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唐代诗人爱召妓

唐代诗人爱召妓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国的诗人一向有“骚客”之称。从字义上来看,这种骚客当然是忧国忧民的样子。但如果从青楼文化的角度来解读,诗人还真的“有点骚”。青楼女子为什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说法,盖因为历史上的诗人确实都爱召妓。

杜牧迷恋张好好晚唐杰出诗人杜牧在世时,与诗歌一样著名的地方是他的浪漫史。大家熟悉的《遣怀》写得相当出色,其中便透露出了他当年的嫖娼经历——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悻名。杜牧的官场天天过去,仓颉创造出了我们今天用的所有汉字,并将它传说仓颉在造字之初捉了许多甲壳类昆虫,并将昆虫沾了黑水让其在草叶上爬行,以昆虫爬行时所留下的印记来造字。由于初期造字并不多,不够使用,仓颉焦急至极,竟然又急出了双眼睛,张面孔上长了只眼。后仓颉又依象形、会意、形声等方法创造出了汉字,传授给了后人。伯乐大概要算曾任淮南节度使的牛僧孺,杜牧到扬州做官就是应牛之邀,去当了“节度使掌书记”。自古山东出响马(叛贼),扬州则盛产“瘦马”(雏妓)。当年的扬州,是唐代最著名的“红灯区”之一。

据说,杜牧心情一不好,便会独自一个人悄悄地外出逛妓院,两年间把整个扬州的妓院全嫖遍了。有意思的是,杜牧还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瞒着牛僧孺。实际上牛僧孺最了解杜牧了,知道他就好这一口,为了防止自己青睐的下属挨扬州街头小混混扁,牛僧孺每次都会安排便衣跟着杜牧。后来杜牧得到唐文宗重用,被提拔为监察御史,临别时,牛僧孺为杜牧饯行,提醒他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更要注意为官形象。杜牧力图表明自己清周俊林本是介书生,哪懂其中的门道?他跑遍了京城,果然没有道度牒可买,最后好不容易找到户人家,有道度牒,主人叫价不低,周俊林答应明日带钱来取。不料他回去取了钱,第天赶到这户人家看,顿时傻了眼,俗坏祸从天降,这户人家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吃了有毒的河豚,全家死伤,男主人心如死灰,决定出家为僧,那度牒正好自己用,不卖了。白和洁身自好,牛僧孺遂出示了他每次嫖娼后下人的密报,杜牧顿时脸红语塞。

其实,王聚财将女儿出嫁之后,每日里都要打开张青送来的金子看上几看,心里乐的晚上做梦都笑醒几回,忽日再去看时,那箱子居然变成了破木箱子,打开来竟是些碎石烂瓦,把王聚财唬得不轻,醒过神来方想到被张青使了障眼法,只是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王聚财叫苦不迭,也无可奈何。杜牧并非薄情郎负心汉,而是有情有意之人,对相好妓女很负责任。每因离任而去,便会把自己钟情的妓女交托给下任,这既让妓女感激,也使下任高兴。杜牧最钟情的妓女并非扬州姑娘,而是江西的张好好。杜张相遇时,杜牧年27岁,而张好好仅是一个13岁的孩子,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张还是个雏妓。可能因为张声色俱优,天晚上,王成出门办事去了。贞子让王妈炒几个菜,说是请几位邻居大娘的客。客人到齐了,贞子叫王妈叫到席前,笑着说"妈,过去我不知道,今儿个才听儿子说您是他亲娘,真慢待您老人家了!说着,就"王妈"坐上席。这是贞子想出辨别婆婆和佣人的办法:若是婆婆,她就敢坐上席;若是佣人,她便不敢坐上席。老婆婆以为真是儿子把坏透了,儿媳也不见怪,便答哈哈地坐到了上席上。她这坐,贞子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唰"地流出热泪来,"噗嗵"跪倒在地,哭着说:"妈!外人不知内情,会骂我忤逆不孝,把婆婆当佣人,留下千古罪名啊!"婆婆忙把媳妇搀起,说:"就怨我那儿子当初说了谎话!"说着也流下泪来。清纯美丽,杜牧对她一直难以忘怀。

白居易太湖上狎妓如杜牧《遣怀》一样,因逛青楼有感而发,或是记事的唐诗很多很多,白居易的《宿湖中》便是其中之一首——幸无案牍何妨醉,纵有笙歌不废吟。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这是白居易在苏州做官时的狎妓诗。苏州是当时又一著名的“红灯区”,清朝道光年间,永平府"满济堂"粮铺的掌柜刘旗证借了高利贷去冀州拉十车粮米,本想发笔财,不料途中被土匪抢得干净,刘旗证气之下死了。为还高利贷,儿子刘云阁只好变卖了粮铺,回到乡下的破旧祖屋里,艰难度日。在这样又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不玩出点风花雪月,白居易其实这种赌法并不公平,赌场占了大便宜。奈何赌花会又刺激又好玩,官府也默许,所以时之间大行其道,赌者云集。是不会甘心的。公干之余,白居易会觉得不召妓便不浪漫。但妓院环境不好,白便常召妓于居所,甚至把欢乐场移至野外——有一次便带着妓女至太湖上放松。

太湖狎妓让白居易乐得合不上嘴,有美女作陪,月色相伴,他乐不思归,一连在太湖上玩天明时分,唐秀才画完了猛虎图,题诗落了款,我老祖方知对方竟是名震天下的江南大才子之唐伯虎!可惜的是,当时唐伯虎没有带上他的印章。还是我老祖灵机动,从厨房取来个萝卜,用小刀削成了方块,然后请唐伯虎临时"雕刻"了枚印章,沾上红色印泥盖在了落款处了五天,夜里就搂着佳人宿睡在湖中船上,所以这才有“何处宿”之感。

而白居易不像杜牧那样“闷声做事”,并不隐瞒自己找妓女的事实,还把这次太湖冶游告诉了自己的“嫖友”元稹——“报君一事君应羡,五宿澄波皓月中。”白居易做官之处多是中国古代“红灯区”,除了苏州,还有杭州,这也为白居易的风流提供了客观条件清朝年间,有个以算命为生的人叫雷乐仙,替人占卜卦象,都很准。在方圆百里,谁都知道他名字,有的科考人士,来问问仕途,他指点,也有不少生意冉名前来占上几卦。。后来白居易离开这些娼妓业发达之地,还念念不忘那时的欢乐,《忆旧游》就是在这种心境下写出来的——六七年前狂烂漫,三千里外思徘徊。这种“狂烂漫”自然让元稹羡慕死了。

元稹挖墙脚元稹对风月场的君听,立刻乱了方寸:"这这"他望望外面黑漆漆的,再看看姑娘那可怜巴巴的表情,最后请姑娘进了门。熟悉,并不在白居易之下。为什么说元稹是白居易的嫖友?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是同时代的诗人,以“元白”之称齐名诗坛,俩人少时相交,关系非同一般;二是趣味相投,对妓女评判有相同的标准,白居易看中的,元稹往往也会钟情,因此曾闹出同嫖一妓的风流趣话。白居易在杭州做官与在苏州时一样春风得意,有不少青楼知己,他最看中的是一位艺名叫玲珑的官妓,经常携此妓外出游玩,留下了段段风流。时在越州的元稹听说后心里痒痒,为了搞到玲珑,他花了一大把银子,才将玲珑弄来越州。元稹让玲珑陪他一个多月,之后才将她送回杭州。白居易当时并不晓得,后收到元稹写来的“调侃诗”,才知道自己被挖了墙脚。

元稹最钟情的青楼姑娘是成都名妓薛涛,每次元稹以中央官员的身份来到成都时,在黄帝的着名子孙当中,除颛顼做了北方的天帝并且度做了中央的天帝之外,还有帝喾,也非常着名,他第个做了下方的人王,奠定了国家的基业。当时的人们都叫他做高辛王。地方官都会把薛涛送到他下榻的地方。一来二往,元、薛之间玩出了真感情。元稹与薛涛之间这种关系断断续续,竟然维持了七年之久,最后还舍不得放弃。

唐代诗人不只有进青楼、“共妓”的偏好,还有“群嫖”的现象。白居易在《三月三日祓禊洛滨》的序中,透露了一次集体召妓事件:他时而望着北面的天际,时而望着南国的琼崖,他触景生情感叹遭:"满目荒凉,哪里是我的故乡啊!"说着,鲛人不禁眼泪夺眶而出。书生慌忙取出玉盘。鲛人眼泪化成明珠,不时落到玉盘上。15个有社会地位的男人,借“祓禊”之名召妓。他们一直玩到月亮都转到妓院西天边的夜里。宋代学者洪迈在其编猴头纂的《容斋随笔》中,将这事作为前朝的一段“雅闻”记录了下来,成为后代文人酒席间的谈资。

古代情人节——“三月三”“三月三”,在唐朝本来就是个十分浪漫的日子,有公职的人员还能休假,以便携相好女子被救女子上前千恩万谢施礼,那汉子还了礼就要走,张成把将他拉住,道,"好汉留步,在下张某愿邀英雄到舍下喝杯水酒,不知肯否赏脸?"那好汉见张成也是仗义之人,当下答应。到郊外“踏春”。《周礼·地官》称,“仲春之月,令会男女,於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这“奔”可以理解为去户外做爱,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不参加,还会受到责罚。

文人自古多风流,唐代才子胜一筹。唐代诗人为什么这么性开放?可能与当时嫖娼召妓不违法,反而是一种时尚的社会风仙斗花龙的故事!传说,有天仙要到东海去游蓬莱岛。本来,腾云驾雾,眨眼就《明史·神宗》(本纪第十):"是日,鸿胪寺官李可灼进红丸",李可灼进仙丹的对象是明光宗朱常洛 可到,可是吕纯阳偏偏别出心裁,提出要乘船过海,观赏海景。他拿来铁拐李的拐杖,往海里抛,喝声"变″,顿时变成艘宽敞、漂亮的大龙船,位大仙坐船观景,喝酒斗歌,好不热闹。不料,因此惹出场麻烦来。气有直接关系;再者,当时的不少性工作者都是以歌妓,乐妓的身份出现,这为诗人召妓嫖娼提供了方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可能受到了唐代帝王在性事和皇宫生活上放纵的影响。皇家都在乱来,臣子们寻寻开心总不过分吧!

选自《良友周报》2009.4.3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空难背后的秘闻 下一篇:打架争状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