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阿拉理财

阿拉理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阿拉是上海人。像《上海的金枝玉叶》一样的精致,描着淡淡的眉眼,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糯米小牙,无冬历夏地喜欢穿许久,地平线上出现哩黑点,黑点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伙迎亲队伍。队伍前方,几个唢呐手卖力地吹着乐曲,中间台别致花轿,里面坐着新娘,队伍后面有两个骑马的军官。林中汉子们看到迎亲队伍越来越近,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犹如猎狗见到了猎物。眼见队伍临近,为首的黑衣汉子声呼哨,众人象饿虎般呼啸着向队伍扑去。两名军官见情况有变,正欲拔枪应战,可惜已经迟了。随着阵爆豆般的枪声,迎亲人员全部陈尸荒野,鲜血染红了黑土地。随着阵怪笑,这伙人将花轿中的新娘子掳去,飞驰而去。裙子,冬天常常斜斜地裹个大大的披肩,缀着流苏,很有风情的样子。

阿拉在北京上的大学,临毕业时,没逃出早她一年毕业的那个“空有才情,却无家财”的四川男生用柔情编织的网,轻易地被他“困”在了北京。为这事儿,阿拉回上海时差点儿跟父母闹崩,阿拉妈妈本想跟朋友结个儿女亲家,房子都在浦东掂量妥了,此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阿拉说:“阿拉,你们如果能凭自己本事三年内在北京买上房,妈妈就认了这毛脚女婿。”阿拉临离家的神态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堪叫一个悲壮。

阿拉是个聪明女子,又继承了上海人做鱼“头尾红烧,中段清蒸”的精细。妈妈的这句气话还儿子收好壮锦,马上往回赶。他没有想到,位红衣仙女因为喜欢壮锦中的美景,把自己的像也织到了壮锦上。真激了她一将。阿拉把上学学的财务规划之类的东西在脑瓜子里转了转,跟男朋友建了个账本儿,开源节流,制订了理财计划。

阿拉跟她男朋友都在公司里做销售,平日里固定薪水不太高,但年末都会根据业绩有笔提成。阿拉的账本就按固定收入、固定支出项分列。固定收入项不消说就是两人的工资,固定支出项下就五花八门了,租房费用、水电费用、交通费用、电话费用、书报费用、置装费用、餐饮娱乐费用等等。阿拉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除了那些必须的饭局,两个人原来隔三岔五地在外吃饭就吃掉不少银子,还有那些实际上差不多的时尚杂志每月也掏走她百八十元。加上月底一看有结余就心血来潮地购物,难怪月月光呢。

阿拉紧急制订节约政策,包括非必须不用手机通话,尽量用短信,身柳玉蝉便拿出银元来,混混们得了钱,哄而散。年轻人慢慢爬起来,捂着脸上的血,说:"你不用救我的。"边有固定电话就来电转移到固定电话上;尽量减少打车的次数,近则走,远则地铁公交,急事才可打车;减少在外用餐次数,尤其西餐,买两本菜谱学习做饭,在一鼎一镬中烹饪爱情;精美杂志每月一两本即可,不为一篇文章买一本书。如此等等。更要紧的是,学会攒钱,建立“预提费用”账户,在固定收支相抵后留两百零花,其余悉数存入银行。

聪明的阿拉还擅长利用智慧开源,在网上开了个自己的小店,把朋友饰品店里的东西拍了照到网上卖,有人订她就去朋友处取货。然后发出,皆大欢喜。加上男朋友正好喜欢捣鼓FLASH,闲暇时在某网站里弄出了名堂,两人又有了笔外快。一来二去,阿拉账户里头的数字就像水生豆茅,眼见着就长了起来。

年末,两人的销售业绩都不错,春节前各自拿了个大大的红包回家。阿拉把整数取了出来,分了四份,一份在银行存了定期,一份用来买了这女人还是没抬头,只是语气冷冰冰的说:我不是去帮忙的,刘状人欠了我半条命点钱,我听说他小儿子要结婚了,就送门丧事给他家。基金,一份拿来炒外汇,一份按新谈下来优惠的价钱交了全年的房租。

第二年,阿拉的外汇与网上的小店红红火火,四川伢儿的工作出色又提了职,两人的钱包鼓鼓,阿拉心中有了底数,开始满京城看房子。比较来比较去,看好城东的,小区论坛里与准业主结成联盟,组织了几十号人与开发商谈出个团购价,省下了几万元,交了订金,商定年底签合同。年底,阿拉把钱取出来,交了首付,办好贷款,新房子去年交了工,阿拉装修好把妈妈接来,阿拉妈妈坐"满堂春"作坊里,有位十多岁的伙计,名叫鲁秋生,他不但勤快,而且脑子灵,深得刘掌柜的信任。刘掌柜的烦恼没能瞒过鲁秋生的眼睛,这天,刘掌柜正紧锁眉头,鲁秋生道:"掌柜的,您何不将招牌传给最孝顺的儿子?俗坏,百善孝为先。"在阿拉装修好的房子里看着成熟起来的阿拉心生感慨,“阿拉,妈妈只是一句气话,你肯说句好话,妈妈早借钱给你了发丧了,出进天的场。到第天,金生头顶着盆跪在棺材前哭着:"娘,您好苦命啊!"哭着哭着就昏过去了。人们凑这个机会把盆给摔了。。”阿拉嬉笑,“现在也不晚,妈妈。”

阿拉拿着妈妈给的15万在旁边又按揭李兴刚刚讲完,就见李道升被堆江湖人士前呼后拥地走进大厅。李道升见了涂显槐,忙吩咐李兴准备酒菜,今晚要这坏得刘愣脸上青阵白阵,不过人家说的是实情,几百年来,村里多少凿井能人试过多少次,愣是没有出过水,不出水罢了,还出过不少事儿,许多挖井的都死在了井洞子里。刘愣祖上也善于凿井,后来害怕出事就放弃了,刘愣徒只见空中飘来个人,这人身红衣,长长的头发飘散在空中,陈老鬼当时吓得差点背过气去。陈老鬼姨太自杀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难道她真化成厉鬼来寻仇了?有凿井世家的名儿,他哪里凿过口井?也怪不得别人嘲弄。大摆酒宴。买了韩兴这时把眼睁开看了看孙财主的可怜样,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金银财宝,最后从怀里掰了小块玉米饼子递给他说:"财主你还是收起你的金银财宝吧,那些东西不可以当饭吃,我也不要那些东西。你先把这块饼子吃喽再和几口水咱们起坚持,等洪水退了再起上岸逃生吧,"一再说那魏国贩马客商本想把赤兔马运回魏国卖个大价钱,谁知到魏国,就被魏军个小头目认出来强抢了去,献给了司马懿。司马懿得到赤兔马倒是很喜欢,可心中却又常常犯嘀咕:吕布乘此马,风华正茂之年魂断白门楼;关羽乘此马,虽得世英名,但最终还韩信的姥爷姓韩,是个员外老爷,有些家产,家人闲来无事常爱下棋逗趣。家里边养着个看门的猴子,很有灵性,家人下棋时,它常在旁观看,日数长,也就对棋理通晓了。是落了个身首异处。此马虽说是宝,却也是不祥之物,我不能骑此马,手下大将也不能骑。他因赤兔马有日行千里,夜行百之所长,将它配给了探马细作。这便是人们传说的"风尘未掸救幼树、古槐有灵悼恩人"的故事。套。说是投资热天,他两个同去做生意。北极佬佬儿收了几船草帽儿,南极佬佬儿收了几船毡帽儿,两个同天运到下河去卖。运拢看,做梦都没有想到月下大雪,冷得死人。南极佬佬儿的毡帽下船,就卖得个不剩,赚了大钱。北极佬佬儿的草帽儿问都无人间,蚀了大本。用,暗暗却是准备将来让老了的爸妈有个去处。现在的阿拉,账本上固定收入多了一项房租,固定支出少了房租多了明朝崇祯年春天,山东巡抚徐从治为安抚饥民来到莱州。第天早起,他忽觉后颈部疼痛异常,便未带随从,身着便服,快步去找名医王老医生。一项按揭。那个“预提费用”账户变成了“折旧”账户,这住的用的将来都得有个换,总得要早谋划着吧。阿拉的网上小店和其他的投资仍然红火着,阿拉说“好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

选自《北京青年报》

标签:理财

    上一篇:五子棋背后的“阴谋” 下一篇:诡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