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称山的传说

称山的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作者:陈大友

在上虞道墟,有一座并不太高的山,叫做“称山”;称山北面,有一条并不太宽的江,叫“曹娥江”;江的北面过了阵子,有一个并不太大的渔村,叫“立海”。其实:这“称山”原名叫作西汉武帝时有起伤害案。甲的父亲乙和另人丙发生口角,由动口升级为动手。丙抽出佩剑要去刺乙,甲眼看着父亲要吃亏,赶紧抄起根棍子朝丙打去。没想到丙没有打着,却结结实实打在自己父亲身上。旁人看见甲打伤父亲,就把他抓起来送到官府。“金牛山”,这“立海”就是如今隔江相望的沥海镇,提起这“金牛山”和“立海”,还留传着一段鲜为人知、美丽动听的故事哩:

“金牛山”,“牛”头朝南,“牛”尾朝北,唯独整个“牛”身凹陷于西,凹名谓之“狮过岙”。岙的正中,矗立着一棵高十多米,须五六人合抱的大樟树,那树身:既高大宏伟,廷拔秀丽;又斑驳脱落,老态龙钟。在离地面到两米多高的分叉处,有一个能容纳二、三人的大树洞……凡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知道:这是一棵拴牛的桩,要是没有它,“金牛山”这只大金牛啊,恐怕早就入海了。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既没有什么山,也没有什么海,由于一年四季风调雨顺,在一望无边的平原上,到处显现出一派五谷丰登、牛羊成群、鸟语花香的美好景象。多少年来,这里一直是生命的绿洲。而生活在这里的子民们,更由于国泰民安,加上男女老幼人勤手快,历来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一年年,一代代,年年代代,人们宠受着上苍的特别庇护,在这里繁延生息,真可比世外桃源,人间天堂!

也不知到了何年何月,哪朝哪代。这里的人渐渐变得懒、馋、占、贪起来,喏大一个洲县,竟成了盗匪贼窝、淫窑赌殿。但见那男的不思耕作,却想大酒大肉;女的不思缝织,却想穿金戴玉。做官的贪得无厌,敲诈勒索;有钱的吃喝嫖赌,花天酒地;贫穷的偷盗掳掠,杀人放火。只可怜:好端端一方土地,一刹时被糟蹋得鸡飞狗跳,鬼哭狼嚎,一派乌烟瘴气,好不凄凉!

当方土地,自知治理无方,有负天意。但事已至此,再不敢隐瞒,只得将实情奏知玉帝,于是,天庭震怒,召集诸多仙臣,聚议如何整治这一方土地上的生灵。玉帝下旨:由南海龙王前往,即刻将这里沦为沧海,所有生灵,一律葬身海底,万世不得超生!

南海龙王奉旨回到龙宫,喝足海水,意欲前往赴命,适逢观世音菩萨和她的金童玉女,拦住龙头,要他暂且回去,待三个月后再施法,龙王不敢违抗圣命,可又碍于菩萨的面子,只得哀求菩萨在玉帝面前,为他开脱“抗旨”之罪。娘娘叫龙王放心:这是一件附合天意民心的大好事,日后定有善报。

却说观世音菩萨离了龙王,驾起祥云,从南海赶至那座将由平地夷为大海的城堡,一摇身,变成一个白发富商,(金童玉女变成二个伙计),然后在城外的一个藕池中,随手摘取一片荷花扔于湖中,那花片立即变成一条大船,船上装满了一缸缸黄澄澄,香喷喷的菜油,二个伙计撑着大船,哼着山歌,满面春风地将大船开进了城里。

适逢早市,大街上人头窜动,叫买叫卖书生连忙看向女子,这哪来还是原来那美丽的脸庞,只见女子脸上长满黄色毛发,尖嘴尖腮,副狐狸样,背后条毛茸茸的尾巴荡来荡去。看到这里,书生啊的声吓的晕死过去。声陆续不绝,在街面南首,有一座庙宇,里面端坐的正是观世音菩萨的佛像,可是这里的人们早已无心拜佛,但见那佛身上全是蜘蛛网和尘埃。庙的左厢房原是供香客歇息用的房子,如今已被一个姓梁的屠夫占用做为肉铺;庙的右厢房原是香客们用斋的地方,如今那灶上灶下早已成了鼠蛇藏身出没之处。那富商来到右面厢房,叫伙计收拾了一下房子,将船上的菜油全都搬进了屋,并在这里安端了下来。

第二天,他在厢房门口挂起了“菜油铺”的招牌,并注明:“每个铜钿一份。”起初,这爿铺子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后来,是那左厢房她顿时变成了条美丽刚劲的红鲤鱼。卖肉的梁屠夫,在闲着时,拿着一个小茶盅,试着用一个铜钿去买油,结果得了满满的一小盅;那姓梁的嫌少,又拿了一只小碗,又用一个铜钿去买油,结果又得了满满的一小碗;那屠夫觉得便宜后,又去家里拿了一只大碗,再用一个铜钿去买油,结果还是得了满满的一大碗……

消息不径而走,一下子传遍了整座城堡,于是,远近百里,从早到晚,陆陆续续颛顼在位有十瓣,升天时已经有十多岁了。传说他死去后,天地间发生了很多奇怪的变化。每当到了冬天,凛冽的北风从北方吹来时,地下的泉水会因为大风的吹刮而涨出地面,地上便会清水溢,洞里的蛇被迫爬到地上来,就变成了种怪怪的鱼。此时颛顼的灵魂,就趁着蛇转化成鱼的当儿,附在鱼身上,从而由死变活。复活的颛顼,半身体是鱼,半是人身。人们称这种奇怪的动物叫"鱼妇",大概是说这变化的鱼做了他的妻子,并救活了他的性命的缘故。都有人到这里来买油.那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用小碗的、大碗的、脸盆的、孟盂的;有去了又来的、来了又去的。从早到晚,川流不息。在“菜油铺”门口排起了长蛇似的队伍。说来也怪,只要你拿出一个铜钿,不论器皿有多大,那两个呆伙计,总是将它装得满满的,毫不吝啬。而那一大船菜油,始终是舀不完的。

再说在离城三里的地方,有一间孤零零的破草房,里面住着一对孤儿寡母,那男的名叫章全德,年仅十六岁,靠要饭来养活他那年逾五十的瞎眼娘。这一天,全德要饭来到城南,见那里一长串排着一支长蛇似的队伍,一问,方知是在买油,想自己连日来,靠讨来的剩菜冷饭给母亲吃,实在对不起娘亲,今日何不也将讨来的铜钿花一个,买一点回去,再弄一点菜叶片,下锅炒一碗,也好让娘油一回!想到这,他拿出一只破碗,用衣服擦拭干净,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等啊守岁:除夕之夜,合家点灯熬夜,辞旧岁,迎新前文讲到两名解放军战士截住了赶尸人,让他们诧异的是,这次看到的赶尸人并不是前面在客栈看到的那个!他们赶紧掀开尸体的袍子,发现下面还藏着个活人,正是他驮着尸体在行走。原来所谓赶尸就是师徒人轮流背尸。年,俗称守岁。守岁有许多活动,如吃饭、做游戏等。图为古代女性玩牌守岁。等,等啊等,一直等到正午,方才轮到他,伙计接过他的铜钿和破碗,二话没说,给他满满地舀了一碗。

全德手里捧着这碗油,高高兴兴地回家了,由于碗是破的,油又装得太满,走起来很不方便,那三里路,足足花了他二个多时辰。母亲听到全德进门的声响,问道:

“全德,你为什么回来得这么迟?”

“母亲,今天我去城里要饭,见城南首新开了一爿菜油铺,买的人很多,所以也排队买了一碗。”全德将碗递到母亲跟前,想让娘亲闻一闻那菜油的芳香。

才知母亲哀怨地说:“儿呀,你咋这样不懂事?咱家里穷得连饭都吃不上,哪有条件吃油腥?要饭来的那些钱,娘可要给你留着娶媳妇用的!”

"娘,你不知道,今天的菜油好便宜呐,我只化了一个铜钿,就买了满满的一大碗哩!"

全德的母亲听了这话,原本锁着的双眉皱得更紧了:“儿啊,一个铜钿哪能买一大碗油,肯定是人家弄错了。”

“没错,没错!人家的器皿比我的还大,只要化一个铜钿,照样也盛得满满的!”

“儿啊,那么便宜的油,人家肯定是要亏本的,这种便宜咱不能占,你如果是阿已经有几天没开工了,个人在镇子上闲逛,无所事事,只想着找只"肥羊",能够偷上几枚铜板买张饼子充饥。可是他在街上看了很久,竟然找不到个可以偷的对象,年幼的不屑偷,年老的又不忍心,只能任由肚子咕咕咕地乱叫。娘的好孩子,就应该马上给我送回去!”

娘的话,对于全德来说,从来都是唯命"咱们用乌龟当商标。是从。何况今天的油,便宜得实在也有些蹊跷,无奈,全德只好将刚刚拿回家的那碗菜油,从新端起后返回原路,须知,这一去一回,一路上颠颠簸簸,加上腹中饥渴,实在够他受的!等他匆匆赶到菜油铺时,已是日近西山,但见那两个呆伙计,已经在收拾店铺,准备打烊了。

“别关门!别关门!我的油---弄错了!”全德老远就嘶开了他那干渴的嗓门。

二个伙计睁着异样的眼睛,似乎在说:这么迟了,还来一个贪得无厌的!他俩二话没说,随手舀了一勺菜油,往全德的破碗里就倒,急得全德连连摆手道:

“错了,错了,掩娘说:‘一个铜钿舀不了这么多的油,否则的话,你们就得亏本了’”。

短短几句话,惊动了里屋的那位白发富商:“小施主,我们的招牌上不是明写着一个铜钿一份,你已付出了一个铜钿,人们都笑老皮匠是个呆子。你言,我语,大家正在纷纷谈论,刚好羊坝头的恶习霸瘌痢头阿经过这里。瘌痢头阿听说有这样便宜的事,急忙挤进人群,向采宝客拱拱手,说:"客人请了!你要这瘌皮猫不难,只要把猫的用场讲出来,这件事包在我爷身上!"就能得到一碗菜油。”

“不,俺娘说,为人处世,穷苦不怕,最要紧的是心术简伯昭是个画匠。这年秋天,他独自进京投亲,走到个叫台坞的峡谷时,天下起了小雨,他脚底滑跌下深谷,晕了过去清正,非份之事不可想,份外之财不可得。这一个铜钿,平日里只老汉微微笑,说出了个秘密。原来,郝家开着豆腐坊,原本直让伙计推磨,个上午只能磨完斗黄豆。自从郝家结了城里的干亲,白庆升天天送驴上门,郝家就改用驴苦命姑娘从店里跑出来,周黑咕隆咚的,她不知道朝哪儿跑才好,就哭起来,天亮后,她遇见了个洗衣妇。子拉磨,每天上午至少能磨斗黄豆,豆腐坊的生意也就比过去翻了番。以往白庆升都是吃过午饭才回家,这驴子歇了顿饭的工夫,自然恢复了体力。可今天这驴子是刚卸了套从磨房里牵出来的,连口气都没有来得及喘,它怎么有力气跑步?能买一小盅油,如果多拿了,母亲就会骂我不孝,我老远赶来,就是来还这多给的菜油的!”。

“好!好!终于找到一个有良心的。小施主:这油你也不用买了,我把铜钿还给你,趁现在店门未关,赶快买些东西回去给你娘吃。你要牢牢记住:庙的正门口,有一对石狮子,从明天起,你要天天到城里来看,当那石狮子的嘴巴里出血的时候,这里就要变成汪洋大海了,那时候,你必须赶快回去,背着你娘一直往北边跑,跑得越远越好!”

全德回家后,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他的母亲。

从此以后,全德每天都在城里的观音庙前转悠。不论是要饭或拣别人吃扔的东西,他的眼睛总是一刻不停地盯着那对石狮子。

再说那肉铺子的梁屠夫,见他的店门口多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老时东转西转,心中好生奇怪,忽一日,他一把抓住全德的衣领,圆睁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大声质问:

“小要饭,你每天在这里东游西荡,东张西望,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来看石狮子的。”全德如实告知:“前些天那个卖油的老头告诉我:这里马上就要发大水了,等到石狮子嘴巴里出血的时候,叫我背着老娘赶快逃走。”

“傻瓜,实足的傻瓜!哈哈!!卖油佬是大傻瓜,你是小傻瓜!!!”全德的话,把个杀猪佬乐得半死。

第二天,梁屠夫起早杀完生猪,随手将自己的血手在两只石狮子的嘴巴上涂了一把。他是存心耍弄那小要饭。刹时间,那对石狮子的嘴就变成了血盆大口!

这天刚好是菜油铺开张后的第90天,像以往一样,全德一早来到了城里,当他发现两只石狮子的嘴上已经出血,急得调头就跑,且边跑边喊:

“快跑呀,这里要发大水了!快跑呀,这里要发大水了!!”

然而,无论是街上做买卖的还是路上的行人,谁都没听罢这番话,许县令不置可否。他走到灵床前,有仆人小心掀开李闻天脸上的白布,许知章见其面色安详,并无痛苦状。只是,他感觉有些奇怪,这张脸,好像在哪见过?仔细回想,却不曾记得。再查看身体其他部位,并未有伤。许县令扭头看师爷,白师爷早绕到灵床的另侧,正察看李闻天后脑上的个紅包。紅包虽然只有绿豆粒大小,中间部位却微微泛起层黑。有相信他的话,大家只以为:这个小叫化子----疯了!

全德跑回家,急忙背起老娘,向北猛跑。只可怜他小小年纪,平日里缺吃少穿,全身瘦得只剩皮和骨头,加上一大早饿着肚子从家里到城里来回往返,早已是筋疲力尽,如今又要夯着老娘逃命,你叫他如何经得起这般折腾?!

全德背上老娘以后,天上就响起了雷鸣电闪,刹那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随着一声巨响,顿时天崩地裂,他的身后,顷刻间变成了一片汪洋,汹涌的浪潮向他滚滚而来……

他跑呀跑,跑呀跑,快时,潮水"讷讷,不管怎的,决不能让老雕再欺负姑娘!"涨得亦快,慢时,潮水涨得亦慢。实在跑不动了,真的跑不动了,再也跑不动了,全德只好放下母亲,“卟嗵”一声,跪在母亲跟前,无力地哀叹道:

“娘,请恕孩儿无能和不孝之罪,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母亲一把抱住自己的孩子,紧紧地搂着他,含泪仰天长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乾降留对联 下一篇:历代帝王中的球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