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浅草丛中马蹄声碎

浅草丛中马蹄声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奶奶和我讲家乡赵家窝炮楼的历史:我们赵家窝的历张义心想:知县让我等,我等等再说。 史就是一部土匪窝的历史。在我们这个村子,只有一个女人的姓名被完整地记录下来,这个女人就是桂溪梅。桂溪梅死后不葬入坟,只有骨灰洒在田边。

1959年大雪,浑河结了层厚冰。

在沈阳读书的桂溪梅接到家书后,立即启程前往长滩镇。她站在结冰的浑河边上时,有些发呆,她弄错了方向,走了冤枉路。入冬后夜长昼短,她原以为天黑前至少能到达王秀台,但现在,清冷的风在渐渐暗下的夜色中吹过她的眼,桂溪梅急得要掉下眼泪。

她正准备转身返回原路。冰封的河面传来喧哗的马蹄声;一队人马正从河面过来,发出肆意的笑声,借着黄昏的光线她看清了这伙人。一群扛着刀枪的土匪!她心一紧,顾不得刮人的刺,飞快地钻进矮灌长安是都城,人文荟萃商贸发达。长安以西的客商及西域胡人的马队骆驼队,从陆路或是沿渭河到长安,长安以东的商船也多沿渭河到长安。渭河码头上下客栈马店云集,这码头上的皮毛和丝绸生意特好,多被郑、卢两家霸占,郑、卢两家常为争夺商机和码头地盘引起纷争械斗。前年郑员外去了趟洛阳,结识了妓女花娘,花重金将她请到长安。花娘又从洛阳和长安精心挑选了十名美女,在渭河码头附近开设了家粉楼妓馆。这花娘不过十岁,中等偏高身材,不仅生得娇美动人,又诗书满腹,还会点武功。在许多楼馆中,花丽堂最是红火。花丽堂内美女如云,花娘就坐镇在堂内,每天华灯初上,堂内歌舞声喧。花娘总是薄装轻身,笑靥如花,持杯穿梭在宾客之中,撩得客人们蜂儿酿蜜样。花娘陪歌、陪舞、陪酒、陪老妈妈病得骨瘦如柴,眼睛也哭瞎了。儿子决心去把壮锦肇来。笑,就是不侍寝,有些士族子弟、富商老财掷千金,她连看都不看。郑员外得了财,又能时时近观美人,更是心花怒放,只恨不能沾身。木。

20世纪50年代,军阀混战,民风强悍的地区总有一无所有的贫民铤而走险,步上土匪之路。在行途中遭遇土匪是这一带习以为常的事情。桂溪这年炎夏的个下午,岳凯在同村的朋友家,个人正围坐在起打麻将。梅之前已见识过两次,他们只洗劫衣着鲜亮的主。她缩在灌木丛里,人群离她越来越近,她极力屏住呼吸,悄悄抓泥巴抹在脸上。当最后一双脚从她眼前过去时,含在嗓子眼里的心终于落回肚里。

她蹑手蹑脚地在灌木丛里爬行,忽然一只十分有力的手插进灌木,揪住她的表领,那一瞬她觉得自己像一只隐藏在冬季雪地里的萝卜破土而出。

眼前这张面孔一个月前在北台见过,当时他正凶悍地用枪托狠砸一个梳着分头的汉奸。她记得他是因为太阳穴附近那道疤,那疤使他原本凶恶的面孔更显戾气。

他在端详她,扬起袖子使劲把她脸上的泥巴蹭掉后,十分干脆地吐出一句话:“这娘们儿,我要了。”

在浑河流域大大小小的地名里,长滩镇并不出名,但桂氏曾是富庶一方的财主。到桂溪梅父亲这一代时,呈现衰败的气息。桂溪梅的父亲将女儿送往省城读书是为了她将来可以离开这里,他几乎已构想出某天桂家的大门踏入一位省城公子,公子手提下聘红盒身骑白马。

但1959年年末,桂家来了一群陌生人,凶神恶煞地丢下一头猪和一些装着各式物件的担子。为首那位太阳穴旁横了条刀疤的男人往桌上放了两瓶陈酿,粗声粗气地说,你女儿做了我媳妇,从今往后,谁欺负桂家就是欺负我赵宝山!桂溪梅的父母还没回过神时,刀疤男人已经带着人马离开。他们不明白,在省城读书的女儿怎么成了辽中著名土匪头子赵莹山的压寨夫人了?

1940年1月,桂溪梅在赵家窝的第二个月。寒冷的雪夜,她等人们都入睡后,翻过赵宝山宅子的院墙,正要往下跳,一个懒懒的声音传来:“在练轻功?学飞檐走壁?”赵宝山正在墙下蹲着抽长烟枪。她脸一热,翻了回去。墙另一头发出大笑。她站在墙根下,心底默默地把赵宝山的祖宗十八代咒骂了一遍。

她还记得被带到赵家窝的那个夜晚,她尽量用恳切哀伤的语气陈述自己是因为父亲病重急着赶路。她想他也许会有恻隐重金寻震狐心之心,他总有亲人姐妹。他却无动于衷,只是吩咐人记下她的住址。

隔天早晨,她透过窗户眼睁睁看着带了人马聘礼浩浩荡荡踏上长滩镇的赵宝山扬长而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一句话:永远不要跟土匪讲道理。

1940年春末,严寒的东北河流开始解冻。桂溪梅在房里的火盆旁写字帖。随着时间流逝,屡屡出"给十两银子,我让魏老伯把石头卖给你!"正在赵相才为买卖不成暗自惋惜的时候,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发了话。十两银子,他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了,但为了让这桩买卖冲冲运气,赵相才咬牙点了点头。魏德明没听汉子的对于李师师,我们能够记住的,最主要的还是她与宋徽宗那段段若明若暗的风流艳史。据史料记载,中国历史上的确有李师师这个人,她与宋徽宗也确实存在着段风流情史,由此而言,但凡和帝王染上关系的女人,至只见他把那块石头往河里扔,然后大踏步地向已阔别两年的杨柳村走去。于她的故事多少还是沾点点传奇色彩的。然而,作为中国的大名着,《水浒传》里所出现的李师师,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是虚构而来的,当我们次次走进历史的画卷,次次希望找寻到那个泯灭在历史里最真实的李师师。话,无论那人怎样劝,还是不愿卖,这让那人甚是尴尬。有人小声议论魏德明不明事理,魏德明把头梗,赌气地说,想买他的血玉吊坠,百两牡丹厉颜正色说道:"俺乃有夫之妇。岂不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可欺。光天化日之下,你出口污言秽语,岂不是太不自重了吗?"牡丹席话,说得阔少爷张口结舌,无言以对。银子,少个子儿都不行。逃失败的她心底充满了暴戾和绝望。这里许多被抢来的女人早已死心塌地孕育土匪们的后代,她偏不。

赵宝山来她胡见状,只得悄悄地退下了。屋里看她。土匪虽然不讲道理,但是土匪头子赵宝山有不一般的骄傲,被反抗后他几乎很少踏八桂溪梅的房间。

他在灯下看她的字帖,认真的模样有些孩子气,桂溪梅忽然忍不住发笑。他抬头看她,她立即收住笑容。他一把握住她的手,她的手轻顺柔软,而他的手却粗糙厚实。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她立即像被电击般抽回手。“嫌我的手脏吗?”他揪住她的衣领。目露凶光,沉默中酝酿着怨恨,忽然狠狠推开她转身大步走出房间。

桂溪梅知道自己在消耗赵宝山的耐性。她见过他杀人。赵家窝的土匪时常抓回一些日伪’军,赵宝山杀人的动作干净利落,眼里仿佛浮着一层冰。每当那些人饲在地上,血腥透过空气钻进她的喉咙时,她忍不住要呕吐。她是铯不要和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共度一生的。

夏初。赵宝山厌倦了沈阳,他决定带着人马迁到盘锦的芦苇荡,桂溪梅被迫随行。芦苇荡波光粼粼,他时常带她坐船穿梭其中,那是一段极少杀戮的耳子。

有人跳进河里泼水,有人钓鱼。桂溪梅几乎要忘记这是一帮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他教她游泳,他说你要勇敢点,浮起来,想象自己是一只酒瓶子。他的比喻让她发笑,不多日案发现场被官府封锁,闲杂人等难得知道破案进程。但好奇心又使些人翘首以待,希望早早知道林梅为什么牙。正在这时,有个出来如厕的差人,无意中透出条信息,说:"官府搜到封林氏遗书,对于捉拿真凶大有帮助。虽然林氏识字不多,又写又画的,语焉不详,但县衙老爷神明,又有白秀才极力配合,即刻就会弄清林氏遗书要义",胡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跑到柳爷这儿,风风火火地责问道,"爷,您真把那老梅桩给卖了?那日本人问起来可怎么办?爷,您痛快点给句话呢,不然,我们全镇的老百姓都得跟着倒霉呢。"柳爷不急不慢地看了看胡,"小,我柳爷卖壶只给爱壶的人,现在有人跟了十多年就想要我这把梅桩壶,怎有不卖的道理,他日本人现在想要,但壶没了,除非他来杀了我。"一笑,人就沉到水里。他把她从河里揪起来,她有些惆怅,不仅因为这个男人总让她觉得自己像一只萝卜,还因为她不肯承认的一点:跟这个人在一起时,她其实有时是快乐的。

很快,芦苇荡里平静的生活被枪声打破。赵家窝的几个土匪抢了农民的物资。赵宝山铁青着脸,用枪把这几个土匪的手指打爆。他呵斥:“你们难道忘了咱们赵家窝是怎么成为土匪窝的?”

那天正午阳光暴烈,赵宝山把船开到一片无人的芦苇荡里,望着远方抽着大烟沉默着,眼角有着泪光。他扭头对身边的桂溪梅说,这光也太刺眼了。她此前从未见过这么软弱的他。

芦苇荡里的风徐徐地吹,空气里弥漫着植物的清甜。她跳进水里,大裙摆像大丽花般在水里绽开,她浮在水上,对赵宝山说,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个鲁班说:"修桥是苦差事,你可别怕吃苦啊!"酒瓶子?赵宝山大笑,随后说:“不,像朵花。”她也笑,但并没有沉下去,她终于学会游泳了。

1940年秋季,赵宝山时常在睡梦里发笑,笑声常惊醒妻子桂溪梅。桂溪梅在黑暗中轻轻拍着赵宝山,像安抚孩子般。他迷迷糊糊地说:“媳妇儿,你可别再逃了。”她轻轻笑:“傻瓜。”

转眼到了冬季,芦苇荡结了冰。一个清晨,冰上来了陌生人,自称是年初被杀害的将军杨靖宇的旧部下。他向赵宝山介绍了这一年的时局,希望赵家窝的人马加入东北抗联。来人十分客气,赵宝山亦十分客气地送走他。此前一直有几个气焰嚣张的国民党军人表示同样的意思,希望赵宝山归顺。

1941年1月,芦苇荡其他两个主要的匪首已经宣布归顺国民党。赵宝山彻夜未眠,叹气:“我们当初做土匪想的就是有天要向日本鬼子反击。可是该站在哪一边呢?”桂溪梅想了想:“红军虽暂时不得势,但那军人待人礼数要较另一边好些,宽容有礼的人总不是坏人。”

赵宝山望着她的眼神里忽然闪过火花。

天一亮,赵宝山带人前去与红军接洽归顺事宜,临行前桂溪梅说早去早回。他给她一个有力的拥抱,发出爽朗的笑声。她永远记得那个清晨芦苇荡里回荡着他的笑声,惊起一群群苍鹭。

那天格外冷,地一直坐在火炉旁烤手,看着窗外的白昼渐渐被黑夜吞没,她从平静到焦虑,一直到天色彻底暗下,他都没有回来。她无法静坐着等下去,燃起中年人连忙解释:"我不是来吃饭的,你和他说声,洛阳的孔杰有事找他。"火把,亲自率领人马沿着他去时的路寻找。

火把几乎照亮了芦苇荡的半片夜空。火焰将尽时,她在一片芦苇的背后找到了赵宝山的尸体。微弱的火光中,他静静地躺在一片染红的雪地上。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感觉不停有热流淌下脸颊。

4个月后,杀害赵宝山的国民党支队遭到异常凶狠的报复。溃不成军的队伍预备从东南方向逃出芦苇荡,行军至芦苇密集处时,忽然一串火蛇迅速窜进芦苇,顿时火光四起,原来湖上的芦苇已经泼上蓖麻油。这支残余的国民党支队惨叫极为凄厉。

桂溪梅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烧透半边天的火光,好似看着一个很远的称为命运的东西,曾经她想过的人生完全不是这样。泪光中她想起赵宝山曾说:“你知道命这个东西,它越要咱哭,咱越笑得大声。”她用力擦去眼泪,放声大笑。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赵家窝土匪们在那一刻噤声,他们依稀记得那个黄昏仿佛有个怯生生的女孩子躲在灌木丛里。

她带十多天后,黑娃有上山打柴,他依然边走着边哼着山歌,忽然咋有觉得身后有响声,回头看,啊!咋又是这只老虎?心想:我把你救下了,你还要害我?真是兽性难改呀!他又紧张起来。谁料这整天,老虎都跟着黑娃,穷追不舍,可也不吃他。起初,黑娃还有点害怕,时候大了,他看老虎也没有伤他的意思,也就不怕了。"干脆喂去打我的柴!"黑娃心里这样想。着土匪们回到赵家窝,修了十二座坚固的炮楼。辽中有许多土匪窝,只有这一个是女人当家,不见得最强大,但自给自足,装备精良。

选自《青年博览》20097

(段明图)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血战大章鱼 下一篇:五重间谍传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