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许世友延安拒捕飞身上房顶

许世友延安拒捕飞身上房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认清张国焘野心

1932年秋,许世友任红四方面军第12师34团团长,后相继担任红9军副军长兼红25师师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许世友能打仗,特别能打大仗恶仗,作为红四方面军的总负责人之一的张国焘,对许世友十分赏识和偏爱。一般的红军官兵是不能随便进出张国焘的卧室的,而许世友例外。张国焘那里有烟有酒,许世友看到就随手带走,有时还在张国焘住处与张对饮几盅。部队作战缴来的酒,张国焘明确提出,先让许世友挑个够,并特许其警卫员背酒、炊事员挑酒、战马驮酒。

许世友是直性子,说话不绕弯子,

  县官接到状子,立即提审恶霸:夺镯属实?属实。揭了孕妇被没有?有。有时话说得很不雅,还动不动发脾气,张国焘从来不计较。许世友打了大胜仗回来,张国焘总是和红四方面军的负责人一道前往看望慰问。张国焘不仅自己格外器重许世友,还经常在各种场合向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谈起许世友,为许扬名。许世友由此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

包座战斗后,张国焘让红四方面军南下再过草地。路上,许世友目睹大批红军战士长眠于莽莽草地里,不禁对张国焘的“南下路线”产生怀疑,遂起抵触情绪。1935年10月5日,张国焘在卓木碉召开高级干部会议,公然宣布另立中央,打出了分裂主义的旗号,并疯狂攻击毛泽东和党中央。许世友万分难过,从此认清了张国焘的野心。

气得口吐鲜血

1937年3月中旬的一天黄昏,抗大全体学员被紧急集合到大操场上。校长林彪站到讲台上,悲痛地告诉大家:西路军在高台、临泽、倪家营子和祁连山的苦战中失败了,军长董振堂、孙玉清,军政委陈海松等壮烈牺牲,部队损失两万余人……

恰在西路军以两万余人的伤亡而告失败的前后,解决张国焘所犯重大政治问题也提上了日程。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抗日军政大学的某些人错误地把张国钱王想了想,说道:焘和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捆在了一起。红四方面军的学员被整得灰溜溜的,一个个都抬不起头来。许世友实在憋不住了,他私下对朋友说:“在张国焘手下当差,真是投错了娘胎。”

同月31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定》后,延安的部队、机关和学校,纷纷声讨张国焘,要肃清张国焘的错误影响。就此点燃了清算张国焘分裂中央、分裂红军的右倾机会主义的导火索。

抗大也召开了“张国焘斗争会”。学员列队集合来到广场,中共中央委员几乎小林揩了揩眼泪说:"你还哭不哭?我不想哭了。"全部到场,毛泽东和张国焘也在其中。

按照毛泽东主席的指示,批判会开得秩序井然。台下提问,台上回答。弄清问题,找出症结。

第二天上午,在抗大一队的批斗会上,有些人又是上批张国焘,下批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出现了偏差行为和过火言语,波及的面宽了,“牵连”到整个红四方面军,“牵连”到许世友。这时,许世友再也坐不住了,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许世友发言说:“干什么事都要实事求是才行。张国焘犯了分裂党分裂红军的严重错误,在生活作风上也不够检点,但对革命也作过一点贡献,尤其是他刚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那阵子,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应该功过分清。我老许不能昧着良心同意别人对他全盘否定,更不能容忍那些对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无理指责……四方面军撤退,这不叫逃跑主义,是因为敌强我弱,换个地方再打嘛!撤到川陕,部队得到了发展,这样的逃跑,有什么不好?”

“噢,还有第二个张国焘。你许世友竟敢为张国焘辩解,真是典型的托洛茨基。”一个学员立即反驳许世友。

许世友一听火冒三丈,骂起娘来:“娘的,老子说了几句就成了托洛茨基,啥球托洛茨基,老子不懂,尽放狗屁!”

这一骂,惹出了乱子。有人说许世友原来就跟张国焘是一伙的,不像红军的高级干部,倒像一个大别山区冲出来的土匪,还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军阀。批斗张国焘的会转成批许世友了。

一时,“打倒许世友!”“打倒张国焘!”的口号声铺天盖地袭向许世友,气得他心血潮涌,暴跳如雷,指着那位年轻学员怒吼道:

“呸,你小子敢骂我!老子参加敢死队闹革命的时候,你还在娘肚子里!我反对中央,我是张国焘的徒子徒孙,我是土匪……”突然,许世友说不下去了,只觉得天旋地转,他双手捂住胸口,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逃跑”计划暴露

许世友气病了,住进了医院。

抗大的批斗会趋向白热化,大有你死我活之势。一潭清水给搅浑了。

红四方面军的一些老战友、老部下,纷纷到医院探望许世友,而且还带来了传说要枪决周纯全、何畏、张国焘的消息。许世友吃惊倔赶紧随大嫂来到大哥家,看见躺在床上的侄女,竟吓了跳,这不是胡哥胡老汉家笼子里关的那个姑娘吗?倔下子明白了,难怪自己看见就觉得面熟,原来是自己的侄女。他对还在哭泣的大嫂说:"大严武起床看,原来叫门的是个少年伢儿。嫂,你别伤心,我去去就来,肯定能把侄女治好。"说罢,匆匆向大杨树村赶去。了,自己也是张国焘手下王小老实憨厚,就当真了:"那,能弄得来?"的军级干部,不可能没有事;若是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枪决了,死得也太冤枉了。老子为穷人打天下南征北战,还挂了彩受了伤,没有功还有罪,这是哪门子的理?我们在这里干,还有什么出路?

许世友思前想后,苦闷到了极点。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在病床上想了3天,终于想到了正在四川率领1000多人打游击的老部下刘子才。与其在这里等待枪决,还不如到那里闹革命去。

当时,许世友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嫌他们吃不了苦,还都要骑马。许世友计划步行7天7夜通过陕北,到达陕西汉中,再到巴山会合刘子才部队。一切计划都是许世友作的,路线图也是许世友画的,还有写给毛泽东主席的信,都在许世友身上,准备4月4日夜10时出发。

许世友精心策划的“逃跑”计划不久暴露了。4月5日上午,原计划跟许世友一道回四川的抗大保卫处处长王建安(曾任红4军政委),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不走了。他觉得,许世友的行为太过火了,中日吉纳无计可施,只好赶回家乡。在路上,她想:"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不行,我定要想办法消灭火魔。既然神仙没办法,我就去找玉帝,他是最大的神仙,定会有办法的。"于是她又跑去找仙 这天上演的正是老百姓最喜欢的京剧《铡美案》。台上那包拯身着官服,头戴官帽,眉宇间的月牙宛若弯新月,黑黢黢的脸色透着无限威严。大戏正在上演,喊冤叫屈的秦香莲在后台换好戏服正准备上场,突然从台下匍匐着走上人,披散着头发,衣衫不整,她来到台上,"扑通"下跪在包拯面前:"青天大老爷,冤枉啊,请为民女做主!"鹤,请求仙鹤借她对翅膀,好让她能飞上天庭见玉帝。仙鹤被她的诚心和毅力感动了,就将自己的翅膀借给了她。日吉纳有了翅膀,便迫不及待地朝天庭飞去。不知道飞了多久,钻过了多少云层,这天,她终于飞到了天庭。玉帝早将人间的事算得清清楚楚,他接见了日吉纳,并交给她样东老师走过来问他,他就把后娘如何下毒、今晚又要勒死他喂狼的事,十地朝老师说了。老师气极了,说:"天底下还有这样狠毒的后娘?我真不相信!你今天拿着我的烟袋,放在你家的窗台上,我随后就去找,到底看看真假。"文秀就拿了老师的烟袋,回家了,老师随后也跟了去。文秀回到家,先把老师的烟袋放到窗台上,只见后娘赶紧地迎出来,说:"儿子吃饭吧。"文秀刚进到屋里,就被后娘和爹捆了起来,嘴里还塞上了棉花套子。紧接着老师叫门,他们就把文秀填到了床底下,去给老师开了门。西。央说张国焘的问题仍然是党内矛盾,可以在党内解决,何必要用暴力?这非常危险。王建安思前想后,感到问题严重,遂决定向上级报告。

大约在上午10点钟左右,王建安对许世友扯了一个谎:“许军长,你们走吧,我突然感到身上不舒服,有病,怕是走不了了。”

许世友一听王建安打退堂鼓,顿时急眼了:“娘的,临阵脱逃,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否则,我就采取强制措施,你别说我许世友对不起朋友!”

王建安经过仔细考虑,不得已悄悄地找到队里的党支部书记谢富治,报告并揭发了许世友将要出走的密谋。

翻身上房顶拒捕

此事,谁也不敢怠慢,迅速报告给抗大校长林彪。林彪想了一下,指示说:“你们立即返校,要不动声色,掌握新的情况,并做好防备。等我向没多久,打北岸走来个撑着花纸伞的俊俏身影。毛主席报告后,就回校处理。”

“情况怎么搞得这么复杂?”毛泽东听完报告对林彪说,“一是注意保密;二是把人先抓起来再说;三是防止其他人再出类似问题。”

林彪立即返回学校,召集抗大负责人和陈大娘说:"是吗?我再给你几根看看。"说完把梳子上挂的头发捏了下来,扔给桦树精,陈大娘头发出手,就好像千百条飞龙样,张牙舞爪地向桦树精扑去,桦树精吓得高叫声,撒丫子往回跑,跑到山上变成棵大桦树。飞龙见桦树精现了原形,就变成枯藤,紧紧地把桦树捆了起来,从那以后桦树精捆上了枯藤,再也动弹不得了。学员队的领导刘亚楼、傅钟、莫文骅、邓富连及边区保卫处的人开会,传达了毛泽东的3条指示。边区保卫处处长周兴迅速布置人员,把学员队的教室和宿舍包围了起来。

当保安人员赤手来抓许世友时,许世友脸红脖子粗地走出教室。他见保安人员没有带枪,心中宽慰一些。他想使出拳脚功夫进行反击,但想到都是红军兄弟,就尽力克制自己,收回了手,尔后“呼”地借助一垛矮墙,翻身上了房顶,并大声喊道:“有种的上来,你们上来一个,老子一脚扫一个。”协同来抓许世友的抗大警卫排长邓岳(1983年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岗位离休),当时还不足20岁,他和保卫处、警卫处的战士,看着许世友飞檐走壁,没有一点办法。许世友不下屋顶怎么办?刘伯承等人闻讯匆匆赶来。刘伯承在张国焘南下时,和朱德一道,保护了红军,维护了红军的团结和巩固,许世友对刘伯承印象不错。刘伯承和颜悦色地对许世友说:“世友,下来嘛,有问题下来讲,呆在屋顶上,总不是个事啊。”在刘伯承的劝导下,许世友才勉强从屋顶跳下来。

许世友跳下房顶后,气呼呼地任保卫人员将自己五花大绑地带走关进了窑洞。

被囚禁受审

许世友等人被逮捕后的第二天,延安最高法院开设特别军事法庭公审许世友等“组织反革命集团”、“拖枪逃跑”、“叛变革命”一案。这几天,毛泽东主席心情颇不平静。在延安的窑洞里,他一支接一支地吸烟,手指被烟雾熏黄了一片。军事法庭调查委员会,负责审理的人员写来报告:“许世友大骂党中央,态度如此恶劣,有人主张,鉴于许世友是‘主谋’、‘首犯’,态度又极其恶劣,该判枪决。”有人认为,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枪毙一个许世友还会不会出现第二、第三个许世友?红四方面军的一批高级将领会怎样看待这个问题?还有人跑出来煽风点火,企图把事情闹大,唯恐天下不乱……

经过认真考虑,毛泽东对张闻天说:“反对张国焘路线扩大了,有些地方甚至是过火的。应该正确引导同志们只批张国焘的错误,不能批判对张国焘路线本来就不应负责的红四方面军干部,更不能去批战士。”

张闻天说:“主席讲得很有道理,这是事关全局的大事,务必注意教育引导。”

毛泽东冷静地联想到许世友。许世友的问题绝非是其个人的问题,他再次翻开许世友出走前给他本人写的那封信,陷入了沉思:许世友虽然有其个人问题,而我们一些同志也没有起多少好的作用,硬把事情做绝了,硬把人家逼上梁山,人家能不造反吗?许世友的问题就要定性处理,毛泽东在那份关于“枪毙许世友”的报告上,断然行使了否决权。

6月6日上午,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公审许世友等人持枪逃跑案。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和指示,法庭尊重历史事实,认定他们过去对革命有过功劳,决定从轻判决。判处许世友一年徒刑,其余分别判处1年、8个月不大功夫,小子又站在了盲男子面前,拿捏着沙哑动静请他给相骨。盲男子搭腕触摸,冷不丁抬起头,那双根本没有眼球的眼窝里忽地掠过丝冷光:"命宫阴暗,官杀混杂,凶不可测!"或6个月不等。

接受毛泽东教导

判决之后,毛泽东看望了每一个被判刑的人。

毛泽东先托陈赓给许世友捎去一条“哈德门”香烟。不久,毛泽东又叫从前线回到延安的徐向前去看看许世友等人,做点打底工作。见时机成熟,毛泽东先后两次到禁闭窑洞看望许世友并与其促膝谈心,令许世友大觉意外,大受感动,大为振奋。

毛泽东看望许世友时说:“你不要背思想包袱,中央相信你,我毛泽东相信你。”

毛泽东接着说:“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是党的好干部,党的宝贝,不是张国焘的干部。张国焘是党中央派到红四方面军去的,他的错误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你们这些同志没关系。”

接着,毛泽东指着许世友说:“张国焘是张国焘,许世友是许世友,怎么会是一个人呢?”

毛泽东这一番话,深深打动了许世友。

许世友听到这里,心头大热,他没有什么苛求,只求别人理解,感动得热泪夺眶而出:“主席,今天我终于认识到了,你讲的句句在理。以前我有许多地方对你不满,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我在思想上犯了严重的郑成功是天地会的祖师爷错误。”许世友越说越激动,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毛泽东面前:“主席,我的错误,你能谅解吗?”

忽悠术回放:冯谖是齐相孟尝君门下的食客,草根个,不过大忽悠的本领可是非同寻常。次齐国国君听信谗言,罢了孟尝君的相位,冯谖就对孟尝君说我可以让你的相位失而复得,而且比以前更加显贵。孟尝君听还有这事,那就试试吧。于是冯谖就来到秦国,对秦王说:当今世上能与秦国抗衡的只有齐国,大王想不想让秦国超过齐国,秦王听当然愿意啦,问怎么办,冯谖接着说:大王也知道齐国罢了孟尝君的官吧?齐国之所以受到天下的敬重,就是因为孟尝君,现在孟尝君因为被罢了官心中很怨愤,他必定背离齐国投靠秦国,他又熟悉齐国国情,你如果得到他肯定对你有好处,你赶快派使者备厚礼偷偷的去迎接孟尝君,千万不能错失良机,如果齐王明白过来,再度起用孟尝君就晚了。秦王被冯谖这么忽悠,就派人去请孟尝君。冯谖抢在使者前面赶了齐国,又开始忽悠齐王,说唯能和我们抗衡的秦国听说你罢免了孟尝君,已经派人来请孟尝君做相了,如果秦国得到此人,齐国就再也不能与秦国抗衡了,大王应该在秦国使者没到达之前赶快恢复孟尝君的相位,挫败秦国的阴谋,断绝它称强称霸的计划。齐王听后,这还了得,赶紧恢复了孟尝君的相位。这下子,倒把毛泽东给弄慌了,他连忙弯腰扶起许世友,说道:“世友啊,我们都是革命兄弟,怎么能这样呢?使不得,使不得!”

许世友立正站好,说:“我要向红四方面军干部讲,把你的话向他们宣传,让那些搞鬼的人,让那些不团结的人站不住脚!”

毛泽东拍了拍许世友的肩膀:“你的性格是很可贵,这既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我送你几句话,望你刻心铭记。”

“哪几句话?”

毛泽东幽默诙谐地说:“单用鼻子闻,认不出好菜;光发暴脾气,找不到好朋友。”

许世友闻言,爽朗大笑。

两人谈了很久,直到星斗满天时,毛泽东才离去。

当年7月,在毛泽东的提议下,中央撤销了对许世友等人的禁闭处分;1938年1月,党中央又撤销了许世友的党内处分,给他恢复吴允只有个儿子,名百货。吴允望子成龙,在百货岁时便给他请了先生,期待儿子早日学成,好继承他的家业。怎奈百货自小懒散,不喜欢读书,到十几岁大字没识几个。吴允为此心事重重,筹莫展。百货十岁时,吴允大病场,不久命归黄泉。了党籍。

也就是从这一次起,许世友真正彻底认清了张国焘这个满口马列主义却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正人君子”的真实面目。他以义割恩,最终从思想上、立场上、感情上与张国焘决裂,与广大指战员一起投入到了清算“张国焘错误”的斗争中去。经过这次事件,许世友也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毛泽东,他铁心紧跟毛泽东,保卫毛泽东,至死不休。

进自《摇篮报》

标签:许世友延安

    上一篇:紫玉兰传奇 下一篇:八阵图战无不胜之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