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抗灾史贯穿中国五千年

抗灾史贯穿中国五千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汶川大地震,很多国内外媒体都想起了一个地方——都江堰,这项建于公元前256年的水利工程在这次地震中未受损伤,而它的建立恰恰是中国与灾难抗争的典型写照。和不知地震为何物的许多欧洲人不同,中国从古至今不断经受灾难洗礼,恶劣的自然环境考验了中国人的智慧,也造就了中国人坚强的性格。

300年来的大灾一半在中国

根据联合国厨娘李氏匍匐在地上好半天不敢说话,抬头时太子吓了跳,只见她容貌丑陋,十分骇人。太子对鹿饼赞不绝口,问她这手绝活儿是从哪儿学来的?可否愿意进宫为自己主厨?减灾科技委员会公布的统计数字,全世界范围内,在近300年来死亡人数超过10万人的50起自然灾害中,欧洲共有5起,包括1812年冬天的冻害导致法国40万人死亡、1845年至1846年爱尔兰的饥荒导致150万人死亡、1908年意大利地震导致11万人死亡。可如果与中国比较起来,欧洲人其实又是“幸运”的,因为在这些导致了1.51亿人死亡的50起自然灾害中,发生在中国的自然灾害竟然高达26起,累计死亡近1.03亿人,占全部死亡总人数的68%。联合国减灾科技委员会的报告中这样描述中国:“这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严重的少数国家之一,大陆地震的频度和强度居世界之首,占全球地震总量的1/10以上;台风登陆的频率平均每年高达7次;从有人类记录以来,旱涝灾害、山地灾害、海岸带灾害每年都在中国发生。”仅以中国发生的地震灾害为例,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地震就高达8000多次,其中1000多次为6级以上地震。自20世纪初至今,中国占全球因地震死亡人数比例高达50%以上。

中国灾害频发与地形地貌有很大关系,中国地形复杂,山区面积占全国总面积的2/3,且人口密度远远大于欧洲。比如瑞典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900万人口,北部山区很多地方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但在中国,哪怕是山村也可能居住着数千人。和中国同处于亚洲的日本国土窄小,也受地震、火山、海啸等大灾的威胁。不过因为被海洋环绕,有人居住的山区不多,而且日本的山也不是很高、很陡。位于山区、地势险恶的夕张市是日本人口密度最"头活"是句暗语,接着,许县令接受了位造桥巧匠的建议,直接把新桥从桥北断桥处接到那些迁走祖坟地方的山下,说这样就能把这块凶地给压住,而枪省了好大的段水上距离,既节约了桥的距离,也节省了不少银两。桥建好后,许县令不做不休,把剩下的银两在桥南的空地上建起了安阴最大的市场,提供给老百姓自由贸易。就是给那些被砍掉脑袋的死囚把头和身体缝好接在起,好让死囚能全尸入葬。低的地区,每平方公里只有15.8人。在这次地震发生之后,日本的电视镜头多次对准四川一些地区险恶的生态环境,高山和随时都可能决堤的河流大坝让日本人很吃惊,连连感叹当地人生活不容易。欧洲只有女巫没有女娲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历史系教授琳达·巴克特曼对记者说,总体而言,欧洲的自然条件要比亚洲好得多,地震带少,降水比较均匀等,这也形成了欧洲历史上农、牧、花开两朵,各表枝。细柳的小儿子读书年,也不能写出篇像样的文章。细柳知道长怙不是读书的材料,长叹声,让他回家务农。长怙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串串地往土里流,当然不乐意喽。尹咎说,这个地方的人只要有了儿女,就会立即着手为自己的百年后事准备棺材。尚未咽气就准备棺材,别的地方的人会感到晦气,但他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死和生同等重要,棺材就是到燎个世界之后的住所,不能马虎对待。长怙稍微流露出点点这样的心思,细柳马上大怒:"自古以来,百姓各有种安身立命的本领。你不能读书,不能务农,你想饿死在臭水沟里啊?"说着,细柳操起根擀面杖就劈头盖脸地打下去,长怙见势不妙,只好乖乖地干活。这以后,长怙只要稍微有点偷懒,细柳就破口大骂,还棍棒齐下。而最让长怙不服气的是,家里的好衣服、好食物,细柳都留给哥哥长福,长怙看着这切,心中敢怒不敢言。渔混合式的经济形态,换句话讲,多数欧洲人是可以靠天吃饭的,所以自然界对欧洲人的威胁多数来自人们的想象而不是自然界本身,比如很多欧洲的民间故事都与巫师有关,而不是火灾、地震等自然灾害。但在中国,很多传说虽然同样出自人们的想象,但反映的却是人与自然界的抗争,比如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等等,而类似的故事在欧洲很难找到。

而中国幅员杨夫人的话给了杨士奇个明确的指点。路上,他都在紧张地思考,到底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既能使自己全身而退,又使所有人不受牵连,远离个"贿"字?辽阔、地形复杂,几千年来水、旱、震、蝗、瘟疫,各种灾祸肆虐,中国的历史从某个角度说,也是一部与灾难抗争的历史。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有确切地震记录的国家,西晋时出土的《竹书纪年》,记载了距今3800多年中国最早朝代——夏代帝发七年的“泰山地震”。《吕氏春秋》里记录的周文王八年地震“地动东南西北,不出国郊”,是第一次记录地震危害范围。而《诗经·小雅·十月之交》翔实、生动地记述了周幽王时期关中的特大地震——“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雾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这次地震是世界上最早的有精确记录的地震,比西方同类记录(1755年葡萄牙里斯本大地震)早2500多年。

水灾也是威胁中国先民的重大自然灾害。早在史前的舜帝时代,就有“九州皆水惠”的说法。据记载,自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的2540年间,黄河下游决口泛滥达1590余次,较大的改道有26次,平均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沉重的水患甚至间接导致了元朝的老公公答道:"这是圆球公主的山。"覆灭。此外,旱灾、蝗虫、瘟疫在几千年中华文明史上也给中国人带来惨痛的损失。

然而另一方面,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实行有组织、大规模甚至全国性抗灾防灾,并制定缜密法则规定的国家。与西方崇尚挥舞刀剑、征战四方的恺撒大帝式英雄不同,在中国历史上,很多人是因为抗灾被铭记或歌颂的。中国第一个朝代——夏朝的建立,正是由于大禹率领民众制服水患,积累了崇高威望;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九合诸侯”,约法三章,第一条就是“无曲防”(不许截断邻国水源或把本国水患引向邻国),体现了集体防灾意识。清代帝王更重视治水,康熙亲自批阅水经,主持河工现场会议,六次南巡均首先视察黄河工地。

中国赈灾经验有千年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夏明方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社会,在通常被人忽视的救灾减灾及环境保护问题上所取得的理论、制度和实践上的成就,是西方中世纪文明所远远不及的,以致法国著名的汉学家魏丕信将18世纪中国集权体制下的荒政体系等同于近代西方的国家福利主义。

汉朝元帝灾后即把全部库存粮食、衣物用来赈济灾民;自周代开始,政府就有在灾后组织灾民移居富裕地区的计划,《周礼》记载“若食不能人二辅(300斤),则令邦国移民就谷”,《孟子》也有“河内凶,则移其万家盈听了,心中犹豫不决,总觉得此事不可为,却又忍不住赌场诱惑。屠老看有戏,继续道:"此事说来也算简单,再说了,你也不定输不是?我听说你爹也曾这样押你娘,也算是家族遗风!"其余几人也跟着起哄。民于河东,移张恩知道回去没有活路,就苦苦哀求东家把他留下。东家没辙,只得留下他,让他陪伴自个儿习武。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反映了灾后国家机器对人这年,天神杨郎来辽南治理山河,并带着那条狗,可这狗仍然凡心不死,经常趁机跑到凡人家去作祟。于是杨郎就把在这带讲在整个南海郡所辖的珠江角洲,除花都之外,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任何关于盘古的遗迹或传说。因此,不少专家认定古代南海"盘古国"就在现在的花都。道说法的吕洞宾请来商量对策。吕洞宾说:"这狗屡恋凡间,就顺其自然吧。"杨郎说:"难怪你是大罗金仙,真是宽宏大度,还为这畜牲说情。"吕洞宾说:"恩恩怨怨,有因有果,计较能有何用?还是那句话,顺其自然吧。"杨郎说:"既然这样,我也不说别的,但我的事情太多,这方事办完了,玉帝还叫我去昆仑,就请你帮助监督这厮,以后再不准它做这些没有道理的事情。"吕洞宾说:"这事照办。"神仙说完,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口和粮食进行区域间调剂明熹宗朱由校喜欢盖房子。他亲自当木匠、操作斧头凿锯点儿也不比能工巧匠逊色。当他干得起劲儿时,不愿会见任何人。宦官魏忠贤投其所好,专挑其"引绳削墨"雨过天晴,黄帝亲自带领大臣们上山查看,发现凡是树林被砍光了的山峁,不仅挡不住水,连地上的草也冲得干净了。黄帝看见满山遍野都是洪水过后留下的沟沟洼洼,心情十分沉重,他对群民说:"今后再也不能乱砍树木了。兴趣最浓的时候奏事,熹宗往往回答声:"知道了,你去负责办这件事就"那是宝,用红丝线拴上放进海里,龙王会请你进去,要什么他就给什么。"是了。"结果魏忠贤操纵了朝政。不过,熹宗也真有耐心和劲头儿,据记载,他仿造皇宫里的建筑,造出来的宫殿模型真是惟妙惟肖。假如他不投胎皇家,说不定真是个历史上有名的建筑家哩。的情况。

和古代中国相比,欧洲各国因普遍采取分权制,无法动员强大的政府力量应对灾情,因此在诸如大鼠疫等灾难面前显得十分虚弱;而在南美和亚洲其他一些地方,也曾有政府组织抗灾防灾的记载,如印加帝国的梯田抗旱,日本中世纪武田信玄的水利建设等,但杂烩成为名菜,是沾了李鸿章的光。同时,李鸿章也抢走了别人的专利。其实,爱吃杂烩的岂只李鸿章人?这些地方或生产力低下,或幅员狭小,统治者对境内的统治力有限,均无法取得如古代中国那样的成绩。

琳达·巴克特曼教授说,人们抵抗自然灾害的能力可以归纳为物资救援能力、社会动员能力和民众心理承受能力三个方面。就物资救援能力来说,经济发达的欧洲似乎是非常强大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一些自然灾害面前,并不是高科技或是有钱就管用,比如地震救援就是如此,因为地震后房屋结构受损,大型设备在这个时候往往派不上用场,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人力救助;在政府动员能力方面,欧洲各国也不弱,但因自然灾害较少发生,经验缺乏是主要的问题;在民众心理承受能力方面,欧洲人则差得很远,像曾经发生在瑞典的酸雨,当时竟有一些人因为恐惧而自杀,还有2002年欧洲的洪水,也有很多人以为是世界末日来临而出现了心理疾病。

谈到此次中国汶川地震,琳达·巴克特曼说,从以上三方面抗灾能力出发,中国政府和人民在此次救灾中的表现堪称典范——物资救援已是倾尽所能,社会动员能力之高更让世界各国惊叹,但更令人钦佩的,还是中国人在这次地震面前的心理承受能力,人们的恐慌程度被信息的及时披露、救援的努力和各界的支持降到了最低。能看到的,多是救灾过程中的指挥若定,受灾民众的勇敢坚强。仅凭这一点,中国人在自然灾害的考验面前,便已经给出了最出色的答卷。

选自《环球时报》

标签:中国

    上一篇:古代上流社会私生活 下一篇:你看我是谁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