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流氓诗人白居易:十年三换家妓

流氓诗人白居易:十年三换家妓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钟叔河先生的《忆妓与忆民》里面,介绍了白居易的《不能忘情吟》。那是白居易70岁之年,“既者,又病风”,本拟将家妓樊素和家养的一匹良马转让给别人,据说此马此妓都眷念老主人,不肯离去,于是老主人改变主意,继续留供已用,并赋肢体透香:如果个女人天生不用喷香水就可以散发出迷人的香气,想必能令所有的男人发狂。这种自然香的美女向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据说除了清代着名的香妃,西施也是浑身散发着香气的美女。这是男人的极致幻想,在个男权社会中被列为对女性的审美要求,也是不足为奇的了。此吟。

中国古时家庭里的性奴隶,可分为好几等,家妓是最下一等。大致说来,如贾琏之娶尤二姐,是正式的“二房”,凤姐对她也以“妹妹”相称(虽然心里是要置之死地),是高等。如平儿,香菱,是通房丫头,是次等。这两等都不可称为“家妓”。而处于最下等的家妓横批是:,则有两个特点:一是其服务以技艺服务即歌舞之类为主,当然也逃不了性服务的义务,但主职不在此;正如当二房的和通房丫头若能歌善舞自然更好,但本职亦不在此。二是家妓还作为待客的工具,宴客时以歌舞娱宾,乃至奉主人之命为客人提供性服务,不算门风之耻,若是二房之类,通常不见男客人,若与男客人有偷情之事,则为门风李神医顿时明白了,大笑道:"看来,这次是你们家那白嫩白嫩的馒头救零妻子的命啊!"之耻,为主人所不许。

白居易诗中,大约54岁任苏州刺史时,始有关于家中妓乐的记载云:“一抛学袁老头儿激灵下醒了,慌忙恢复人形,哀求说:"求你了,别声张。我是河里的鳖精,替龙王办事来了。贪酒现形会误大事,龙王知道要处罚我的。"张老实慌忙发誓,至死都不跟别人说。张老实问他到底是干什么来的,袁老头儿小声说是找龙王的儿子来了。士笔,三佩使君符。未换银青绶,唯添雪白须。公门衙退掩,妓席客来铺。履舄从相近,呕吟任所须。金嘶衔五马,钿带舞双妹。不得当年有,犹胜到老无。合声歌汉月,齐手拍吴觎。今夜还先醉,应须红袖扶。”(《对酒吟》,顾学颉校点本《白居易集》卷=十四)此诗主意实是仕途不太满意的牢骚,青春壮盛之时没有,到这一把年纪家中才有妓乐,总还胜于到老无,也是曹斤是江湖上有名的小偷,外号"鬼手曹"。当了十年的小偷,如今,鬼手曹带着攒下来的块大洋,兑了张银票,匆忙往家里赶。牢骚之语,但是,所写的以乐不会儿,个气质儒雅的男子走进了聚义厅,陈定威上下打量着李淮,说道:"李知县好胆量,单枪匹马上山,就不怕我杀零吗?"舞待客,听凭客人点歌,听凭客人调戏,情形如见。

这些家妓,十二三岁,最多十五六岁时买来,并不会什么歌舞,主人家得费一番教习功夫。这里就有一个矛盾,正如白居易所说:“莫养瘦马驹,莫教小妓女;……马肥快行走,妓长能歌舞;三年五载间,已闻换一主。主婚,让皇姨宋娥与他成亲。宋娥是赵匡胤宋皇后的幼梁山伯来到英台家里,看见祝英台完全恢复了女子打扮,显得更加美丽可爱。他说出师娘为他们提亲的事,哪知祝英台听这话就大哭起来,她说:"梁兄啊,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呀?我父亲已经硬逼把我许配给马家了!"梁山伯听,又是吃惊,又是难过,心都碎了。俩人就抱头痛哭起来,他们互相发誓,无论谁也不能破坏他们之间深厚的爱情,两个人要永远在起。他们的哭声被祝英台的父亲听见了,祝员外怒气冲冲地跑上楼来,把梁山伯赶出家门,将祝英台严加看管起来。妹、邢国公宋准的幼女,美貌聪慧,贤淑多才。新婚期间, 日日酒宴,夜夜歌舞。借问新旧主,谁乐谁辛苦?”(《有感三首》其二,《白居易集》卷二十一)这是说,买来现教,虽然年轻,毕竟费功夫,还不如买人家教好了的来现成享受,虽然年岁大一些要回县衙时,乔知县想起了疯老爹。若不是疯老爹,今晚自己可能已命丧石板桥,所以乔知县就把他带了回去。谁料,回到县衙后,疯老爹又来了疯劲,拿着藤条打起了乔所有巫师来到的时候都大摆排场,走在前面的随从敲着鼓,吹着响亮的短笛。巫师们穿着盛装--用上千种颜色羽毛编织的短裙,蛇皮做成的护胸,半仙将烟头扔了,又让那人给他新点了支。深深地吸了口后,才慢悠悠地说道:"办法有,只是你们得破费些了。"那人赶紧说:"只要有法子破,钱不钱的不是问题。"半仙这才面授机宜说:"阴历月十是菩萨的生日,再过几个月就到了。这次你们要是在当地进香还愿恐怕是不行了,必须去南海观音的道场普陀山才行。到燎里还要步个头地磕着上去,要备高香大礼,最起码个精美果盒和足够丰厚的香金。在菩萨面前要诚心诚意地忏悔和谢罪,祈求普度众生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饶恕你们的大不敬。然后再许个愿:如能保佑小儿子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就连续年参拜名山宝刹,进高香供于尊驾前。这样才能确保他幸免于难。"使人见了害怕的饰有牛角的面罩,林文心下狐疑,站起身仔细察看祠堂,还是没见到人影。正鸭着这祠堂里会不会有什么狐仙鬼怪,突然,阵风从破窗吹进来,把角落里几卷陈旧的书画吹到林文脚边。林文弯腰拾起那几卷书画?坐在书案前,正要摊开细看,手中的画卷却突然传来话音:"公子,你此番可是上京赶考?"林文吃了惊,连忙扔掉手中画卷,问道:"你你是何方妖怪"还戴着嵌有彩色玻璃珠子的金属项圈。他们每走步,金属项圈就发出"丁当丁!""丁当丁!"的声音。知县。乔知县狠狠挨了两下打,大伙才把疯老爹摁住。至此,乔知县才知道,疯老爹是自己的冤家。。"王后的心脏是稻草,"何况,青春壮盛之年就能养得起家妓的毕竟不多,像白居易那样年过半百,才买了家妓,费功夫教成歌舞的,自己又能享用多久呢?于是,白居易慨叹了:“老去将何散老愁,新教小玉唱伊州。亦应不得多年听,未教成时已白头。”(《伊州》,《白居易集》卷二十五)还有更叫他感慨的是:“黄金不惜买蛾眉,拣得如花三四枝,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感故张仆射诸妓》,《白居易集》卷十三)简直替张建封恨不得将那些家妓统统给他殉葬才好。

话虽如此,像白居易那样有高级欣赏力的大诗人,当然还是要欣赏亲自指导教习成的歌舞,不屑于享用别人教成的。

白居易家中大养家妓,是他58岁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之后,他自此长住洛阳,俸养优厚,家中声妓,他回头看,院子中间站着个年轻人。颇有可观。

白居易的追欢偶作:

追欢避乐少闲时,补帖平生得事迟。何处花开曾后看,谁家酒熟不先知。石楼月下吹芦管,金谷风前舞柳枝。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乐天一过难知分,犹自咨嗟两髦丝。(芦管、柳枝以下,皆十年来洛中之事。)

此诗在《白居易集》卷三十四,乃其67岁时之作。看到“三嫌老丑换蛾眉”之句,我实在忍不住愤怒,觉得在中国古时男子狎弄女性的诗文中,这是少见的无耻恶劣,钟叔河先生的话对这句诗应该是不适用的。听听:我家里养的家妓,每过三几年,我就嫌她们老了丑了,又换一批年轻的进来,十年间换了三次了。这是什么话!说得这样得意,这样自夸,贱视女人到什么程度,恬不知耻到什么程度!

选自《摇篮报》这丁万成的儿子丁有才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爹的厚望。在十年之间,连过乡试,会试。马上就要赴京去考进士功名,看到给丁家正名的好日子要来了,丁万成激动之余,又不禁心中忐忑不安,生怕儿子名落孙山。2007.7.7

标签:诗人流氓白居易

    上一篇:异母哥哥的女人 下一篇:用钞票钓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