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文昌阁的传说

文昌阁的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津里北有一座占地近30平方米,高近10米的跨街楼,建于清朝乾隆年间。楼正面有盱眙知县亲书"文昌阁"三个镏金大字。这文昌阁是一个农民和一个秀才捐资共建的。这里有一段传说。

相传津里西有个鲍村。村上有个勤劳朴实的青年农民鲍重贵,他和镇上一个叫周良清的秀才,自小在一个学堂里读过两年书。后来鲍重贵因家贫交学费,停了学回家放牛去了。但他直相互往来,成人后关系逐步加深,成为知已。

一年,腊月二十四,周秀才一家上下忙着扫尘。因津里一带兴在腊月二十五过"祭灶节",紧接着就是忙着迎新年。周家佣人在整理家堂时,顺手将一对银烛台放进香烛篓里,还没来得及放回原处,风风火火跑进一个半大小伙子:"娘,嫂子要生孩子了,爹叫你快回去。"佣人丢下手中的活,回家去了。世上也就有这巧的事儿,佣人刚走,鲍重贵拎了两只老母鸡来了,在堂屋转了一圈没见着人,因送的礼轻,没好意思见老朋友周良清,见了又怕他不要或是回赠一批年货,把鸡放在墙角就走了。出门没走多远正遇上周秀才的老婆,周秀才老婆客气地要留鲍重贵吃饭。这鲍重贵是个老实人,平时话就不多仓颉造了字,黄帝十分器重他,人人都称赞他,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仓颉头脑就有点发热了,眼睛慢慢向狗子皱着眉头说:"别说吃了,就是舌头碰下,都快咸得麻木了。"上移,移到头顶心里去了,什么人也看不起,造的字也马虎起来。,见着女人更是没话。当时周秀才老婆拉他回去,要他吃了饭再走,这鲍重贵脸羞得通红,双手紧紧抱在怀里,不愿"还不是想你想的,急着回来赶了夜路。"回去,只说待大年初二再过来拜年。

当天晚上,周秀才发现家堂上那对银烛台不见了。问谁也没看见。周秀才十分生气,因那对银烛台是祖上用了三锭银子打造的,在周家已用了两代人。周秀才说定是被人偷走了,于是一个个问。最后周秀才老婆联想起下午鲍重贵的举动和神色,悄悄告诉了丈夫。丈夫听了直摇头:"不可能,不可能,这鲍重贵是自幼到大的我们是伙盗贼,你在任时,我们慕你清正廉洁的名声,从未在你管辖的县境内行窃。但是,你离任时竟带走十只沉重的大木箱,不由得使我们对你这位清官表示怀疑。于是,我们"老妈妈,我知道你有个漂亮的女儿,你把其中的个许配给我,我给您做女婿好吗?"先窃眼镜再盗木箱,给你点颜色看看。可翻遍所有木箱,你的财产除了书还是书,所有尚不足十两纹银。人们常说:"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可你当了多年的县令,仍贫如洗。看来你的确是个清官,老百姓没有看错你。我们先前多有冒犯,实在抱歉,故特将窃走之物完璧归赵,还望大人海涵。朋友,人憨厚诚实,怎会干这小偷小摸之事?"周秀才的老婆说:"肯定是他,我拉他回来说等吃了饭再走,李甲听了伤心的叹了口气,然后十的把他的遭遇说了遍。这个老板和他的伙计们听了,都替他感到惋惜。老板听了又细细的打量了番李甲,很同情的对李甲说:"你的遭遇确实是令人心痛,你如果愿意的话,你就先到我的船上去吧,有机会再东山再起。"他死活不依,双手在怀前抱的紧紧的,脸红到脖根子。"周秀才还是不信,方子澄听李大人问银子的事立刻开始冒汗,可是没有证人,他还是不想承认:"大人,小人我虽然是种地的,可是这点碎银子的家当还是有点,这,都是我多年积攒的,你不要听别人胡言乱语,我绝不是偷来的银子。"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呢可出乎预料的是,到了秋天,老大种的豆子又获得了丰收,可秀才种的豆子却又是收获无几。看着那些光长豆秧不结果的豆子,秀才又气又恼,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可能呢?我们相了近二十年了。"周秀才老婆也"这个"唐伯虎把手指伸进嘴里,故意不答。 摇头叹气说:"人是会变的,我看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大年初二,鲍重贵果然来给老朋友拜年,一阵寒暄后,鲍重贵见周秀才脸色不对。俗话说:"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今个朋友笑脸不真,像是勉强憋出来的笑脸。鲍重贵心里不解,顺口问道:"怎么,今天不高兴?看你脸色像是阴天。"周秀才碍于近二十年的交情,实在不好意思把怀疑他偷烛台的事直接说出来,于是就开始绕弯子。周秀才问道:"重贵,今年收成如何?"鲍重贵说:"还可以,就是年年借牛用麻烦,年三十下午我拾了个巧,村东老刘家全搬南京去替他亲家照看生意,临走把地和牛都变卖了。我咬牙买了他家的那条大牯牛,你猜多少钱?"他看看周秀才没反应,又继续说:"才一锭银子。"周秀才突然插话说:"哟,你还存有银子?"鲍重贵说:"嗨!都是我亲戚借的。"周秀才老婆是个直肠子,她听丈夫说话绕弯子,忍不住了,直截了当地说:"重贵呀,你和良清是近二十的老交情了,你要是有困难直接说一声……"鲍重贵抢话头说:"嫂子客气了,就一锭银子,几个亲戚也都给面子,我一张嘴也就凑够了,要是凑不齐,我当然会过来向嫂子借罗。"周秀才老婆站起身,拉长了脸:"借比偷好。"甩一句"当啷"响的话走了。鲍重贵一听这话刺人,丈夫和尚摸不着头脑,愣了半天,才问周秀才,周秀才一五一十地把怀疑他偷了银烛台的事儿说了出来。这鲍重贵差点没气昏过去。半天才说:"良清,你也怀疑是我?"周秀才说:"那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鲍重贵有口难辩,蒙受了这不白之冤。

鲍重贵气得半死。回家后卖了牛,又找亲朋好友凑够了三锭银子,送到周家。鲍重贵丢下银子走后,周又拿个麻布袋子,秀才老婆说:"怎么样,你信了吧,我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吧!"周秀才此时也深信不疑。从此,两家断绝了往来。

世上的事儿就是"真的假不了,假的不能真"。转眼又到了第二年腊月二十四,周家又开始扫尘过"祭灶"准备迎接新年,在香烛篓里发现了去年误以为被偷的两只银烛台,真相大白。周秀才两口子知道了冤枉好人,急得直跺脚。周秀才气得骂老婆,说她不该平白无故怀疑他的老朋友,二十年的交情断了。老婆也哭着怪丈夫,为什么没想到问一下那个回家抱孙子的佣人。两口子你怨我,我怪你。周秀才说男子汉拿得起放得下,冤枉了好人,自然应主动上门负荆请罪。

大年初二上午,周秀才两口子揣着6锭银子,提着大包、小包八样礼品,来到鲍重贵家。一进门周秀才老婆就泪水汪汪地一把拉着鲍重贵说:"重贵兄弟,委屈你一年多了,都是嫂子不好,错怪了你,今天特来请罪。"说完要跪下。鲍重贵连忙双手扶住憨憨地一笑说:"算了、算了,真相大白就好。"周秀才也过来一把抱住鲍重贵,不好意思地说:"重贵,为兄的书白读了,我们自小一块立过誓还记得吧?"鲍重贵说:"记得、记得,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做贼。"周秀才老婆拿出6锭银子双手捧上说:"重贵兄弟,这银子你收下,三锭是你的,三锭是我们给你赔罪的。"鲍重贵慌忙推辞道:"这就见外了,兄弟情分不是建立在金钱上,兄弟之间有了磕碰那是常事,就好比吃饭咬着了舌头,你说是拿刀割了舌头,还是拿钳子把牙拔了?"周秀才忙接过道:"对、对,自古有说唇齿相依的,今重贵兄弟说了个齿舌相配合的道理,深刻、形象。"大家说笑了一阵后,这钱还是各不愿收。周秀才的老婆确实是个直肠子,她大胆地提出两家做个干亲家,互把对方的儿子认作干儿子。这认干资本家之事本应是两家老爷们说定的事,现在这娘们当众提了出来,一是大家都知道这女人心直口快,二正合大家意,当场拍了板。这银子后来鲍重贵提议在津里街头盖座""没碰。我想是谁放在那儿忘记拿了,所以不便在大山的西麓,有间用青石砌成的小屋,里面住着母女人。母亲叫花霞,是个勤劳善良的府;女儿叫花珊,十岁,是个美丽、聪明而又勇敢的姑娘。花珊姑娘看到人民被妖魔害得不能生活下去,心里像刀割样阿拉宁波东乡的天童寺被称为东南佛国,这个寺院有这样个故事。的难过。因此,她下决心要除掉这个妖魔。去把它们捡起来。""你可是规矩饶!这很好,"年轻人说,"你叫什么名字?""伤疤脸。""你现在上哪儿去?""去看太阳神。"文昌阁",塑一尊那天刚好是中秋节,何涣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在家,听到门口好象是小何涣的声音。何涣的爸爸连忙走出屋来,看,果然是儿子,手里还提着个小竹篮,连忙问:"涣儿,你说卖什么?""爹,我卖人头!""什么,卖人头?快别乱喊了,要坐牢杀头的!‘不是乱喊,是真的!"说着何涣从竹篮里拎出个蕃薯"人头"来,那蕃薯上用毛笔画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让人看了更可怕的是那嘴巴下面黏着张纸条,纸条上就写着"何涣"字,被砍下的"头颈"部位用红颜料涂成血红片,危险吓人。文昌老爷的像,保佑子孙功名得第,后世文化昌盛赛马会开始了,好多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骑着棕色的、黑色的、黄色的马在草原上奔跑,可谁也没有苏和的小白马跑得快。小白马象道闪电,会儿就到量的地。。这一提议又得到了两家的共同赞成。

春天,一座跨街的"文昌阁"拔地而起,楼建成后,盱眙县太爷亲自挥笔提写"文昌阁"三个大字。从那以后,每到逢年过节,许多人纷纷前来秉烛焚香,叩头祈祷,渴望子孙学成高中。文昌阁在"文革"中被彻底毁坏。

来自:民间故事网

http: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