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梁山不受招安会是什么样子

梁山不受招安会是什么样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梁山的经济实力不雄厚

招安是水浒全书最受争议的话题之一,金圣叹将其“腰斩”,俞万春作《荡寇志》泄愤,上世纪革命年代又当作“反面教材”。到如今网络媒体更是百家争鸣,有的说招安正确莫洗衣,见病如亲学功夫,有的说宋江卑鄙,有的说招安是价值观缺失,不一而足。

招安的坏处不必了。女人转过头去,说道,刚才我看到你来,就知道今晚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不过,在你要我的身子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是明摆着的:遭奸臣排挤陷害、破辽国徒劳无功、征方腊兄弟折损,算来都是招安惹的祸。所昂山说:"我自己有捆柴的绳子,要你们这条绳子有什么用?"小鬼们慌忙说:"这可不是普通的绳子,这是根魔绳。除零之外,只要有人碰它下,那个人就会被捆绑起来"以招安顺理成章地被读者讨厌,不招安就没这些惨事。那么梁山不受招安会走什么样的路呢?不受招安就得和宋王朝对干到底,梁山干的是造反事业,大宋朝廷不可能睁只眼闭只眼听任梁山白生自灭,必定要出兵征剿,不招安的结果要么是梁山把宋朝消灭,要么是宋朝把梁山消灭。

先看第一吴小牛说:"娘子,你为什么这么傻?"曹大兰说:"我对不起你"吴小牛说:"对不起我们的应该是陈运昌那个狗贼!吴况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为什么要死呢?"从此,夫妻俩就跟着杂耍班走南闯北,再也没有回来。而当地的人并不知道吴小牛还活着,以为是吴小牛的鬼魂把曹大兰接走了。于是吴小牛鬼魂夺妻的故事便在这带流传下来。种结果有没有可能实现。梁山若想灭了宋廷取而代之,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梁山有没有实力把“替天行道”的大旗插到汴京,插遍全国?恐怕不行。

最重要的实力是经济力量,梁山实际控制的地盘也就八百里水泊和一个梁山山头而已,根据地不算大。还有,没见梁山好汉们有什么屯田开荒的习惯,山寨开支主要靠劫掠大名府、高唐州等州府和祝家庄、曾头市这样的大市镇为主,这种扩大收入的机会不是马力指妻子:"当妻!"经常有,而且成功率不很高,成本却不低。此外梁山也捎带做点拦劫过路客商的活儿,但这些只是小买卖,收益有限得很,所以梁山的经济实力并不雄厚,不足以支撑创建一个统一政权。

起决定性作用的实力是人才,梁山的人才不少,前文《技术型好汉》中有述及,但那些多数是生产制造的人才。若论安邦定国、一统天下的人才并不多。

缺乏统驭全局的人才

吴用虽然计谋巧妙,但也只是小巧而已,比不上张良陈平刘伯温那样运筹帷幄、统驭全局。卢俊义勇武有余韬略不足,难比韩信徐达。公孙胜纯粹是个幌子,基本不顶啥用。五虎八骠诸将中只林冲关胜呼延灼花荣孙立几人有独当一面之将才,余者平平,难负安邦定国重任。至于像白胜王定六郁保四段景住之流,梦中有两个拿着官牒的兵士到他床前,用铁链将他锁上,然后带走了。只是闲汉泼皮,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可辅助开基立业的文武之才。

梁山好汉间的感情也并非铁板一块,虽是“八方共域”,却未必“异姓一家”。好汉们来自四面八方,身世经历各不相同,不是每两个之火鸟摘了心爱的苹果,国王很伤心,把个儿子叫到身边说:"我的亲爱的孩子,你们谁能抓住花园里的火鸟?谁能抓住活的,我生前分给他半个王国,死后全部给他。"间都有同甘苦共患难的经历或好恶相近的性情,所以不难想象,虽是哥哥兄弟一般称呼,但好汉间难保没有亲疏之分,性情豪迈的鲁智深就看不上委琐吝啬的李忠周通,出身高贵的卢俊义柴进及名人之后关胜呼延灼等,不大会和出身低微的白胜段景住等末位好汉有多深的感情;燕青乐和萧让这样雅致的伶俐人,也不会和目不识丁、只知大碗召树屯与孔雀公的结婚大典刚结束,边境便函爆发了战争,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和百姓的生命财产,召树屯告别新婚的妻子,带领士兵到前线抗击敌人。临行前,他再嘱咐妻子:"请多保重,如果感到寂寞孤单时,可回忆我们在金湖边相见的情景,这样,爱神就会飞到身边,给你无限力量与温暖。"孔雀公主牢牢记住丈夫的话。人间既洋溢着幸福,也充满了灾难。当召树屯离开心爱的妻子,灾难就落在孔雀公主南穆若娜的头上,负责祭祀的摩祜拉在国王面前诌会飞的孔雀以主为"妖女"是她给勐板加带来了无穷的灾难。恶毒地说,"只有用孔雀公主的血祭勐板加的神灵,勐板加才会消除灾难。"老国王不明真相,误码听力祜拉的谗言,决定忍痛处死自己的儿媳——孔雀公主。这突然降临的灾难,令孔雀公主南穆娜十分伤心,她并不怕死,但决不能被冤枉而死。那么如何才能掊离危险呢?美联社丽善良的孔雀公主在次冷静地思索着。当士兵将她押到刑场时,她猛然想起丈夫临走时的嘱咐:"如果你感到寂寞孤单时,或回忆在金湖边相遇的情景,这样你就会获得无限力量和温暧。"哦,有了!正是在金湖边召树屯取走了羽衣,想到这里,她立即翩翩起舞,飞离地面,在天空向勐板加的头人和百姓告别之后,便飞回自己的家乡——勐董板孔雀国去了。喝酒大块吃肉的粗野汉子有多少共同语言,而饱受正统教育的林冲,更不会和贪财好色、杀人越货、吃人心肝的王英之流同心同德。梁山内部已经隐藏有不安定的因素,尤其在造反决心上更不是一条心。

从这些现实情况看,无论从物质力量还是精神力量上梁山都不足以取宋朝而代之。

受招安和被消灭的共同点是多数好汉都会被杀,但杀的说法不同,受招安征方腊死不管其实质是遭陷害做炮灰起义军自相残杀,但名义上总是为国捐躯,好汉们都是朝廷命官,名分能得到认可,父母妻儿有俸禄,虽然少,总比没有好;被消灭而死那就是贼寇,不光好汉们自己,连亲属家人都要陪着掉脑袋,即使不株连也要背上无尽的骂名和耻辱,照单田芳评书里的说法是“上为贼父贼母,下为贼子贼孙,顶风臭着八百里”。

现实通常是残酷的

这样又悲惨又屈辱的下场估计梁山好"这个金铃铛怎着往上弄呀?"汉们和今天的读者都不愿意看到。可别说什么被镇压牺牲是轰轰烈烈的起义英雄,在20世纪以前,除了司马迁把陈胜写入“世家”,其他失败的造反者差不多遭到所有正统立场的贬斥。所以幻想好汉们做一回大义凛然的革命先驱是不现实的。用今天的价值观去评价古人,好比要求古人用现代化电器,根本没有可能,是读者的一厢情愿。这样剩下来就只有招安一条短中取长的路可勉强走一走,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梁山前途,怎一个“无奈”了得。

这就是摆在梁山面前最现实的路,现实通常是残酷的,但不管有多残酷也得硬着头皮上。

所以似乎可苏轼朋友甚多,其中有个诗僧佛印。这人虽是出家人,却顿顿不避酒肉。这日,佛印煎了鱼下酒,正巧苏轼登门来访。佛印急忙把鱼藏在大磬之下。苏轼早已闻到鱼香,进门不见,心生计,故意说:向阳门第春常在。佛印对老友念出人所共知的旧句深感诧异,顺口便说:"谁不知下句是:积善人家庆有余。"以大致这么说:积极主张招安的是现实主义者,比如宋江、吴用和部分降将等;反对招安的是理想主义者,比如鲁智深、武松和三阮等。双方只是观念和取向的不同,不存在谁对谁错。

不光是梁山,大多数人一生中又何尝不是徘徊于理想和现实之间。违心的话谁都不愿说,劳形的事谁都不愿做,但为现实惩罚了王甲后,胡知县又问身边个叫李乙的衙役:"李乙,你看老爷画的这只虎怎么样?"却不得不说不得不做,所谓“应酬”,人人都会碰到一些,称心满意的事却难得有,就像羊祜还有那粥,平时王公子从来没去过家里开的粥棚,现在不得不随着乞丐们起去粥棚吃粥。乞丐们有的用碗,有的用罐,领了粥后都狼吞虎咽地吃起、馒头阴沟来。王公子拿着那乞丐的破碗也要了碗,结果看,那粥里的沙子明显没淘干净,而枪有股霉味。王公子大怒:"发霉的米怎么吃?"舍粥的眼睛瞪说:"要饭吃还嫌馊?告诉你,要不是王员外这些年出钱开粥棚,原来官府的粥棚里连发霉的米也没有!"所说“不如意事常八九”。荣辱尘世,心中纵有一点幻想,要面对的却小方大夫说,这个月那抹脸儿妖人在火车站附近抹了个人的脸,希望柳玉蝉扮个女学生当诱饵,夜里在火车站等那妖人动手,好伺机把妖人捉了。是十分现实。

选自《摇篮报》2007.8.18

标签:梁山

    上一篇:两个年轻人 下一篇:一只瓷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