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济南城下“将相和”

济南城下“将相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7年2月,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正式合编,共11个纵队,鲁中军区部队合编为8纵,4师改称22师,9师改称23师,鲁中军区警备旅编为24师,全纵队3.3万人,8纵司令员为王建安,向明为政委。胶东部队整编为9纵,许世友为9纵司令员。王建安、许世友号称“山东两雄”。

“山东两雄”是毛泽东的两大虎将,却有着“历史恩怨”,毛泽东巧妙地导演了一场“将相和”,让他们联手在齐鲁大地上谱写了一曲同仇敌忾的英雄壮举。

王建安和许世友一个是湖北人一个是河南人,同是黄麻起义的参加者,寇准闻言,默默地打开卷轴,刚看了眼,立时打了个激灵。只见整个画面狂风怒号,大雪纷飞。画的正中间有间破茅草房,屋内昏黄的油灯忽明忽暗。油灯左边的母亲边织布,边看着旁边的儿子。旁的儿子正在油灯下专心致志地读书。画的右上角是母亲亲笔题写的"寒窗课子图"个大字。左下角则是母亲亲笔书写的首诗:"孤灯课读苦含辛,望尔修身为万民。勤俭家风慈母训,他年富贵莫忘贫。"画还没有看完,寇准早已泪流满面。又是红四方面军的战友和搭档。

王建安原名王见安,湖北黄安县桃花沙河村人,家境贫寒,幼年以乞讨为生,14岁时给地主王少山放牛,1924年10月,17岁的他又挨了王少山一顿打后,一怒之下,一把火烧了王少山的住宅,去武汉投军,更名建安。当兵吃粮两年,因不满旧军队的恶习,他逃回老家,召集60个穷兄弟,自己拉起一支武装,不久与中共黄安县地下党取得联系,1927年入党后,参加黄麻起义,成为中国工农革命鄂东军的一员。

许世友是河南新县许家洼人,家里也是穷得揭不开锅。8岁时,他跑到少林寺当了杂役,结果学得一身好武艺。一次回乡探母,杀了欺负堂弟的小财主,在逃亡途中又杀了抢钱的土匪,最后在军阀吴佩孚的部队里当了童子军。1926年10月10日,北伐军攻克武昌,他所在的北洋军起义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他被任命为连长。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他离开部队,以招兵的名义回到大别山,投身家乡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被选为乡农民义勇队大队长兼炮队队长,随后也参加了黄麻起义,不久汇入中国工农革命鄂东军之中。

许世友和王建安同在一个部队,开始是在不同的连队,但两人都英勇善战,从战士到副班长、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几仗一升,到1没办法,陈家父子又解开了早已捆扎好的行李工具,精选了几块楠木下脚料,拿出了看家的本事,在雕刻上下足了功夫。只几天,对精致的箱子就做成了。刘财主看了,连声叫好,最后,捋着胡子笑着说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鲁班,这对箱子,就是送到皇宫,皇上怕是也得给赏钱。这样,这对箱子算我送给你们的礼物,你们就用它可着劲盛年的工钱吧!"说完,吩咐管家,领他们到库房装银钱。932年12月,王建安已是红10师30团政委,而许世友则为红12师34团团长。1934年秋,王建安为红4军政委,两年后,许世友调任红4军军长,从此两人成为军政搭档。一个是虎胆英雄,一个是军中儒将,红4军在他们两人的率领下,每次战役都是红四方面军的主力,也是战功最大的部队,以善打硬仗和恶仗闻名。

1935年夏,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后,他们作为红四方面军的将领,曾率部再度随分裂红军和党中央的张国焘南下,再次两侍从闻言,大为震张真人对周怀安道:"这眼看就要进城了,新来的知县总不能就这样赴任吧,来,你且洗洗,把官服换上吧!"张真让着那水葫芦倒水,周怀安洗手洗脸,又洗了脚,那水却似流不尽般,回到猎人森林里的住所,玉兔安静地蹲在地上,眼里贮满了柔情。猎人父母都已去世,是个孤儿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名叫阿松。周怀安知道了张真人的奇异,又是连连道谢,换好顶戴官服,拱手作很久以前,杭州城林隐寺附近住了个光棍汉,年纪到了十岁还没有娶老婆。别,径往乡宁城而去。惊:"你,你说什么?"何小顺冷笑声,道出了段往日恩仇。爬雪山、过草地,给红四方面军造成较大损失。到达陕北后,1936年,两人又一起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1937年3月,党中央做出了《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抗大也进行批判张国焘分裂主义活动。一次在批判会上,有些人揭批张国焘时,不加区别地把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扯了进来,且扣上“逃跑主义”"我这头驴身上有多少根毛,天上就有多少颗星星。如果您不相信,就请您数数,多了或是少了请您找我。"阿凡提回答说。、“军阀主义”帽子。生性耿直的许世友按捺不住跳了起来,大声地说:“有话直说,指着秃子骂光头算啥好汉?我不同意把四方面军从苏区撤出来叫逃跑主义。中央就没有逃跑主义?中央红军不也从中央苏区撤出来了吗?如果说逃跑,应该都叫逃跑!”许世友边跳边骂,气得口吐血林氏兄弟从小在大海的波涛里打滚,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入大浪之中的?兄弟见大海无缘无故的骤起风浪,心知定是妖孽在作怪,他们立即从容地指挥水手,把船顺着巨浪,随波逐流,以免被浪峰掀翻,他们的渔船并不是那种平底船,而是种吃很深的远航之船,船体狭长,它本身就能抗拒级台风。那小龙女计不成,又施另计,就在那平静的大海上刮起龙卷风,风裹着巨浪,滚滚向前,越裹越大,不怕他林氏兄弟本事再大,也难逃脱此劫。林氏兄弟见龙卷风裹来,便各自划船避开,以免船与船相撞。兄弟虽然在大海上的经验丰富,但毕竟是凡人,岂能斗得过小龙女的妖法。,住进了医院。

谁知他在病床上躺了几天,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哪里不能革命,非要留在延安?不如回老根据地打游击去!结果,经他一串连,几十个原红四方面军高级将领都同意与他一起回川陕老区去“打游击”。他们定于4月4日夜里“统一走”。这批人中也包括王建安。

4月4日,一切准备好了,就只等夜色降临。在这关键时刻,政委出身的王建安突然醒悟了: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行为,不能由着性子来!他立即报告抗大保卫处。保卫处长大惊失色,立即报告校长林彪。随即,林彪带部队进驻抗大,命令全校师生紧急集合。抗大政治部副主任傅钟走上讲台,按照王建安交代的名单点名,许世友听到点自己的名字,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上了房顶,大声喊道:“有种的上来,你们上来一个,老子一脚扫一个。”

警卫战士看着许世友飞檐走壁,没一点办法。他不下屋顶咋办?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闻讯匆匆赶来,和颜悦色地喊道:“世友,下来嘛,有问题下来讲,呆在屋顶上,总不是个事啊。”

在刘伯承的循循善诱下,许世友才勉强地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然后气呼呼地任保卫人员五花大绑,被关进了窑洞。

进窑洞后,许世友才“醒”过神来,大骂王建安和林彪。这件事报告给了毛泽东。毛泽东决定冷静处理这件事,指示成立高级军事法庭,对涉案人员宽大处理,多数人释放,少数几人判了几个月的刑期,带头闹事的许世友被开除党籍,撤销军长职务,判刑最重:一年。随后,毛泽东两次去抗大与许世友谈话,终于把这位倔将感化了,许世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对毛泽东佩服不已,从此一生对他忠心耿耿。

尽管他认识了自己的错误,但还是与“告密”的王建安翻了脸,两人多年的老交情也戛然而止。抗战爆发后,戏剧性的是,两人都到了山东,一个在胶东,一个在鲁中,所统领的部队是山东抗战最有力量的武装。可他们即使在山东军区一个院子里开会,许世友也是把头扭得高高的,从不和王建安搭腔,冷不丁还冷言冷语地蹦出句:“关键时刻做叛徒,在战场抓住了就会叛变。”据说王建安好几次有意和他消除“间隙”,但回到后院,老管家又叮嘱王财主,池塘见底后,不准人下去捉塘里的鱼。鱼和水就是王家的财富,不能叫人给破坏了风水。他就是“没理睬他”。两人之间虽然“不说话”,但在齐鲁大地上,同为山东八路军的两员大将,鬼子闻风丧胆,称为“俩克星”,老百姓则称他们为“山东双雄”。

两人都是毛泽东的手下大将,他们的“不团结”势必对工作产生影响。毛泽东看在眼中,暗暗决定让两员扭头瞪眼睛的虎将消除隔阂,和好如初。

1948年8月,党中央决定解放山东首府济南,由谁来主帅呢?毛泽东“起用”山东“两虎”——许世友和王建安,让他们在共同的战斗中自己去“解铃儿”。在战役筹划阶段,他首先在西柏坡专门召见山东兵团副司令员王建安。此时王建安已率部在华北作战,8纵司令员于1948年3月由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张仁初接任了。王建安匆匆赶到西柏坡,毛泽东说:“千里请你来,就是要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攻下济南!”

攻克济南,是王建安在山东作战时“多年的梦想”,现在自己已在华北,毛泽东竟把这重任交给自己,无疑是对自己的极大信任,立即回答:“我没意见,服从军委的决定!”

毛泽东说:“攻克济南将是我军作战史上的一次大城市攻坚战,这一仗只能打赢,不能失误。你回山东去,到山东兵团,许世友任兵团司令员,你任得中是天意副司令员。许世友在胶东部队很有威望,你在鲁中、鲁南也很有名气,你们是‘山东两虎’,人言‘两虎难并立’,我说‘孤掌难鸣’。你们詹小骂了句,又倒下去,睡着了。二人的手击得响,同心协力,那战士们就会跟随你们去赴汤蹈火!”

毛泽东没说“团结”二字,也没说要他们去学“将相和”,但王建安却明白他的意思,回答说:“请主席放心,我一定协助许世友同志打好这一仗!”王建安领命后,立即马不停蹄奔赴山东。

在王建安赶赴山东时,许世友正在艾山汤养病呢。中央军委越过华东野战军司令部,直接发报通知许世友:即刻赶赴济南前线。中央军委越级发报调将,几乎没有先例。许世友接到电报,得知是毛泽东亲自“点名”叫他去指挥攻打济南时,欣喜若狂。虽说腿伤还没养好,且已是傍晚天就要黑了,可他全然不顾,满脸兴奋地对妻子田普说:“快,快,收拾衣服走。”吉普车一夜狂奔240里,第二天拂晓到达了泰安兵团司令部。毛泽东得知许世友“到位”后,亲笔写了一份给许世友的颛顼做的第件大事,是规定人间的礼法。据说他定下这样的条规矩:府在路上碰到列子,就定得给男子让路。如果,这个府不给过路的男子让路,那么,这个府将受到惩罚。她将被拉到十字路口去,并叫来巫师围着她做天的法事,祛除她身上的邪气。做完法事之后,还将受到其他的处罚。这样,府以后在路上见到男人就会远远的躲开,掉头就跑。颛顼同时还规定,兄妹不能结婚。据说那时候有对兄妹偷偷的结了婚,作了夫妇。这件事情被颛顼知道了,他在盛怒之下,便把这对无视他权威而乱伦的男女关到了崆峒山上个深山老林的山洞里,并用个很大的石头死死地堵住了洞口。这兄妹两饥寒交迫,紧紧地抱在起取暖,最后饿死在深山穷谷里。后来偶然飞来了只鸟,这是只神鸟。它看到这对夫妇死得这样可怜,就去衔来淋让人复活的不死之草,把他们救活了。可是他们的身子已经完全粘在块,怎么也不能分开了,他们成了个有两个头、只手和只脚的怪人。他们的子孙也跟他们样怪模怪样,这些怪人组成个新的部族,人称"蒙双氏"。电报,电文开头就是:“你已到前方,甚慰。”同时他也得知毛泽东派来的“副手”王建安正在急急赶来山东呢!也顾不上以前的什么恩恩怨怨了,说:“我许和尚打不下济南府,就等于砸了毛主席的场子!老王来了,一定要齐心协力够千个人吃的饭做好了,刚送出去,两个老硷果然回到了他们的床上,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结果,当王建安到达华野攻城指挥部后,已在等候他的许世友立即迎了出来,阿里婶和百姓同大叫:"烧呀,烧呀,烧死那群坏蛋!"火鸡口里的火球不断地喷过去,烧呀,烧呀,南寮岛上的坏蛋通通被烧成了焦炭,连石头也烧红了。阿里婶眼泪不滴颗,只是连声呼喊:"烧呀,烧呀,烧得好!烧得好!"主动握手问候,接着又摆酒为王建安“接风”。两瓶山东高粱酒,他们一人面前摆一瓶,许世友举着酒瓶对王建安说:“老王,自从延安分手,我俩这是第一次喝酒,酒到意到,过去的都过去了,谁也不再提。我先干了再说。”说罢,他就仰脖把一瓶酒全部喝了下去。

王建安也被他的真诚和豪爽所感动,跟着来了个“感情深一口闷”,把瓶中的酒喝得一滴不剩,说:“打下济南后,再来一次仰脖喝。”

结果,两个虎将再次联手指挥,仅8天时间就打下了济南,活捉了王耀武。战后,齐鲁大地流传一句话:“虎啸济南府,活捉王耀武。”“虎”就是许世友和王建安。而知情人谭震林则说:“两只虎,一个是廉颇,一个是蔺相如,毛主席让他们在济南城下演了出‘将相和’。”

选自《十大常胜军》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打架争状元 下一篇:珍珠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