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揭开古代镖局的神秘面纱

揭开古代镖局的神秘面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小说中的镖局

在一个小说中有关于镖局的一段描写:

一日,一位江湖侠士到某镖局登门造访:“各位当家的,在下有礼了!久闻贵镖局各位武艺高超,在下粗识兵器,略通拳脚,今日登门,特来向各位讨教,为的是以武会友,望各位当家的不吝赐教!”众镖师摸不清此人来路,也从未在江湖上听闻此人,总之,孤身上门挑战,定是来者不善,打不打?打吧,若输给他岂不是丢镖局脸面,不打吧,那不是当了“缩头乌龟”?正在大当家的犹豫之际,一位镖师纵身跳出,手中一横镔铁盘龙棒,喝道:“在下某某不才,陪你过上几招。”说着……其实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比较有名的大型镖局,往往直接或间接结识一些形形色色的人。一旦上门挑战,无外乎是潦倒的习武者来寻救济,要么是真有本领的武林高手希望到镖局工作,或者是一些秧子们(富贵或者官宦人家的衙内、公子)来捣乱。

凡是遇到这种事情,镖局的规矩是:以札相待,忍让为上,不被逼到万不得已的份上,决不动手伤了和气。而上门闹事的人呢,也知道镖师不是泛泛之辈,真要劝起手来,吃亏的往往是自己。所以因为有了部《茶经》,陆羽从唐代起,就开始被人尊称为"茶圣",这可是亘古未有的巨大荣誉。而陆羽为之付出的心血,是常妊以估量的。,前来寻求救济的习武者只要能得到镖局几两银子的周济,一般会抱拳谢礼而去。至于那些秧子们,也就是说上几句奉承话,哄哄他也就罢手了。

我们知道镖局的主要业务是走镖,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和镖局走趟镖,感受一下镖局的一些规矩吧。

水路三规

走水路镖,泛舟而行,得免鞍马车骑之劳,称得上是件美差。那么,水路镖为什么会是件美差呢?是不是走水路镖就跟旅游似的,任意行事而无所顾忌呢?

其实不然,水镖大多沿运河而行,途经地区多属富饶之地,虽然铤而走险的盗贼相对来说比陆路要少很多,但是水路镖同样存足足过了个多时辰,忽然听得床上铁甏阿声声地哼唧起来,随后便猛烈地咳嗽,咳得满脸赤紫,似乎气都接不上来了,屋的人个个不安地看着吕郎中,吕郎中已是站了起来,随着铁甏阿又阵猛咳,伸手去把铁甏阿肩上那张膏药狠力揭,同时就听得铁甏阿扯心揪肺的声嚎吼,吕郎中也不理睬,把扯下的那张膏药给身旁大家看,膏药上边连脓带血片粘糊,上面端端正正粘了颗子弹头。屋人都看得呆住了。这时候忽看见铁甏阿猛下坐了起来,懵然问:"我这是怎么啦?"在着难以预料的变数。因此,要想一路平安不出岔子,必须遵守水路“三规”。

第一规是“昼店里只有张大床,上面睡了个客人。半夜里,别人都呼呼大睡了,只有赵季和睡不着。寝夜醒”。白天除了值班的镖师以外,其余的镖师都进舱酣睡,直到红日西斜才走出船舱,准备夜晚上岗。因为白天几乎不会发生拦河抢劫的事情,只有夜晚贼人才常常会前来偷袭,或偷或抢,镖师不得不防备。

第二规是“人不离船”。运河沿线多是人烟稠密的地区,城、镇、村、集数里相望,一些繁华地段,茶楼、酒肆比比皆是。不但献艺者、卖唱者出没其间,村会、社戏亦属常见,运河之中“花船花戏子回头看看他老婆,睡的那叫个踏实,很明显,她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花戏子就有点纳闷了,试着躺了下去。”、“江山船”(这些都是载妓女而行的船)经常是笙、管、笛、萧歌舞翩翩。但是镖师决不能登岸围观或者移船观看,因为走神将意味着失镖,镖师们不但不会离开船去看热闹,也不会离开船去追贼,怕中贼人调虎离山之计。

第三规是“避讳妇人”。船家以船为家,妻女同舟,船家女在封建社会中是最开放的女性。而镖师多是阳刚豪爽的汉子,按照旧小说中英雄美女、才子佳人的套路,那将是一路行舟一路情,郎情如意姜情浓。其实不然,镖师向来重视武德,船家女亦守妇道,皆知自尊自重,恪守封建道德规范。

陆路镖的“三不住”

按理讲,陆路镖都处于平原,一路上镖师多是骑马护卫着镖车。一旦贼人出现,就能迅速灵活地做出反应,没有多少可担忧的事情。其实事实没那么简单。特别是当走镖投宿到一些较大的村镇过夜时。更须事事留意,处处小心。因为这种村镇的地方势力一般都比较强。一旦惹上麻烦,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因此,“三不住”依然是镖师的出行原则。

一不住新开设的店。因为镖师一般都是走固定的镖路,对沿途客店均很熟悉,并和店家结成了好朋友,对新开设的店由于不知道底细,总是驱车直过,决不留宿,怕遇见《水浒传》里张青、朱贵天黑后,杨凡出了城,他直接就来到山林脚下,面对寂静如死水般的山林,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式的店,闹个人财两空。

二不住易主之店。老店突然易主,必定有其原天晚上,鸡王为这事艳情不通,翻来覆去睡不着,缕幽灵直上天宫,来到玉帝殿前,向玉帝哭诉,自己每天司晨,唤起众生,功劳颇大,去函让入选属相,实在想不通。说完后,泪流不止。玉帝想,鸡王的功劳实在大,自己规定的挑选生肖标准确实有误,于是摘下朵殿前花戴在鸡王头上,以示嘉奖。因,在没有弄清之前,镖车对这种店总是敬而远之,怕老店易主之后,成为贼店,贼人埋伏在先,单等镖车到来。所以镖车在未进村镇之前,镖师中总是策马先行一个,前去打听一番,以便掌握真实的情况。

三不住娼店。所谓娼店,就是旅馆、妓院功能二合一的客店,这种客店门前总是站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卖弄风姿,招揽客人,娼店的客人正经人少,歹人比较多,难免会有明者为嫖娼,实际上是来偷盗的贼人。

进店三要

按理说镖师押着镖车走了一天,到了旅店应该好好休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可是如果不好好休息,第二天走镖肯定是会困乏的,如此形成恶性循环打疲劳战不会失镖吗?

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住进店以后,镖师并不急于休息,而是要按照“进店三要”的规矩,首先在店内巡视一遍,看看有无“异相”,以防被贼人“瞟上”。二是要在店外巡视一遍,看看有无“异风”,以防被人“贴上”。三是要进厨房巡视一遍,看看有无“异味”,以防被人暗中下药。

所谓“异相”,就是店里有可疑的人。“异风”就是店外可疑的迹象,“异味”就是厨子食品中作手脚。如有异相、异风当立即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如有异味,就宣称大家已经“打过尖了(吃过饭了)”,等晚上关上房门,再吃些随身携带的干粮充饥。

吃过晚饭以后,除了值更者以外,镖师都要上炕睡觉。北方人睡觉的习惯张力此刻也顾不了许多,顺着村前的小路就路狂奔,直跑出里多路,看见旁边有小店人影幢幢灯火通明,他如同看到救星样头扎了进去,大喊声就倒在地下,不省人事,僵尸跟着在门外数步也倒了下去。酒家见此景大为惊惧,于是赶紧温了壶姜汤给他灌下,张力才慢慢苏醒过来告诉了酒家刚才发生的事情,后来他听酒家说,这才知道整个村子都染上了瘟疫,十室空,死人甚多,追他的僵尸就是主人的妻子,因为刚死还没来得及入殓,可能刚才感觉到人的阳气而走魄诈尸,所以才会追人。都是头枕炕沿,图个暖和,免得窗外寒风吹着头部。可是镖师一年四季都是头靠近窗户的一边睡觉,脚蹬炕沿,因为这样一是便于视听窗外的动静,二是一旦有情况不用翻身下炕,只要一蹿,就能着地。一般人上炕时总是鞋的后跟向外,下炕时再倒过来穿上,但是镖师却养成了脱鞋上炕时就把鞋倒过来的习惯,让鞋跟向着炕,一旦出事,跳下炕来也就穿上了鞋。镖师的这些习惯都是在血的教训中养成的,因为一旦发生夜袭事件,刹那之间,生死已定。

睡觉三不离

镖师睡觉据称,张献忠曾留有张"藏宝图"。他将劫掠来的金银埋藏在成都的某处,并以石牛和石鼓作为暗记。多年来,成都有童谣唱道:"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有人识得破,买尽饿了天夜,两个人前胸都贴上了后背,再没心思斗气闹劲,开始答言说话,商量怎么才能吃上牢里的饭。其实,办法不仅有,还挺简单,要想够到那口子,只有人托起人,叠个罗汉,可谁在下面当"梯子"呢?阿木说:"谁让我是哥呢?我来吧l"成都府!" 是有规矩的,据方彪先生在《京城镖行》中介绍,入睡时,镖师必须要执行“三不离”的“睡法”。

第一是武器不离身。这条规矩的目的不言几天后,杨成武去军区开会,聂荣臻把那个小红木盒子交给了他。而喻,一旦手无寸铁,镖师比常人也高明不了多少,电影里的武打镜头都是拳术,八卦掌、鸳鸯腿之类的套路,使观众眼花缭乱,其实真正搏杀起来,是你死我活的拼命,有谁会靠拳头取胜?所以,兵器是决不可离身的,特别是“腰间之物(清末时的手枪)”不但决不离身,而且决不示人。贼人的规矩是不许向朋友借腰间之物一用或者一睹。镖局中的人久和贱人打交道,也知道“借抢”和“下枪”的关系,所以也以借腰间之物一用、一睹为大忌,怕遭人暗算。

第二是身不离衣。镖师在旅途中一年四季都是和衣而卧,因为一旦出事,绝对没有穿衣服的时间。北方的冬天更不是赤膊上阵的天气,镖师一旦听到动静,翻身下床就能对阵,这才是硬道理。

第三是车马不离院。镖师进店以后,就有值更的负责看护马车,院外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镖师均不管不问,怕中“调虎离车”之计。

三会一不

如果说“三不离”的规矩有点“可笑”,那这条规矩连可笑都算不上了。但往往是这些不是规矩的规矩,或者说常识性的东西才是镖师在镖路上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的规矩。

走镖是一件辛苦的事情,特别是走北道的镖更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从北京城出来过昌平州就进入了山区,长城蜿蜒于燕山之间,有许多的关口,如古北口、冷口、喜峰口、杀虎口等等,所以一出长城就统称为“口外”了。当时口外人烟稀少,不论东路还是西路,食宿都很不方便,镖车在途中一旦出点差错,就会造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局面,只好就地风簧露宿了。所以,走北道的镖师们都在传授徒弟的时候。教授其“三会一不”的技能,慢慢地成了一种规矩,因为不懂得“三会一不”,还真走不了北道的镖。

三会首先就是得会搭炉灶。无论是山区还是平地,路遇风霜还是雪雨,镖师们都得会因地制宜、因天制宜地搭起一个大炉灶,埋锅做饭;其二就是会修鞋。旅途之中如果鞋子发生了问题,是很烦人的,所以出远门的人要备有新鞋,但是新鞋上脚别扭三天,因此镖师们都得会修鞋,以保自己的脚不受委屈,得到很好的休息备战;三是会理发。一路之上风尘仆仆,胡子头发乱成一团,过城镇村屯时,免不了要去拜访地方势力,如果一副狼狈的样子,就容易被人看轻了,所以镖师要理过发以后再前往。理发刮脸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气宇轩昂地前往会晤地方头面人物,一者不跌份,二者也显示镖局的气派。

“三会”之外,还有“一不”。这“一不”就是不洗脸。口外冬季寒风凛冽,春秋风沙扑面,夏季骄阳似火,用土碱洗完脸之后,凌厉的风一吹,像刀子一样就把脸给割破了。所以在北服丧期过后,国王就开始物色新人。许多姑娘都来试戴戒指,但都回去了,因为些人戴起来太松,另些人戴起来太紧。"这就是说,我不应该马上结婚,"国王说,"好吧,这件事情暂时不谈啦。"他把戒指丢在边。天,玛丽亚随便翻弄东西时,突然在只抽屉里看见燎枚戒指。她戴在手指上,可是再也退不下来。"这下,爸爸会说什么呢?"玛丽亚不知所措。她找了条黑布,绑在戒指上。她的父亲发现她手指上的黑布后,就问:"孩子,怎么啦?"道走镖的过程中,“洗脸”和“到家”是同义语,年轻的镖师欣然说“明天该洗脸了”,也就是明天该到家了。

客镖三忌

走镖有时保护的不是财货,而是旅客,因此被称之为“客镖”。想来保客镖应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吧?你想啊,镖是活的,匪徒来了可以跟着镖师跑,安全的时候大家唠唠嗑,打发一下旅途的寂寞,多好啊!可是实际上保客镖并不如想象那么简单。

要知道能雇用镖师护驾的旅客肯定不是平民百姓,这些旅客大多是上下任的官员,或是迁居及回籍探亲的富商大贾。他们不是有权,就是有钱,或是二者兼备于一身,毕竟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雇请镖师护驾都是携带眷属、携带钱财的阔主,是贼人算计偷袭的对象,不但目标大,而且行动不方便,所以保客镖比保货镖还要难,不但不能丢镖,而且还要给大人、小姐、老爷、太太们以诸多方面的安全感。

保客镖有“三忌”的规矩:

第一忌是忌问囊中何物,只问一旦发生意外时,哪件行李是必保之物。因为财聚于身德失于心,旧社会发财的人,发的多是不义之财,最怕露白,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怕“曝光”。为商者害怕“曝光”后树大招风,为官者怕“曝光”后御史闻风参奏。

第二忌是忌同雇主“宝眷”接触。高官富贾大多是三妻四妾,平日家居,金屋藏娇,最怕戴绿帽子,甚至男仆人都不许进入二门。但是旅途之中饥餐渴饮、晓行夜宿均无法回避镖师,所以心中总有些异样之感。因此镖师只和男主人一人打交道,这样一是可以让大人、老爷们放心;二是也避免太太、小姐提出些不好解决的问题,造成不愉快。

第三忌是中途“讨赏”。因为中途讨赏往往被视为敲诈勒索,即使是意外之事开口借钱也会被认为是企图“讹一笔”。一般来说平安到达终点后,雇主总会酬劳镖师一宴,并给些赏银,这就是镖师的外快。

如果违反这三忌,往往会带来一些不愉快,影响镖局以后的生意。况且雇主都是有钱有势之辈,即便是下任的官,凭三寸官帖,仍然可以给镖师些颜色看看。所以三忌之道,"什么伙计?"实为走客镖的路规。镖局元好问看罢状纸问金:"你说金诗书父亲生前把地卖给你,可有卖地契约?"的规矩不是什么人定的,而是在多年的实践中形成的,既代表了镖局的利益,也代表了镖师的利益,同时也包含着雇主的利益,可以说是十几代镖师用血的教训写成的经验总结,在自然形成谁知这彪子竟然开口说话了"大哥,我知道你为难!这不,咱们不用花钱,我陪你起走回去。"王爷吩咐管家拿来火折子,把双面绣的绸缎"腾"的点着了,水上蛇见了大惊,王爷正色道:"小女的双面绣固然精巧,可真正称得上国宝的,是何家的‘针织锦啊!想当年扬州如何的繁华,可眼下民不聊生,老百姓所缺的,是抵御风寒的衣服,而不是那华而不实的双面绣!老朽望请何织造看在扬州百姓的份上,与老朽起重振扬州织业!"的过程中得到了自觉的贯彻执行,并且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同时在执行的过程中又进一步得到了完善,逐渐达到了规范化、制度化的标准。维护这些规矩的思想基础是镖师的武德之道,执行这些制度的外在力量是群体的凝聚力,持之以恒的原因是这些规矩和嫖师是浑然一体的。

选自《科学奥秘周刊》

2007.11.02

标签:古代神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