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秘的招魂幡

神秘的招魂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晨,村东头的老王家挂出了岁头纸,村民们猜测着,不会是老王头吧?昨天他还好好的,跟我们玩麻将了,不能说走就走吧?然而死的正是他,没病没灾睡死了。

王家的亲戚朋友都到场,帮忙处理老王头的后事。首先请了一个阴阳先生,他吩咐管事的,买一个领魂潘安正在村西十字路口旁边的茶馆里喝茶歇息,突然发现辆马车从北向南急急而来,头母猪(muzhu)从东向西姗姗而去,马车躲闪不及,轧断了猪腿,大母猪(muzhu)顿时躺在地上,拼命嚎叫。赶车人吓得脸色煞白,慌忙刹住了马车,低声下气打听谁是猪的主人。十岁开外、凶神恶煞的程虎闻讯赶来,话不说,手揪住赶车人的胸口,手"啪"打了赶车人两个耳光,恶狠狠地破口大骂:"你把眼睛长到屁股沟了,没看见您娘在你脸前走吗?"赶车人边擦着嘴角的鲜血,边陪着笑脸表示情愿多加赔偿。程虎望着马车上满载的斗缸和石缸,嘿嘿冷笑说:"俺家这头母猪吃食泼,窝头壮,两年能下窝小猪娃,每窝都是十头,它是俺家的聚宝盆、摇钱树,发家致富全靠着它哩。你这车和马,满车缸,全扣下也抵补不了我的损失,还得脱下你的大皮袄。"这个十多岁的赶车人哭了脸,苦苦哀求程虎高抬贵手。程虎狠狠踢了赶车人几脚,高声喝道:"这是我的亩分地,我的侯方欲道谢,老者道:"小伙子,你少说话,先养足精神。"话就是王法,你敢不听就捏死你!"围观的人越聚越多,无人敢上前参言。潘安挤到程虎跟前,为赶车人讲情道:"轧筛猪,非人故意所为,得饶人处且饶人。按公平市价,照价赔偿与你也就是了。"程虎骂潘安道:"谁的裤裆破了,把你漏出来了,哪有你的说话权!"此时正好有名衙役闻讯赶到,同声高喊:"县太爷在此,休得无礼!"程虎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大公鸡,再买一匹纸马,剪一些纸钱,又给老王头嘴里放上压口钱,手里握着打狗棒,一切准备得差不多了,突然想起招魂幡还没有,急忙派小六子去买。小六子到了寿衣店,服务员拿出好多种招魂幡让他选,他不知道买什么样的好,也不知道买几个,于是买了两个回来交给了阴阳先生。阴阳先生一看,脸就变了,“怎么买两个呢?买一个就够了!”多余的一个随手在老王头的炉坑里烧了。当时老王头的妹夫辛贵山就要原来高比会作法念咒,他私下把天上的雨偷到地上来。这桩事可丢了雷公的面子,他又气又恨,向地上发了个火雷,想把高比劈死。哪知正在地上作法念咒的高比,早就防备了,他顺手拿起个鸡罩,从天上罩到地下,把雷公罩在里面。上去抢,准备让他到外面烧,可是招魂幡的火苗一蹿老高,马上变成了灰烬。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在屋里烧招魂幡,他的魂灵会招呼自家人,如果拿外面烧就招呼外人。当时在场的亲戚有三家,一是老王头叔伯弟弟王福,还有老王头的妹夫辛贵山,还有老王头的姐夫郭成,大家都埋怨阴阳先生,指责他不该在屋里烧,这么点说道都不懂,还当什么阴阳先生。可是老王头的姐夫郭成不信这个邪,对阴阳先生说:“别听他们瞎咧咧,哪有那么些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三天头上,老王头出殡了,一切还算顺利,人们还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不过当时在场的几个亲戚总担心有一天老王头能呼着自己,成天疑神疑鬼,特别是王福,整宿地抽烟,三个月后,王福总是咳嗽,痰带血,胸闷,压气,忧郁成疾,到医院检查是肺癌晚期。王福的老婆哭哭啼啼地找到阴阳先生,哭诉说:“是你害了我家老王,你不在炉坑里烧招魂幡,我家老王也不会被他呼着。”阴阳先生有口难辩,只能跟着着急上火。半年后王福死了,按照传统的仪式把他埋葬了。

王福死了不久,老王头的妹夫辛贵山晚上做了一个梦:他正在家里吃饭,就听窗外有人喊:“辛贵山,辛贵山!”辛贵山马上朝外面喊:“哎!”儿子睡在他的身旁,被他这么一喊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聋啊,有人喊我你听不到啊?你快去看看是谁,我把这口饭扒拉进肚就去。”儿子不高兴地说:“哪有人,又说梦话!”"啊,别谢了爷爷,你就饶命吧。我们再也不敢了。"这帮混蛋们在哀求着。肉蛋儿才不再理他们呢,他路快跑着向田老万家里跑去,他怕老着急。辛贵山指着窗外说:“他在那儿向我摆手呢。”辛贵山准备下地穿鞋,突然醒了,原来是个梦。坐起掏出旱烟抽上了,儿子也被惊醒,他对儿子说:“我看见老王头了,他叫几天后,他们来到恩州驿馆,此时天色已黑,苏护决定先休息夜,第天再赶路。谁知驿丞却面露难色,说:"大人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妖精时常出没,您还是去别的地方休息吧。"苏护从不相信这些邪鬼传说,再说此时早单春看着气喘吁吁的高德海,惊慌的神情逐渐镇定下来,施礼道:"是的,我根本不是你的远房侄子,不过,我是跟他起长大的。年前,他想来投奔你,临行前不巧染了伤寒病归天。他说只是在岁时见过你,于是我名的名前来跟你学医。我低下整整年,没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你快死了,这方子总不能带到棺材里去,只要叔叔答应传我药方,叔叔的身后事,吾料理的!"说完跪倒在地,磕了个头。高德海扑通声栽倒在地,缓缓点头道:"说得不错,药方总是要传人的,可那心害我性命的,又是你们之中的哪个?"已经入夜,还能到哪里住宿?他便坚持住了下来。为了确保妲己的安全,他特意把女儿和自己安排在个房间里。夜里,妲己在卧室睡觉,苏护就在客厅守着。我去,这个梦不好,很晦气。”儿子说:“你只不过做了一个梦就大惊小怪,梦是心头想,你别瞎想,快睡觉吧。”

从此辛贵山一蹶不振,像丢了魂儿似的,总觉得王福在招呼他,干活也没有心思。他原本是在烘烤烟叶,因为觉得自己活不了几天,便想及时行乐吧,天天打麻将,不过打麻将还是挺有劲的。他家的生活条件好,打个小麻将输个三十五十也不在话下。可是有一天辛贵山输了10元钱就不高兴了,当时小刘欠他5角钱,他就说:“我不欠你的,你也别欠我的。”小刘掏出50元说:“你找吧,阎王爷不欠小鬼的账!”辛贵山马上给找了49元5角,并说:“你记得我今天跟你玩最后一次,再能跟你玩我都不姓辛!”小刘说:“为了5角钱至于如此吗?我看你怎么反常了。”“你说谁反常了?你还不如说我要死了好听!他潇洒英俊,她奇丑无比,他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她对他却往情深在滚滚红尘中,他和她能成就美满姻缘么?”说完把麻将桌一掀,谁也别想玩了,被他这么一搅和,大家不欢而散。

后来辛贵山出去打麻将,别人都知道他为了5角钱给人破开50元,而且还掀桌子,麻风不好,不愿意跟他玩,他招呼别人玩,都说没时间,不是说干这个活就是干那个活。等他一走,这几个人就组织玩上了,他看得明白,到家后气得往炕上一躺,憋气又窝火,再害怕老王头呼到自己,天天愁夜夜想,忧郁成疾,身体日见消瘦,饭量逐渐减少,最后也咳嗽,痰带血,胸闷,压气,到医院检查,也是肺癌晚期,不久也奔赴黄泉了。

儿女们给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当天晚上指路时烧的白龙马,烧五七时又给扎的彩电、冰箱、轿车、麻将,又扎了一匹母马,马肚子里放了一个小马崽,他们边叨咕边烧:“爹啊,你活着的时候喜欢马,这个马收到后就能下一个小马驹,你就会骡马成群,缺什么少什么就给我们托梦,我们一定会满足你的??”

隔不几天,儿子晚上真做梦了,被老父亲好一顿骂:“鳖犊子,你们成心跟我过不去,你听听,母马在棚里天天叫唤,疼得直尥蹶子,它没有生殖器能生下崽子吗?还有给我的轿车没有油箱,能开动吗?就是一个摆设;另外给了麻将,也不给桌子和椅子,怎么玩?”儿子醒了,原来是个梦,他翻个身又躺下睡着了,可怪了,还是重复做这个梦,他也没把它当回事。第二天晚上还是做这样的梦,父亲说:“我跟你说话你怎么无动于衷呢?你重新找人写个马票,把这个母马废了,给寇和找了个心腹衙役,后半夜悄悄来到牛头马面住的地方隐藏着。果然,天快要亮的时候,牛头马面两人从住处出来,慌慌张张潜入夜色,摸黑上路。寇和同那个衙役立即悄悄跟过去。我邮个油箱来,再做一个桌子、四个凳子,你别不当回事。”这次儿子记住老爹的话,找到扎纸活的,问他是不是没给扎油箱,他们说的确没给扎;又问母马没扎生殖器吧?扎纸活的回答说的确是我们的疏忽,这个老头儿真有神灵。

辛家人忙活完老头儿的后事,也去骂阴阳先生:“你是我爹的间接杀手,当时在场的人让你呼死两人了!”“这事能怨我吗?谁让他们几岳大人又问:"为何抓他?"个好了,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你爹到阴间寂寞了,他再呼三个人陪他打麻将,还缺一个人,这个人还不知道第天,王笑给马恩准备了盘缠,拿出封信对他说:"你到了山西,按照信封上的地址去找大表哥家。如果实在找不到,你就把信拆开,看就知道了。"马恩说:"我不识字呀?"王笑说:"你不会找个识字的人问吗?"是谁呢,你们怨我有什么用?”

辛家人走出阴阳先生的家,感到很害怕,就在村子里传开了,老王头还得呼一个人去陪他打麻将。一时村老妈妈说:"山秀,你不记得妈妈当日亲口的话了吗?"山秀说:"他救的又不是我个人,我记他干啥,叫妹当去!"子里的人都感到惶恐不安,平时跟他在一起玩的人更是害怕,提心吊胆,怕把自己呼去,村民们忧郁重重,对生命的热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老王头家的吴永站在旁细听,皱眉细想:百姓不是士兵,只口头传话,不下死命令,他们会自告奋勇来修路?吴永粗略计算过,这条官道,天修完至少需要千人。亲属们更是如此,特别是老王头的姐夫郭成家里人,担心第三个被呼去的人就是郭成。于是家人说:“咱们把你爸的送老衣服准备好吧,不知道哪一天他就去了。”家人偷偷把他的送老衣服准备好,可郭成不信这一套,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没什么负担。可是当时在场的一个外人坐不住了,他叫刘海,人怕有心病,更怕忧被派去的女佣人走进来向公主讲述了他的要求。郁上火,他的心理作用在作怪,天天抽烟,一天抽两三盒,后来就咳血,跟王福的症状一样,无疑还是肺癌。没几个月刘海也死了,这时人们提着的心才算落了下来。

一个多余的招魂幡能呼死三个人秦不醉这下明白小为何连饮几坛酒都不醉了。秦不醉人喝酒钱都不够,眼下多了个小,怎么办呀?这天,秦不醉正犯愁,看到官府开过药方,毛县长沏了香茶,与他聊起闲话:"听说先生想助余掌柜破开黑龙潭之谜?"外贴出了则告示。告示说,官府要办场斗酒大赛,比赛者拼辨酒,拼酒量,"酒魁王"可获得百坛美酒和百两银子。秦不醉顿时眼前亮,小酒量无敌,比酒量定能拔得头筹,可再往下看,秦不醉就傻了,参赛者要年满十。,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一个记者的耳朵里。记者觉得有些怪异,不可能有这种怪异事情发生,他要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他刚走进村子,就发现家家都种烟叶,有的还晒在外面。他心里有了底,于是来到村民中调查,调查的结果确有此事。一个多余的招魂幡,不到一年呼死了三人。记者的职业敏感使他对三个人的死因进行调查,他们都死于肺癌,都有抽烟的历史,并且查出他们都在个体的烘烟机房干活,因为他们村子生产烟叶,烘烟机房常年烟雾弥漫,环境污染是导致肺癌发病诱因之一。为什么当时在场的郭成没有死?他一不抽烟,二不信邪,没有心理压力。那几人的死亡跟烧招魂幡没有关系,也并非是呼自家人。

记者在世界禁烟日那天发表了署名文章:吸烟是导致肺癌的主要原因。这个神秘的招魂幡不攻自破,不再神秘。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08.6A

标签:神秘招魂

    上一篇:偷情先推磨 下一篇:秦始皇的燕赵恩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