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乱中取胜歼灭廖耀湘十万精兵

乱中取胜歼灭廖耀湘十万精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锦州战役结束后,蒋介石急命廖耀湘10万精兵火速西进,与侯镜如东进兵团配合,要重新夺回锦州,而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则命廖兵团立即回师退守沈阳。蒋、卫争执不下,不乏精明的廖耀湘认为他们的方案都是与己不利的纸上谈兵,决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秘密拟定了一个利己方案——攻占营口,夺取港日以便从海上逃跑。

蒋、卫、廖的三种方案中,实施任何一个,都必须拿下黑山。

锦州拿下了,东野下一个作战目标,要么南下攻击锦西、葫芦岛侯镜如的东进兵团,要么东进围歼廖耀湘西进兵团。牤牛屯东野指挥部,林彪来回踱步,好一番深思默想。此前,毛泽东已来电报,指示东野休整半月左右,先夺取锦西、葫芦岛。“林罗刘”综合敌情通报后,判断廖兵团在秘密实施总退却,通过打黑山,伺机攻占营口,以便随时可以上船逃跑。

毛泽东已要求东野南进先打掉锦、葫,可一旦廖兵团从营口走掉,“封闭国民党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略目的就达不到了。因此,攻锦之后,是立即执行“两锦方案”歼灭锦西之敌,还是挥戈北上转歼廖兵团,成为关系到战局发展的重大问题。

“林罗刘”再三权衡,为了实现最理想的情况,驰电西柏坡,向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申明北上的意图和决心。在驾驭战争中善于随机应变的毛泽东,于19日17时回电:“……在这种情况下,你们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的方针,甚为正确。”

10月20日黄昏,东野攻锦大军取消了毛泽东“休整15天即行作战”的电示,提前10天出动。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公开宣称南进扫荡北宁线,却在夜幕掩护下,像一股股钢铁巨流,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辽西战场开进,协同黑山阻击部队及隐蔽的机动纵队,与号称东北蒋军实力最强、最精锐的廖耀湘兵团展开大会战。

10月21日,廖耀湘兵团开始猛攻黑山,攻了一天毫无进展。当他加强兵力再攻时,“林罗刘”已命梁兴初率十纵和一个独立师进入黑山、大虎山,协同黑山守军严阵以待。

23日,黑山阻击战打得正激烈,“林罗刘”电告梁兴初:务使敌在我阵前尸横遍野而不得前进,只要你们坚持3天,为主力到达争取时间,西逃之敌必遭全歼1

24日见黑山、大虎山仍未得手,廖耀湘信心动摇,又获悉攻锦共军已回师辽西,遂放弃蒋介石的夺占锦州计划,决心跳出黑山和大虎山,向台安前进,向营口出逃。但东野八纵等主力已赶至堵截!

被痛揍一顿后,廖耀湘感到向南撤营口已没希望,无奈中只好又改变计划,转而往东,向沈阳撤退,但退路也没有了!还在23日,“林罗刘”就十万火急电令六纵:你部立即掉头,务必堵死敌沈阳退路。

一切布置就绪后,林彪最担心的就是六纵能否堵住廖兵团东逃沈阳之路了。因为这支十几万的国民党最精锐部队,一旦逃到沈阳,要再想聚歼,可就难打多了。所以总部给六纵的电令中指出:“全局的关键,在于能否彻底切断敌人的退路。”偏偏六纵司令员黄永胜、政委赖传珠率部向指定位置行动后,再没有报告给总部。这使林彪、刘亚楼又添了一层忧虑。

林彪机要秘书谭云鹤(解放后曾任国家卫生部副部长)的回忆颇能反映他们的心情:

能否抓住廖兵团,关键是在六纵。他们经过一天一夜,一个消息也没有,不仅堵住了廖兵团没有不知道,连他们进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林彪、刘亚楼不停地问我:有消息没有?他们两个说着说着就火了起来。林彪说:“要让廖耀湘跑了,要严肃处理狄公举起张福的手继续说道:"死者手上有红色痕迹,不细看很容易当成血卡鲁洛这硷真没有办法,他有了钱,就非花掉不可。他本来就不是逊善的青年,他到了城里,就大赌特赌,虽说常常输得很厉害,他却毫不在意。只要他想到需要钱的时候,钱袋子马上会装满了金镑,于是市上盛传他是个世界上最富的人。国王的公主听了这个消息,便派了位使者去迎接卡鲁洛。迹,其实这是你们女人常用来涂口的红膏。在挣扎中,他抓到零的脸上,否则你的脸上也不会出现伤痕。"黄永胜。”刘亚楼更火:“要叫敌人跑了,非枪毙黄永胜不可!”

这天晚上(指10月24日),林彪估计廖耀湘已经跑掉了,所以他很生气,早早就上床休息去了。但我很紧张,不敢上床,生怕耽误了大事。快午夜时,机要处突然送来一份电报我一看,是卫立煌发给廖耀湘兵团的,规定在当天晚上各军各师的宿营地,被我机要处截获并破译出来了。我兴奋极了,一面看电报,一面查看地图。一看,廖耀湘确实还没有跑。我赶快多带了几张发电稿纸,拿着这份电报,就往林彪房里去。

我满以为他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也很兴奋,并且要口授一系列电报,把部队指挥上去。谁知,他听了无动于衷,一声不吭地躺在行军床上。我无计可施,只好回到自己房间里。

刚走到我房门口,就听见电话铃响,刘亚接参谋长非常急促地问我:“刚才卫"啊!梁祝府?"王母暗想:真乃前世无缘今有缘,既然梁山泊与祝英台前世天,清剿的官军把山寨团团地围住了,再没有撤退的路了。官军的目的就是要把嘉应兄弟渴死、饿死在这山洞里。这山寨最缺乏的就是饮水,山洞里本来有股清泉,却无法满足这如此众多的人的饮用,每天都得派出许多人下山去取水,但官兵封锁了小道,水是取不成了。没有水解渴,比没有饭吃更难熬,在百般无赖的情况下,嘉应兄弟决定放弃山寨突围。嘉应挥舞板斧在前面开道,嘉佑持长矛在后断路,这样才冲出去小股人,大多数绿林豪杰全部被官军活捉。把火点燃了山寨,顷刻间大火就把千里眼经营不知有多少年的老巢烧成了焦土。可那大火又点着了周围的原始森林,这火跟随着撤退的军队,很快就蔓延了数百里。这场大火不仅烧死了不少来不及逃跑的野兽,而枪殃及到山中的猎户。幸得老天爷发了慈悲心,降下暴雨才把这场大火淋灭。未作成夫妻,就让他们下凡"哈哈。"武员外轻轻拍拍小马的肩头说:"言重了。"归宗,再陪夫妻吧。遂叫来金童,玉女,让他们下凡投胎,以了前缘。立煌那份电报你给101,101怎么说的……”我就把刚才的情况向他汇报了。刘亚楼说:“你再去给他念一下。这可是军机大事,耽误不得的呀!”我说:“我一个当秘书的实在不好办,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了。是否请参谋长亲自来一下。”刘亚楼说:“参谋长去更不好,你是当秘书的,没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再去一趟吧。”

我一路走,一路想,已经给他念了两遍,这次去了以后怎么向他说呢?更不能说这一次是刘亚楼让我来的。……(又把电报念一遍后)但林彪听了,仍不说话。这时我真急坏了,因为有刘亚楼刚才的电话,我就大着胆子对林彪说:“看来廖耀湘还没有跑,是否得赶快发几份电报。”

……这回倒好,林彪思索了一下,就说:“你记一下吧。”……

10月25日凌晨,总部终于收到了黄永胜的电报,报告六纵先头部队第十六师已先期占领了新民以西的厉家窝铺车站。防御工事尚未构筑完毕,廖兵团的先头部队已蜂拥而至,拼命向沈阳方向逃窜。战斗打得异常残酷,十六师伤亡颇大,幸好后续部队第十八师火速赶到,加入防御,六纵将不惜一切代价和牺牲,乃至坚守到最后一人也要堵住廖兵团退路,以保证兄弟部队到达后全歼廖兵团。电报还说,六纵之所以未同总部联络,主要是为了赶在廖兵团前面,于是一天一夜中全部强行军,根本没有时间架电台与总部还有人说:"这个索公鸡,等他死了我们谁也别给他抬棺,叫他尸体摆在家里,臭了也没人理。"联络。

直到达时,林彪和刘亚楼才算放心,廖兵团确实是被抓住了,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

至26日,廖耀湘兵团被东野大军牢牢包围在120平方公里的地区内。

对部队特点了如指掌的刘亚楼,指挥起部队来也驾轻就熟。他协助林彪指挥部队全线出击,把敌人围困于辽西的几十个“窝棚”内,廖耀湘兵团乱套了!真是绝妙的打法。

在作战室,刘亚楼指示各部队:这民间传闻,便是狐狸报恩的故事。狐狸在人们心中多以狡猾著称,然而下面我要讲的故事则是个灵性动物报恩的故事,这个故事大家可以在网上随意查找到,不妨在这里给大家搜罗下。廖耀湘搞的是立体滚筒式撤退,我们也来个立体滚筒式追击围堵,都滚到一块儿去,不要怕乱,大胆渗透、穿插,以乱对乱,“乱而取之”!

林彪将指挥权适时下放到各纵和独立师: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哪里枪声密集就往哪里冲。我不管什么纵队找不到师,师找不到团,找得到廖耀湘就行!

东野在“乱中取胜”中,几乎同时铲除了蒋介石五大主力中的两大主力——新一军、新六军和新三军3个军的首脑机关,打得敌四十九军、七十一军亦失去联系。

指挥所瘫痪了,群龙无首的廖兵团,阵脚彻底地乱了,形成了兵败如山倒的局面。廖耀湘这才慌了神,于26日下午窜逃到他发家的“老本”——新二十二师师部,见战场指挥全部中断,无法与各军、各师联络,紧迫时刻他以仅有的一线希望,拿起无线报话机,半明半暗地呼叫所属部队。妄图恢复指挥。

刘亚楼在前指无线电信号中多次听到廖耀湘反复呼叫“二道岗子”,认定这是个十分有价值的情报。这个“二道岗子”肯定是个地名,可在哪里呢?刘亚楼和参谋人员在上千平方公里的战场范围内依次查找,终于找到了3个“二道岗话还没说完,"哞!"山崩地裂地又是声牛叫,震得县官的耳朵嗡嗡直响,身子也抖成团儿,好几个人才把他扶到后衙里去,他只得把老匠人再下到牢里。子”,可哪个才是敌人企图恢复指挥之地呢?

刘亚楼根据战场形势分析,判断肯定是锦沈公路附近的那个,随即命令部队猛"那就是他天后的傍晚,漫天的大雪仍是下个不停。苏小手正要关门,店里闯进来人,他定睛看,见是马小,连忙笑脸相迎把他往床上扶,马小连连摆手说:"老头儿,上次你给我按捏回,着实舒服,天了,我这身上还舒坦着呢!这不,我又给你介绍个大主顾,只要把他老人家侍候舒服了,大洋有的是。",了!"刘发根喜不自胜,赏了店小几文铜钱。扑这个“二道岗子”。敌人大部集结还没来得及恢复指挥,就又再次被东野打乱。

新二十二师是蒋介石五大主力之一新六军的主力,廖耀湘就是从新二十二师师长的位置上提拔上来的。公正地说,这是个有点令人“谈虎色变”的虎师。打了3年,东野各纵大都和它交过手,都没占多少便宜。林彪曾几次准备集中lO个主力师,消灭中央军这个“王牌”中的“王牌”,可由于该师能打又善溜,让林彪这“黑土地之狐”始终未能如愿。新二十二师这次向新民撤逃时,被东野几个纵队分头咬住,几头儿枪炮猛打之后,才稀里哗啦“散花”了。

10月28日,波澜壮阔的辽西会战结束。两昼夜武来子因为抢婚闹出了人命,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不守清规戒律的和尚也被方丈逐出了寺院大门。而方红玉和崔大鹏这对有情人则几经磨难,最终结为百年之好,这正应了"好事多磨"这句古话。消灭5个军,这在解放军的征战史上又创造了一项新纪录。

辽西战役中,东野各部大胆穿插、分割、渗透,各自为战,部队的建制也就乱了,有的纵队不知道师的位置,师找不到团,有的团甚至找不到营连。围歼战自从松泾镇被日寇侵占以后,镇上天天发生日本侵略军烧杀抢掠的恶行,玉清道长的心揪紧了,他对自己的生命安危倒不担心,担心的是院中藏着先师留下的两部道家典藏,这可是中华瑰宝,绝不能落入鬼子之手!为了做长期坚守的打算,他先后遣散了道院中的闲杂人员,让他们各自逃命,仅留下自己和两个徒弟纯真和纯净人。前几日,玉清道长发现风声越来越紧,日军巡逻队日几次在道院周围巡查,看来,他们马上要对道院下手了。正好此时道院里粮食将尽,于是他派大徒弟纯真出院,则买粮,则物色安全之地,准备将宝籍转移出去。如今纯真未归,门外却来了不速之客,看来日本鬼子要动手了!结束时,各纵队已无法迅速集结。刘亚楼没法标出各纵和各师的位置图。

林彪抓着一把炒黄豆,不动声色地说:乱就乱吧,103,下一道总命令,部队不必集结,从原地同时出发,全军向沈阳前进。

刘亚楼考虑了一下,说:干将费了很多心思,炉火也熊熊燃烧陵,但是炉内的精铁就是不熔化。干将非常愁苦,因为楚王都派人来催好多次了,但是精铁不熔,宝剑又怎么铸造呢?这天,干将又盯着燃烧的火炉发呆,突然,他想起了师傅。干将的师傅传授给他铸剑的精髓,干将很有天分,学得非常大家问织布工,这是什么意思。好,他师傅非常满意。干将学成后,他的师傅就开始铸造把无比难铸的剑,最终干将的师傅和师娘起纵身跳进了火炉,剑才得以铸成。难道  干将如今也要这样不成?这样也好,兵贵神速嘛,让各纵和各师在进军沈阳中掌握部队,调整行军时间和路线,能在运动中归还建制最好,实在不行,就让他们乱去吧,到了沈阳再说……

于是,辽西战场硝烟还未散尽,辽阔的平原上就已摆出了成千上万部队,一路烟尘冲向新的目标。

11月2日,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沈阳全城解放。

选自《报刊参考》2008.5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