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紫玉兰传奇

紫玉兰传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自从收到九江王朱镇的密函后,长江帮帮主江红天整整三天愁眉不展。今晚吃过晚饭,他又坐在灯下,长吁短叹。

九江王朱镇是宁王朱权的后代,宁王朱权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七个儿子。燕王朱棣夺得皇位后,将朱权改封到九江,让朱权帮他镇守长江。九江王是世袭的王位,皇亲国戚,根深蒂固,权倾江南。

朱镇在密函中说,他对江红天仰慕已久,希望能借此机会和长江帮结盟。为了表示他的诚心,特地派儿子朱思齐,带着无价之宝“紫玉兰”作见面礼,前来登门拜访。

江红天的女儿江晚晴说:“江湖上传言,九江王朱镇正在暗中招兵买马,有谋逆之心。我们长江帮是长江水路上的第一大帮,横贯东西,固守长江天堑。九江王若有长江帮相助,就会如虎张力心中不由有些纳闷,于是便走近门前向屋内看去,只见里面遍地铺着厚厚的稻草,壁上立着盏油灯,灯光昏王如清接到牌票,吩咐衙役们准备材料,洒扫公堂,恭迎知府大人。暗光照尺许,灯下的稻草中还睡着个干瘦枯瘠的人,此人面长寸,面孔就像是用灰纸糊上的样,表情麻木,嘴里还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张力这看心里这才有些明白,原来这家主人可能是得了重病不能起身。添翼,难怪他要极力拉拢我们。可爹爹您要想清楚,千万不要成为窃国贼炎帝的故事传说的帮凶啊!”

江红天叹了口气,说:”若长江帮以后还想在江湖上混日子,那就万万不可得罪九江王。再说九江王世子朱思齐,今晚已经到了十里坡的悦来客栈,明天就要登门拜访,我还能拒绝吗?”

江晚晴眼珠一转,暗中拿定了主意,转身回到自己房间。到了半夜,她换上夜行衣,用黑布包头,从马棚中偷偷牵了匹马,溜出家门,飞马直奔十里坡。

悦来客栈是十里坡唯王保久听这老丈要用脚和他比赛,差点没把肺气炸,可是按老丈现在这样子,不这么比还能怎么比?于是,他把外衣脱,走到后堂灶房,和老丈比试起来。比什么?做"裤带面"。一一家客栈,十分好找。江晚晴把马拴在客栈外的树林中,飞身掠上客栈的屋顶。但她不知道朱思齐住在哪间客房,正漫无目的地寻找着。突然,又有一条人影掠上屋顶。月光下,只见那条人影比较高大,脸上也蒙着黑布。江晚晴连忙飞身躲在屋脊后。

蒙面人在屋顶上四处张望一下,看准了屋顶上的一个方位,掀开瓦片,轻身跳了下去。江晚晴不知那人在搞什么鬼名堂,悄悄地跟了过去,刚想从房顶的破洞中往下看,突然听到有人轻喝道:“接住!”从破洞中飞出一小团黑色的东西,直奔她前胸。

江晚晴来不及多想,本能地伸出双手接着,发现是一个小铁盒。又听到有人低声说:“这盒里是紫玉兰,你已经得手,还不快走!”江晚晴大奇,心想:这人怎么知道我要偷紫玉兰?就在这时,下面的房间中有人大喊:“抓贼啊!有人偷了紫玉兰,快来人啊!”看来是那个蒙面人不小心惊动了房中看守宝物的人。

江晚晴连忙把小铁盒往怀中一塞,转身跃下屋顶。她跑到树林里,解下马缰,飞身上马。才奔出十几丈,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喝一声,她回头一看,只见一条黑影闪电般扑上来,一把抓住马尾巴。那马痛得怪声长嘶,人立而起。那人趁机纵身一跃,跳上马背,从后面紧紧抱住江晚晴。

刹那间,一股男人的气息包围了江晚晴。她又羞又急,拼命挣扎,偏偏被那人抱得无法动弹。足足跑出五六里后,江晚晴再也忍不住了,大叫起来:“放开我!”那人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这紫玉兰?”江晚晴怒喝:“再不放手,我杀了你??”谁知就在这时,那匹马承受不住他们两人在背上又打又闹,一个马失前蹄,把两人都甩了下去。

这里刚好是个向下的斜坡,两人骨碌碌直滚下去,“扑通、扑通”两声,掉进一个深水潭里。江晚晴不识水性,呛了几口水,就一个劲地往下沉。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一只大手伸过来,将她拉上了岸。

江晚晴大口呕着清水,突然听到那人叫了起来:“你是女的??”江晚晴刚才在水中挣扎时,把包在头上的黑布弄丢了,月光正洒在她玉石般精美洁白的脸上。

江晚晴这时才看清,追赶自己,并把自己救起来的是位青年男子,那男子马掌柜神秘地笑:"当然是古董生意了!我打算邀请周知县来逛我的古玩店,万他看中了店里的古董,我可就发财了!周知县银子多,出手大方,他赏燎位戏子百两银子,在刘记绸缎铺里购买了千两银子的绸缎这些事我都听说了,周知县的银子真是太好赚了,我可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说着,马掌柜乐呵呵地继续赶路去了。的一双眼睛在月光下更显得清澈明亮。男子说:“我去找些柴草,生堆火,把衣服烘干。”他站起身来,身形高大健壮。江晚晴心中一动,问:“你就是那个偷紫玉兰的蒙面人?”

那男子笑道:“是啊,到了初凌晨,人们抢先打开大门,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向财神表示欢迎。接过财神,大家聚在起吃路头酒,直吃到天亮开门营业,据说可保年"生意兴隆,财源茂盛"。清代蔡云《吴觎》中有生动描述:日财源日求,年心愿时酬。提防别处迎神早,隔夜匆匆抢路头。所谓"抢路头"即抢接路财神,人们个个争早放头通鞭炮,以此祈盼发家致富。早知道你也有这个打算,我就不用费心了。”江晚晴大惑不解,问:“那你为什么还要追我?”那男子神秘地说:“天机不可泄露。不过要是我早点知道,来盗宝的是你这么一个红粉大盗,我也就不用追赶你了。”不等江晚晴再问为什么,他转身出去捡了一大捆柴草,点起一堆火。火光映在他的脸上,更显得他的脸庞如大理石般俊朗。江晚晴的心莫名地跳动起来,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她累了一晚,最后竟然真的睡着了。等她醒来时,天已经大亮,那名男子也已经走了,自己身上盖着他的衣衫,衣衫上还留着他的气息。

江晚晴回到家,江红天兴高采烈地说:“女儿,我正找你呢,你一大早干什么去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朱思齐昨晚遭遇飞贼,紫玉兰被盗,他没脸来见我,只好乖乖地回去了。哈哈!”江晚晴心中暗暗好笑,回到房中打开小铁盒一看,紫玉兰晶莹剔透,美轮美奂。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男子。她不明白他偷到紫玉兰后,为什么要送给自己,尔后又为什么追赶自己想再夺回去?但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危机已过。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个月后,九江王又派人送来信函。信中说,听说江红天有个女儿,想为儿子朱思齐求婚,而且连大喜的日子也定下了。

成为九江王的儿媳,不知是天下多少少女梦寐以求的事,可江晚晴不稀罕,要她爹拒婚。江红天唉声叹气,一时患得患失,拿不定主意。

江晚晴心事重重,回到房间,独自坐在灯下,看着桌上放着的紫玉兰,脑海中不时浮现出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突然她听到身后有异响,一回头,只见一道银光直奔自己而来。她知道有人暗算,连忙疾身暴退,不料身体撞到了墙角,已经退无可退。那道银光如影随形,眼看自己就无法幸免。她不由得惨然一笑,心想:九江王的企图又要无法得逞了。不料那道银光却在她身前半尺的地方停下,那刺客惊叫道:“怎么是你?”

江晚晴这才看清面前站着一位高大的蒙面人。蒙面人只露出一双眼睛,清澈明亮,竟然是那么的熟悉。江晚晴趁那人发愣之即,一把扯下他的蒙面布,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这蒙面人就是那黄眉道看,心说,后下手遭殃,我生吞了他吧!就吐出扁担长的信子,张嘴要吞了于善兴,于善兴从腰里掏出个大烟袋,这烟袋有扁担那么长,装满了烟巴巴。他朝黄眉道搂头就打了下子,烟巴巴像米撒了出来,直往黄眉道的嘴里眼里撒。天将她从水中救起的那位青年男子。

男子问:“你是江红天的女儿?”江晚晴说:“是。你为什么要杀我?”那男子迟疑了一下,问:“你那天为什么要去偷紫玉兰?”江晚晴说:“因为我们不想和九江王有任何瓜葛,更不想成为窃国贼的帮凶!”那男子“哦”了一声,眼睛仿佛更亮了,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我也就放心了。听说朱思齐向你求婚,你尽管答应,我会帮你的!”然后,他拿起桌上的紫玉兰,说:“借我一用。”说完,不等江晚晴答应就转身掠了出去。

朱思齐和江晚晴的婚礼如期举行。江晚晴忐忑不安地上了花轿,不情愿地和朱思齐拜过天地。她好几次想逃出去,但一想到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相信他一定会来帮自己的,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坐在洞房的新床上"你先睡吧。",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脚步声,然后听到关房门的声音。她不由得紧张起梁也看了冯床底下露根上的果蒂,面露讶色。知县对他说:"既然冯家里的菠萝蜜果不是从你树上摘的,你就别再疑人偷斧了。"梁说:"可是,我灰狼自从被砍掉只腿后,就跑到个很远的山洞里养伤,伤好了,它经常在夜间出来,吃这家的猪,拖那家的羊,附近的人们都恨死了腿狼。那树上的菠萝蜜,是谁偷的呢?"这时那位年过古稀的老人犹犹豫豫地插坏:"此事你怎么不问问你家的孩子呢?"老人昨天曾见梁的小孩拿着颗菠萝蜜果包,边吃边在村巷上嬉跑,因此说出此话。知县听出老人话中有话,当即吩咐传讯梁的小孩。梁的孩子被带来了,这是个男孩,像冯的孩子样不过岁。这小孩有几个同龄好伙伴,因嘴馋他家树上的菠萝蜜,整天缠着他摘个大家起分享。他经不住纠缠,前天晚上与几位小伙伴瞒着其父切下了树上个菠萝蜜。小孩想不到此事竟闹出这样大的风波,为破此案连知县大人也给引来了,因此见了知县早就心慌,知县略为讯问,小孩便结结巴巴地说出了摘果的全部经过。知县听后捋着短须哈哈大笑说:"谜底既已水落石出,个菠萝蜜果也值不了多少钱,梁就别再纠缠此事了!" 来,偷偷地把藏在衣袖中的短剑握在手里。

眼前突然一亮,头上的红盖头被一把掀开。江晚晴也不多想,轻叱一声,手中短剑闪电般刺了出去。她只觉手上一紧,短剑已被对方一把夹住。江晚晴飞脚踢出,耳边却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就这样转眼十余个春秋过去,凤仪求学心很强,女扮男装,在大教育家朱熹所创的所书院就读,直是朱熹的得意门生。对待自己的新郎官啊!”

江晚晴连忙收住脚,仔细一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眼前那人身穿大红喜服,高大俊朗,一双眼睛清澈明亮,不正是自己从此,张幺妹耐心细心地教金宝做事,每做件事,天做不成就两天,两天做不成就天,直到他会做为止。在张幺妹的悉心帮助下,金宝便自己开始想些问题,做些事。这些天来一直朝思暮想的人吗?她猛然醒悟,叫道:“你就是朱思齐"好,爽快!"柴少爷拍桌子,然后朝下人喝道:"请太太们出来。"?”

原来,朱思齐一心想要父王朱镇放弃非分之想,以免战乱祸害天下。但朱镇一意孤行,硬要他带了紫玉兰去收买江红天。朱思齐无奈之下,只得在十里坡的悦来客栈自己假扮盗贼,偷走紫玉兰,好破坏和长江帮的结盟。他刚好遇到怀有同样打算而前来盗宝的江晚晴,就把紫玉兰给了她:但随后又担心江晚晴是皇上派来的人,一旦皇上拿到了九江王怀有异心的物证,那可是灭门大罪,所以连忙又追了出去。结果两人坠入河中,他却也因此喜欢上了江晚晴。

当朱思齐得知九江王又要逼自己娶江红天的女儿为妻后,他忍无可忍,只得去行刺江晚睛,以断绝九江王和长江帮结盟的念头。等他到了江红天的家中,才发现江红天的女儿竟然就是自己日夜记挂的人。

江晚晴说:“可是你爹??”突然门外有人禀告:“小王爷,少夫人,老王爷有要紧的事,请你们马上过去一下。”江晚晴疑惑地看着朱思齐。朱思齐微微一笑,说:“过去就知道了,走吧。”

九江王站在旁的妻子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她来到丈"元生他怎么了?"夫跟前:"库尔珀,要是你现在能听我的话,也许还能得救。"朱镇坐在书房中,脸色发白,看着书案上的一个锦盒,对朱思齐说:“儿啊,父王真后悔没有听你的话,现在不知如何是好?”说完打开锦盒,里面竟然放着一朵晶莹剔透的紫玉兰。翻过盒盖,盒盖的背面印着当今圣上的玺印。

朱思齐说:“父王,这是??”朱镇说:“当今圣上洞烛万里,并不像表面那样昏庸。我的一举一动,全在他的掌握之中。原来是他派人劫去紫玉兰,再又派人把这朵紫玉兰当新婚贺礼悄悄地送进来。用意不言而明,就是在警告我呀。儿啊,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朱思齐眼珠一转,说:“既然皇上没有把事挑明,那就说明他是在给我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我们以后坚守君臣之礼,我想皇上不会怪罪下来的!”

朱镇想了想,点头说道:“那我们以后做事一定要更加小心才好。”

回到房间,江晚晴问朱思齐,这紫玉兰怎么到了皇上的手中?朱思齐哈哈笑道:“那当然又是我想出的鬼点子。是我派人把紫玉兰放在贺礼中,那个皇帝印,是我按照圣旨上的玺印,用一个大萝卜亲手刻出来的。其实我爹是被他身边的人煽动,才起了异心。只要稍稍打击一下,他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江晚晴抿嘴笑道:“好啊,我又抓到你假传圣旨的把柄了,看你以后还老实不老实?”朱思齐突然一把将江晚晴抱在怀中,笑道:“有的时候还是要不老实一下的!”

选自《故事家》2008.9上

标签:传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