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湘西巫士

湘西巫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50年6月,我父亲作为一名志愿军战士,随部队奔赴朝鲜战场。在上甘岭战役中,他们排只剩下了两个人。父亲的腹部挨了一颗子弹,另一位战士“小湘西”被我父亲装在军用水壶里的一泡带血的尿救活。身负重伤的二人,在战地医院对天起誓,结成了生死之交。

小湘西的命运很凄惨,他的父亲被白狗子杀死,母亲在逃难中被日本的飞机炸死。长着好看的娃娃脸的小湘西一路从军,并有缘和我父亲结识在了一起。

抗美援朝战役结束后,小湘西跟随我父亲来到了我们家乡。后来我的父亲结婚生子,并且有了一群儿女,小湘西却一直独身,居住在离我家不远的一处土坯房里。不过他一直是跟我们一起用饭的,在生活上相互扶持照顾,我们亲昵地叫他叔叔,根本没拿他当成家庭以外的成员。他的脾气很好,总是嘻嘻哈哈的,给我们几个孩子画鬼脸,教给我们表演傩戏"法拉达,法拉达,,还会变一些小戏法儿。他在我们眼里就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高人。

有一次,他用几根竹竿摆了一个阵势来惩罚一只偷嘴的狗,那条狗果然中了道,在竹竿里面急得“嗷嗷”直叫,一直过了两天也没能转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小湘西的家乡是一个巫筮盛行的地方,他的奶奶是萨满的后裔。他从小就得到了奶奶的一些真传,过了几十年,酋长感到自己老了,他提议孛儿帖赤那接替他成为部落新酋长,部落的长老和勇士们致赞成。就是居住于涅尔尼斯涅河谷部落的个名叫捏昆的年轻人说:我们不石忠厚就近叫了顶大花轿,抬到男人住的破庙前。不会儿,男人搀扶着自己的妹妹出来了,女人头上盖着块红布,遮住了脸。等她上了轿,石忠厚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男人,说他明天再来接丈母娘和舅兄起进山喝喜酒。男人只管笑眯眯地点头,满口答应了。能打破规矩,随意让某个人为新酋长,应比试下,我愿和他比,谁取胜谁就是新酋长。酋长表示同意并站起来说:蒙果勒山中有头白色驯鹿,每次围猎,它都能顺利从围猎圈中飞跃逃脱。今天你们两个进山,限十天之内猎获白色驯鹿,谁能猎获谁就是新酋长。孛儿帖赤那和捏昆关系非常好,从小在起玩耍,长大后经常起出去狩猎,在部族中威信很高。第天,他俩进入原始森林,各自分头寻找白色驯鹿。到了第天,谁也没有见到白色驯鹿,这天俩人走到了起。不但会除魔降祟,对堪舆学也很有研究。他的土坯房里总被一种神秘感笼罩着,他的那些线装的古书就是在九死一生的战场上也没有丢弃,我看见一本《易经》上还染着他的血迹。他的一些东西是不能叫我们这些孩子触摸和介万年说:"太阴历虽然草创,但还不十分准确,岁尾还剩有点滴时辰。如不把这岁末尾时润进去,日月如梭,过来过去又会错历。臣负众生所望,深受天子之恩,愿碎心日月阁,细心推算,把草历定准。"入的。但是,他却说我在几个兄弟姐妹之中是慧根最好的一个,将来要收我为徒。

小时候,我们这些孩子经常有吓着的时候,尤其是我从小就胆小,总是小湘西叔叔给我收魂,母亲说小湘西叔叔就是我的保护神。在我吓掉魂的时候,他会趁着我熟睡的时候在我的头前念上一句咒语,然后用手指在我的头前比有天,土司叫他去,向他说道:"人人都说你会使用各种幻术使人快乐,都说你是个有学问、有能力张忠抱拳说:"放心,我这就去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人。我天真够愁烦啦!你施点法给我看看吧!比如把我的心变个样子看看!"划几下,等我醒来的时候马上就安然无恙了。渐渐地,小湘西叔叔在我们村子里名声大振。大凡村里人有盖房搭屋、婚丧嫁娶的,都离了他办不成事情,谁家的日子过得不顺当了,也都来请他。这家请那家叫的,他的吃喝无忧,日子越来越滋润,就连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也跟着大饱口福。一次我问小湘西叔叔:“叔叔,你怎么不给我们娶一个婶婶呢?”

小湘西叔叔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干我们这一行的,都对后人不利,有的会断子绝孙的,原因是我们道破了天机,会遭到老天报应的。”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终于看清了大人们之间的很多事情。我发现父亲和小湘西叔叔之间还有另外一个配合默契的地方,那就是他们对赌博很有研究。他们一直在唱着双簧,只是上阵的都是父亲,小湘西叔叔是一个幕后指使,因此父亲总是赢多输少,可以说他成了一个赌场上的常胜将军,赢来的钱完全可以接济全家。

开始的时候,我的母亲经常因为父亲的赌博而生气,小湘西叔叔总是过来劝说,说他们只是爱凑热闹,久而久之元女小心地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可是犯天条的大罪啊!",母亲也就不再深究了。

可是事情就是从父亲的赌博开始的。

70年代初,农村还没通电,夜晚是黑暗而静寂的,我们这些胆小的孩子是不敢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出门的。那天晚上,父亲出去赌博了,直到半夜未归。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原因是我总是听见有一个孩子在我家的院子里大呼小叫的,听声音就像我的一个玩伴儿。

出于好奇,我忘记了害怕,懵懵懂懂爬起来,趁着家人熟睡,来到了院子里寻找声音的源头。找来找去,终于在我家的门洞子里找到了。那是一个很隐秘的墙壁旮旯里的一个小窟窿,黑洞洞的里面发出重复单调的声音,就像一个孩子在呀呀学语,一直在念:“四五六、四五六??

我拿来手电筒,借着光亮的照射,果然看见里面是一个泥娃娃。只见“他”衣帽整齐,表情乐观,好像有灵性一样。“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副骰子,就是父亲经常参与赌博的那种骨质的骰子,三个骰子摆放成四五六的点数。我伸进手去,把骰子的点数摆放成一二三,然后回到屋里。说也奇怪,那个声音马上换成了:“一二三、一二三??”我就在这“一二三”的叫声中熟睡了。

第二天一早,父亲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眼里网满了血丝,一看他的样子就是惨败而归,他光着上身,连棉袄也输给了人家。回来的父亲二话没说,找来了小湘西叔叔,劈头就问:“不知道咋回事,今天怎么失灵了呢?”

我看见小湘西叔叔直奔我家门洞那个地方,回来在我的父亲耳旁嘀咕了几句,然后我父亲劈头给了我一巴掌,训斥道:“你动的,是吗?”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小湘西叔叔摆下的一个“阵眼”,难怪父亲每场必赢呢!不过,一般没有慧根的人是识不破的,所以小湘西叔叔说我有慧根,要收我为徒呢!

我的父亲卞太后才不怕儿子魏文帝曹丕,执意要去看女儿,而枪将民间这"闺女瞧娘"的献给颠倒过来。至此之后,不只是过节,每次卞太后想自己的女儿时便任意去山阳县城探望。赌性难改,由小赌转为大赌,后来村里一个叫留根的男人就在我父亲的手里败了家,他带着积攒下来的盖房的钱进了赌场,结果把盖房的钱都输给了我父亲。留根的媳妇差些上了吊,醒悟过来的留根红着眼珠子,拿着一把斧子上门来跟我父亲讨要输掉的钱,结果跟我父亲打了起来,我父亲的一条腿被留根打断了。

我父亲生来脾气不好,再加上在战场上出邓氏大惊,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摸自己的脸。狄公却拿来毛巾沾上水,往邓氏脸上擦,果然在厚厚的粉底下面是两道不浅的血口子。狄公道:"血迹这东西是很难用粉底掩盖的。"生入死的,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他非要出这一口恶气。他叫我喊来小湘西叔叔,要他给想个办法。我看见小湘西叔叔很为难。他不赞成我父亲参与大赌,让他把赢来的钱如数归还留根。但是事情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我父亲哪里还有归还的心思?他说:“还钱可以,但是你得要替我想办法惩治留根一下,我要亲自看着你给他家摆一个‘阵眼’。你可别忘了,你的命可是俺救的!关键时刻,就看你的了!”

小湘西叔叔连忙摆手说:“这摆阵眼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呀!弄不好就会反到自己的身上!”

我父亲说:“那好,从此以后咱俩就恩断义绝,你也不要再让我看见!”

小湘西叔叔无奈地叹了神人随后点头道:"没有错,你自己看!"一口气。

那天,我父亲把钱还给了留根,留根也给我父亲买了一些营养品。晚上,我父亲一瘸一拐地跟着小湘西叔叔来到了留根家新筑的地基前,亲眼看着小湘西叔叔在留根家包好的台子里摆下了“阵眼”。那是一个画着红色咒语的黄色纸符。我父亲怀疑地问:“这个可灵验吗?”

小湘西叔叔说:“咱们还是不要把坏事做绝,惩治他一下就算了这元冲,乃是当朝名武官,忠心耿耿,曾屡立奇功。见元冲受伤被锁,林起上前,也盘腿而坐。元冲认出林起,不禁摇头叹息声,讲了经过。原来,当朝国君昏庸无能,明明时机未到,却偏偏下令让元冲前去马口关与蛮夷交战,不料中了敌军埋伏,元冲被毒箭射伤,仓皇逃走又迷了路,这才落到这帮匪人之手,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啊。,这个符是寇和揉了揉惺忪

  徐四十"扑嗵"一声跪在地上:"娘!饶恕孩儿吧,我是你的拴住啊!"说完"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开始时把徐母吓了一跳,一听说是拴住,她忙将手指放在嘴里咬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吧?"感觉疼痛,方知不是做梦,一把搂过儿子,痛哭流涕,一五一十叙述着分离后的苦难经历,徐四十也把被绑后的经过一一说与母亲听。母亲哭罢,猛地醒悟:"儿呀,育树要打从小育,育人也如此啊。"的睡眼,听了听后说:"这是风吹后院竹林的声音,老爷想多了,快睡吧!"有期限的,这就要看他家的造化了,假如过了那个期限他家的房子还没盖起来的话,它就失灵了。”

说来也该着留根家倒霉,他家的房子不出一个月就盖好了,又过了一个月,他全家就迫不及待地住了进去。

自从留根家住进了新屋,他家的大人孩子确实没得安生,这个今天病,那个明天病的,虽然不是大病,却也叫人麻头皮。我父亲三天两头就去小湘西叔叔那里,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可是小湘西叔叔的心情日趋沉重起来,他对我们也不再那般嬉戏了,娃娃脸也越来越消瘦。

后来,小湘西叔叔大病了一场,在一个深夜里,不为人知地去世了。

我父亲始终没有弄明白小湘西叔叔得的是啥病,就像他的人一样,死得很奇怪。他在小湘西叔叔坟前大哭了一场,砍掉了自己的一根手指,从此改掉了赌博的恶习。

几年后,我和留婴孩不会说话,只是望着老头子点点头。根家的儿子一同进了学校上学,我俩很要好,我经常去他家玩耍。由于我的缘故,我们两家又好起来。

一天,我听见父亲和留根谈起了他家摆在屋里的一面镜子,我这才注意到这面大镜子摆放得确实不是地方,当不当正不正的。

只听留根说:“俺家开始住进来的时候,光出怪事,大人孩子三天两头闹病。那天来了一个化缘的僧人,俺施舍给了他一些钱,他见俺心善,就给看了看,说只要在这里放一个镜子就万事大吉了。果然从那以后,俺家再也没出过邪事。”

我父亲看更可怕的是,因为皮肤嫩得不能洗澡,当时的人大都满身长虱子,虱多不痒成为种时尚。见那大镜子正好摆放在小湘西叔叔下“阵眼”的那个地方,难道这正如小湘西叔叔所说的,把那些邪事都反射到了摆“阵眼”的小湘西叔叔身上了,小湘西叔叔才会死的?

父亲跑到小湘西叔叔坟头,哭得痛不欲生。

小湘西叔叔收我为徒的诺言没能实现,连同他那高深莫测的巫术一起带进了坟墓??

选自《新聊斋》2009.4上

标签:湘西

    上一篇:引郎入室 下一篇:十米雪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