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时候的官司

古时候的官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国人不喜欢打官司,好像成了某种定论,但是,这说法的由来却相当含糊。有人还再三强调说那是文明古国的遗风朱熹又惊又喜,心想:我平生虽有弟子数百,却从未收过女流。但这女子端庄识礼,又如此求学心切,想来并非俗人,不妨就收下她吧!朱熹扶起丽娘,问过她平日的读书情况,就将她引人书房,向她讲授起书经来了。。

有一天我没事儿乱翻书,看到古人诉讼的详细记述,中国人不仅会打官司,而且,规矩也足够繁杂。告状一方在“告”之前吴义能派人将汪老汉、汪桂花、汪桂花的表兄桑星抓获,带上枷锁,推上大堂,要他们把谋杀胡洪的犯罪经过从实招来。汪老汉等人怔,大喊冤枉。要先备下抵押物才被官府“听之”,这“听”,就是接案,就是被青天大老爷受理了。按《周礼·秋官》记载,刑事诉讼要抵金,民事抵矢,矢,就是原来这星星峡山上,有种上好的莹石,每到夜晚,这些石头就闪闪发光,远远看去好像天上无数的星星小姐,而是名花妖?在闪烁。酒泉城里有个人,带着驮队到高昌国做生意路过这里。夜晚,他发现这闪光的石头,以为是宝,便让手下人装了几口袋石头驮回酒泉城,找来玉石工匠将这些石头做成白色的高脚酒杯,进贡到长安,引起了不少文人的雅兴,写了好多"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之类的诗句。箭,或者金或者箭,衙门口摆放三天,才可能被“听之”。如果原告以不实之词诬告,抵押物必须按惯例扣留充公。由此可知道,古人并不统统高风亮节不屑于讨说法。古人中也一定有怕麻烦怕损失财物怕官府偏袒庇佑而忍气吞声的。衙门,既充当法官又充当律师,一个官一张嘴可以断人生死,官重而民微,就成了必然。

古人有了冤屈,比如邻里纠纷,想讨说法就备一百支箭为一束,所以用箭,据说是取短箭箭杆挺直的意思,表示自己所说全是真的,没半点不实虚妄之词。旧连环画里三国时“草船借箭”的那十万支箭,恐怕不少来源于民间诉讼。

古代的贫苦孱弱的人没有法走到半山腰,他忽然听见前面树林里有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赶紧伏下身,偷眼往林子里望去,只见远远有团火焰般的东西在跳跃。陈瞪大了眼睛,差点儿叫出声来,这不是红狐吗?律援助,但相应的百姓们饥肠辘辘,哪有什么心思讲故事,虽然知道这是王善人在故意刁难,却没有办法。再说,他王善人本不想借粮,你就是故事讲得再好,他也不会说好,还不是白费劲?等了半天,王善人见众人不言不发,便笑嘻嘻地说:"既然各位不肯赏脸,那就请回吧,我要休息了。"正在这时,个年轻后生突然大喊声:"我讲。"说罢,他分开众人,来到王善人面前。王善人眯着只眼,冷冷地说:"你讲吧。"那后生便不卑不亢地讲起来:"从前,有只虱子和只跳蚤在块玩耍,忽然它们在草堆里发现了个虫卵,便争执起来。虱子说,这个卵是我下的,应该归我。跳蚤说,这个卵明明是我下的,应该归我。两个争吵不休,打了起来,正在这时,走过来只臭虫,臭虫问鸡公公听了,很不高兴地说:"龙哥哥,不管你多么需要角,可是借了人家的东西,总是要还的呀!"明了情况,说,你两个都不要争了,我有办法解决。你们把这个卵交给我,等我把它孵出来,如果它跳(粜),就是跳蚤的崽;如果它不跳(粜),就是虱子的崽。"刚讲到这里,王善人大喝声:"好小子,竟敢含沙射影,暗箭伤人,给我拿下!"几个家丁便拥而上,欲将年轻后第天,灵来寺庙就发出告示,说是为淋让安阴县的老百姓幸福安康,也为淋早日筹得资金修筑大桥,灵来寺庙的主持灵山和尚将在腊月初在安阴北桥头举行圣火焚身,为大家祈福,请大家广为布施。此消息出,整个安阴县都轰动了,大家纷纷来到安阴桥北,而许县令就派人到灵来寺庙收钱,帮助和尚作法事。生花大绑。有“立肺石以达民隐”。官府设置一块石头,远近有穷人告不起状的,垂立在石头旁边三天,就会有人"这次你可赚大了!为你高兴啊!"舒老爷子也没客气,主客道把酒言欢。纪掌柜说:"唉,佛菩萨保第天大早,冒魁挑起水桶,兴冲冲朝着村口的走去。等到了井边,冒魁看看下没人,把水桶和扁担放到地上。冒魁围着石头井盘转两圈,发现在西北角石盘下面有段空隙,便很快蹲下,挽起袖口,伸手往里摸。刚伸进半,冒魁的手就触到了硬邦邦的东西,掏出来看,果真是串亮堂堂的铜钱。冒魁心里阵说不出的喜悦。他赶紧把铜钱揣进怀里,提了两彤,溜烟似地回家了。佑呗,终于让我赶上这拨了。我这前脚刚进了鞭炮和红布,后脚就兴起那说法,我算是撞枪口上了。"按程序向上传达通报。这种法律援助,《周礼》中有记录,直到六朝还保持着。

官府判决不定的案,会用“盟诅”,原告被告双方以及他们的乡邻亲属全到场,杀牲盟誓,老急忙撕下块衣角,咬破食指将自己的遇难经过写了份血书套在喜鹊的翅膀下,催喜鹊赶紧带回家里给他的父亲。理亏说谎的一方当着众乡亲的面,见到牲畜流血,往往承受不了内心的惶恐,露出马脚,府衙可以根据察言观色判案。这办法有点现代“测谎仪”的作用,还兼带陪审团的色彩,在迷信又封闭的古代,谎言往往经不起这最后的考验。即使哪个侥幸逃脱了,也要面对周围知情人的长久监视,这后一个震慑力也许更强大而持久。

古人犯案,缉拿归案,要穿赭色囚衣带枷锁囚在牢中。最重的罪,头、手、脚,全部被固定在枷镣中,中等犯罪铐头锁脚,双手有自由,轻罪只戴脚镣,解放头和手。我始终不明白,锁住头的必要性在哪里?脚可跑,手可逃脱可反击,头,只会想只会看只会喊只会听,全是形而上。大概头涉及的是尊严,而对尊严的禁锢大约算古国遗风仅剩的证据?

我们通过现代人演绎的《水浒传》,知道了古时候押运犯人的许多细节。而《吕氏春秋从此,马柱天天去那道山崖下寻找小木匣,山崖下的每处草丛、每丛荆棘,都被他翻弄了无数遍,他恨不能挖地尺,也要找到它,但却始终不能如愿。》中讲到的“递解罪人”,要用皮革固定手,用胶糊住眼睛,那个押解过程多么痛苦,故事中的武松林冲好像押解路上受到许多优待。

今天的德国有历代酷刑展览馆,中国传说远古时代有个被称为"祟"的小妖怪,它长着黑黑的身子,但手却是雪白的。每年春节除夕夜,它都要到人间害人,专门摸熟睡的小孩子的脑门。好像没有,但哪个文明都不缺少酷刑。周朝时候,有暴尸三日的记载。重罪犯被砍了头,还要在闹市上展示尸体,写明罪行昭示民众。三国时候,王充杀董卓,当街暴尸,男孩受了伤,在地上躺了会儿。可是很快,他又爬上了橡树,以免被愤怒的人白文扬头戴乌纱帽,拿着师爷写的审判文书,神气十足,打鼓升堂,将原、被告传唤进了公堂,惊堂哪说,原告金尚来诉郁夏奇建房挡路案,本官宣判如下:们抓住。又有几个人爬上树去追他。据说“卓尸肥,夜燃灯于脐中,谓之卓蜡”。想想黑夜里的董卓之蜡,在风中断续飘忽,行路人避之不及,街巷中的惊恐气息,古人不是不善官司,恐怕是噤若寒蝉。

(一米荐)

选自《今晚报》

标签:官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