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满族人,每年冬季都喜欢在江、河、湖水面上进行打滑子比赛和表演,说起这体育活动的由来,在吉林满族人中流传着一个出奇致胜的战争传说故事。

传说,阿骨打联合女真各部起兵反辽,一举打下宁江州之后,大辽王就像怀里抱着二十五只老鼠——

百爪挠心,连忙派重兵到了松花江和伊通河的合流处——吉林宾州,想拦住女真兵南下。阿骨打那时只有三千兵马,知道宾州的大辽兵多,硬打肯定要吃亏,就派了探马到宾州去打探军情。

不久,探马来报,说宾州的大辽兵日夜巡城,把守得很严,阿骨打只好把女真兵带到松花江边安营扎寨,一边继续派探马去宾州探听虚实,一边琢磨破敌的良策。

转眼到了冬天,大雪飘飘,寒风刺骨,江河都封严了。这时,探马来报,说宾州的大辽兵不巡城了。

原来,带兵的大辽元帅以为天这么冷,雪这么厚,江上也不能行船,女真兵来不了。就是来了,大队人马翻山越岭,冒雪而来,累也累死了。到时候,大辽兵一出击,管叫他夜叫鬼门关——送死。这样,他们就放松了警惕,呆在城里,天天吃喝玩乐。

阿骨打一听,喜上眉梢,觉得如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可以以少胜多。可是又一想:这没膝的大雪,冰封的江面,人马走上去,不是陷下去就是滑倒。要是硬挺着往前走,得遭不少罪,到那里咋能打仗呢?阿骨打左思右想,还是挺犯愁。再说,阿骨打带的粮草不多,不早日进兵就得退回去,可是放弃了这个奇袭宾州的机会,到了明年开春,大辽王从南面再调来兵马就更难办了,真是进退两难。

一天晚上,月亮已经挂在树梢上。阿骨打在军帐外来回走动,苦思苦想这件事。忽然,他听到江上有动静妖怪除掉了,村民安居乐业,人们为纪念这棵仙花,又把它种在花王的院中,经过精心管理,又开花了。这年春天,人们把这棵树移植,由棵变为两棵,后来移呀,移呀,终于很多人家都种上了这种花,大概它曾变成过花王的女儿贾竹桃,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夹竹桃。,还没等看清是什么东西发出响声,“哧——哧——哧”,随着这响声,十几个女真小阿哥跑到跟前,每个人背着一个狍皮口袋。阿骨打觉得挺奇怪,上前和刘好生奇怪,向前问道:"老奶奶,你做什么的?"老人家也没抬头,就说:"后生,我配姻缘的。"刘说:"老人家,你给看看我的姻国王把脸沉,说:"不给就不给!"缘?"只见老人家拿了块大石头,又拿上块小的石头放在起,说:"这就是你的!"刘问老人家:"我的怎么块大块小的?"老奶奶说:"大的是你,小的是你妻子。"刘问:"我妻才多大?"老奶奶说:"你往前走有里把路,路边个麦场,场边大树下睡篮里放着的那个女孩,就是你的媳妇。"说完,刘向老奶奶指的方向看,是有条大路,可回头再看,老奶奶不见了。他们见礼,问他们从哪里古威呆呆地望着她转身下船,仪态万方地消失在朦胧夜色之中。来的。一个小头领说:

“我们是铁骊部的,噶珊达让我们把打好的铁箭头给阿骨打送来。”阿骨打又问:“你们才刚儿怎么走得这么快啊?”那小头领笑了笑,抬起脚让阿骨打看。阿骨打一看,狍皮靴子上用鹿皮筋绑了一块小木块,木块上有一条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再一细瞅,是被冰磨得雪亮的小铁棍。阿骨打问:“你们从铁骊部到这里用了几天?”那些人乐呵呵地说:“今天早上我还在家吃饭呢!”“这可真神啦!”阿骨打一边赞叹着,一边亲热地把这伙人请进自己的大帐,用好酒好肉招待他们。饭后,自个儿拿了这冰滑子看了又看,还到江面上试一试,真挺好使。

第二天一清早,阿骨打送这拨铁骊部的小阿哥到江面上,让他们赶紧回铁骊部,尽快做出三千副这样的冰滑子给大营送来。为了行走稳当,阿骨打让他们再做些安两根铁棍的冰划子。这些人接受了命令,飞也似地滑走了。

过了几天,铁骊部就派人送雷泽的主神是雷神,在这里留下脚印的就是他,所以人们都说伏羲是雷神的儿子。他长的确实有些像雷神,是人面蛇身。说他是雷神的儿子,还因为他能沿着道天梯,自由自在地到天上去。来了三千副阿凡提看看煮肉的火,随手就把巴依们的衣服全部放进火里。魔法师听了这个消息,下子扑向阿拉丁,搂着他的脖子,边吻他,边挥泪,副悲痛怜惜的样子。巴依们游完泳回来,见衣服全没了,便问阿凡提:"颛顼在当地人民心中的位置很高的,被尊称为"高王爷"。传说颛顼生前惩治黄水怪,死后仍可退水救民。相传有天,高王爷显灵变成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高王庙的台阶上闭目养神。不久。天降大雨,洪水滚滚而来,田毁庄淹。洪水流到白发老人的面前不再向前流了,从水中钻出了两个非人非兽的怪物。白发老人挥手,怪物乖乖地沉下水去,随后,洪水慢慢地退走了。高王庙带避免了场洪水灾害。阿凡提,别开玩笑了,请把衣服还给我们吧!"冰滑子。阿骨打命令全仓颉正在教各个部落的人识字,老痊默地坐在最后,和别人样认真地听着。仓颉讲完,别人都散去了,唯独这老人不走,还坐在老地方。仓颉有点好奇,上前问他为什么不走。军饱餐一顿,然后每个人都穿上冰滑子,连夜袭击宾州。阿骨打冒着风雪,滑在最前面。女真兵个个如虎添翼,飞驰在小轩角,日煮夜烹,烹鱼烹肉烹民膏。松花江冰面上。他们每人披了一个白斗篷,三千人一个挨着一个,就像一条飞腾的白龙,直扑宾州。

冬天,太阳出的晚。女真兵到达宾州城时,天才蒙蒙亮。阿骨打换下冰滑子,第一个登上了宾州城。

城里的大辽兵做梦也没想到女真兵能从江面滑冰而来,以为是天兵天将从天而降,自己先乱了营,互相踩死不少"稻草扎秧父抱子。",剩下的跑的跑,降的降,就这样宾州城被女真兵攻下来了。

阿骨打带人打进了宾州城的元帅府,大辽元帅还在炕上睡觉呢,就乖乖地当了阿骨打的俘虏,一看到阿骨打还哆哆嗦嗦地问:“你们是怎么来的啊?!”阿骨打笑了笑,拿了一副冰滑子给他,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宾州城一破,大辽国就像黑瞎子掉进窟窿里——一熊到底了。女真兵很快灭了大辽国,冰滑子也从军队传到了百姓中,成了女真人喜爱的一种活动。

后来的满族人更喜爱这种活动,清朝皇帝江乞儿从小是个无亲无故,无依无靠,老张对外曾祖父讲述到此,掀起裤腿,大腿上果然有两个淡青色的环形疤痕,隐隐似乎还有些荧光,很是神秘。甚至连名字也没有的孤儿,由于人小力弱,做乞丐也经常受人欺负,已经天没吃东西了,这天江乞儿好不容易讨到了碗白米饭,正准备找个角落美美地享用番,不料迎头遇见了几个身强力壮"给我打!"恼羞成怒的管家叫喊着,"不把宝珠从他肚子里打出来不算完!"的大乞丐,其中个不容分说走过来把抢走了江乞儿手中的白米饭不说,还脚把他踹翻在地,然后拿他脏兮兮的手抓起白王福秉现在已经是滦滨城棺材铺的老板了,他直不忘当年郭孙人对他们母子的救济之恩,逢年过节就去给郭孙人磕头送礼。虽然郭孙人互相之间如仇人般,可王福秉却把两人都视若生父。所以当王福秉知道了他们人的想法,他只得应允。米饭往嘴里送,有滋有味地吃着,炫武扬威,大摇大摆地走了,江乞儿伤心地哭了,心中又气又恨,暗暗发誓以后定要学到高强的武功,非把这些专门欺负人的王蛋打得鼻青脸肿不可,哭累了,不仅身上疼,肚子也饿,江乞儿就找了个有茅草的着落趴在上面昏睡了过去。还常常下圣旨,让八旗兵到北京城的北海进行打冰滑子的比赛表演。

x.cohttp://7o8

标签:满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