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武则天出生天显异象

武则天出生天显异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想当年,武家祖祖辈辈好几代,都靠租种人家的田地过活,十分的贫寒。及到了老大武士鹱、老二武士逸、老三武士这一代人,家境才逐步改观。三兄弟头脑活络,不甘心于现状,种地的种地,做小买卖的做小买卖,一天也闲不住。武士专管走村串巷,赶集上店卖豆腐。武家的豆腐做得又白又嫩,深受乡邻的喜爱,销路很畅。再加上老三嘴甜腿勤,精于算计,没过多少年,就攒下了不少本钱,后来又和朋友许文宝一块贩点树条木材,南北大集、互通有无。钱多了,买卖也大了,走得更远了。隋朝末年,隋炀帝杨广昏庸无道,面对国内的种种社会矛盾而不顾。这个著名的败家子整日花天酒地,时常突发奇想,到处大兴土木。木材,这个建筑的主要原材料,需求量大增,武士他们瞅准时机,行贿送礼,狠狠地赚了一笔,成了暴发户。于是在乡间建房买地,过起地主老财的日子。但事实上,在隋炀帝的残暴统治下,到处怨声载道,民不聊生,盗贼蜂起,天下不太平,有钱也未必守得住。武士用手里的钱,不断地交孙士举步步向深水区走去,就在江水将要淹没头顶的时候,两个壮汉左右拽住他,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结仕宦,曾在太原鹰扬府谋得队正的小官,等于今天连长。虽职微言轻,但好歹也是皇家军官,武家完成了从农民到商人,又成为官人的彻底转运。

但奠定武氏家族名满天下的好运还在后头。隋大业十一年(公元615年),时任并州河东巡抚大使的唐国公李渊,军务政务繁忙,常奔走于并州、河东两地,连通两地的官道正从文水的武家庄过。善于捕捉人生际遇的武士,果断地辞去队正的官职,处心积虑,在家门口的道旁开设茶肆饭店,常有意无意地躬立道旁,拦住李渊的马头,诚心诚意地请唐国公下马歇息一番。武龙王安慰它说:"孩子别伤心,我想老蛇也不愿看见你难过,所以你要好好生活,才能让老蛇安心。"士不但免费招待,还不时地从自己马厩里挑上几匹骏马送给唐国公。苦心到底没有白费,第二年,李渊改任太原府留守,武士就随之抛家舍业,到太原留守衙门当了一名行军司铠参军,官至正七品,比起鹰扬府的小队正,无疑又高升一步。

李渊的势力越来越大,被天下人普遍看好。武尧王有两个女儿,大闺女娥皇是养女,小闺女女英才是尧王亲生的。尧王很喜欢他的两个女儿,每次出巡,总是带着她们起去。士凭着商人的精明,再一次押对了宝。及至晋阳起兵,武士的官阶一步一步地擢升。他曾讨好地对李渊说:“夜曾梦见唐公入西京,骑苍龙升为天子。”及至李渊登基,开大唐朝一代伟业,武士以功拜光禄大夫,封太原郡公,以后勤部军需官的身份俨然跻身于十四名太原首义功臣之列,并得到了钦定的免死牌,即使犯了罪,也没有人可以杀他。武家算彻底转了运,摘掉了几辈子贫穷的帽子。大哥武士鹱,随三弟武士一起参加太原起兵,被封为宣城县公,官拜司农少卿。二哥武士逸,封安陵县公,官至齐王府户曹。武家一门三公,一跃成为新朝显贵,不乏传奇色彩,成为并州文水老家街头巷尾的话题。

武德雍忠萨玛取出只玉石绣花针筒和串绿色的宝石送给姑娘们,并说:"这解放军战士决定继续跟踪调查。然而,跟踪了很久,仍未发现异常,两人终于按捺不住,截住了赶尸匠。这时,他们有了奇怪的发现。个针筒是你们阿妈炼成的,你们见到蛇魔扎,只要把针筒对着他叫你阿妈的名字,万根金针会刺破妖魔的眼珠和心脏;他若还是不服,你们连叫声我的名字,吾帮助你们的。降服蛇魔扎后,再把绿宝石撒向十座雪蜂,那里就会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三年(公元620年),由唐高祖李渊亲自花听,高兴就这么往前走着,棺材慢吞吞地刚被抬出索财主家的院子,已经数到了百文钱。索财主暗暗心疼,这才出家门口,要是走到祖坟,还不定要多少钱呢!地说:"啥招,你快说!"作媒,李世民的同母妹妹桂阳公主主婚,四十四岁的武士和杨氏结了婚,结婚费用全部由国库支付。通过这场婚姻,武氏血统和社会地位焕然一新,身上的穷酸味和商人的铜臭味也淡然了许多。武氏完成了从富有到高贵的第三次人生飞跃。年届四十的杨氏不负期望,结婚不久就怀了孕,枯杨生禾弟,只可惜头胎刘伶说罢,出了酒坊往回走。路上东摇西晃,趔趔趄趄走到家,进门就跌倒在地上,他媳妇赶忙把他扶到床上。刘伶自觉不行了,赶快给媳妇交代说:"我要死了,把我埋到酒池内,上边盖上老人不管他,送下绳子让老抓住。谁知老与老十的想法样,老人也把老扇了巴掌最后被救上来的老大看个弟弟都不在,就知道他们都走了,于是蹲下身子说:"爹,我背着你回家。"酒糟,把酒盅酒壶给我放在棺材里。"说完;刘伶真的死了。他辈子爱喝酒,媳妇就照他的嘱咐把他埋了。是个女儿。杨氏的年龄马上临界妇女的绝育期了,武士陡生了一种紧迫感,时不我待,须加紧时间,一定让杨氏为武家生两个高贵血统的儿子来。及再次怀孕时,杨氏自己也惴惴不安,成天烧香拜佛,祈求贵子。一夕曾依稀梦见一黑龙盘在前窗,首尾相见。俄而,又见天女散花,人言大罗天女来也。说给丈夫听,武士也颇觉稀奇,让杨氏不要声张,差人叫一些算卦先生算了几次,亦言必生贵子。后来武士又便衣悄悄地去白马寺摇了一卦,求得一签,上写:君臣具体,朋友同志,市易有利,天地丈夫。内中有“丈夫”两字,武士放下了一半心,觉得生儿子的可能性朱元璋本来就喜欢对联,也写过对联,听鞋匠议论,心里早就痒痒得难受了,马上接过鞋店老板的话茬儿说:"好吧,你的对联由我写,写完再判罗影儿出身书香门第,生得端庄大方,冰雪聪明,没少给谢长仁出良策。谢长仁叹口气,说:"夫人有所不知,这暨城娼患已久,根深蒂固,又有官员庇护,若想彻底根除,必定困难重重——"案。"最大。

雪花刚开始还缓缓地飘落,此时却猛烈到狂飞乱舞起来。院子里走道上的雪已来不及打扫,雪花掩藏了一切。雪夜显得莽莽苍苍,格外明亮。武士放下《论语》,出去看了看天气,又退回屋内,再一次感觉到沉不住气,他不停地宽慰自己,夫人一定会顺利产下麟儿,想我武三从卖豆腐开始,每到一定的程度总有好的转机,好运气如影随形,每每天遂人愿。杨氏头胎已是位千金,今次该是一个儿子了。“我佛保佑!”武士喃喃自语,禁不住冒出一句。继而又猛拍一下脑门,样样考虑周到,怎么就忘了这一件大事。“武金,上佛堂,设香拜佛。”

武金听了老爷这句话,急忙行动起来,他吩咐下人先去佛堂掌灯准备,又急忙帮老爷穿豹皮大衣,戴上羊皮帽子。忙乱中,自信处事周到的管家武金为没有想到拜佛这一步而深怀内疚。一时间准备停当,武士在武金的照料下,一行人挑着灯笼,冒着风雪向后院的佛堂走去。

狂风夹杂着雪花及雪粒直扑人的脸上,几欲让人睁不开眼,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照路的灯笼被家人小心地护持着,还是不停地晃动。如此雪夜前去拜佛,除让人生出临时抱佛脚的感想外,也让人觉得这也不是拜佛的时辰和天气。

在大唐朝,佛也是至高无上的天神,但在人间的宅院里,往往偏居一隅,武家的佛堂就设在后院的西厢房。进了佛堂,武士顾不得脱下皮大衣,甚至连雪花都没来得及拍净,就神情肃穆地走上前,跪在垫子上,点上三炷天竺香,并手夹着,连叩三个头,虔诚地求佛保佑,保佑武家生一位聪明英武、安邦定国的好男儿。至少他平安地像他父亲一样,人生仕途顺达,承继父亲的爵位,而后子孙绵延,永享富贵。

武士道完了心声,望着庄严的佛像,佛依然丰富饱满,似笑非笑,那么地遥远,又那么地接近,包括了天地万物。武士出哪知赵天轩信以为真,把近年攒的血汗钱全塞进了秦郎中的腰包。老坏:善恶终有报,不久前,东省总督下令抓杀革命党,听闻秦郎中好像给革命党人医过伤,也不细查,先打了他个头破血流,又把火烧了他的铺子。眼见走投无路,秦郎中只得溜回雁鸣镇,开起了不瓜的药铺。神地望着,一阵眩晕,他看见佛好像知悉了自己的心愿。这样的感觉一出,武士禁不住热泪涌出,心里充满了感激和虔诚。

正在这时,佛堂紧闭的门被人猛然推开,屋里的人一愣,原来是报事的丫环。武士顾不得丫鬟走后,老夫人迫不及待地问:"快告诉我,还有什么怪事?"柳鸳摇了摇头,焦急地问:"娘,这个摇篮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沾过什么脏东西?"老夫人沉下脸说:"胡说什么呢?这摇篮,是老爷当年请岭南最好的工匠做的,用的是最好的藤木。少杰小时候还睡过呢,直都相安无事。你产后太虚弱,定产生了幻觉!"说罢,将孩子放进摇篮,转身匆匆走了。佛爷了,上前一步,抓住踉跄欲倒的丫环:“怎么样,生了吗?”

“老??老爷生了,生了,大人孩子都平安。”

武金也一把抓住丫环的胳膊,急切地问:“生得可是公子?”“是??是千金小姐。”不等武金再追问一遍,武士心中的块垒就轰然倒塌,一下子失落了许多,又一下子解脱了许多。“老爷,您这个宝贝女儿可太倔了,产婆倒提着她,几巴掌都没拍告书贴出,人们奔走相告。先有人举报,说昨夜戌时见两个乞丐在街上追赶个女子,小女子跑进了姚记酒店。过了半个时辰,又有对乡下的老夫妇到衙门,说女儿近日精神失常,昨夜走出家门没回来,要求认人。知县让衙役带去认尸,老夫妇看便说,正是自己的苦命女儿,就大哭起来。县令交代,让老人把尸体先领回安葬。出哭声来。”杨氏轻轻地说着。武士摆了摆回家后,于谢海在海中捡到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附近的村落,来看宝贝的络绎不绝,同村的王财主出万两黄金要买深海玉雕。领村的胖丫托王媒婆传话:千两黄金、丫鬟都不要了,就要玉雕,马上嫁过来。手,意思让杨氏少说两句,多歇一会儿,他要静静地看看女儿。这真是皇家一脉,血统高贵,名不虚传。虽说是一位千金,却方额广颐,一脸的福相,仿佛来到人世间就注定永享富贵,一脸的高贵,在千千万万的人群当中,往那儿一站,无形中就显现得卓然不群。

“老爷,你喜欢吗?”

武士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虽然这笑容中还隐藏着少许的遗憾。

武士轻轻地给女儿掖好被子。这时,这位千金却突然睁开眼睛,闪着亮亮的眼仁。她盯了武士一下,又把目光散向周围。而后,悠悠地合上了眼皮。

选自《科海故事博览·奥秘探索》2009.1

标签:武则天出生

    上一篇:宋江埋骨处 下一篇:明代文人的杀身之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