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明代的室内陈设

明代的室内陈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水浒传》研究专家何心认为《水浒传》第25回中对阎婆惜内室的描写,是古代长篇小说中较早的关于城市居民室内陈设的描写:

本是一间六椽楼屋,前半间安一副春台凳子,后半间铺着卧房,贴里安一张三面棱花的床,两边都是栏杆,上挂着一顶红罗幔帐,侧首放个衣架,搭着手巾。这边放着个洗手盆,一个刷子,一张金漆的桌子上,放一锡灯台,边厢两个杌子。正面壁上挂一幅仕女,对床排着四而屠夫虽然丧女,却幸得邻里周济光顾,生意红火,日子虽然过的落寞些,总算是丰衣足食了,每年清明还是会去给阿秀上坟,心中还会念着当年杀燎富家子弟的壮士。把一字交椅。

《水浒传》问世于明朝,因此,这室内陈设作为明代的景象也无妨。或者说,这就是明代平常人家的室内陈设。

之所以说平常,是因为这类室内陈设为一般市民百姓家庭所必备,如“春台凳子”,即明代十分 嘉庆十年月十日,中年男子肩扛铁枪,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神武门外,看见门口有护军拦阻,就用枪直扎过去,护军见不妙,赶紧过来过来围捕,这男子毫不示弱,扔掉长枪,从腰间抽出两把短刀,冲着护军们劈头盖脸阵狂砍。鏖战中,砍伤护军多人。后来行刺人被围上来的护军用乱棍打倒,带至东值房审问,原来刺客名叫刘士兴,居住在直隶省正定府藁城县岗上镇杜村。出事前两年已经外出闯荡江湖,在外边干些什么,家人根本不得而知。流行的“春觉”,它多为粗木本色或刷色罩油,形似长几,崇祯年间梅鼎祚《豆香说鬼》插图中有此凳,其长可供两人或三人并坐,也可在上面置放一两件器物,当炕桌使用。

阎婆惜室内放有衣架,其形制可以用《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收录的一件“风纹雕花衣架”来说明。此架通高168.5厘米,顶部横宽176厘米,脚部纵长47.5厘米。底座雕成下卷外翻的拱形云头状足(象鼻卷),座上以次日早晨,当朝霞染红天边的时候,十位公主回到了她们的房间,可是那位可怜的王子还在呼呼大睡。无疑,他被交给了刽子手,死神在等待他!透雕卷草花纹的站牙抵夹立柱,站牙上下分别以榫槽形式与立柱和足座嵌接。衣架两足之间用细木纵横攒接而成的棂格安装,这种棂格不但使衣架下部连接牢固,而且可以用来摆放鞋、靴等。再向上把头吓唬傻子说:"你要是不回去,我就把你扔进深山老林里,让狼叼去,豹背去,熊舔去。"咋吓唬傻子也不吭声,人走他也走,人停他也停,眼看就要过山海关了,弄得这帮挖参人哭笑不得,几个人商量,反正也撵不走了,就让他跟着背锅做饭吧。的立柱间安装横枨和由三块透雕凤纹绦环板组成的中牌子,图案雕刻整齐优美,其与立柱交接处有透雕拐子花牙承托。顶上的搭脑,两端出头,并以立体圆雕翻卷的花叶收住,里外两侧都有拐子纹花牙承托。

此黄花梨木衣架堪称明式衣架的精品,阎婆惜的衣架显然不能与之比论,但阎婆惜室内陈设放有衣架,说明明代衣架已经十分普及。

《水浒传》中还说阎婆惜室内“这边放着个洗手盆”,有无盆架,没有交代。其实,盆架在明代早已是百姓家中必备之物。

四川铜梁县出土的明代张文锦夫妇墓中就有一件四足铜盆彩云嫁给了王承,才尝到了穷苦的滋味,初时嘴上不说,但没多久就挨不住了,总是发小姐脾气,还动不动拿桑儿出气。王承不忍心让过惯了富贵生活的彩云跟他受苦,便拿出不多的积蓄,咬牙个人到外面做生意去了,他发誓要挣到钱,让彩云重新过上好日子。架,架上放置一小铜盆,盆架座面仅用一圆环套住四足上端束颈部,腿足曲线收分流畅,因而整个造型显得十分紧凑、生动。《鲁班经匠家镜》中还有带座箱的高面盆架,盆架座箱下施四足,箱顶中部置盆,可在此箱中放炭盆,用以保持面盆内的水温,箱前开一抽屉,屉中可放梳洗用品。

明代的盆架唐王有口难言,惊的汗流遍体,怎也挣不脱龙王纠缠,大叫声有鬼,方从梦中醒转。至此连续几日,唐王林氏兄弟没有上岸,因为岸上没有立足之地,他们只能站在船上交谈,但在石壁下,抬起头却看不清那石壁上端的个大字,他们不得不把船退到航道上,然后才在那黄昏的暮色中把那"妈祖之墓"个大字看得清清楚楚的。大家都在思考:这"妈祖"究竟是谁呢?夜夜被龙王鬼魂惊扰,竟落下脉弱体虚之症。除实用性外,还很注意美观。胡德生《中国古代家具》中介绍了一款明代黄花梨带巾架的盆架:下部盆架基本相同,唯有两条立柱与上部巾架系一木贯通。中间装一块中牌子,最顶端的横梁与巾架做法相同,两端雕刻成灵芝或龙头等装饰。中牌子大多镂雕或浮雕、镶嵌各种图案。有的在中牌子下还安装有一块稍宽的横板,来放置皂盒等梳妆用具。这种盆架多用六腿,而且都用直形。在前部四柱的顶端,雕出圆珠或坐狮等装饰,更增加了器物的艺术性。

可惜的是阎婆惜室内的陈设未写盆架,只是写了桌子、灯台、柜子、交椅等。

明代的灯台一般造型细高,且多木制,常置于地上,阎婆惜室内的灯台则为锡制,置于桌上,是个小灯台。机子与交椅,两物相衬,杌子较矮,交椅较高;杌子不带靠背,交椅带靠背,两地是分好了,现在来分海,不然你要说有人占零的海。"者同为坐具,但用途不同,杌子随意,椅子庄重。

阎婆惜室内陈设最为耀眼的是那张“金漆桌子”,与众器物截然不同,表露了阎婆惜陡然而富的气味。最有代表性的是“正面”墙壁上挂着的仕女像,有点乔模乔样。

这不由使人想起《金瓶梅词话》中另外两位女流的室内陈设,一是第59回妓女郑氏姐妹的内室:

但见瑶窗用青纱罩,淡月半浸,绣幕以夜明悬,伴光高灿。正面黑漆缕金床,床上帐悬绣锦,褥隐华裀;旁设提红小几,博山小善永说,"农忙来了,没有牛耕田。"篆霭深檀;楼壁上又锦囊象窑瓶,插紫笋其中,床前设两张绣甸矮椅,旁边放对鲛绡锦巾兑云母屏,模写淡浓之笔,鸳鸯榻,高阁古今之书。

如果将郑氏姐妹的室内陈设与阎婆惜室内陈设相比,那简直是天上地下。郑氏姐妹的室内陈设透显着浓浓的奢华气,阎婆惜的室内陈设虽有“暴发户”的味道,但较接近平民。如果再将这两处女性的室内陈设与《金瓶梅词话》第37回描写的王屠妹子王六姐儿家的室内陈设相比,就会强烈感受到明代平民女性的室内陈设还是较为简单:

正面纸门儿,厢的炕床,挂着四扇各样颜色绫缎剪贴的张生遇莺莺蜂花香的吊屏儿,镜架盒罐锡器家活堆满,地下插着棒儿香。上面设着一张东坡椅儿。

从这室内陈设可以看出王六姐儿的市井小民身份。兰陵笑笑生特别善于用室内陈设来刻画人物形象,有时看似不经意的描写,却展示了描写对象蕴涵的社会意义。如对横行乡里的有天,李甲跟随着刘老板的船来到北方收货,他看看离他的家乡也不算很远了。就把他想回家的想法告诉了刘老板,刘老板听就给他结了工钱,对他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天的,我也希望你能够早日东山再起。"恶霸西门庆书房陈设的描写:

里面地平上安着一张大理石黑漆缕金凉床,挂着青纱帐幔,两边彩漆描金书橱,盛的都是送礼的书帕、尺头,几席文具书籍堆满,绿纱窗下,安放一刘忠有个女儿名叫刘倩,她母亲怀孕时体弱多病,靠刘忠精心配制的药物勉强支撑到生下刘倩,终因精气耗损过多去世。刘忠极其疼爱刘倩,从小就给她吃各种奇珍异草滋补,还请来名师教她琴棋书画,甚至宠爱汪大娘点点头说:"是的,前两天他走路不小心,撕了条口子,叫我帮他缝上。"到每天早上漱口的水都有专门的瓷瓶盛放。只黑漆琴桌,独独放着一张螺甸交椅。书箧内都是往来书柬拜帖,并送中秋礼物账簿。

书房陈设金碧交错,精致讲究,充溢着高雅、清静的气息,然而以此陈设猜想书房主人,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疑问马小去王府年多,也没有盗贼进入过王府行窃,切都很平静,王财主捋着胡子高兴地夸赞马小:"盗贼听到你的名字,就吓得不敢来了,你是我家的保护神,我没看错你。"马小被主人赞誉,高兴的有点儿忘乎所以,气满志骄,趾高气扬,以前还到外面伸伸胳膊踢踢腿,拉拉弓射射箭,真的假的耍吧耍吧,现在每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就吃,养起了身肥膘,天天腆这个大肚子,气势凌人地出入王府,无所事事,王财主哪里知道,马小现在的状况,别说蹦跃上墙头,就是爬也爬不上去了。:西门庆到底有多少文化?这就如同明中后期泛起的“皂快书房”一样。据范濂的《云间据目钞》说:“如皂快偶得居止,即整一小憩,以木板装铺,庭蓄盆鱼杂卉,内则细桌拂尘,号称‘书房’,竟不知皂快所读何书也!”

范濂的指责是有道理的,室内陈设往往体现着居住者的文化品位。许多缺乏文化的人常常跟风仿学,导致室内陈设泛滥而起,以至虚伪无度。

正经的室内陈设从明代许多戏曲、小说的刻本插图中古时候的赵州,就是现在河北的赵县。赵州有两座石桥,座在城南,座在城西。城南的大石桥,看去像长虹架在河上,壮丽雄伟。就可以了解到:明代宅第的大厅内,大案、大柜才是固定的费人伦嘿嘿笑:"就算他不曾婚配,可他就不会宿花眠柳、招妓嫖娼,暗中找个红粉知己私定终身?"说着,便从书袋里取出个卷轴,徐徐打开,"请大人过目!"陈设,其余如椅子可摆成八字形或一对一的对称形,各依上下尊卑次序而坐,正中多为一座屏风。厅内一般不再摆放其他东西,但根据需要可随时放进桌、椅及其他器物。

当时有身份的人家都格外重视屏风的作用,《金瓶梅词话》第45回叙述贲四拿了一座“白皇亲家”典当的“三尺阔,五尺高,可桌放的螺虫田描金大理石屏风”,引得西门庆也煞有介事地“安在大厅正面,左右看视”,以决定是否买下。像西门庆之流的痞子也想通过室内陈设使自己“雅”起来,确是时代风气使然。

选自《龙门阵》2008.1

标签:明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