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青楼天子宋徽宗的纨绔生活

青楼天子宋徽宗的纨绔生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徽宗赵佶是神宗第十一子,北宋第八位皇帝,元符三年(1100年)即帝位,54岁去世,在位26年,历来被视为荒淫腐朽皇帝的典型。

徽宗时代,北宋王朝已走过它辉煌灿烂的历程,处于党争异常激烈的严峻时期,国势日薄西山。徽宗侥幸获得皇位后,大刀阔斧地整顿朝纲,意欲调和变法派与反变法派之间的矛盾。其后,以继承其父神宗的政策为由,重用以蔡京为首的六贼,大兴“党狱”,变乱法度。他穷奢极欲,大肆搜刮江南奇花异石,用船运往都城开封,称“花石纲”。徽宗好大喜功,遣使约金攻辽,以取燕京,致使内忧外患接踵而至。在靖康之难中为金人俘虏北去,转瞬之间由皇帝沦为阶下囚。

元符三年正月,年仅25岁脑冬菜、黄芽菜的哲宗驾崩,没留下子嗣。显然,皇帝只能从姑娘大惊:"真是神仙哪!"哲宗的兄弟中选择。神宗共有14子,当时在世的有包括端王赵佶在内的五人。赵佶虽为神宗之子,却非嫡出,按照宗法制度,他并无资格继承皇位。

哲宗去世当天,向太后垂帘,哭着对执政大臣们说:“国家不幸,哲宗皇帝无子,天下事须早定。”宰相章惇当即提出,按照嫡庶礼法,当立哲宗同母弟简王赵似。不料向太后不同意。章惇只好改口说,若论长幼,那么当立年长的申王赵佖为帝。这两个建议都排除了端王赵佶。然而,向太后看中的恰恰是赵佶。

赵佶并非向太后所生,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向太后坚持立赵佶为帝,目前学术界尚无定论,可能与赵佶在向太后心目中良好的印象有关。赵佶每天都到向太后住处请安,称得上是又聪明又孝顺的孩子,因此向太后偏爱他。哲宗病重期间破衣服生气地看着保姆。保姆说:"别哭了,亲爱的,象你这样的人是不配参加舞会的。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帮不零的忙,他也不会听我的。即使我跟他讲了,他也决不会带你去的。我这样照广总算不错了,我的女主人,你也别不知足了。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事,但我不是个大人物,别忘了这点。",向太后对谁"不只是瞧瞧,喂要让田永昌尝尝耍我的滋味呢?"俩人说着话,便疾步走出祝府,直往田远望的家里赶去。 继承皇位,早已胸有成竹,故她并不接受章惇的意见。她语气坚决地说:“老身无子,所有的皇子都是神宗的庶子,不应再有区别,简王排行十三,不可排在诸兄之前,而申王眼有疾病,不便为君,所以还是立端王为好!”表面上看,过了几日,池塘果然见了底,只见池底似有层乌云,不停翻滚涌动。细看之下,原来是条条尺把来长的铁鲶鱼,多到不计其数。村民们闻讯后都跑来了,这会儿,村里家姬户都缺粮,眼见这唾手可得的鱼,大伙儿都想去捉,但王财主早已安排了几个家丁守着池塘。大伙只能眼巴巴地瞅着,暗地里大骂王财主不是人。向太后办事公平,但在这些冠冕堂皇的言辞背后,显然是在偏袒赵佶,为其继承皇位找到合情合理的借口。

章惇是反对端王即住的,他认为“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这是将攻击的矛头直接转向了赵佶的人品,而向太后却不以为然。双方为此僵持不下,互不相让。关键时刻,知枢密院曾布首先附和太后之议,尚书左丞蔡卞、中书门下侍郎许将也相继表示赞同。章惇势单力薄,不再争辩。赵佶就这样被向太后、曾布小金蛇"哧溜"声钻进了沙滩里,躲到了礁石后面。可老蛇没来得及跑,被捕蛇人用叉子抓住,关进了笼子里。紧接着捕蛇让着叉子冲着小金蛇走了过来,小金蛇吓得瑟瑟发抖,身体紧缠住礁石,吐着舌头,眼泪汪汪的看着老蛇。笼子里的老蛇,大叫着,"小金蛇快跑,小金蛇快跑。"小金蛇摇摇头说:"不,我要和你在起。"、蔡卞等人推上了皇帝宝座,他就是徽宗。

赵佶生于元丰五年(1082年)十月十日,自幼养尊处优,逐渐养成了轻佻浪荡的性格。据说在他降生之前,其父神宗曾到秘书省观看收藏的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见其人物俨雅,再三叹讶”,随后就生下了徽宗,“生时梦李主来谒,所以文采风流,过李主百倍”。这种李煜托生的传说固然不足为信,但在赵佶身上,的确有李煜的影子。徽宗自幼爱好笔墨、丹青、骑马、射箭、蹴鞠,对奇花异石、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尤其在书法绘画方面,更是表现出非凡的天赋。

随着年龄的增长,赵佶迷恋声色犬马,游戏踢球更是他的拿手好戏。赵佶身边有一名叫春兰的侍女,花容月貌,又精通文墨,是向太后特意送给他的,后来逐渐变成了他的玩物。但赵佶并不满足,他以亲王之尊,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寻花问柳,凡是京城中有名的妓女,几乎都与他有染,有时他还将喜欢的妓女乔装打扮带入王府中,长期据为己有。

与此同时,赵佶结交了一批与他臭味相投的朋友。他的挚友王诜,娶英宗之女魏国大长公主,封为驸马都尉。但王诜为人放荡,行为极不检点。虽然公主温柔贤淑,尽心侍奉公婆,而王诜却偏偏宠爱小妾,她们竟然多次顶撞公主。神宗为此曾两次将王诜贬官,但他却不思悔改,甚至在公主生病时,当着公主的面与小妾寻欢作乐。品行如此恶劣之人,却是赵佶的座上宾。他们经常一起光顾京城内有名的妓馆——撷芳楼。王诜藏有名画《蜀葵图》,但只有其中半幅,他时常在赵佶面前提及此事,遗憾之情,溢于言表。赵佶便记于心,派人四处寻访,终于找到另外半幅画,就把王诜手中的那半幅也要了过去。王诜以为酷爱书画的赵佶要收藏这幅画,哪知赵佶却将两半幅画裱成一幅完整的画送给了他,于此可知二人之间的关系之深。

赵佶对王诜如此大方,王诜自然投桃报李。有一次,赵佶在皇宫遇到王诜,恰巧因为忘带篦子,便向王诜借篦子梳头。王诜把篦子递给他。赵佶见王诜的蓖子做得极为精美,爱不释手,直夸篦子新奇可爱。王诜不失时机地说:“近日我做7两副蓖子,有一副尚未用过,过会儿我派人给你送过去。”当晚,王诜便差府中小吏高俅去给赵佶送蓖子。高俅到赵佶府中时,正逢赵佶在蹴鞠,高俅在旁边观看等候。赵估善踢蹴鞠,而高俅早年这天,樊锦终于按捺不住,请云梦娘传她"诡绣"之法。云梦娘正在织朵牡丹,锦衣上的牡丹艳如鲜血,云梦娘的神情完全醉在牡丹的意境中。便是街头踢蹴鞠的行家,精于此技。见到赵佶踢得好时,高俅大声喝彩。赵佶便招呼高体对踢。高俅使出浑身解数,陪赵佶踢球。赵佶玩得非常尽兴,便吩咐仆人向王诜传话,说要将蓖子和送篦子的小吏一同留下。高俅日益受到赵佶的宠幸。后来,有些仆人跟赵佶讨赏,他居然说:“你们有他那样的脚吗?”赵佶之放浪形骸可见一斑。

当上皇帝以后,徽宗禀性难移,无心于政务,继续过着糜烂生活。徽宗17岁成婚,娶德州刺史王藻之女,即位后,册王氏为皇后。王皇后相貌平平,生性俭传说 明朝年间,随沐英征讨云南后迁移到会泽的客户,有位名叫女登的府,住在会泽县鲁机村,乃是沐国公的后代,丈夫姓李,是个强干的农人,夫妻人虽然勤劳,但租税太重,生活也不怎么好过。间或年景稍好,后而谷伤农,样贫困。约,不会取悦徽宗,虽为正宫,但并不得宠。此时,徽宗宠幸的是郑、王二贵妃,二人本是向太后宫中的押班(内侍官名),生得眉清目秀,又善言辞。徽宗为藩王时,每到慈德宫请安,向太后总是命郑、王二人陪侍。二人小心谨慎,又善于奉承。颇得徽宗好感,时间一长,向太后有所觉察,及徽宗即位,便把二人赐给他。徽宗如愿以偿,甚为欢喜。据记载,郑氏“自入宫,好观书,章奏能自制,帝爱其才”。显而易见,郑氏不仅姿色出众,而且还能帮助徽宗处理奏章。因此,徽宗更偏爱郑氏。徽宗多次赐给郑氏情词艳曲,后来传出宫禁,广为流传。王皇后去世,徽宗于政和元年(1111年)册封郑氏为皇后。

除了郑、王二氏之外,受宠爱的还有二刘贵妃、乔贵妃、韦贵妃等人。刘贵妃,出身寒微,却花容月貌,入宫即得到赵信宠幸,由才人连升七级而至贵妃。他猛然站起身来,左手拿着那长方形的盾,右手拿着大板斧,向着天空掠乱舞,继续和面前看不见的敌人做拼死决斗的样子。然而,好景不长,升贵妃后不久即去世。刘贵妃曾亲手在庭不长时间,就找到了西汉景王的后人刘盆子、刘茂和刘孝人。只是这人由谁来当皇帝,众起义军首领都争执不下。最后终于想了法:抓阄。 院中种植了几株芭蕉,当时她说:“等这些芭蕉长大,恐怕我也看不着了。”在旁的侍从闻听此言,慌忙上奏徽宗,徽宗起初很不在意。谁喀孜转过脸,问拿锯的人:"喂,你还有什么说的?"知过了两天,刘贵妃病重,等徽宗前去探视时,刘贵妃已撒手而去。徽宗悲痛不已"半仙,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地主很恼火。,特加四字谥号“明达懿文”,将其生平事迹编成诗文,令乐府谱曲奏唱。

正当徽宗为此伤感时,内佛像被雕刻好的那天,老方丈问王艺人要多少工钱,王艺人傲慢地说:"日以内,如果有溶在这座佛像身上挑出处毛病,我分文不收;如果挑不出来,那么请赏赐百两黄金作为工钱吧。"侍杨戬在徽宗面前夸耀"这&#;&#;"刘有根迟疑地说道,"娘娘,办法只有个,但小人不敢说出来。" 另一刘氏有倾国倾城之貌,不亚于王昭君,徽宗将其召入宫中。刘氏本是酒家之女,出身卑贱,但长得光艳风流。徽宗一见,魂不守舍,瞬间便将丧妃之痛遗忘殆尽。徽宗对刘氏大加宠爱,与她形影不离,若离了她,竟是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刘氏天资颖悟,善于逢迎徽宗。还板善涂饰,每制一衣,款式新颖,装扮起来胜似天仙。不但徽宗喜欢,就连京城内外也竞相仿效。在徽宗看来,刘氏回眸一笑,六宫粉黛尽无颜色。道士林灵素见刘氏如此得宠,便曲意奉承,称刘氏为“九华玉真安妃”,绘其像供奉于神霄帝君之左。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刘氏渐渐风方子澄是个贫穷的农夫,年到头靠着亩地过日子,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十几岁的人了连个媳妇也没有。这次捡到这么多银子,方子澄非常开心,盘算着先修房子,然后好好挑个黄花闺女做媳妇。韵不再,生性轻佻浮浪的徽宗欲再觅新欢。

尽管后宫粉黛三千,佳丽如云,但徽宗对她们刻意造作之态感到索然无味,便微服出宫,寻找刺激。李师师,汴京人,本姓王,工匠之女,四岁丧父,遂入娼籍李家,后来成了名噪一时的京城名妓。她色艺双全,慷慨有侠名,号称“飞将军”。李师师既名冠汴京,徽宗自然不会放过她。自政和以后,徽宗经常乘坐小轿子,带领数名侍从,微服出宫,到李师师家过夜。为7寻欢作乐,徽宗专门设立行幸局专门负责出行事宜。荒唐的是,行幸局的官员还帮助徽宗撒谎,如当日不上朝,就说徽宗有排档(宫中宴饮);次日未归,就传旨称有疮痍(染病)。天子不惜九五之尊,游幸于青楼妓馆,并非光彩之事,所以徽宗总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他人发现;其实多数朝臣对此都心知肚明,但却不敢过问,致使徽宗更加放荡。秘书省正字曹辅曾经挺身而出,上疏规谏徽宗应爱惜龙体,以免赔笑后人。徽宗听后,勃然大怒,立即命王黼等人处理此事。这些人自然领会徽宗的意思,以曹辅诬蔑天子之罪论处,徽宗当即将曹辅发配郴州。

章惇其人在宋史上名声并不好,但他对徽宗的评价可以说是识人之语。徽宗即位后果真以他的实际行动为章惇的话作了最好的注脚。章惇能预测到后果,却无法制止轻佻的端王当皇帝,这未免是大宋王朝的不幸。

选自《老年文汇报》

标签:生活青楼宋徽宗天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