已不见踪影,地上放着一张三寸长的小纸。他拾起来一瞧,上面写着两句偈语:“欲破失女案,须从柱里寻。”张县令心中好生奇怪,只听空中有人大声喝道:“张县令还不明白,更待何时!”他大吃一惊,霎时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这时,其他香客和天,个老汉来到庙前,招呼起来:"大伙别信这个啦,你们都把碎铜送到我那里,我有法子。"和尚们也都为自己突然昏睡而吃惊。

张县令回忆着梦中"我对他们说:世界上女的多,男的少!"的情景,知道是观音菩萨显圣。他反复思考那两句偈语,觉得有点蹊跷,这柱中怎能找到女人呢?
想到这里,他不觉抬头望去,发现紧挨神案旁边有一根两人合抱的大柱子。这柱子大得稀希,不可能是山上砍来的,倒象是用板钉成,再涂上油漆。张县令装着为菩萨上香的样子走近神案仔细一看,果然发现隐隐约约有板拼凑的缝隙。他从腰间抽出旱烟杆凑着香炉里的香抽起烟来,又故意将烟锅放在柱子上磕烟灰,细细一听,“咚、咚”,这天,人们仍然向往常样,排着队在"仙水泉""讨药"。山下来了辆吉普车。吉普车来到"仙水泉"旁停了下来。区长王英从车上走了下来。他身后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搀扶着个浑身是疮的人。那两个穿白大褂的人告诉人们,他们是碱厂医院的医生。王区长找到他们,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他们。正好这个患者在碱厂医院看病。他们后来,皇太极出猎路过宸妃墓地时,还是不能自制,放声大哭,可见皇太极对宸妃的感情之深。就带他们来了。那个患者有人认识叫张虎。他告诉人们,他脚上受点伤,来这里讨过"药"洗过脚。他非常虔诚,上了贡,磕了头。谁知回家后,脚不但没好,却全身起了疮。到了医院,大夫告诉他是伤口感染造成的。如同打鼓,说明里面是空的,张县令心里有了一点底。

奇怪的是,他敲了三下柱子之后,柱子里竟有响动。一会儿,柱子的一面裂开了一条缝,仿佛有个人影晃了一下,一眨眼功夫,那条缝又合拢了。张县令起初以为是花了眼,但转眼一想,这不正合了菩萨的“须从柱中寻”的偈语吗?他不动声色地走出庙门,对妇人失踪案心中有了十分的把握。
傍晚回到县衙后,他来不及穿上官服就击鼓升堂,衙役们知道没有要事,傍晚县太爷是不会升堂的。大家齐唰唰地站在大厅两旁,静侯吩附。

张县令清了清嗓门,命令所最过分的是,他耳根子特别软,最听妲己的话,甚至到了"妲己之所誉贵之,妲己之所憎诛之"的地步。这样以来,天下就无法太平起来,老百姓埋怨,各诸侯反叛。有捕快牵马备鞍,跟随他马不停蹄前往寺前庵擒拿罪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寺前庵庙里的和尚们待香客们前脚走,后脚就关紧庙门,吃饱大酒大肉,留下烧火和尚看门,纷纷从柱子里进入后殿底下的山洞起义军在河南郑县城北修了个高坛,坛上设立景王神位。众首领向神位"祷告"了番,然后抬上个竹筐来。只见筐里有个竹片,这就是让刘氏子弟抓的"阉"。刘孝年长先抓,是个空白竹片。第个由刘茂来抓,又是个空白竹片。最后当然是刘盆子抓到,只见上面写着"上将军"个字。 ,搂着扣留下来的年轻漂亮的女人们寻欢作乐。

原来,那云游和尚是个鸡蛋壳上也能找到缝来的老色鬼。在五台山时,就因为好近女色被方丈清出山门,来到寺前庵不满一年,又骗了能方丈的信任,老方丈一死,他就当上了住持。这样一来,他无拘无束,旧病复发,不但时常调戏进香的妇女,还想出了鬼点子,在大柱上凿开一扇门。从柱底下挖一条地道直通山后龙哥哥听,吃了惊,不知所措地说:"啊呀,鸡公公!你要角做什么呢?说实在的,你没有角,看起来比长着角更美丽。可是对我说来,对角是多么需要啊!"的山洞,趁妇女在神案里模鞋之机,突然打开柱上的门,将妇女拖进山洞,供他们晚上淫乐,神不知,鬼不觉。

那些女人们哪里受得了这些色中饿鬼的轮换糟踏,加上思念亲人,有的不满十来天就被糟踏致死。因此,和尚每隔不久就拖进一个女人,一到傍晚,住持带着众和尚在外面柱子上敲三下之后,里面守门的小和尚就打开门迎接。白天县令无意中用烟杆敲了三下,里面的和尚以为是自己人,刚打开一条缝,发现不是又连忙关上了。张县令发现了秘密。

正当这些畜生搂着女人们姿意行乐之时,张县令的人马,来到了寺前乾隆皇帝鼻吼里哼了声,说:"有狗尿浇在上面,怎么还说它是干净的呢?"庵庙前。烧火和尚一看来者是县衙门的人,不敢怠慢,忙打开庙门让他们进去。
张县令问:“老严气得直叫骂,赶紧加快了装修进度,店面提前开了业。开张那天 《申报》批露,同治年间,上海有批无赖匪徒,专拐童男幼女,领到僻静的地方,毁伤孩子的脸,打残他的肢体,想尽各种龌龊的法子,使这些孩子变得肮脏畸形,不堪入目。然后领他们到城市、市场,让他们为自己行乞要钱。明代横行于安徽带的"乞丐船",他们的所作所为大致也是如此。,前来祝贺的瓷砖店老板老张说,对面的店门煞气逼人,恐怕对老严的服装店有所冲撞。老严听了虽心生不快,倒也没放心上。可接下来惨淡的生意不得不让他心生疑窦:开张半月,对面时有客人进出,自己店内却无人问津。老严找到了老张,老张给他推荐了位风水大师叫伍德,据说曾出国看过楼盘。你们的住持呢?”
“这……”烧火和尚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不说,那好,留两个人把他捆起来,其余人跟我走?”张县令说完,向大柱子走去。

他伸手敲了三下柱子,里面守门的小和尚正恨大和尚不让他去乐乐。以为是烧火和尚也想来玩,就骂骂咧咧边说边开门:“你这老不死的,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啥模样,也想玩女人,要是外人进了庙,当心师父要你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外面冲进不少公差来,顿时吓得尿撒了一裤裆。
山洞里,乌烟瘅气,秃驴们正神魂颠倒地发泄畜欲,全然不知县令和衙役们的到来,顿时吓得如坠冰窖,慌忙从女人肚上翻了下来,战战兢兢地抓起袈裟往身上套。

张县令怒火万丈,一声令下:“给我把这些秃驴都捆起来,带回衙门治罪!”
差役一拥而上,从怀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将那些早已吓得瘫痪在地的和尚捆得严严实实。
当晚,张县令带着一干人犯和有幸活下来的上十个妇女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县城。这野鸡也有讲究,必须是捕捉到的野鸡。野鸡被人捉住后会生气而死,这个时候的野鸡血才能治病。他的儿子服用了这种鸡血后,也确实病情好转。就在今天早上,他从个叫侯胜的捉鸡人手中买得了只吐血的野鸡。血炖汤让儿子服用后,他的儿子竟然也吐了血,不待郎中到场就气绝而亡。

第二天,张县令通知所有失踪妇女的丈夫,也就是原先报案的前来县衙门领取老婆,这些失散多时的夫妻无不感谢青天大老爷的大恩大德。紧接着他又让受害者在公堂控诉和尚们的罪行,当堂了结本案,判处云游和尚凌迟处死,示众三日,其他和尚统统斩头,待呈报刑部,秋后处决。满城百姓无不称颂张县令的大德。

经此劫难,寺前庵臭名远扬,香客再也不敢前来。庙里香火渐渐熄灭,今天的寺前庵也只剩一片废墟,风光不再。
来自:故事网x标签:落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