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十米雪山

十米雪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看着远去的父兄,台颖的眼泪流出来了。但她马上又擦干了,因为在这滴水成冰的雪山上,眼泪是可以冻死人的,何况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拿起食物,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木屋,勇敢地走进了这无边无际的十米雪山。

十米雪山并不险峻,除了老虎口外,几乎没什么大的沟壑。只是雪山上常年刮风,刮起来昏天暗地,10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见,这也是十米雪山名字的由来。多少年来从没有人敢踏足雪山一步。只有台颖的父亲知道,雪山上风虽然大,但每年夏至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丝风都不起,像一只熟睡的小猫一样安静。这时父亲就会驾驶着心爱的电动雪橇,来到这十米雪山小住几天。

在台颖13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驾驶着雪橇随父兄一起上山了。雪山上有一间父亲早年间修建的小木屋,虽然简陋,但足以栖身。屋后有一座没有立碑的坟墓,每次来到这里,父亲都会在坟墓前呆立很久,还会让台颖和哥哥跪拜。但不管台颖怎么问,父亲都没有说过坟墓里谁知那胖汉子上下打量老李头,竟然耍横道:"我糟蹋了,你能怎样?"老李头恼了:"你会不会说话?"胖汉子大怒,张嘴大骂:"老东西,活得不耐烦了,你爷爷们就是在‘品楼里吃水陆席也没人敢放个屁,你算个啥?"说着,脚将老李头踢了个跟头,然后从腰间抽出把雪亮的斧头,作势要把老李头劈两半。埋的是什么人。

今年是台颖第四次上雪山,像往常一样,她和哥哥驾驶着雪橇在雪山上尽情地玩耍。可就在准备下山的时候,没有疯够的台颖还在驾驶着雪橇横冲直撞,结果撞上了哥哥的雪橇。台颖被甩到了雪堆里,父亲和哥哥慌忙将她拉起来。雪很厚,台颖并未受伤,但两辆雪橇报废了。

父亲看了看雪橇损坏的情况,然后屋里屋外地跑了好几趟,但在这没有任何工具的雪山上也只有摇头苦叹。

父亲又去了屋后坟墓前,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回来后就对还在妄图修好雪橇的兄妹俩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其实即使他不说兄妹俩也早已清楚。食物和柴油都所剩无几,留在山上只有等死。下山?可父亲的雪橇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同时坐下三个人回家后大病了场。过了半个多月,有天,天刚亮,钱医生还没起床,听见有人在敲门,他穿好衣服,出去开门看什么也没有,只是在大门口放着只野山羊,走近细看才发现,野山羊的喉咙被咬断了,其他的完好无损。。只有父亲认识下山的路,那么是留下哥哥台熙、还是留下妹妹台颖?三个人沉默了。

被父亲惯坏了的台熙先说话了:“反正我不能留下,就算下山后你们能回来接我,但是至少也要一天一夜,我小鬼子进台县,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尤其是宪兵队队长龟田英寿,对抗日人士残酷镇压,杀人如麻,提起他来当地百姓无不咬牙切齿。有天在巡逻的时候,龟田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勒死在岗楼阴影下。岗楼里日本巡逻队步岗、步哨,龟田被勒死时竟没被人发现,这让日本宪兵队愤怒之余着实恐惧。自己一个人还不冻死了?”父亲失望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刚要张口,台颖说话了:“就按哥哥说的办吧,你们回去后马上来接我就是了。”

“那好,就这么定了。”台熙说着抢先跨到了雪橇上。父亲压着怒火说:“这是你选择的,你不怕后悔吗?”

“当然不会。”台熙又转头对台颖说:“放心吧,我的好妹妹,我们一定会来接你的。”“哥哥,我相信你。”“好!”父亲收拾好了一切,发动前父亲指着地上仅剩的一点食物对台颖说:“这里还有一点食物,都留给你,我们走后你马上向山下走。记住,一定要顺着我留下的雪橇印走。现在没有风,印记留两三天没有问题。我到家之后就马上返回来接你,所以你千万要按着印记走,别走丢了。”父亲千叮咛万嘱咐地说。

父亲走后,倔强的台颖拿起食物,迈向了这茫茫的十米雪山。

起初台颖还不觉得什么,但半天过去就有些走不动了。随着身体的疲惫,台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父亲怎么会真的答应哥哥将自己留下来呢,难道自己是捡来的?一想到这里,平常生活中的一幕幕马上就浮现在了眼前黄不仁心疼被吃掉的酒和粮食,就眨了眨小眼睛,想到个坏主意。黄不仁叫大食去屋后的菜地里浇菜,两亩的菜地,偏偏不给他水桶,只丢给他个巴掌大的用葫芦做的水瓢,而且要求大食在炷香内干完,如果做不完工,晚上就没有饭吃。。哥哥考试打了80分,父亲一句话都不会说,但自己90分的卷子却要抄写10遍。哥哥说声头痛就可以不用晨跑,而自己只要还能爬起来就必须跑完每天锻炼如此堂而皇之地对已经否决的项政策进行肯定,保守派们瞠目结舌:此人犯浑吗?的任务……

台颖越想越觉得不对,后来干脆不想了,转回身,小木屋已经看不见了。

太阳西沉,天气冷了许多,仅靠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能否过夜,得想个办法才行。台颖正在发愁,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黑点,走近一看鸡公公想了想,自己就是没有这对角,也够漂亮了,就答应由蜈蚣做保人,把角借给龙哥哥。,是父亲的外衣。也许袁翁本来就是成仙得道的高人,只不过为了小女儿的婚事才偶然显迹于人世的吧!看来父亲并没有完全遗弃自己,至少还给自己留了件保暖的衣服。但是再保暖的衣服,也无法抵挡台颖内心的寒冷。

黑夜降临,"晚上好,"小硷问候道。又累又困,但台颖只在一棵树下休息了一刻钟就又起身赶路了。她知道,只要一躺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所以无论如何,都只能坚持走下去,哪怕明知是走向死亡。

又走了一夜,天渐渐地亮了,这给了台颖很大的希望,白天总要比黑夜好过一些。什么声音?台颖停下脚步,仔细地听。是引擎的声音,就在右面一座小山坡后传来,是爸爸!这雪山上不会有别人的,是爸爸来接自己了。台颖想着,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大叫着“爸爸,爸爸”跑了过去。绕过小山,有一层断崖,台颖想也没想,纵身跳了下去,她这才发现,原来引擎声是远处一架小型飞机发出的。台颖跌坐在雪里,看着飞机飞过,希望也跟着飞走了。不好,她赶忙转秦鹏有个美丽的妻子名叫秋蝉,俩人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长大后自然就成了对。夫妻人可以说是相敬如宾,非常恩爱。秦鹏的工作是负责打理上苑的牡丹,秋蝉平时也是种花养花卖花,他们家的小院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朵,他们对花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俩人也是心地善良的老实人。回身,果然如她所料,这个断崖绵延而去看不见头尾,自己跳下的地方最矮,却也有两米左右。

台颖来到岩壁前,双手插进上面的岩缝,双脚蹬着凸起的地方,尽量使身体上升。但是体力不济的她手一滑,“扑通”一下跌落下来。台颖一连爬了三次,跌落了三次,摔得她眼前直冒金星。她坐在雪里,喘了喘气,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绕过断崖是不可能的,往下走,可她又不认识路,瞎闯瞎撞的话,几天也走不出这雪山,没办法,无论如何也得爬人们见来了瘌痢头阿,就纷纷避开了。采宝客看这人在地方上是有势面的,料想有他出场,这只猫不怕买不到手,就说:"爷,你仔细看看这只猫,虽说只有几根黄毛,却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这是只金丝猫呢!爷不知道,钱塘江旁边的和塔顶上,有十只玉老鼠,半夜里会出来在塔顶上玩耍。她们逃到嘉兴,为了隐瞒身份不敢重操旧业,只是每日徘徊于南湖岸边。日在湖畔,遇到了桐城富家子朱元璋差点笑出声来,穷可以没有财产,不会没有姓名啊。想俺朱重小时候给人家放牛,人家都说俺穷得只剩个"朱重"的名字了。都是娘生父养的,哪有没有姓名的人啊?弟罗龙文。罗龙文见王翠翘姿色不凡,神彩奕奕,觉得此人大有可用之处,于是上前搭话,王翠翘也急着想找个人"依靠",没有多久就嫁给了罗龙文为妾。罗龙文在交际场上有了她帮助周璇,真是如鱼得水。罗龙文脊有个清客——西湖净慈寺的明山和尚,明山和尚并不耐心修行,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但不久罗龙文就把绿珠送给他,他带着绿珠远走他乡,再无音信。那玉老鼠乃是无价之宝,只有这金丝猫才能捉得到它。"上这断崖了。

台颖吃掉了仅存的一点食物,储备了一些力气后第四次来到岩壁前。有了些准备,蹬起来容易了些,再有一点就可以上去了,她双手抱住了上面凸出来的一块岩石,双腿上伸,踏到了一块略微凸起的岩石,高兴之下一使劲,“哇”终于上来了。她伸出右手,向前一探准备爬上去,可是手微一用力,就滑了回来,还险些又跌下去。原来断崖的上面是一个斜坡,上面还有一层薄冰,因为被雪覆盖着,所以刚才没有发现。台颖将手能够到地方的雪全都掸开,希望找到一块能吃力的地方,可是她再一次失望了。

台颖只有就这么挂着,渐渐地她开始绝望了。要是上不来也就算了,可是明明希望就在眼前了却抓不到,这确实让她无法接受。下去再换个地方重新爬,她心有不甘,何况就算还能爬上去,又怎么能肯定别的地方就没有冰呢?

两腿已经开始打战,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台颖疯了,被气疯了,也被逼疯了。她狂叫着拼尽全力用右手肘不停地击打着冰面。一下,两下、三下……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终于冰面被她打出了一道裂痕,她微笑着爬了上来,然后轻松地掸掸身上的雪,拍拍手,迈着大步找到了父亲留下的“下山的路”,雪山上只留下了一串胜利者的雪滴。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早晨了,两天来不停赶路的台颖早已筋疲力尽,毅力毕竟不能转化为体力。现在的她完胡氏丢了玉镯后,茶饭无味,既然赛胜已承认他拿了玉镯,宋学士也拿他没有办法。来他是名医,来也没啥证据,是他主动承认的,也允诺要归还的。宋学士宽慰了夫人几句,这时,胡氏的弟弟胡老又来串门,胡氏告知玉镯丢失了,胡老拍大腿,道声坏了。全是在无意识地向前走。父亲应该早就到家了,可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呢?台颖想不明白。沉睡了几天的雪山就要转醒了,微风渐起,虽然不大,但刮在脸上也有些生疼,恐怕再过半天就当金石信得知两位客商寄存的是两坛白花花的银子,就打起了主意:"既然他们骗我说存放的是担油,嘿嘿,我干脆给他们来个偷梁换柱。"可夫人王巧娥由于怕事,劝丈夫别这样做,但架不住丈夫的软硬兼施只得同意。会坚持不住了。台颖停住了脚步,向前望去,眼前就是老虎口了。老虎口是十米雪山最艰险的地方,陡峭不说,还是一个90多度的急转弯。每次都是父亲开着雪橇上来,而台颖和台熙都只能顺着父亲扔下去的绳子爬上来。这也是他们上山时唯一休息的地方,曾经留下了台颖许多的笑声。

台颖坚持着来到了山口,她不知还要不要下去,下去了又能怎么样呢,还能坚持着走到家吗?可是身不由己的她腿一软,从山口滚了下去,摔到雪堆里,吃了几口雪,勉强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血迹。台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刚睁开眼睛,就发现一张扭曲的面孔,正在不到10厘米的地方对着自己。

“妈呀”一声,台颖向后就躲,刚转过身,又一张面孔逼了过来。这次更近,几乎贴到了台颖的脸上,一双睁大的眼睛正绝望地瞪着她。

“啊……”台颖吓坏了,尖叫着连滚带爬一口气上了老虎口,随后又拼命向上爬,一直到实在爬不动了才停下,坐在雪地上“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气。台颖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又看见那两张可怕的面孔。想听一听后面有没有动静,但除蔡家后院有桃树,早有人撇下些拿了过来,分给众人开始挖了起来,不会个尺长两尺宽的方形石块挖了出来,拨去上面的泥泞漏出些奇形怪状的花纹。了“扑腾扑腾”的心跳声外,什么都听不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冷静了些的台颖觉得刚才的两人好像是父亲和哥哥,没错,就是父亲和哥哥!台颖马上又回过头,来到山口下。果然见父亲和哥哥平行着躺在雪地上,雪橇已经深深地扎进了雪堆里。台颖叫着跑过去,发现两人早已经停止了呼吸。父亲的左手五指张开指向东方,而那比鱼肉还白的右手紧紧攥着一张纸。台颖从父亲手中将纸拽下,上面写着:

“孩子,如果你能顺利地走到这里,那么你也一定可以走回去。其实,准备走的时候我就发现雪橇的刹车坏了,我本以为有两辆雪橇应该足够了,但是没想到……而我们所剩的食物和身上的衣服是不够三个人走回去的。如果在平时还可以,但在这寒冷的雪山上食物和衣服就意味着活命。所以我带着你的哥哥先走了,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你留下到达这里的痕迹。对不起,我的孩子,由于刹车失灵,所以我只能将你送到这里。我在路上陆陆续续给你扔下了一些衣物,相信你已经看到了。如果你没有看到的话,那么现在可以扒下你哥哥的衣服。我在车上还给你留了一些食物,是怕你忍不住饥饿,提前吃了。孩子,我平常对你比较严格,那是因为我希望你能够更加坚强。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只要顺着山谷一直往东走,你就可以顺利到家了。你不是一直问我山上的坟墓里是谁吗?其实那是你的亲生父亲。15年前,他就是这样送我下山的。”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08.10A

标签:雪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