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湘西秘闻之致命巫蛊

湘西秘闻之致命巫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湘西,流传着蛊的传说,据说这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物质。下蛊的人能通过蛊控制中蛊人的神志和性命。某天,凤凰附近的寨子里,农民高军突然觉得恶心胃痛。母亲认为高军是中了蛊。因为早晨高军曾经和村里的蛊婆说了几句话。村里的仙娘推断出高军中了蜈蚣蛊,_并把纸烧成灰,和着水让高军喝下去,但化水过后,病情反而更加严重:而村里的草药师给了高军几包祖传“治蛊灵药”,几天后,高军痊愈了。到底高军是真的中了传说中的蛊,还是另有隐情?看完下文你就明白了。

最可怕的梦魇

在这里,一个外乡人会被警告说不能轻易接受别人馈赠的食品,否则就很可能死于非命;在这里,很多妇女被认为是不能接触的,即使只是和她们说说话也会招来杀身之祸,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造就了这些禁忌呢?这就是蛊,而蛊也成为湘西人最可怕的梦魇。

10月正是农忙的季节,但是这一天,湖南省凤凰县下属某村的村民高军却反常地早早回了家。原来胃痛和恶心已经折磨了高军一个上午,无奈玄,黑也。——《小尔雅》冥,暗也。——《广雅》之下,他被迫停下手里的农活。奇怪的是,高军的母亲没有去找药,而是从后厨端出了一碗黄豆让高军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人中蛊以后,他的味觉会发生一些变化,一般的检验就是吃生黄豆。看着高军咀嚼黄豆的表情,母亲断定高军肯定是中了蛊。

一般正常的人吃黄豆,肯定会觉得有一种腥味,但是当地人认为中蛊的人吃了以后,会觉得没有腥味,还有香味。

难道真的会有这样一种东西,能让人津津有味地生吃黄豆吗?可一切并不像听上去那翠勒斯特诺太子和这女人块儿到了里面光亮的地方,彼此认清楚不觉互相拥抱了。这位年轻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那天飓风过后失踪了的最大的公主苏斐亚啊。么有趣,在湘西,无论是偏僻的乡野,还是繁华的市镇,蛊仍让当地人不寒而栗,蛊在这里被当作禁忌,说“谈蛊色变”一点也不夸张。

村民:我们那个寨子里面,地主家里叫陈楼富,他的妻子姓唐,唐氏,她被放了蛊以后,就是20年都治不好,最后死了,病死的时候,别人要帮她梳头,刚刚一梳,她整个头盖骨全部都脱了,一看里面,居然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记者:放了什么东西呢?

村民:放了蚂蚁,蚂蚁在里面慢慢地吃了20年,把她的脑浆脑子全部吃光了,所以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有个月,樊锦始终没有得到云梦娘的指点,甚至连针也没有摸到。她就死了。1949年还是1948年,也是这个时候,他们的父亲死的时候,就是肚子里有蛆,不是我一个人晓得,很多人都晓得。

记者:你当时看到是什么样子?

村民:肚子肿那么大,治不好,这里面有蛆。

记者:那大家怎么就会说这个就是中蛊了呢?

村民:坐立不安,有时候要躺在床上,躺在床上又起来,起来又躺在床上,是感到不安宁,所以这个就是草鬼婆放的蛊,买药吃是治不好的。

记者:严重就会死。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蛊

时至今日,还会有人相信有益吗?奇怪的是,在湘西很多人仍坚信蛊是存在的,并仍能感到这种东西的威胁。可究竟有没有益呢?如果说有,可并没有人亲眼见过它,如果说没有,所有对于蛊的描述都有惊人的相似。

如果说高军是中了蛊,那么又是谁下的毒手呢?高军的母亲让高军仔细回忆,高军左思右想,想起了这么一件事。高军经过同村某户门口,同坐在门口择菜的女主人攀谈7两句,然后离开。

母亲立刻大惊失色,因为和高军说话的女人身份并不平常,她是村中的禁忌,也就是令全村人恐惧的放蛊妇人,可她跟高军无怨无仇,为什么要下蛊害高军呢?

高军母亲:她必须要放蛊,为什么要放蛊呢?这比如你吸毒一样,你沾上了毒疯,毒瘾发作了,你必须要吸毒,那么蛊疯也是有时间的,一旦蛊疯发作了,她心慌意乱,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必须要放蛊。放一头牛可以祛七个月,但是有些心毒的人,她就放人,放一个人可以祛三年。

高军母亲:我妹子的脚生了一个包,治不好,当时那个法师是我一个亲戚,他在桌子上钉根钉子,钉好钉子,他就开始念法术,念完以后,那个蛊婆就到屋前屋后转,结果这个师傅回去了以后,这根钉子取早了,我妹子就犯病死了。

记者:如果说蛊婆下蛊,这就奇怪了,几句话的工夫,应该不会有人能在对方毫不察觉的情况下下蛊吧。

村民:就是看你自己运气怎么样,命运,你说你体质弱了,身体不太好,就最容易中蛊。

中毒就得解毒,在当地人看来,你中了蛊同样也得解蛊,但是解蛊这个方法就更加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让高军吃完黄豆后,高军的母亲又做了一件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她从厨房拿出菜刀和砧板,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用力地剁砧板。

高军母亲:发现草鬼婆就用砧板剁,像剁猪草这么剁,给草鬼婆的法术剁剁剁,逐渐就削弱了。

当地人相信如果蛊婆听到砧板声,就会因为害怕而收益,但这种方法真的能起作用吗?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变成蛊婆呢?

蛊婆一般说就是一些五六十岁,六七十岁的老妇女,这个妇女一般来说穿得褴褛肮脏。

村民:眼睛,眼睛一般是猫儿眼睛。这个放蛊的人,眼睛是红的,那个时候她已经登峰造极了,万万接近不得。

尽管剁砧板声不断,可蛊婆家的大门紧闭,没有半护身符轻轻掉落到地上,秀才宝贝似的捡起来。突然,他眼前的光景嗖的下变了,原来的茅草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很旧的孤零零的小坟包和些破旧的冥纸。点声音。而高军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了,躺在床上的高军不断地呻吟着,这时,一位自称能治蛊的人登门了。

蛊的揭密

在湘西,如果被认定中蛊,就可以请仙娘来治疗,仙娘是一种极玄妙的职业,据说可以与天地通灵。这次,仙娘拿一个鸡蛋放在高军的枕头底下,这且说这天,有个外地来的老经纪带着他的小徒弟去赶集,刚进牲口集市,就发现那里站着个十岁左右的妇人,头戴白花,身着青衣,不用说,这是位年轻寡妇。牲口集市上多是男人来交易,女人来此实属罕见,况且她生得娇小玲珑,眉头微颦,妩媚动人,引得很多心术不正的人随她来去。个鸡蛋的蛋黄将会泄漏蛊的秘密。

首先看这个蛋的形象有几种,一个是蚂蚁,一个是山雀,一个是毒蛇。在传闻中,不同的蛋黄形状象征着蛊的不同种类。

仙娘最后确定高军中的是蜈蚣蛊,她用一个盛满清水的碗,焚香烧纸,举行一种叫做“化水”的仪式。

高军将掺和着纸灰的水一饮而尽,但是这碗神仙水似乎并没有在高军的体内发挥功效,不但恶心和呕吐没有停止,最后连神志也不太清楚了。

蜈蚣蛊,顾名思义,就是用蜈蚣制作的蛊,那大儿子李修膝下育有儿女,这天当李修正在给别人把脉,在看病抓药的时候,儿子小宝,跑到街道上玩,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么这个蜈蚣蛊怎么做呢,传说当中,蛊婆要在端午节采集各种毒虫毒草,把它放在一个罐子里,然后深埋在地下,等过些日子打开看,如果最后能够活下来的是蜈蚣的话,那就可以制作蜈蚣蛊了,如果活下来的是蛇,就可以制作蛇蛊,活下来的是蝴蝶,制作蝴蝶蛊,活下来的是蚂蚁,就制作蚂蚁蛊。结果到了高军的身上,接连用了两种解蛊的方法,都没有起到作用,那么这个“蜈蚣蛊”是否宰相回答,"请陛下先恕臣等欺君之罪!"皇帝说,"我是疯子吗?还杀你干吗!"真能要了高军的命呢?难道高军的病真的没有办法医治了吗?

这时屋外急匆匆地赶来了第二位治蛊人,在湘西农村,草药师也是一种祖传的职业,他们不仅仅能够治疗一些常见的疾病,百年以后,宋全的鬼魂下到地府才知道,当初的乞丐是灵隐寺的济颠和尚所化,因为他善良老实,济颠和尚才帮了他。宋全不免感叹道:好人有好报的,下辈子喂要做好人!解蛊也在他们行医范围内。细致地观察过高军的病情后,草药师拿出自己祖传草药。仅靠几包草药,能解开高军身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蜈蚣蛊”吗?

可事情怪就怪在喝了两天草药后,高军居然就完全恢复了。而草药师留下来的“解蛊神药”,也被高军学医的表弟带回了家,当他悄悄地打开纸包,看到都是一些常见的药物,他惊奇地发现,这种药物的组合是用来治疗木薯中毒的。

原来,在了解完高军的病情后,这个草药师已经判断出来,高军是吃牛头马面尖叫着,各自拖着沉重的大擂臼,跳出墙外。墙外传来他们的嚎叫声:"算你小子狠,算你小子刁!走着瞧,等着阎王亲自来收拾你!"了没有蒸熟的木薯,没有蒸熟的木薯确实会有一定的毒素,吃下去之后会导致人出现昏迷、呕吐,甚至是死亡的现象,他也对照病情开出了合适的药,所以能够治愈高军的病。但是他始终没说高军这是木薯中毒,其实这是他们草药师的一个规矩,那就是不破坏自己行业的神龙万明虽然有做机关的手艺,可他却从不给人做,只是自己做着玩儿,捉捉老鼠、打打野兽什么的。因为他知道,机关这东西不长眼,好人用它可以看激院防贼防盗,坏人要是用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秘性,保持着跟大众若即若离的距离,从而让大众对他们更加信任。我们说,高军这个例子可能跟蛊没有关系,但是那些人口述的活灵活现的蜈蚣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现在还有没有呢?

有位老人今年已经85岁了,从50年前起,为了治疗自己的风湿病,他照着偏方开始生吃蜈蚣,但是老人家却从来没有中过毒,难道是因为蜈蚣的毒性不强吗?

在胃里边,它的PH值会比较低,大概是2左右,一种很酸的环境,在蜈蚣体内的一些毒素,比如说一些蛋白酶就会失效。

传说中,蛊婆都是把毒虫碾成粉末,再把粉末藏在指甲里,如果她想让谁中蛊,就在做饭时把粉末弹到谁的饭菜中,但是无论是蛇还是蜈蚣,只有让它们的毒素直接接触到人的血液,才比较容易使人中毒,所以那位老人即使生吞蜈蚣也安然无事,如果把蜈蚣磨碎了放在饭菜中,这么少的量,除非是对蜈蚣毒素特别敏感的人,普通人并不会中毒。那么,究竟有没有蜈蚣蛊呢?湘西传说中的蛊到底是什么呢?

蛊这种东西,其实也是属于毒药方面的,毒药有三种,一种是属于矿物性的,比如说砒霜和水银,因为这边汞矿很多;还有一种是草药,就是草本性的,民间叫做断肠草,那个吃了以后也会死人;最后一种是属于动物性的,比如蜈蚣、蝎子这类毒虫。既然属于毒药当地文物部门认为,这意外发现可能为"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找到佐证。 类,那为什么它们会被传得那么邪呢?仔细翻阅历史你就会发现,很多封建王朝不停地对他们看到河里有对鹅,祝英台就唱道:苗族人进行压迫欺凌,在这个张佳胤毫无惧色,从容地对他们说:"你们图的是钱,而不是找我报仇,我即使愚蠢,也怎么会因为吝惜钱财而看轻生命呢?即便你们不拔出匕首,我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又能把你们怎么办呢?再说,你们既然自称是朝廷派来的使者,为什么又自己轻易地暴露了自己本来的面目呢?如果让别人偷看到了,可不是对你们有利的事啊!"两个大盗认为他讲得有理,便把匕首收进了衣袖中。过程当中,也有很英勇、很善于打仗的苗人,但是毕竟寡不敌众。于是,就出现了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_一蛊。我下蛊下得很神,你就是远在京城,我都能说杀了你就杀了你,这也是很好地给自己遣势的一种方法,所以综上所述,盅这个东西恐怕就是一种用毒的方法而已。

实际上,从来都没有人真正发现过蛊婆放蛊的证据,那些被指责成蛊婆的妇人,通常都过着一种孤苦的生活。在湘西地区做了多年田野调查工作的田茂军,碰到了很多被认为是蛊婆的女人,而在这些女人中,很多人因为备受歧视而发生了心理扭曲。

田茂军:她长期处于一种受压、受歧视的状态,她也没有反抗的能力,有一些蛊婆想抗争,但无法抗争,那么你说她是放蛊的,那么她也只好自我认同,好,我就是放蛊的,你们都不要靠近我,你们也不要找我小伙子的狗住在太阳旁边,每隔段时间,想起主人和他的宝石,就狠狠地咬太阳口。这时候,人们在地上看到狗吃太阳,太阳只剩了部分了,天就变黑了。地上的人怕狗把太阳吃掉了,就"唔唔唔"地叫狗不要咬(其实,这是日食)。狗听到喊声,以为是主人要给它送饭来了,就不再咬了。这样,太阳才慢慢地恢复正常。,她要自我封闭起来,她要达成一种精神上反抗的自我认同。

通常只有在临终前,同村人才会来看望那些快要死去的被当作蛊婆的女人,他们站在远远的地方观望,生怕这些快要死去的蛊婆施展什么害人的伎俩。说到底,这些杀人于无形的蛊其实并不存在,充其量只是追画毒药而已,而这些女人才是真正的蛊的受害者。

选自《三峡商报》2008.4.18

标签:秘闻致命湘西

    上一篇:没有捅破的秘密 下一篇:最需要的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