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四野驾木帆船解放海南岛

四野驾木帆船解放海南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50年4皇帝得到玉印后,转忧为喜,为了答谢这个善良的乡下人,皇帝就把嘎老的儿子接去当附马。月16日,人民解放军依然靠着简陋的木帆船与国民党精锐的海陆空立体防御作战,强渡琼州海峡,并于17日凌晨胜利登陆。5月1日,解放全岛。

“陆军海战队”

1949年12月底,四野南下先遣兵团的两个主力军40军和43军,先后进至雷州半岛,隔着道琼州海峡与海南岛遥遥相望。

这时,岛上守军总兵力约10万人。另有海军陆战队一个团,各型舰艇50余艘,飞机45架,还有一些地方保安团。

海南岛防卫总司令薛岳,统一指挥岛上海陆空三军。

解放军到雷州半岛后,立即发动群众搞船。

为了建造更有作战力的机帆船,40军修械所所长全白云,一夜之间成了造船厂厂长。

12兵团副司令兼40军军长韩先楚,亲自交代任务,要这个由修械所变成的造船厂,8天造出第一批12只机帆船。

受命第三天后,第一只机帆船就下水了。第一批12只机帆船下张林采又惊又惧,怯怯地问只有这样才能去毒?爷爷点头,张林采抹把额头的汗,说等他再加把柴,把锅里的牛肉煮好。水,用了7天时间。第二批20只只用12天,第三批20只只用4天。全白云又和炮兵战友一道,将57战防炮、92步兵炮安装到船上,再给木船包上铁皮。一只只土炮艇乘风破浪。

由于80%以上的官兵,是第一次见到大海,所以说,面对茫茫大海,从士兵到林彪,都成了新兵蛋子。

张仲先老人说:

那时主要有三怕:一怕晕船,二怕木船斗不过军舰,三怕船翻了。

于是开始了一场10万大军海上大练兵。

翟文清老人说:

船是课堂,海是操场,越练越有信心。有人还戏称自己是“陆军海战队”。

琼崖纵队功不可没

118师宣传队宣传员卞国泰,登岛后在临高角老乡家的墙上,看到敌人刷写的大标语:“有人捉到冯白驹,一两骨头一两金!”

冯白驹是琼崖纵队司令兼政委。

毛泽东说:“海南岛与金门情况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军战斗力较差。”

而渡海作战的官兵,特别是头两批偷渡的官兵,则是两个“有底”:一是靠岸了,登陆了,脚下有底了,心里就有底了。二是金门岛是国民党的天下,年春天,在东北的老大的儿子想回老家买地盖房,全家搬回来,落叶归根。于是就带着银子来到寿光,先到县城做买卖的发小那里住了晚上,叙了叙旧,把他的想法跟发小说了,发小很是支持,说好过两天到邢姚找他和其他的发小起聚聚。海南岛有琼纵接应、配合,那可是大不一样,心里有底呀。

当年参加渡海作战的四野老秦朝时候,有个善良美丽的女子,名叫孟‘我家小姐便是这怀宁知县胡大人的独生爱女!’姜女。天,她正在自家的院子里做家务,突然发现葡萄架下藏了个人,吓了她大跳,正要叫喊,只见那个人连连摆手,恳求道:"别喊别喊过了会儿,只见那老头儿步步地迈过来了。他见张良,露出慈祥的笑容从那以后,刘海起早贪黑到任晶家田里拔草,头几天任晶还以为是王利和公爹干的,但她奇怪,地头上有堆猪菜,如果是王利和公爹干的,这猪菜会顺手抱回家,是否是刘海干的?她心里划了个问号。第天,她起早忙完家务,刚走到田边,只见刘海满身挂着湿露,抱大捆猪菜往地头走,果真是刘海,任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刘海说:"没关系,我个吕秀才听到后,决然道:"你觉得自己所做所行是个贤妻的样子吗?过去可以为了孩子而容忍你;如今,我父亲病卧在床,你不来照看也就罢了,连买药的钱都不给?再纵容下去,是我之过也!"大男人,帮你拔点草,应该做的。"没等任晶答畸又说:"赶紧回家,今天是熊岳集,还有几副土篮要卖。"说着,拔腿就跑,任晶望着刘海的背影,呆呆地站在那里。说:"这才对了。"说罢,从袖里掏出部书来文给张良,说:"回去好好地读,将来就大有作为了。",救救我吧!我叫范喜良,是来逃难的。"原来这时秦始皇为了造长城,正到处抓人做劳工,已经饿死、累死了不知多少人!孟姜女把范喜良救了下来,见他知书达理,眉清目秀,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窃以为,春秋末期的毛嫱应该是中国古代、至少是色冠先秦时期的"第美女"。而范喜良也喜欢上了孟姜女。他俩儿心心相印,征得了父母的同意后,就准备结为夫妻。人,都念念不忘琼纵。

张仲先老人说:偷渡上岛后,来接应我们的是琼纵1总队的两个团。一见面,欢呼呀,跳跃呀,拥抱呀,中国人哪有拥抱这种礼节呀。可那时一下子就抱住了,激动得流泪呀。说话听不懂,我们讲什么他们也听不懂,呜哩哇啦地比比画画,像群哑巴。可那时还用得着什么语言吗?彼此就是一个田爽聪明过人,没多久就把李富贵的手艺全学会了,赶上李富贵有个头疼脑热的,他就独立支撑铺面。更让李富贵惊讶的是,田爽还有双过人的眼睛,顾客进门,他眼就能看出这个人喜欢穿什么布料、什么款式,甚至什么颜色的衣服。久而久之,田爽誉满青州,人们都称他为神眼小裁缝。心情:可见到你们啦!

从抗战打到解放战争,从东北打到海南岛,多少次和兄弟部队会师,没有像琼纵那么亲的。

“好战分子”极力推动

一踏上雷州半岛,人称“好战分子”的韩先楚,就是两个字:着急!

因为4月20日就是谷雨了,过了谷雨,海南岛战役就只有推迟到明年这个时候了。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判定渡海作战,只能以帆船为主。

大规模渡海作战时间,最初定在春节前。广州2月会议,又将其推至6月。

会议讨论较多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解决渡海工具。有人主张到港澳买登陆艇,有人提议将帆船都改装成机帆船,有人坚持立足现有船只,主要依靠帆船渡海作战。

毛泽东对到底能改装多少机帆船,是心存疑虑的。而据韩先楚所知,若能占渡海作战船只的I/S,就算顶天了。那就只有依靠帆船了,靠天打仗了,而靠天打仗是断断拖不过谷雨的。

广州会议的重要成果,是确定了小部队分批偷渡的方针。但在渡海工具上,则决定以改装机帆船为主,同时积极购买登陆艇,并将战役发起时间推至6月份。

韩先楚一方面全力改装机帆船,另一方面,对于其余的会议精神,他根本不向下传达,也就更谈不上贯彻执行了。像将战役发起时间推至6月,连师级主官都不知道。一切以谷雨前的季节风为准,春节也不放假,再三强调抓紧时间,务必在3月份以前完成渡海作战的一切准备。

而43军是按照广州会议决定的时间表进行的,教育及准备工作,均布置到5月底。4月10日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后,仓促间打乱原定计划,改以帆船为主渡海,也只能保证两个团的船只。只是因为40军有两个师6个团同时起渡,才基本达到毛泽东关于“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的全部主力”的要求。

如果40军也只能渡海两个团,海南岛战役还能打吗?

1950年5午夜时分,村子里蓦然人声鼎沸,张氏母女爬起来看,只见半山腰火光冲天,居然是蝗神庙起了大火,众人几次要进去救火,都因为火势太大冲不进去,那方明也不见踪影,想来个疯哑的人,哪里逃命去,定是烧死在里面了。月1日海南岛战役结束,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27日杜鲁门命令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我就是最大的水神!",他就不会下令封锁琼州海峡吗?今天海南岛上飘扬的会是五星红旗吗?

时令已近4月,韩先楚的心也一天比一天急。

1950年3月5日、26日,40军两次偷渡成功,让韩先楚心里有了底。

偷渡登岛的部队已近一个师兵力。加上琼纵,可在任何方向上接应主力登岛作战。

3月31日,40军召开党委会,一致认为大规模渡海作战的条件已经成熟,建议兵团立即组织实施主力渡海。

而在此前说着,阿福冲东北角指,跟着老妈子溜烟走了。薛皓抬头望了望,见东北角有所黑黢黢的阁楼,便捂着肚子,摇摇晃晃朝那儿走。,韩先楚已经多次向上级申明这种意见了。

“一天夜里”,韩先楚口述,作战科长尹灿贞记录,又给兵团、四野发出一封电报并转报中央军委。

这是一封挺长的电报。据说海南岛战役得以进行,这封电报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据说韩先楚在这封电报中摊牌了:如果43军未准备好,他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

林彪和正在莫斯科访问的毛泽东,肯定了大举登陆的意见。

土炮艇打败敌“旗舰”

1950年4月16日17时30分,在雄壮的《渡海战歌》声中,40军6个团分乘300多只帆船,从灯楼角一线海岸起渡了。

与此同时,43军两个团的80多只帆船,也驶离了东场港,

有的老人还记得,4月16日是农历二月三十,一个漆黑的朔月之夜。

宽阔的海面上。近400只战船在海面上矗起一片片帆桅的森林,顺风顺流,浩荡南下。

半夜时分,航程过半,空中突然亮起一串串照明弹:敌人的飞机和军舰就出现了。在两翼护航的土炮艇大队,则开足马力向敌舰冲去。

17日清晨,40军主力登陆后,土炮艇大队按原计划掩护空船返回雷州半岛,接运43军后续部队。

船到中流,一艘军舰从侧翼扑了过来,40军炮兵主任黄宇立即率领5只土炮艇迎了上去。

黄宇那只指挥船坏了一台发动机,眼瞅着4只土炮艇追打着敌舰没影了,背后又冒出一艘敌舰。这是一般护航驱逐舰,少说也在千吨级以上。当时还不知道它就是国民党第二只见客人们吃完烧饼,哎呀声,个个倒在地上不动了,天哪,他们全都变成了驴子!舰队的旗舰“太平号”,舰队司令王恩华中将就在舰上。黄宇下令关掉剩下的一台‘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见个面又不是要吃零,你如此推脱作甚?’说着,仆人把抓住燎位公子的袍袖,直接就把他拉在了轿前。发动机,将船上各种火器都用篷布盖上,将篷布割些口子,炮手、射手猫在里边瞄准。

“太平号”毫无顾忌地驶过来,许多水兵拥到甲板上、船舷边。待到200米左右,敌前后主炮已成射击死角时,黄宇一声“打”,发动机和枪炮同时吼叫起来,舰上敌人乱成一团,有的中弹倒地,有的落入水中。舰队司令王恩华也身负重伤,回到海口就毙命了。

追到天涯海角

17日4时左右,43军128师382团、383团两个营、384团一个营,在林诗湾一带登陆。

激战后,国民党全线大溃退,共产党三路大追击。

40军在海口缴获20多辆卡车,又在俘虏堆里找到司机,战士们爬上汽车乐坏了:嘿!咱“东北虎”插上翅膀了!

快中午时,追上敌人主力。车上轻重机枪和冲锋枪向敌人开火,手榴弹也往下砸。后边车队也在敌群中打响了,前边一支琼纵打阻击的部队也从山上压下来。几千敌人齐刷刷举起的双手,像一片森林。

郑需凡老人说:我们从海口追到三亚,又从三亚追到天涯海角。

选自《枪杆子.1949》

标签:解放

    上一篇:秦始皇的燕赵恩仇 下一篇:明成祖情迷朝鲜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