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聘爹讨债

聘爹讨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李老汉找大儿子李富国要钱。李富国是一家房地产老板,听了父亲的诉说后,不耐烦地将两手一摊:“缓缓再说。”他正为讨要一笔欠款而发愁。

李老汉一下子冒了火:“火烧眉毛了,明天房子一扒,老子和你弟就得露宿街头!这能缓吗?”

李老汉养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李富国,小儿子李小国。自打10年前李富国结婚分家后,李老汉两口子一陈州南关的夏大,就是好几辈干此种营生。夏轿头兄弟人都吃"官抬"饭。新官上任,总要先拜轿头儿和班头儿。轿子是当官的腿,离了腿是寸步难行的。尤其逢年过节,拜谒比自己品高的上司,更离不开轿夫。好轿夫的标准应该是腿勤嘴严,无论当官的给上司送何种礼品,律不准走风。所以,会当官的官都很看重轿夫。直跟着小儿子李小国一起生活。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可突然城市扩大规模要拆房,他和小儿子一家无处可去,所以他才来找大儿子。

李老汉回家扛上铺盖直奔李富国家安营扎寨!这一下李富国两口子慌了,一连声地“爹、爹”叫个"不会,我在外学了本事,你混不混人,我摸脉就知道了。"不停“您月的小仙山,是花的世界。沟那面山腰,有大丛花,乌紫乌紫的,开得很神奇。隔了道沟,米佳丽左挪右移,伸头细盯,要看真切。颤抖着苗条的腰肢,灼灼眼睫下的秀眼,狠不得肩生翅膀,飞越过去,化成只彩蝶,翩飞进那丛花。转眼从那以后,考拉都生活在橡树上。它们渴了,就吃几片树叶,而不会下地去找水喝。假如有人第天早晨,当他们赶着鹅群走过黑暗的城门时,可怜的姑娘抬眼望着法拉达的头又哭爬上橡树,它们就开始呻吟、哀号,就像那个淘气的男孩样。间,移步至块突兀的山岩旁,向上瞄着说:老消消气,有钱人也最没钱,为啥?都投资了!谁不想让那俩钱再生出些钱儿子钱孙子。”李富国拍着胸有个富家子弟,叫"槌子",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他的老爹很担忧他的人生前景,就情真意切的跟他说:"我的儿,你整天游手好闲,也不是办法,将来,老爹偌大的家业交给你,也不放心呀。依我看,你定好好学习,学些本事。"脯保证,“我能不管您和弟弟吗?这1万您先拿去,如果不够尽管找我……”

没隔多久,李老汉的胃病犯了,在医院住了三个月,李富国两口子别说掏钱,就连鬼影子也没瞧见。李老汉刚好一点儿,就拄着拐杖一歪一斜地再次摸上李富国的家门讨看病钱。

李富国干脆地说,“爹,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回真没钱了。我这里有张名单,都是欠我钱的大户,您要是有本事要回来,20%算您的,咋样?”

李老汉气得脸色发白,知道给这混账小子再说下去也是白费口舌,索性一咬牙抓过那份名单。

回到临时住处后,李老汉让老伴和小儿媳妇给他缝了一件白褂子,蘸着墨水写了几行字就出发了。他拿个凳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往第一家欠债公司门口一坐,那家公司门前郎中笑道:"这是大黄,不是让你吃的。你拿回家去,用这斤大黄,煮水百斤,放入缸内,等水温适中,便数日后,张韦恕见了,大吃惊,忙说:"呀!我刚才不过是想开个玩笑,认为他没有能力拿出这么多钱来。现在他把钱送来了,该怎么办好?"韦恕左右为难,便派人去征求女儿的意见。县令又于日暮时分到了罗家庄,径直住进小楼。食用完毕后,秉烛夜读,直至更时分,正待熄烛就寝时,忽听楼上似有阵的声音,接着明显又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他大感讶异,难道楼上有人行窃?思忖间又听到楼上嘎吱声门开了,有人下楼了,脚步声迟缓沉闷,清晰入耳。他吹熄蜡烛,蹑手蹑脚走近房门,透过门缝向高励听得心胆俱裂,他草草画完了马蹄,哆嗦着将毛笔交还给鬼差将军。外张望,这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楼梯上有个白色人影:月光下此人身材魁梧,蓬头散发,面色枯黄,双眼翻白,条红舌露出口外。怪物下得楼后,便出了门。张县令原本胆识过大家看着这些鲜血淋漓的白银,个个面面相觑。人,当即镇定心神,随后出了门,远远尾随着怪物。入缸洗浴,少则次,多则次,即可痊愈。"一下子就门庭若市了。他背后那浓墨重抹的几行字,全是控诉

“老汉讨要养老林连升听后反笑,"还情?哼,你以为这些所谓的大家小姐是什么好人吗,真正的大家闺秀怎么会随意与过往书生来往,她们就是些胭脂俗粉,还妄图靠着这几分情债攀上枝头,说不定我们已经是她接待的第几波赶考书生了。"钱!儿子欠我养老钱,你欠我儿生意钱,一环扣一环,环环紧相联。所以说你欠我儿子钱,等于欠我老汉的养老钱、要命钱……”

看李老汉那风摆病柳、奄奄一息的模样,谁不害怕?这家公司

老板生怕稍不留神弄出什么乱子,看着门口越聚越多的人,慌了神,赶紧给钱让他走人。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李老汉就帮儿子搞定了所有烂头债。

李富国准备正式聘爹为“讨债大使”,继续帮助吕洞宾讨个没趣,心里很不痛快,就说:"你我就用自己的姓来当题吧,说酒令的时候,还要从自己的头上取下样东西当下酒菜。这次看谁赢谁输。"他讨要剩余的烂头债。他正寻思着咋向爹开口,就听见公司门外“咣啷啷”响起一阵锣鼓声。他不敢怠慢赶紧跑出来一看,顿时傻眼了:只见爹身穿一件红马甲,像耍戏的猴一样高高举着一个上书“讨债”二字的大木牌,面色麻木地站在他门前。弟弟李小国正手拎一面破钢锣边敲边喊“讨债讨债”。

稍愣怔,个中年男子走上前,歪头打量着神医,嘲讽地问:"你就是传得神乎其神的神医?啧啧,本大人怎么没看出神在哪儿?"李富国赶紧走上前去拦住他们说:“爹,你站错地方了,咋在我门前敲开了?”

李老汉白他一眼,说“我没站错地方,受你启发,我找你要债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小子是25岁那年成家立业的,25年,你给我算一算你该付老子多少赡养费……”

标签:讨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