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棺居隐者

棺居隐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9年秋天,一支进大崂山扫荡的日军小队与大部队失去联系,迷失方向误入大崂山腹地。

大崂山方圆五百里,古往今来人迹罕至之处不可胜数。特别是大山深处那随处可见的山泉瀑布,穿空乱石和参天古木,以及大山涧阴森恐怖的涧中套涧,真是“须臾似现三山影,咫尺新开五岳图”!三十几人的日军小队如被抛弃在苍茫大海上的一叶小舟,随时都可能无声地淹没于静止不动的大山。更何况,还有神出鬼没的崂山游击队!因此,提心吊胆的赤野小队长虽然心情越来越沉重,却还是断然拒绝手下士兵鸣枪求救的请求。在大山里面鸣枪固然可以向大部队传递自己的方位,可谁知道第一时间赶到的会不会是崂山游击队?

傍晚时分,赤野小队在一处山坡上发现了一座隐秘的道观,鬼子们顿时喜出望外。因为只要能找到人,就有走出大山的希望。若总是晕头转向在大山里转个不停,纵然不被游击队消灭,迟早也会被活活累死。

赤野小队的三十多名鬼子绕了很远的路,才进入那座叫“归元宫”的隐秘道观。却不料道观内除了玉皇殿上的玉皇这场跨国之恋的男主角自然是明成祖朱棣,而女主角则是来自北韩的女子权妃。权妃是北韩国家工曹典书权永钧的女儿。名门望族的闺秀,书香世家的千金,出落得自然是兰心慧质,知书达理。加上她容貌秀丽,风姿绰约,少女时代就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雕像,就是零零落落排列的三十几具棺材。里里外外不但不见一个人影,甚至连急需充饥的粮食也没寻到一粒。

眼见天色已晚,饥寒交迫的三十多名鬼子兵再也迈不开步。于是赤野决定,夜里就在“归元宫”宿营。

筋疲力尽的士兵们寻来山泉水喝了个饱,也不敢生火,只是随便把枪一架,就各自找个背风地方席地睡去。可作为掌握他们命运的指挥官赤野小队长哪里睡得着啊!

突然,一个沉闷的声音在赤野背后响起:“你们是什么人,到我们‘归元宫’来干什么?”

赤野惊恐地转过头,可空荡荡的殿堂除了那玉皇雕像,哪里有半个人影!莫非,是那雕像在说话?

赤野拔出手枪,紧紧盯着那玉皇雕像等它再次开口,而沉闷的声音偏偏又在背后响起:“你们长明灯把药草房照的通亮,只见排药柜,每个抽屉写着各色的草药名。边的调药桌上,散放着把人参,株灵芝和些雪莲的根茎。药罐就摆在炉子上,炉子里的火已熄了,还有些温热。到底是什么人,我‘归元宫’素来不与世俗交往,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这时候所有的鬼子兵们也醒来了,他们手忙脚乱搜遍了大殿左右,可就是寻不到声音来自哪里!

吓得魂飞魄散的赤野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你是什么人?我们对你没有恶意,请你也不要伤害我们,我们都是因为迷路,才走到这里来。请你??出来说话……”

“进我道观乱闯,还反问我是什么人,且逼贫道现身。难道世俗之人如今都是这般无礼吗?”那沉闷的声音似乎有些嗔怒,接着便见玉皇殿左侧一具棺材顶盖突然缓缓移动,刺耳吱呀声在静谧的空山之夜,显得格外清晰而恐怖!

饶是这帮日本鬼子屠杀老百姓手不软心不跳,可如此恐怖的景象大概又过了天,又有人来说昨夜女伴在园中失踪。老金头听了阵心悸,趔趄了好几下才站稳,忙去衙门报了案。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于是齐发一声喊,屁滚尿流冲出了大殿!

但冲出大殿的日本鬼子们很快便呆住了。在惨白的月光之下,庭院之内那二十几具棺材的顶盖全部打开了。而每具棺材之侧,都静止不动地站着一个清瘦而模糊的人影。有山风吹过,他们身上的衣服如同挂在单薄的骨架上一般衣袂飘飘。月色冰冷如水,他们的眼睛如同月色一样冰冷。月照大地苍白,他们的脸色比月照的大地还要苍白!

赤野来中国之前就知道,中国不但人多,被人们敬奉的鬼神也多。似乎凡能见到的东西,冥冥之中都有一个神灵在暗中主宰。如今看来,果然是这样啊!于是日本鬼子们纷纷跪倒在地,也陈气之下将铁夹子摔了个粉碎,晚上等狐狸们都进了窝,他堆起堆蒿草堵在洞口点燃了,又掺杂了些干牛粪,黑乎乎的浓烟直窜进洞里。只听洞里阵哀鸣惨叫,直到堆蒿草燃尽,里面声音渐渐微弱。陈挖开了洞,里面直挺挺躺着只母狐狸和只小狐狸,全部给烟熏死了这天,原本平静贫穷的永灵镇,来了位姓金的道长。他天文、地理、医术、占卜、星象、风水、看相无所不知,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很快便在当地打响了名声。不管中国神通不通日本语,只管一个劲儿地喊着饶命。

“我们不是什么妖魔鬼怪,都起这天已是更,堂内客人渐渐散去,郑崇祖乘了大车轿来到花娘的绣楼,要了桌丰盛酒菜,两人对饮起来,番推杯换盏后,花娘软绵绵地醉卧在大椅上。郑崇祖大喜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接着便见一个形容更加清瘦的人影从“玉皇殿”出来,站到大殿的门口。惶惶然的日本鬼子们转过头一看,刹那间,全都呆了。

月光下,但见那道士的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肌肉,仅剩下一层皮松松垮垮粘连在脸上。五缕雪白的胡须长长地垂到胯下,倒把瘦长的身体显得矮了。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世界上居然有这么老的人,谁会相信这样的老人还能够举止如常,声音洪亮。

张琦听说有人比他更苦,想听听是怎么个苦法,就把老乞丐拉到沈家账房,让他跟自己睡起诉诉苦。赤野大着最后,有人说,找周泉勇和韩宾问问,几天前,曾有人看见过周泉勇、韩宾和郑县令在块儿谈论什么。衙役们听了,马上扑向周泉勇家,周泉勇老婆哭哭啼啼地告诉他们,周泉勇出去几天了,自己正准备报案呢。衙役们问,周泉勇去聊儿。周泉勇老婆说,周泉勇临走时没告诉她,不过隐隐约约好像是韩宾家。可自己去问,韩宾口否认,说周泉勇根本没去自己那儿。衙役们忙又去找韩宾,谁知韩宾的门也紧锁着。胆子说,他们是帮助中国建设“王道乐土”的日本军人,因为迷路才来到这里。请中国仙人大发慈悲,帮助一下他们并把他们送出山外。到时候一定会重重报答中国仙人。

瘦长的老道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听了赤野的话也不以为然:“老道不是仙人。老道只是全真教‘归元派’的一个道士,向来与世无争。你们既然是迷路来到这里,那天亮之后,老道便派人送你们出山也就是了。”于是那些面无表情的道士们纷纷从棺材内取出干粮清水,送给日本鬼子们饮食。待做完这一切,又不约而同次第回到棺材里面合上棺盖。“归元宫”大殿内外顿时又空荡荡、静悄悄的。赤野和手下的日本鬼子们恍若梦中。

天亮之后,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道士表情木然地带领赤野小队离开“归元宫”,向山外走去。一路之上,赤野无论问什么,那年轻道士都似充耳不闻,双脚轻飘飘地只顾走。那道士似乎走得并不快,却常常令赤野他们跟不上。有时候赤野怀疑已经被那道士甩下了,可紧走几步却又发现,道士只是在前面不远处等待他们。

鬼子兵们开始恼火,相互递眼色准备一到山外,就把这道士抓起来,好好惩罚一下,让他知道对皇军不恭的下场。却不料一个峰回路转之后,无论如何再也寻不到那名道士了。

赤野小队正惊惧中国道士未卜先知又要陷入慌乱,突然一名士兵在路旁发现了大部队留下的路标。再走几步,蓦地发现眼前的一切熟悉起来??

一小队日本鬼子失踪数日之后又完整归来,并在大崂山深处发现全真“归元派”的消息一传开,顿时轰动了青岛各界,连开发青岛的元老级人物沈鸿烈都惊动了。大崂山乃是全国道教第二大圣地,仅全真教就有一百多个法派的道场。而“归元派”据传是全真道教最古老也是最神秘的一个法派,历来为宗教界及学术界所关注。

但在这日寇铁蹄践踏中国国土的乱世,社会各界依旧如此关注全真“归元派”,还有一层更为重要的原因。

据说在北宋末年,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费尽心力抗击金国,最终不敌。在终南山筑活死人墓隐居,于是传下“归元”一派。后来王重阳的七大门人各立法派逐渐坐大而“归元派”日渐式微,承受王重阳衣钵的“归元派”便在终南山活死人墓待不下去了。因为“归元派”继承了王重阳抗金剩下的所有军资,而全真七大门人却都想分一杯羹,用来壮大自己法派。于是,全真“归元派”便移居到胶东崂山,不与“全真七大派”交往。孰料“全真七大派”并不因此善罢甘休,也纷纷到崂山开辟道场,对那笔庞大的军资紧追不放。“归元派”寡不敌众,只得比祖师王重阳更进一步号称“棺居隐者”,传下入门弟子必须世世代代隐居在棺材内的教条。这下,“全真七大派”只得罢手。无论如何,“归元派”也是全真一脉,不好到人家棺材之内争夺资财。但“全真七大派”却也因此在崂山枝繁叶茂繁衍开来??

据说,“归元派”棺居隐者的棺林伯有些心动了,问道:"男方这么有钱,家里是做何营生啊?"材,都是金丝楠木制作。而每具金丝楠木棺材之内,都藏有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于是各方势力的野心家们纷纷进山,寻找号称“棺居隐者”的全真“归元派”道场“归元宫”。同时,与崂山势力最大游击队“青岛保安大那巡抚闻报有人揭榜投往苏州府,怕人捷足先登,也顾不得鸣锣开道,下帖通报,便骑着快马直奔苏州府而来。队”渊源颇深的原青岛特别市市长沈鸿烈,也紧急致函给“青岛保安大队”大队长李先良,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崂山“归元宫”,保护好全真道教鼻祖“归元派”。到后来,甚至崂山的一些道教法派也纷纷联系江湖人物,参与到寻找“归元宫”的行列。于是原本各方势力本已均衡的五百里大崂山顿时又狼烟四起,杀得不可开交。

但日本鬼子还是抢先一步,找到了隐藏在崂山腹地的“归元宫”。那赤野杨表天吓得跑回表叔那里,把情况说了。表叔叹了口气,说:"没办法啊,这是朝廷的规定,捕鱼时,他误杀了条鲤鱼,所以被衙役打了,以后我们要千万小心。"小队长不愧是半个“中国通”,虽然不知道全真“归元派”渊源,却也识得“归元宫”内"伯父,伯母,这位师傅是来告诉你们纺线织布的,每个月的月底我就会来,带你们去销布。"晶晶对丽丽的父母说道。那三十多具棺材以及玉皇殿的神像都是珍贵的金丝楠木所制。而崂山不产楠木,一个深藏大山交通不便的小小道观,拥有那么多楠木器具,收藏的财富可想而知!因此在出山时候,一路上悄悄地留下了路标!于是崂山“归元宫”内那尊金丝楠木玉皇神像以及三十多具楠木棺材被连人带箱,统统被日本鬼子黑特务机关在各方势力厮杀得你死我活之际,渔翁得利偷出崂山,并直接运到了青岛港!

金丝楠木棺材是抢回来了,总不能连同里面的道士也运去日本吧?可黑特务机关想尽了一切办法,就是打不开棺材。最后日本鬼子恼羞成怒,拼着毁掉一具楠木棺蛮力砸开查看机关所在,不料蛮力之下金丝楠木棺材轰然爆炸另个较矮的差役不容他分辩,指着他手中的招幌说:"知道你不是个凡人,否则怎敢揭下皇榜?好极好极,这下你走官运了,爷们也好交差啦。"。棺材内的道士自是血肉横飞,而周围的日本鬼子一下也倒下了七八个!中国的道士们无论“正一教”还是“全真教”,都讲究炼丹,制造炸药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下,日本鬼子算是彻底没辙了。就是棺材里面有无尽的金银从此,在嫘祖的倡导下,开始了栽桑养蚕的历史。后世人为了纪念嫘祖这功绩,就将她尊称为"先蚕娘娘"。珠宝,也不敢连同炸药一起装船啊!于是剩下的金丝楠木棺材,全被暂沉到青岛港外的某处海域,仅把楠木玉皇雕像运去了日本。

就在日本鬼子洗劫“归元宫”之后不久,龙蛇混杂的崂山游击队中又多了一只神秘的队伍。他们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不与任何一支队伍发生关系。而他们最常用的打鬼子方法便是,趁夜晚突然在日本鬼子据点或炮楼附近摆上一具厚重的棺材。一旦有人靠近,棺材内便会发出钢针射杀。而对它用炮轰或用手榴弹炸,又往往引爆里面的炸药伤了自己人得不偿失。直把日本鬼子搞得焦头烂额,再看到突然出现的棺材,老远就避开了。于是这一招儿也很快教会了各路崂山游击队。每当鬼子扫荡崂山时候,就到棺材铺收集棺材摆放到崂山一些显要位置。尽管那里面可能什么也没有,却也是大大地震挫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

抗战胜利后,根据日本黑特务机关长黑敏三郎的交代,国民党青岛特别市曾经数次组织人打捞日本黑机关沉在海里的那三十多具楠木棺材,却始终没有结果。到了1949年青岛解放前夕黑敏三郎突然被人暗杀,三十多具金丝楠木棺材归宿何方,就再也无从揭开了。

1984年,全真“归元派”的金罗抬手将银子打翻在地上,无理道,"偷了东西赔几个臭钱就想了事嗼?没门!你们几个狗奴才傻站着干嘛,快给我把人带回去!"丝楠木玉皇雕像被国家从日本京都追回,曾在崂山道教“九宫八观七十二庵”引起极大轰动。但一直到今天,人们也没有寻到“归元宫”,见到“归元宫”道士。只是崂山深处久居山民每到晚年有睡棺材习俗者,不知是否受了全真“归元派”的影响。

选自《良友周报》2009.1.20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