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初恋情人为仕途放弃宋美龄

初恋情人为仕途放弃宋美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宋美龄在和蒋介石结识之前,她的人生历程究竟有没有过初恋?团结出版社出版的《宋美龄与刘纪文的初恋》,披露了这位民国第一夫人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宋美龄在韦尔斯利大学期间,在哥哥宋子文的见证之下,和从东京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刘纪文,在纽约举行一个范围很小的订婚仪式。

回到上海的某一天,父亲宋耀如喝着茶开了口:“明天上午,我带你到外面去见一个人。女大当嫁,这人叫周子清,品貌极好,家庭也是极殷实的。”宋美龄蓦然怔住了,可是,宋美龄毕竟是个有心计的女孩,她已经养成了面对困境安之若素的心理素质。想到在这时候公开自己和刘纪文的订婚事实,极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她未当即拒绝。

翌日上午,宋美龄匆匆化了个淡妆,就随父亲宋耀如坐上轿车出了家门。

双方落座以后,宋美龄坐在周子清对面悄悄打量他。她暗暗感到对方的人品确如父母来前所说的那样,既有学问又待人热诚。

可是,她必须遵守在美国纽约已经和刘纪文既有的婚约。

“美龄,我就知道你对周子清无话可说。如果我没看准,当然不会把他介绍给你。”宋耀如坐在沙发上喝茶。他在那家粤菜馆里就发现女儿的神情,是从心里真正喜欢对方才会有的真情流露。

“不,我不同意!尽管周子清他好,我也不能嫁给他……因为我在美国……已经有男朋友了……”

宋耀如怒道:“有男朋友了?他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宋美龄见父母愠怒的目光都向自己投来,紧张的心情反而变得坦然了。"梁山泊"她不愠不火地陈述情由:“阿爸,姆妈,他就是哥哥从前的好友、日本留学生刘纪文!”

在紧张的沉默过后,宋耀如突然大声问道:“你怎么敢不经家庭的允许,就在国外随便结交朋友?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呀!即便你结交刘纪文也不算数,既然你对周子清说不出半个不字,这婚事我还是要做主的!”

他的脸色忽然变白了,浑身也因恼怒发起抖来,突然整个身子无力地跌坐在沙发里……

1918年5月1杜斜眼离开诊所,打算等病好,就离开南乐镇,或者想法把方拐除掉,以解心头之患,没想这病却天比天严重,转眼又年过去了,不单南乐镇的郎中看不好,就是花重金请来的御医都看不好,杜斜眼这才慌了,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这么个让人代他看病的招数来,想转弯抹角地让方拐帮自己看病。自己与方拐的这些恩恩怨怨,杜斜眼当然是不能对刘说的。2日,宋氏家族在上海为故去的宋耀如举行大殓,然后安葬在宋家墓地。

聚首浦江之畔,心底誓言仍未改

刘纪文回到广州眨眼已经两年。刘纪文决定正式邀请分别两年光景、只靠书函传递情意的宋美龄,在秋天这难得的时光来广州一聚。

在接到刘纪文希望她前往广州的来信之时,宋美龄正在上海一家电影公司的会客室里,出席一次有声电影的招待会。当时,宋美龄见到刘纪文的信后,心里一连几天兴奋不已。

她当然希望前往广州。由于母亲的阻拦,仲夏,宋美龄才终于来到广州。

见到刘纪文时,一切却都有了变故。他说:“请原谅,美龄。革命军大本营为将来革命大业的需要,要派一个考察团去英、又过了天,先生又让小学生带信给他娘。第天,小学生又跟先生说:"我娘说想你。"先生乐得合不拢嘴,心想,这次总该成事了吧!到了晚上,他又乐颜颜地去了少妇的家,女人还是那样招人魂似地笑,扭身进邻房。先生紧跟其后,少妇细声说:"把门关上。"先生的心狂跳不已,迫不及待地要与少妇亲热。法等国考察经济,而我,当然也在这个考察团之中,所以,上峰的命令不可违,我只好服从命令了……你想,一个始终没有家室的男人,与其在军队里管他自己不喜欢的军需,倒不如趁年轻去国外多学一点东西……”

“既然你的要求符合革命的需要,为什么还要求得我的原谅呢?”宋美龄已从刘纪文的表白中听清,他出国的意愿不会因她的到来发生任何改变。刘纪文的解释反而加重了她心里的失望与怨尤。

刘纪文已从宋美龄神态上感受到对方的不悦,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不快的地步,他忽然想起现在有必要更改自己的出国计划,在爱情与事业的权衡中,刘纪文意识到他更需要宋美龄的支持。于是他说:“美龄,我在决定前往欧洲考察的时候,是考虑到至少暂时我们还没有结婚的可能。我已经从你给我的信中,读到许多让我们都感到难以克服的困难。既然我们暂时不能结婚,还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到国外去学知识。可是没想到你会这时候来,既然你不同意我到国外去,我现在提出继续留下来,上峰也可能会批准的。”

“不,兆铭,如果因为我的到来,就轻易改变你思考多时的出国计划,那样,我的心会更加不安的。”宋美龄连连摇手谢绝。夜里,宋美龄在下榻的二姐家里失眠了。

初识蒋介石,美色被垂涎

“好好,大总统,您的意见真让我从心里感动,中正敬佩得五体投地!”一天就在宋美龄经过楼下客厅准备去餐厅时,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个陌生人的语声。

“好,介石,不但要你去苏俄,我还想时机一旦成熟,在广州开办一个学校!”孙中山的谈话非常兴奋,他对这个江浙人继续纵谈他对国民党改组后的设想,宋美龄这时已悄悄探出身子,小心地向客厅内窥望了。在孙中山面前另一张藤椅上,坐着个穿灰布军衣的中年人,他头戴一顶军帽,黑色皮鞋,光头。就在宋美龄想快步穿过那扇敞开的房门,向走廊尽头餐厅走伊城北的大杨树村在伊城带颇有名气,那棵十人环抱的大杨树,树冠遮天蔽日,倔当然也知道了。当倔再问胡老汉家住在村子里哪个方位时,胡老汉告诉倔,他家就住在大杨树上。那时候,人住树上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更何况那么粗的树了,所以倔也没感到有什么奇怪的。但那么粗的树,自己怎样才能上去呢?胡老汉就告诉他:"你到后,绕着杨树正转圈,倒转圈,然后手拍树干高喊声‘嫂子开门就会有人接你上去。"去的时候,忽然发现那直立在孙中山面前的军人,竟不早不迟地回转身来。

几天后,蒋介石又登门造访时,对孙中山说:“自从我见了令妹一面后,几天来始终寝食不安。所以我不得不来麻烦大总统劳神,能不能让介石和令妹再见一面。我是说,如果令妹现在还没有许配如意郎君,我不知是不是可以向她求婚?”

“你说什么?向可牡丹自有它开放的时日,并不因人们急于看到它的花朵而提前绽开。美龄求……婚?据我听说,美龄早在美国留学期间,就已经有她心里喜欢的人了,所以我劝你还是适可而止为好。”

“她早在美国就有人了呀?”蒋介石这次的失望写在脸上,但他仍然在寻求新的希望:“有了心上人,不一定会成为夫妻吧。大总统,不知美龄小姐喜欢的人是谁,我可不可以结识一下?”

“听说,美龄和刘纪文在美国相遇的时间不长,但是已经有了订婚的许诺了。”

蒋介石大吃一惊:“原来是刘纪文?可就是做过审计局长的刘兆铭吗?”轿夫没办法,继续朝前走。又走了程,个轿夫累得出气不赢,衣裤都在流汗:"县老爷,歇下吧?"

孙中山点头:“正是此人,介石同志,再说,你不是已经早有家室了吗?有家室的人,美人们的眼睛看不见的开资允诺依然留在宫里,他到处寻找钱袋子,可寻不着。叫笛仍在公主手里,有许多的军队围拢着卫护她,怎么也不能走近公主。公主正在对兵士说话,夸奖他们的服装、剑和短刀等等。开资允诺没有办法,想着等军队退散了,然后回乡下去。他正要出宫殿的时候,却不幸被公主的侍女撞了过来,侍女心里想,在青天白日之下,哪有被种看不见的东西撞着的道理,大惊失色地喊起来。开资允诺便很和气的贿赂她说:"唔!你不要响,我是不会害你的,假使你能够告诉我哥哥的钱袋在什么地方,和把公主手上的叫笛拿给我,我定送许多许多你没有见过的金镑给你。"龄是绝不会考虑的。”

蒋介石听到这里,非但没有灰心,决心反而在孙中山面前变得更加强烈了。他说:“大总统,我的家室并不紧要,只要美龄小姐她愿意。家室是可以解决的。现在我感到困难的事情倒是两个:一太太也相继离世,身边只有个弱智女儿小花。这小花长得倒是挺漂亮,可脑子却是超简单,多岁了,也就相当于岁孩子的智力,郑德彪看着女儿就发愁。算命的说,郑德彪是孤独命,将来会孤独而死,万贯家财也会落入他姓。郑德彪不信这个邪,他还要娶媳妇,将来生个聪明儿子,他的家产就有人继承了。是美龄她能不能看上我,二是刘纪文究竟是不是和美龄真有婚约。不过,大总统,事在人为呀,无论如何也要您设法向美龄说一说我蒋某人对她的好感,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了。即便我们不能成为夫妻,做个友人总可以吧?”

孙中山沉吟许久,终于点了点头,说:“还是等一等吧。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为政治前途,他只得牺牲了爱情

就在这一年圣诞节,好消息终于让宋美龄盼来了。刘纪文在寄给宋美龄的信中说:如果在北美各国的考察进展顺利,那么最迟他在明年春天也会回国,到那时他要亲自前往上海的宋家求婚。宋美龄读到这里,眼里泪花滚动。

刘纪文回广州的时间是3月20日,广州城一片白色恐怖。

“兆铭,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到上海去。”古婉仪虽然早已不在人世,可是刘纪文始终视其父古应芬为自己的至亲父辈。古应芬长吁短叹,半晌才说:“我岂有不支持你尽快结婚的道理?可是,蒋先生昨天亲自找我谈话,他说,让我们千万不要坏了他的好事。”

“坏他的好事?”刘纪文越加愕然。

古应芬心寒地叹道:“此前有人虽然传说老蒋在暗打宋子文妹妹的主意,可我并没在意。谁都知道宋美龄早在美国时就和你有了婚约,可是,兆铭,我劝你千万小心,切不可为一个女人和老蒋闹翻,那样可就要毁灭前程了……”

两天以后,刘纪文忽然收到一张大红请柬。原来是蒋介石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名义请他到广朱秀才哀叹声,已无牵挂,便出了门,趁着夜色,终于来到了土地庙里。州越秀大酒楼便宴。

“兆铭兄,我有一私事相求,”两人正推杯换盏地喝着酒,蒋介石见时机已到,忽然道出他的宴请真意,“中山先生刘太得知王有被人劫走,甚为惊慌,为防意外,急把王香莲带至别处幽禁,又暗中通知刘做好准备,以做必要时的接应。在世的时候,就希望我身边有个贤内助,因为任何一个革命家,如果没有真正好女人在旁支持他,那他肯定就一事无成。孙大总统的许多惊险历程,都因为身边有宋庆龄女士而化险为夷了。我现在虽然也有女人,可是,那都是些没用的女人啊,中山先生在世的时候,就希望我和美龄女士结合,只有她出来支持我,革命大业才有可能取得成功。兆铭兄,你以为如何?”

刘纪文心里窝着一团火。

“我想,兆铭兄肯定会成人之美。”蒋介石把刘纪文的心思已经看透,他知道这位白面书生绝不敢在他面前直言内情,所以继续说道:“宋女士对介石也暗有敬佩之心。现在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原来,兔子将货郎哥骗走以后,狐狸挑上担子,狼跟着就块儿往狼洞里去了。到了狼洞,狐狸煽惑狼道:"狼大哥呀!这担子是我挑来的,可是你是我们的大哥,应该给你半东西。"狼听出狐狸的意思是想叫它合谋霸占了这担东西。,我临时只好求助于兆铭兄从中成全了。”

“这……”刘纪文额头上沁出了细密冷汗。他没想到蒋介石的手段如此毒辣。想到自己"你丫瞎了眼了!爷手里这只斗鸡,是出了名的落草凤凰,斗遍城无敌手。今儿你撞坏了爷的鸡,不赔我银子不算完。"所面临的重重困境,刘纪文忽然在席间大声呕吐起来,蒋介石见状情知他心中痛苦,也不敢继续追逼下去,最后只好吩咐身边侍从把刘纪文送回了寓所。

在不该摊牌的时候摊牌了,刘纪文因此生病不起。

阮云道:"他不是摇着手吗,那就是下联‘只手摇摇,指长两短’!"说着,他就如此这般地解释了番。乾隆皇帝明知这是阮云即兴编造出来的,但也不禁为他的敏捷才思而拍手叫好。当然,他筹划中的上海之行也不得不悄然取消了。尽管上海方面宋美龄不时仍有信寄到广州,刘纪文自此老尼姑也不生气,也不反驳,摇了摇头,慢慢爬到阴沟上,朝着尼姑庵的方向躲了。再也不敢给她复信。

刘纪文低下了头。他要从爱情的痛苦中挣扎出来,理智面对自己的将来。

“蒋介石确实比我有政治前途。”上海城隍庙的豫园,刘纪文终于向她倾吐出心中的真实想法,“特别是我回到广州以后才发现,蒋先生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国民党的实际领导人。而他在和我谈话之后,更让我坚定放弃和你结婚的念头,因为我已经看到,蒋先生对你的爱也是真诚的。如果你和我结合,今生的政治前途可能非常渺茫,但是如果你和蒋先生在一曹得贵不以为然道:"卢弟,虽然咱们没有本钱,但眼下却有个机会,可以让咱们拥有本钱,这个天赐良机,你可千万不要错过啊!"卢秋生头雾水:"啥天赐良机?"起,你不仅会有光明的前景,而且会对国家有所贡献……”

不久,在1927年5月26日的《申报》上,见到一条来自南京的电讯:《刘纪文昨就任南京特别市市政长》!这条只有几百字的新闻只占报纸一角,并不引人注目,可是让宋美龄久久不能平静……

选自《科海故事博览》

标签:放弃初恋情人宋美龄仕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