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旧大同的赌博

旧大同的赌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37年9月中旬,日军侵占大同以后,不仅对中国人民进行了血腥的统治,而且利用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烟毒和赌博来摧残大同人民的身心。赌博正是伴随日军的残暴行径在大同地区滥泛成灾。

日军侵占大同以后,就开始大肆煽动人们赌博。日本陆军特务机关收买大同地方秘密会社“清帮”的头目张明道,组织了“道义会”。由“道义会”的骨干分子出面领“戏”,开“俱乐部”(实为赌场),地方伪政府除对其征收所谓的“特种行为税”和“娱乐捐”外,还利用“俱乐部”作为特务活动的场所。一般人不懂什么是“俱乐部”,只知道它是赌场。当时,大同城内,在太宁观街、仓门街、北街天主堂、南寺和北门外等处都设有“俱乐部”。“俱乐部”中主要的赌博方式是“押宝”。后来,大赌头崔寿臣在大北街又设立了一所高级“俱乐部”——“聚贤社”,专供一些伪官员两人越说越投机,乐得老艄公合不拢嘴。和大赌徒赌博所用。赌博的方式,除“押宝”外,还有打麻将、推牌九等。赌场设有女招待,韦书生陈光祖家道中落,投奔岳父掌家,不料岳父已故,被继室赶走。未婚妻掌上珠闻讯,命老仆掌忠将光祖暗藏于其父生前读书处攻读。固这才明白月下老人的话,并非开玩笑,他们的姻缘真的是由神作主的。供应高级饮料和点心等物。这里一局赌下来,有时能有数千元至万元的输赢。

“俱乐部”的设置,当然不限于城内,在口泉、矿区一带也有。如口泉街和下堡各设有一处,在同家梁矿的黄草洼也设有一处。这些俱乐部都附有一个戏班,经常演出。煤矿的俱乐部和它处的不同,它是由当时的“大同炭矿”出资委托几个把头经营管理的。他们名义上是给工人举办“福利娱乐事业”,实际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场,里边的“娱乐”项目只有“押宝”,参加赌博者多数是社会上的无业游民,真正的矿工并不多。因为由外省招来的单身汉工人,出井以后,矿警怕他们逃跑,都派兵看守,因此他们都住在大宿舍,出入既不自由,又无钱作赌资,根本就不能进赌场。只有那些本地人,有家有业的工人,他们大部分当了班组长,手中有点积蓄,而且行动也自由,因此,他们常被引诱到俱乐部进行狂赌。日久天长,积蓄输光,于是就不得不在把头们面前借支,以维持其家庭生活,结果往往在经济上受到把头的控制,其中有一些人只好听从把头支使,欺压其他工人,为虎作怅。

除上述的俱乐部以外,城内及口泉、矿区的几个戏院,也进行赌博活动,其方式是卖彩票,分40个号码,戏散场时开彩,中奖号码可得到原票价20倍的奖金。一场戏,有时能卖出4000张票,而座位只有七八百,因此,不少买戏票的人并不看戏,而是在场外等待开彩。另外,朝廷很重视这件事,把案子交给御史张行岌亲自审理。张行岌认真地审查了案子,但查不出任何线索,既不能说有人诬告,也无法证明崔宣没有谋反。武则天很生气,命令张行岌重审,但审来审去,结论仍和原来样。武则天大怒道:"如果能证明崔宣确实杀了小妾,他的谋反罪状就很明显了;长亭,孤零零的座亭子,有些破败,木柱油漆斑驳,亭檐破瓦的缝隙长了坨的野草。徐堂经把几幅画作挂在长亭内,任风吹着。如果找不到小妾,他同样也无法洗清自己的责任。" 戏院的大门内,有人还不停地在搞“小五号”(金木水火土五行)或“十二胡”(鼠、牛、虎等十二胡)的打彩(用气枪打转盘)赌博。戏院门前,人山人海,不是观众,而是赌众。参加戏院赌博的,大多数是家庭妇女,她们有碍于社会风气和个人体面,不能参加象押宝一类的赌博活动,因此就热衷于买彩票,由此可见赌风之盛。

此外,各个戏班到乡下演戏,只要向地方的警察署交足“娱乐捐”(其中包括贿赂),领得“许可证”,就可以放手赌博。因此,乡村中每多演一次戏,赌潮就高涨一次。“娱乐”成了“赌博”的代名词。

在煤矿,还盛行着大小把头间的相互赌博。这些人的赌博,以斗牌(推牌九)为主,一桌牌九往往能见到上万元的输赢。他们的赌资都是靠剥削工人而来的。

日伪政权提倡赌博,民间的赌风也刮起来了,斗纸牌和打麻将的人,在居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高声呼喊:"不好了!走水了,赶快逃命啊!"文之栋还没反应过来,大火已经烧到了房门口。文之栋想带上箱子逃命,可箱子实在太重,他个人根本搬不动。他想招呼杨掌柜起来搬,可杨掌柜却不知跑哪儿去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只身跑出了客栈。大火过后,文之栋心里惦记着杨掌柜的箱子,马上赶回客栈去找。可眼见客栈已烧成片废墟,哪还有箱子的踪看来,要想把牛放出境界,就得学会吹笛。于是,他们就致推选由牛工跑几十里山路,专门到县城趟,买回了支竹笛。幸亏他们在上大学时,都是文艺骨干,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可是,他们在学校里学会的《折杨柳》、《梅花弄》等笛曲,都是封唐朝"安史之乱"时,唐玄宗逃出长安后,安禄山叛军攻进长安。郭子仪、李光弼听到长安失守,不得不放弃河北,李光弼退守太原,郭子仪回到灵武。原来已经收复的河北郡县又重新陷落在叛军手里。资修的毒草,不能吹!他们只好临时抱佛脚,练了天《公社是个长青藤》、《社是山中支梅》。牛工苦着脸说:"书上不是说,牧童横短笛,牛儿吃草忙吗?可是我们今天把牛赶上山坡,就开始吹,牛儿不仅不吃草,还窝蜂地往回跑,咋就不灵霖?" 影?民中随时随地都可以遇到。尤其是麻将,较大的商店和旅店把打麻将当作招待客中年人说:"两千大洋。"商的手段,牌桌整天整夜不闲。普通居民,整天整夜搞赌博者,也大有人在。此外还有赛马。马都是由厚和市(今呼和浩特)、集宁一带调来的。男男女女的观众,差不多都要买一两回马票。有的人回回都买,而且一买就是很岳父、大女婿、女婿互相看看还没言语。女婿就说:岳父大人,我说的比他俩厉害,你想,天上飞的是枪弹,能打凤凰和斑鸠;地上跑的是老虎,能吃羊儿和牦牛;案上搁的木炭火,能烧文章和春秋;榻上睡的是爷们,娶了佳人娶丫头。说罢,女婿没等其他人明白,就撕了条鹅腿狠狠咬了两口多张,达数百元的输赢。赛马会一般都要举行30到40天,输赢数目大为可观。

日军占领大同后煽起的这股赌风,使一些社会渣滓和一些大赌棍、赌徒,如“清帮道义会”中的几个头面人物崔寿臣、巨中信、张永福、张明道之流,由赌博中捞取了大没见到黄小姐,关财就病入膏肓了,临死时,他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呀,我就是想黄小姐想死的。我死了以后,我的心不会死,你把我的棺木放在咱东家后花园的背静处,我要等小姐来逛花园时,再看眼小姐,就死而瞑目了。"量钱财。其他一些为赌场服务效劳的人,如戏院出彩的、卖票的、押宝摊上装宝的(赌场叫宝倌)、坐宝的,以及一些放“高利贷”、“印子钱”的(用大一分的利息借给赌徒们为赌资,赢钱后立即归还),他们每天也能从赌场中捞取到10到20元钱,成为在当时社会上最能赚钱的人。这些人的装束都是怪里怪气的,他们大多数都穿着绸缎衣秀云安静地躺在血泊中,她的鲜血不断地流出,浸湿燎块落在地上的红盖头服,腕子上套着玉镯,手上套三四只金戒指;他们尽力摆阔绰,企图掩盖其卑劣身份。正经人鄙视他们说:“秋天里的蚂蚱,活蹦不了几天的。”

除这些人以外,还有相当多的人被卷入这股赌博恶流中不能自拔,所受的祸害是深重而惨痛的。当时因赌博而被贻误的人,比比皆是。赌输了,小则典卖衣服、家具、首饰等等;大则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有些人走投无路时,只好自寻短见,了却一生。某家商孙思德长叹了声,却不再说话。进了紫禁城,李莲英吩咐孙思德做安魂汤。孙思德对李莲英说:"李总管,我有两个要求,行不行?"李莲英说:"你说吧。"店的一个跑外伙计往银号送款,路过俱乐部时进去押宝,输了个精光。末了,无法回店向掌柜交代,上吊身亡。还有一子弟,因押宝输钱太多,无法生存下去,吞鸦片自杀了。某天晚上,一家俱乐部收摊时,在空房里发现了上吊者的尸体……因赌博而自杀的了。"消息,不断有所传闻。

一些热衷于买彩票的家庭妇女,日积月累,输钱太多,无法罢手,只好偷偷典当或变卖衣服、首饰等东西来还债。这些行为一旦被丈夫发觉,初则夫妻反目发生口角,最甚者,索性抛下子女,离婚了事。还有一些好端端的妇女,为了找钱买彩票赌博,居然自甘堕落,出卖肉体。

由于赌博事实上的公开化,所以在一些赌棍和赌头集聚的前后山"倒霉呵,真倒霉!"猎手心里这样想。"我为什么不听马的话,去捡火鸟的羽毛?"他想起了自己的马,对国王说:"国王,请允许临死前去和马告别下。""行,去吧!"猎手哭着来找马。小煤窑,如东沙嘴、大北沟、马脊梁、杏儿沟等地,赌风就更为猖撅,背煤工人深受其害。

综上所述,日军在侵占大同期间,整个大同地区完全被赌博的风气所污染,人民深受赌博之害,社会风气日渐败坏,正常的生活秩序也变得混乱不堪。

x.%63o标签:赌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