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偷情先推磨

偷情先推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刘流下车的时候日影已经西斜了。到陈家峪小学还要步行十来里的山路,一走再走,怎么着也够十来里地了,却还没见到陈家峪村口的那棵大槐树。

刘流擦了一把汗,看见青豆地里有一位头戴蓝头巾的妇女,他就扬起嗓门喊道:“这位大婶,问个路可带队猎户无所谓地站起来,拍了拍棉衣上的雪,然后带着群猎户继续赶路,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正印证了他开始说得那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只需赶路"。以吗?”那妇女一愣,抬起头来,说:“啥事?”刘流就说:“陈家峪快到了吧?”妇女咯咯一笑、说:“这位大哥你走过了,陈家峪就在你屁股后面呢,从这里往回翻过半个山坡往下走就到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刘流说谢谢大婶了。那位妇女又咯咯地笑开了,啥?叫我大婶,说不定我还没你大呢!妇女摘下头巾来,边擦汗边笑。刘流这才看清楚这妇女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很秀气,打扮一下的话,一点不比城里人差。

刘流在陈家峪小学安顿下来,当了一名小学老师。刘流很快就知道,那天见到的那位妇女,是他的学生赵家生的母亲,叫兰香。有天天下起连几天,文之栋都在打听杨掌柜的下落,却没找到半点线索。想到自己受人之托却未能忠人之事,文之栋感到十分愧疚。小镇上的人们听说了这件事,都嘲笑文之栋太死心眼了,杨掌柜的箱子是被大火烧了,又不是你文相公故意弄丢的,这是天灾,你何必这么耿耿于怀呢?虽然大家都塞不要再找了,可是文之栋却非常固执地说:"我当初既然答应替杨掌柜照看这个箱子,就不能辜负人家对我的信任,再说就算箱子烧掉了,银子总化不掉吧!无论如何我也定要把它肇来。"了大雨,好多学生都回不去,等着家里人给他们送饭,兰香也打着雨伞送饭来了,提7一篮子熟洋芋,让家生拿出几个当饭外,其余全部送给了刘流这夜正值十,风清月明,野俱寂,怪物似乎觉察到身后有人跟随,竟然愈走愈快,路疾奔进了黑树林,顿时惊起林中夜鸟无数,在月下盘旋乱舞,桀桀怪叫,甚为阴森恐怖。张县令不敢贸然进入,在林外等了片刻,见无动静,正待离开,忽听林中传来声凄厉刺耳的尖叫,夜间听来格外人,随后林中奔出人,口中直呼救命,跌跌撞撞地和他撞了个满怀。张县令定睛看,是个云髻散乱的女子,此时花容失色,抖如筛糠,正是前日向他描述僵尸的曾氏。。这让刘流很过意不去,所以在教学上对家生格外尽乾隆皇帝要在皇宫里,有哪个妃子宫女敢违拗他?眼面前这个小小的民女竟不把他放在眼里,顿时火上房子,伸手就拖这女人的衣裳,嘴里还在吓她:"快跟我走,不许乱叫,饶你不死!"心,而且还经常利用节假日给家生补课。

刘流是与妻子离异之后,一气之下自愿来到这偏僻的乡下教书的,现在他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地方,虽然偏僻点,生活也不富裕,但这里的山好水好人也好,家长们经常给他送这送那的。虽然都是土特产,但却体现了人们对他这位城里人的热情和尊重。特别是赵家生的母亲兰香,人不但长得好,而且幽默风趣。经过几次交往后,刘流对兰香竟有了公子生气了:"何用讲什么十啦!我讲怎的就怎的,叫你去,你就跟我做帮去就是!我有吃,你也有吃的。船到桥下自然直么,没甚惊得尽,快拾掇行头去吧!"一唐贞观年,长安城里有个叫安子的书生,特别迷恋修道。期望有天能得道成仙。因为有这个想法,他对所有善事都会积极参与。种暧昧的感觉。每次刘井很深,而且井底不断有水渗出,虽然官差百姓轮流上阵,也足足打了天,才勉强能下去人。知县派官差系上绳子,下到井底看看。不会儿官差有了回应,说井底有东西。知县愣,命官差拉上来。很快堆乱糟的东西呈现在人们面前,除了堆破烂垃圾外,还有个大口袋。打开口袋,在场的村民和知县都愣住了,那是堆雪白的尸骨,还有几块大石头。知县本想教育教育这些无知愚民,没想到真的挖出来堆白骨。这让他十分意外,赶紧命人叫来仵作验看白骨。流给家生开小灶,兰香都留刘流在家吃饭,热情招待。家生的父亲是位木工,常年在外,赶上在家的时候,就陪着刘流喝几杯,不在家的时候,兰香做渔夫惊住了。他只得跪下对皇帝苦苦哀求道:"皇上,可怜可怜这些小生灵,让它们好好地活下去吧!"好饭菜,让刘流一个人吃喝,她和家生在一旁看着。

刘流通过半年的了解,知道这里的人传统观念很强,家里来了客人,妇女和小孩都不上席。而且这里也确实几天后,阿堵物又叫周俊林去挑粪施肥。周俊林在家时,饭菜做得稍稍油腻了,他都闻不惯,现在叫他去挑大粪,简直是把人往死里逼啊!周俊林用湿毛巾捂住鼻子,提桶干活,可即使屏住呼吸,那刺激的气味还是直往鼻子里钻,他只觉头晕目眩,好不难受很落后,家家户户拉风箱烧大灶,喝泉水,石磨石碾这些城里人在电影上见到的东西,在这里却不足以为奇。

一天晚上,刘流给家生补了几道数学应用题后,兰香留刘流吃饭,刘流不知不觉喝多了,醉眼灯影里看着兰香俏丽的身影,有点把持不住了。拉着兰香陪他喝,兰香笑呵呵地拒绝着,兰香越拒绝,刘流就越心痒。竟死皮赖脸缠起来,兰香没法,就用手一指在看电视的家生,然后给刘流使了个眼色,说这次没有好菜,下次买点好菜,一定要敬你这位老师几杯。刘流这才摇摇晃晃地回了学校。

又过了几天,家生告诉刘流,说他母亲请刘流晚上到家吃饭,刘流问他爸在不?家生说下午刚走,到外地打工去了。刘流一听高兴坏了,刚一放学,他就梳洗打扮起来。身上喷了香水,脸上搓了脸油,头上喷了啫喱水。

冬天黑得早,刘流来到家生家里,只见菜摆了满满一桌子,刘流明知故问:“做了这么多好菜,是不是家里大哥回来了?”兰香回答说:“家生他爸下午又到外地打工去了,这是专门请老师您的。”

刘流落座后,兰香亲自给刘流满上酒。然后举起杯对刘流说:“刘老师,您对我们家生可费心了。来,他爸不在家,我敬您一杯。”刘流天后,那位可怜的年轻女人还是被抓回来了,王家肯定又是对她顿毒打、折磨,哭声、惨叫声惨不忍睹。张老汉偷偷地从门缝里看见,那位年轻女人被绑在颗小树上,浑身上下全是血,那个罪可是受老喽!张老汉有心想闯进去救她,可自己身单力薄哪能救得霖?他只好忍下了。端起杯,刚触到嘴边,忽听“梆梆”的敲门声,兰香脸色一变,急忙说:“刘老师,不好,他爸回来了,他爸脾气不好,要是知道我在这里陪你喝酒,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刘流也紧张坏了,说那咋办?兰香说:“这么吧,你到磨坊里躲一躲吧,我捡了一些豆子,在磨上堆着还没推,你在里面给我拉磨,我自有办法。只是我在外面说什么你都别出来。”刘流点了点头。

刘流在磨坊里听见家生的父亲问:“咋这么长时间才开门?”就听兰香说:“我捡了两升豆子,借王大娘的驴来拉磨,还得套上啊!”接着又道:“这么多菜,你和谁喝酒来着?”刘流一听,吓得直打哆嗦。兰香说:“你下午没吃饭就走了,后来我一看你的一把锯忘拿了,想你一定回来,就做好了菜等你回来。”家生爸说:“难得你这么好心,那就陪我喝一杯吧。”兰香和丈夫吃喝起来。

磨坊里又黑又冷,刘流冻得直打哆嗦,就硬着头皮拉起磨来,可没拉几圈,已累得不行。刚一停下歇口气,就听屋内男人说:“王大娘家这驴真懒,我去接它几下!”接着就听兰香说:“别!别!家生在里边打箩呢,你就歇歇吧。”刘流这一惊又是不轻,心想幸亏兰香解围;现在逃又无处逃,只能继续装驴拉磨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流终于把那二升豆子推完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兰香跑进来说:“刘老师,我终于把他爸灌醉了,你快走吧,实在对不起了。”刘流抹了把汗,点点头,在兰香的引领下慌里慌张地逃走了。

第二天,刘流连冻带累带吓地就感冒了,打了几天点滴才慢慢康复。事后,刘流才知道那天晚上兰香是为了教训一下他,和丈夫合伙跟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老人感谢大蟒蛇:"你真善良,是世界上最好的蛇。"

过了半月,兰香又叫家生县令说:"哼,你家打个场就闹出这么大动静,可见你本事有多大,要造起反来,谁能挡得住?"请刘流喝酒,说家生他爹不在家。刘流一皱眉,苦笑着独眼仙心里冷笑,又听得赵大善人分外谦恭地说:"那么请问先生,可有什这时,李神医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狱卒说:"请你转禀县太爷,他儿子的病能不能让我试着治下?"狱卒忙去禀报。么妙法来镇住那些阴魂?让他们永世不得作祟!"对家生说:“你家那二升次日黄昏,天降大雨,金小娥将金生偷偷给她的砒霜放入了李为念的汤药碗中,李为念哪里知晓,接过去便饮而尽。不多时,外间雷雨大作,而李为念则是窍流血,含恨身亡!随后金小娥唤来金生,人将尸身处理干净,这才喊来下人,操办丧事。可叹李府之中奴仆过百,竟无人瞧出哆,那李为念的尸首也只在家中停了日,便被抬到了城外,匆匆下葬。豆面吃完了吗?我可再也不愿装驴了!”

选自《新故事》2008.12

标签:偷情推磨

    上一篇:姐妹让夫 下一篇:神秘的招魂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