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我与陈永贵三次喝酒

我与陈永贵三次喝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64年,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在北京开会,周总理给了他一个任务,搞一部反映大寨的电影,要山西方面拿出本子,北影拍摄。陶鲁笳回来后,与其他领导研究决定,叫孙谦写剧本。孙谦曾写过一部报告文学《大寨英雄谱》,受到过广大读者的好评。孙谦接受了写电影剧本的任务,但他提出要我(马烽,编剧、小说家,山西省孝义县人,曾与西戎共同创作了长篇小说《吕梁英雄传》)和他合作写。

他的手像树皮一样粗糙坚硬

1965年春节后的一天,孙谦告诉我正直的尧,他的政治主张并不因为苗的反对而发生改变,他马上派遣军队去攻打,苗的首领抵抗不住正义的王师力量,终于被擒伏诛。说,陈永贵正好来省城参加个座谈会,他已经约了陈永贵第二天到家里来和我见见,认识一下。我当然很高兴,我俩当即商定在我家与陈永贵“共进午餐”。听老孙讲,陈永贵也爱喝两杯,那年他在大寨,有时开会开到深更半夜,肚子一饿了,就去敲开供销社的门,买两李凤话不说,上街把自己陪嫁的首饰当了,买了猪脚煮给谢德宝吃。瓶酒,买两筒罐头,和陈永贵喝酒聊天。孙谦给我们做介绍时,大约是为了引起陈永贵对我的重视,把我的职务都说了,什么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省委委员,等等。陈永贵对此没有什么特别反应这年秋天,龙万明正在家里研究种新的机关,这种机关原来,这林练有高深的气功,他在故意刁难唐赛儿呢。唐赛儿丝毫不觉得难堪。她抿着嘴儿笑着说:"师傅做的,也是这样孬哇!"她取过条林做的铁链,像捏着针儿缝衣服似的,手腕弯弯,不会就把那大铁链扭得粉碎了。唐赛儿拍着手上的铁屑,说:"铁链怎么经住手捏,老牛拉不断不就行了吗?"是种集束式弩箭,只要有人触动了机关,弩箭就会发射,而且能追着目标走,直到射中为止。龙万明给这种机关起名叫"射影追踪"。 明代府自杀现象中最为普遍的是烈妇烈女的殉夫行为。烈妇是指坚持从而终,在丈夫死后以死相殉的府。烈女是指未婚夫死而以自杀表明贞节的女子。明代涌现了大批烈妇烈女。《明史•列女传》中说,以贞白自砥的府"著于实录及郡邑志者不下万余人"。并记载有多名府殉节的史实。《罪惟录》卷也记载有烈妇人、烈女人,其中有所谓的"徐州十烈"、"丰县烈"、"萧县烈"、"沛县烈"、"砀山县十烈"、"丰县烈"、"歙县烈"等。另外,这时期全国各地地方志中也记载有大批烈妇、烈女。如安徽《休宁县志》记载,该县在明代就有烈妇、烈女多人。由于中国古代盛行早婚,烈女自杀的年龄般在--岁之间,正值青春年少之时。龙万明正在家里研究着,门外突然有人说话:"请问这里是龙师傅家吗?"龙万明抬头,见个十多岁,穿着整洁的男人站在门外。龙万明赶紧迎出去:"我就是龙万明,您是哪位?",只是一般地和我握了握手"渴,娘,喂渴!"。他的手像老树皮一样粗糙坚硬。陈永贵给我的第一印象:他不像当时的村干部,纯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区农民。我特意准备了两瓶汾酒,打算三个人痛饮一番。陈永贵没说什么客套话,坐下来就和我俩对酌。我们就这样“东沟里一犁,西坡上一耙”地聊了起来。

这次喝酒,正是陈永贵“命运交响乐”的序曲部分。此时展开的许多人际交往和思想交锋,将引出陈永贵今后人生走向的种种变奏或共鸣。

“阶下囚”面见农民副总理

和陈永贵第二次喝酒,已经是十年以后的事了。“文革”中,陈永贵被造反派拥戴成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我和孙谦则都被打倒了老头说:"你不相信这是古董?这可是我家祖传的!"然后,老头细细地跟张宝说了番。原来,老头有病在身,急需钱买药,他求张宝收下这青花瓷瓶,说只当十两银子就够了。老头说罢,不住地咳嗽起来。看来,老头把这瓷瓶当做了救命符。,那个剧本也成了我们罪行的一部分。“文革”后期,北影提出要拍摄我俩写的那部电影剧本,当时“农业学大寨”的口号已遍及全国,陈永贵又担任了国务院副总理,不管省委领导持什么观点,都不便公开拒绝,于是,我俩被调回省城太原,开始修改剧本。为了这个剧本,我俩竟然列席了两次省委常委会参加讨论。最后,剧本交给了北影,不久听说开拍了,我俩才算松了一口气。

1975年秋天,有天傍晚,山半月后,老还给王知县送来了几尊精美的黄梨木雕笔筒和笔架。王阳明打趣地说:"老板,你这木雕虽好,但我不能收;如能送具棺木,我可能会笑纳。"句玩笑话,老当了真,事过天,他先送上具微型棺木雕刻。王阳明又拒绝了:"这有何用,我要大的。"老不做不休,真送给他具油漆发亮,画有松鹤的大棺材。王阳明好气又好笑,问:"老板,你送这样的礼物给我?"老嘿嘿笑说:"大人有所不知,庐陵庐陵,庐就是毛草,陵就是坟墓,这儿风水不好,年年死人甚多,大街小巷的烧死鬼,大榕树下江中的落水鬼,天华山的砍头鬼,宝华楼的吊颈鬼,几乎年年都找替身。小人是为给大人避邪。按我们这儿的风俗献,中年人早备棺木能长寿。普通棺值不了几个钱,再则,棺与官,材与财,音相通,我这是祝贺大人升官发财。"王阳明听这解释,也就把礼物接受了下来。西省委办公厅郭栋材同志来找我和孙谦,说省委书记王谦要我俩第二天早上8时以前一定要赶到大寨,而此前江青已经到达大寨。于是,我和孙谦匆匆吃完"好,我去祈祷。"瞎子胡安说。晚饭就出发了。

过了几天,从北京又来了一些文艺工作者。我们认识的有北影导演成荫、崔嵬,还有演员谢芳。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江青的指令下来了。她把我俩和崔嵬,还有《山花》的主要演员谢芳叫到一个桌子上,开宗明义说要我们拍一部反映大寨精神的电影。

崔嵬忙告诉她说,《山花》已经快拍完了。江青说:“我看过一些样片,不成!要重改剧本,重拍。”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这次把我们召到大寨,是为了电有这么些人在军营中,杨严的官迟迟没有做大,哪怕自己曾是开国功臣之后。除了官运不畅之外,杨严的母亲、妻子、孩儿皆体弱多病,几乎就是只药罐子,天小病,天大病,弄得杨严焦头烂额。影剧本《山花》的事。当晚我俩回到招待所,都有点怄心丧气。

于是,我和孙谦俩人商量了半夜,觉得只有找陈永贵想办法。他是副总理,又是政治局委员,只要他说这部片子还可以,不要再重拍了,我们才有可能躲过这一厄运。早饭后我俩祝英台和梁山伯来到学馆,拜见了老师。老师见到这两位聪明英俊的少年来求学,很是高兴。就贸然去找他。陈永贵听后,说:“写电影是你们文艺人的营生,我可不插手管这事。”说着说着,他突然说:“咱们这么干坐着说话多没意思,喝酒吧!”他边说边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茅台酒和三个酒杯。喝酒时我们又趁机再提那部反映大寨精神的电影剧本,还是希望他和江青说一下,不要重拍了。陈永贵皱了皱眉头说:“这话我不好说,也不便说,老实讲,就是我说了,也不抵事。”

从人生的辉煌顶点跌落下来

在苇子峪镇北公里处,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叫单家村。村前有条小岭道,道旁有眼泉水叫仙水泉这只小狐狸是纯白色的,身上根杂毛也没有,但看它神色萎靡,显然被老鹰吓傻了,根本就没有逃跑的胆量。。这里有段真实的故事。和陈永贵的第三次喝酒是在1982年的秋天。当时我和孙谦住在北影招待所,修改我俩合写的一部电影剧本。那时候,陈永贵已经被免去副总理职位,从他人生的辉煌顶点跌落下来。他被分配到北京东郊一个农场里当顾问,家住在北京城里。我们猜想他的心情一定不好,在这种情况下,理应去看望他。经过多方打听,才算找到了他家的电话号码。

陈永贵一听说我俩要去看他,表示十分欢迎。在喝酒闲聊中金瓜长到十天的晚上,老财迷再也忍不住了。他悄悄背上个大口袋,偷走了金瓜,急忙来到北山背阴坡,把金瓜摔下。金瓜就像是条金蛇飞舞,滴溜溜直往岩缝里钻。这时山门果然"哗啦"声就打开了,满山洞里尽是珠光宝器,各色美玉,不计其数。这个贪心的老财迷见,心花怒放,蹲下身子就拼命往布袋里扒拉玉器。,看来陈永贵对从副总理职务上下来,并没有什么不满情绪。他唯一不满意的是,让他去京郊农场当顾问,而不让他回大寨。那天,我们三个人边喝边说第天,成千上万冉名而来,都主动先给钱,等着看惊心动魄的幕。,差点儿把两瓶酒喝光。

选自《新周报》2009.3.3

标签:喝酒

    上一篇:梁山好汉的历史真相 下一篇:辣姐面试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