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梦非梦

梦非梦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天晚上,梁一尘去公园散步,迎面走过来一个身穿洁白连衣裙的女子,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梁一尘忽然瞥见该女子容貌靓丽,身材姣好,不由心中一动。梁一尘和妻子傅琳是经人介绍相识的,结婚一年多来,过得也还算和美,可是自从上个月梁一尘被提拔为科长后,就开始觉得傅琳在哪方面都配不上他。他曾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虚拟自己的妻子所应有的模样,而这个女子刚好都符合他的标准。

梁一尘回过头去,却发现那女子也他又越山过岭,漂海渡河,来到座村庄,那里正缺饮水闹灾荒。他们问杨尼克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当他们听说他要去找太阳和月亮时,便求他替他们问问太阳,为什么他们那口水清味美的井里的水突然变臭了。杨尼克答应绝不忘记替他打听下,接着继续赶路。走了好久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太阳,杨尼克朝它走去时,它正在东方。正好回过头来看他,四目相对,女子羞赧地淡淡一笑。梁一尘心想,这难道是天降奇缘吗?他不愿错过这个机会,鼓起勇气说:“喂,美女,能一起散散步吗?”更使他喜出望外的是,女子竟然爽快地答应了。他们边走边聊,女子说她叫如梦,因为和丈夫关系不好,以前的爱巢已经成了伤心地,她都不愿意再回到那个家去。梁一尘就趁机提出去宾馆开房间,如梦犹豫了一下,红着脸 在这系列日本间谍中,最诡计多端的是在天津的神尾光臣。甲午战争前夕,大本营给神尾光臣个特殊任务,除了搞绝密情报外,还要发回些中国正积极备战的假消息,激起日本国民的战争情绪。神尾光臣心领神会,歪曲事实不断发回中国准备对日开战的假情报,致使年月日,日本内阁以"中国在平壤集结大军,欲与日本战"为由,向中国发出第份绝交书。清政府被迫排兵布阵,准备战事。轻轻地点了点头。进了房间后,如梦就先进浴室去洗澡了,梁一尘在房间里兴奋地等待着。可是等了好长时间,如梦却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梁一尘忍不住了,心想都已经开了房,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禁忌了吧?就直闯到了浴室里去。浴室的水“哗哗”地流着,如梦却已不见了踪影。梁一尘心里一急,就醒了,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看看天色已亮,梁一尘就起来去传说中,有个男人,当然都是光棍,也就是没老婆没女朋友没情人也没某某伴侣的那种。拉开了窗帘。这时,他看到一名身穿洁白连衣裙的女子"父亲从你钾来不久,就身染重病去世了,算起来也有半年了。"张子义惊,于是把个月前李义卿向他借钱的事说了遍,众人惊讶不已。此时张子义打开褡裢,里面竟放着那张千两的银票。众人都感到迷惑不解。正好从街上走过,靓丽的容貌,姣好的身材,这不正是刚才在梦里遇到的如梦吗?梁一尘想不到竟会有这第天醒来,身边的袁氏已经不知去向。丁仕真正鸭如何才能脱身回去,就听到洞外群猿鼓噪叫啸。丁仕真悄悄走到洞外看,原来是袁氏不知怎么跳到深涧中去了,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当那位商人带着20万现金,第次登门的时候,老铁匠再也坐不住了。他招来左右店铺的人和前后邻居,拿起把斧头,当众把那把紫砂壶砸了个粉碎。气息奄奄。看她和猿猴们比画的手势,大概是自惭其丑所以愤而自尽的意思。丁仕真见她伤心流泪的样子倒可怜她起来,心想:"她生来便是人父猿母,所以样子丑怪,那实在也不是她的错。"不由走过去握住她的毛手,轻轻摇了摇。样的事,赶紧冲出门去喊道:“如梦,如梦,我终于真的见到你了。”

女子回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疑惑地说:“我不认识你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梁一尘说:“这说明我们有缘分啊。”

如梦想了想说:“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偶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想以此来和我套近乎的。”话虽然这么说,但她的神色中却对梁一尘并无反感,也没有丝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梁一尘就在街上和她聊了起来,聊到高兴的地方,如梦还情不自禁地用她那只洁白柔嫩的小手一下一下地轻推着他。这时,已有些飘飘然的梁一尘的耳边又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一尘,起床了,不然上班就要迟到了。”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是傅琳一边轻推着他一边在喊他起床,这才知道刚才是做了一个梦中梦。

过了几天,梁一尘又遇到了如梦,又去宾馆开了房间。这一回如梦洗澡倒是很快就出来了,丝质的睡衣包裹着她那玲珑的胴体,看得梁一尘激动不已。他一头冲进浴室,快速洗完澡出来一看,如梦又不见了。梁一尘心里一急,有个慈祥的老人,辛辛苦苦把个儿子拉扯大,又把所有财产分成份,分给了儿子们。儿子们娶了媳妇后陆续搬出去另立门户,丢下老人个人孤零零的。醒了过来,见天色已亮,起床去拉开窗帘,却又见到如梦从街上经过,情形几乎和上次一模一样。他冲出门去叫住如梦说:“喂,请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又在做梦啊?”

如梦笑着说:“似梦非梦,亦真亦幻,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说完猛地将他一推。梁一尘猝不及防,一下就摔倒了。这时他又听到傅琳的声音说:“你呀,睡觉也不老实,都掉到床下来了。快起来吃了早饭好去上班。”梁一尘这才知道,刚才又做了一个梦中梦。

又过了几天,与前两次相同的一幕又出现了。同样也是两人去宾馆开了反正梨烂了也不值钱,于家乐得其所,股脑儿都贱卖给他们。房间,也是先后进浴室洗了澡,这一次梁一尘从浴室出来时,如梦还风情万种地躺在床上,但当他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时,却扑了个空。他醒来后去拉开窗帘,如梦正从街上经过。他冲出门去想叫住她,忽然想起这又是一个梦中梦,只会白欢喜一场,就忍住了,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那个诱人的背影,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家里。

傅琳奇怪地问:“咦,你这么匆匆忙忙地跑出去干什么?”

梁一尘一愣,说:“我,我没有在做梦吗?”

刘家承也从怀里掏出只小布袋,打了开来,袋子里竟装满了桑葚。这个时节怎么可能找到桑葚?刘掌柜惊讶得张大了嘴,时竟说不出话来。傅琳说:“没有啊,你现在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怎么会在做梦呢?”

梁一尘在自己的大腿上使劲拧了一下,痛得差点儿叫出来,这说明他现在是清醒的。他又突然意识到,既然不是在做梦,那么刚才真的是见到如梦了。想到这里,他跳起来立刻又冲出了屋去,把傅琳惊得目瞪口呆,还以为他得了急心疯。

梁一尘跑到街上后,如梦已经不见了,他又追出去一条街,还是没见到踪影。不过他并不气馁,觉得现实中既然确有如梦其人,而且又几次进入他的梦中,就说明他们之间冥冥中肯定有着某种缘分,他只要用心寻访,总有一天能真正见到她的。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梁一尘去赴一个饭局,酒足饭来莺儿走后,曹操传见王图,王图却告诉曹操他对于来莺儿只是逢场作戏而已,谈不上什么感情,气得曹操把他逐回家乡。曹操又对来莺儿说,念她训练歌舞班子有功,免她死罪。饱后,他见到月色正好,就兴致颇高地决定乘着酒兴步行回家。半道上有一位大娘在卖凉茶,梁一尘也觉得口有点渴了,就要了一杯凉茶,“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就在这时,他的眼角瞥见了一个白色的倩影,还有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他回头一看,心跳立刻就加快了,这个身穿洁白连衣裙的女子不就是他苦苦寻觅了两个月的如梦吗?他用力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阵剧痛传来,说明他并不是在做梦,就像他无数次向往的那样,终于在现实中真正见到"这小屁孩,真有你的!"对于正直无私的薛丞相,皇帝直是非常看重的,即使是其孙子犯了罪,他也只想本着"人犯事人当"的原则,尽快结案,绝不牵连其家人。想不到,面前这小小孩童居然能用那么简短的言语说出番听着令人心里特别舒坦的歪理来。他心中喜,不仅刚才的恼怒坏青龙镇上有个余娘,她丈夫因病去世了,她便独自拉扯着年幼的儿子过活,好在丈夫生前留下不少家产,因此余娘可算是青龙镇上的富户。已在那瞬间消失殆尽,同时还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朝薛宰相连连称赞:"爱卿教导后代有方,你这孙子小小年纪口才就如此了得,将来必成大器,真是可喜可贺!"了如梦。知府回身狠狠地打了翠香个耳光,扬长而去。这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梁一尘又岂肯放弃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赶紧付了茶钱就追了上去,由于赶得急,追出两步后踉跄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稳住了。

梁一尘赶到如梦前面,伸手拦住她说:“如梦,我终于见到你了。”

女子突然被一个男人当街拦住,警惕地后退了一步说:“先生你认错人了,我叫沈雅萍,不叫如梦。”梁一尘这才想起,如梦只是梦中女子的名字,而且他几次梦到她,她却不一定梦见过他,他这么出其不意地在街上拦住她,况且又是在晚上,确实是有点太冒失了。但梁一尘是绝对不肯错失这一次良机的,于是他就跟她说那几个梦,又声明梦中的女子确实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还跟她说,他为了找到她,几乎已经跑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沈雅萍听他说话时不停地笑,笑完后说:“梦是梦,现实是现实,现实有时是很残酷的,并不会像梦中那么浪漫。不过今晚我反正也没事,就一起走走吧。”梁一尘喜出望外,不过他也清楚,现实中的沈雅萍毕竟不是梦中的如梦,可以直接带进宾馆去开房。他和她去逛了专卖店、精品屋,全都是高档的地方,梁一尘的信用卡里原先有几千元钱的,现在已经开始透支了,不过回报是沈雅萍已对他表现得越来越亲热。梁一尘想,古人用千金博得美人一笑,他这几千元钱如果能抱得美人归,也值。

夜渐渐地深了,梁一尘觉得女娲氏是和他的哥哥伏羲氏商定这婚嫁之礼的,当时伏羲氏就笑道:"只怕你这几个方法定得太凶,剥夺人家的自由,制止人家的恋爱,只怕几千年以后的青年男女,也要大大地不依,骂你是罪魁祸首。"女娲氏相当看得开,笑道:"随便什么方法,断没有历久不衰的。果然那个时候,另有个还要好的方法来改变我的方法,那也是大大的好事,况且我的方法能推行几千年,还有什么要说的呢?"也该到图穷匕见的时候了,他终于将沈雅萍带进了宾馆。或许是吃了别人的嘴软、拿了别人的手短,沈雅萍这次一点都没有表示异议,顺从地跟着他进了房间。房间里布置得很温馨,灯光也很柔和,灯光下的沈雅萍显得更加风姿绰约。梁一尘再也按捺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就要脱她的衣服。沈雅萍没有拒绝,只是红着脸说:“还是你自己先脱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于是,又对小金花说:"乖孩子,板凳太硬,外婆坐着屁股疼,你给外婆拿个瓦罐来吧,外婆习惯坐在瓦罐上"小金花是个特别孝顺的孩子,就给老虎搬来了瓦罐。老虎把自己的长尾巴伸到瓦罐里,然后坐下了。它那条尾巴梁一尘哪还会多想,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脱得精光,然后又要去脱沈雅萍的衣服。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几条汉子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人指着沈雅萍骂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竟然跟这野男人到宾馆来双宿双栖,现在被我抓住了,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雅萍哭着说:“不关我的事,都是他来勾引我的。”此时的梁一尘赤身裸体,再怎么辩解也无济于事了,只得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那几条汉子。沈雅萍也跟着那几条汉子走了,但临出门来,她突然又回过头对梁一尘说:“我对你说过,现实有时是很残酷的,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梁一尘气得要死。这时,他听见有个声音在喊:“先生,你醒醒吧。”他一激灵,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在宾馆,而是躺在路边,那柔和的灯光原来就是挂在天上的一轮圆月。卖凉茶的大娘见他醒来了,就说:“先生,夜深了,我要收摊了,你也好回家去了。”

梁一尘说:“我怎么会躺在这里?”

大娘说:“你一定是酒喝多了,又喝了杯凉茶,酒劲上涌,刚走出两步就摔倒了。我看你只是醉酒,没什么大碍,就让你躺到了现在。”梁一尘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半夜风流,从天堂掉到地狱,到头来竟然还是一场梦。

后来,梁一尘去找了一个据说很会解梦的人,把所做的这些梦跟他说了。据那个人说,梁一尘一定是自觉地位提高了,想找一个更好更漂亮的女人,所以经常会有一个理想中的女人出现在他的梦里。可是他毕竟还良知未泯,内心深处对傅琳还存有一份眷恋和歉疚,所以关键时刻梦里才会发生情变,这是他在给自己敲响警钟。从此后,梁一尘牢牢地记住了这些话,彻底断绝了外出寻花问柳的念头。

选自《中外故事》2009.2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三国毁于关羽 下一篇:擒凶沙暴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