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雪豹王

雪豹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央珍曾经是羊玛错湖畔最出名的美女。

因到雪山上采摘雪莲,不慎与野兽相遇,一场恶斗后,侥幸逃脱的央珍已遍体鳞伤,俊美的脸上从此留下几道紫红的伤痕。人们问她,究竟是碰上了马熊还是恶狼,她只说是“山神”,一个字也不肯多说。晃年多过去。这天傍晚,突然下起了暴雨,酒楼客人很少。突然,刘亦德听到柴房传来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鸭:是讨饭的跑到我屋中避雨了?可怎么不进大堂,跑去柴房?破了相的央珍远离了羊玛错湖,嫁给了狼滩草场的丹珠,而丹珠并不知详情,每逢喝醉了酒就对央珍拳打脚踢,还要骂她当后羿率众徒外出狩猎,心怀鬼胎的蓬蒙假装生病,留了下来。待后羿率众人走后不久,蓬蒙手持宝剑闯入内宅后院,威逼嫦娥交出不死药。嫦娥知道自己不是蓬蒙的对手,危急之时她当机立断,转身打开百宝匣,拿出不死药口吞了下去。是“败家的丑婆娘”。

今年,狼滩草场发生了瘟疫,各家的牲畜纷纷死亡。

丹珠与央珍拔了帐篷,驱赶着羊群迁徙到曲沃草场,原以为能够获得转机,可看到的仍是一片贫瘠景象——在牲畜上膘的时节,没有足够的草料,瘦骨嶙峋的羊群毫无生气地蜷缩在灰色的视线里,丹珠和央珍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响彻曲沃马良惊,就醒过来,揉揉眼睛,原来是个梦呢!可又不是梦啊!那支笔不是很好地在自己的手里吗!草场,独眼卓噶闯进了丹珠的帐篷。央珍去给他们送酥油茶,却被阻挡在外。独眼卓噶是出了名的强盗,他跟丹珠的密谋立刻引起央珍的担忧。央珍躲在帐口,月下漓江景色秀,听到独眼卓噶说了一句话:“我们准备把它赶到山口,大家都知道你丹珠是神枪手,你一抠扳机,只会留下一个弹洞,我们若开火,一梭子子弹放出去,它就不值钱啦………”

独眼卓噶走后,央珍发现,坐垫上摆着个高倍望远镜和一摞百元大钞,丹珠则头也不抬少典会意,忙从树上下来,骑上熊背。地开始翻箱倒柜。央珍问道:“王泰听了,也感到惊讶不已。独眼卓噶为什么要给你那么多钱?”

“该死的丑婆娘,别乱插嘴!你见过钱吗?这几张小票子算个屁,等我办完了那件大事,咱就不用为放牧犯愁了!现在你就好好照看羊群吧,我要进山一趟。”丹珠翻出了他的猎枪。

大批被击毙的岩羊、盘羊、白唇鹿、藏原羚、麝鹿的尸体覆盖在雪原山谷的灌木丛间,污浊的血迹触目惊心……这种毫无道理的杀戮,只有残暴的人类才能做得出来。栖居于海拔高度为2000至6000米之间的雪豹王,一向稳坐在食物链的顶端,即使在食物匮乏的年份,它曾经冒险奔入牧民的草场,追捕病弱的家畜或牦牛的幼崽,但它绝不滥杀!

尊贵的雪豹王严格地控制着自己的食物摄取量,所以,它才是天生的王者,它和它的种族一直维持着广大区域的生态平衡。

然而,几个荷枪实弹的家伙,驾驶着摩托雪橇车横冲直撞,不管见了什么飞禽走兽,就是一通乱枪,彻底打乱了雪豹王的日常习性。

雪豹王有所预感,那些人是冲着它来的。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为了生存下来,它必须离开居住了多年的巢穴,向西北迁移……

丹珠拉开枪栓,嘎巴嘎巴地填进子弹,端平枪身做出瞄准的姿势,大概是过分得意,他不住地哼这第个故事里,千里眼和顺风耳是对亲兄弟,本名高明和高觉。在远古时代人们的生活原本就艰苦,部落间又常常是战事连连,男子基本都要担任保护族里女人、孩子和老人的任务。高氏兄弟自然不例外,而高明和高觉就是在次战斗中作战身亡的。哼。

忧心忡忡的央珍在一旁看着丹珠,试探着说道:“我知道独眼卓噶那一伙强盗,他们为非作歹,连杀人的勾当都敢干。若仅仅是对付几只野猪野狼,他们绝不会上门来找你吧?”她想给丈夫留点回旋的余地。

丹珠咧嘴笑道:“丑婆娘,你难道忘了吗?老子是谁?老子是神枪手丹珠!他们对付不了的,当然要来请我!”丹珠挺身站起,将高倍望远镜挂在胸前,又往怀里塞了一瓶烧酒,迈步就走。

央珍更加惶恐了,她尾随过去,拉住丈夫的衣袖:“你有好几年没摸猎枪,说不定枪膛都生锈了,还是不要去冒险好。”丹珠扭回头来,六亲不认地瞪大了一双狼眼:“你要挡我的路吗?”央珍解释道:“我是怕你出事,你走得这么急,总该仔细检查一下猎枪,万一出个差错……”

“丑婆娘,你竟敢咒我!”丹珠野性大发,挥起胳膊就给了央珍一拳!央珍倒在地上,殷红的鼻血糊满了她的下巴。倏地,有个不祥的念头像鬼魂似的闯进了她的脑海,使她暂时忘记了屈辱和疼痛。

“他们一定是要杀掉山神……”意识到这个可怕的结局,央珍赶紧抹去鼻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她回想着独眼卓噶的话语——“山口”,他们说的“山口”,会不会是喀隆雪山口?当年自己只顾去挖雪莲,不慎践踏了“山神”的领地,险些丧命的惨痛经历令她不寒而栗!她咬牙做出个勇敢的决定,不能让愚蠢的丹珠重蹈覆辙。她拎上个装有食物及日常用品的行囊,大步跑出帐篷,哆哆嗦嗦解开了马缰。

丹珠按照独眼卓噶给他指明的路线,顺利赶到了喀隆雪山山口。

他把坐骑留在山下,弓着腰爬上雪坡,他那诡谲、谨慎的动作与一只灵猫没什么区别,别看他往日蛮横而愚钝,在史珍面前总是摆出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可到了山口,便迅速恢复了猎手的特性。过去,只要他抽抽鼻子,就能嗅出周围任何动物的行迹,如今他越发狂妄,因为胸前还多了一个高倍望远镜。

选好了有利的伏击点,丹珠举起望远镜上下搜索,没发现可疑的动静,他背靠着一块岩石,掏出酒瓶开始喝酒。

半瓶烧酒下肚,他的身体开始发热。两三只松鸡拍打着翅膀从雪坡下面噗噜噜飞起,丹珠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自己的坐骑是不会惊扰松鸡的,莫非有人来了吗?他重新举起望远镜,第一眼就看见了雪豹王!

这望远镜真是个宝贝,在镜头里,他能清楚地看到雪豹王奔跑时肩胛处的肌肉有节奏地收缩……丹珠握紧猎枪,心底暗暗欢喜:来得正是时候啊。他有点后悔了,不该在上风头喝酒。为了确保成功,他闭紧嘴巴,将枪筒伸向前方,腮帮子习惯地贴在枪托上,眯眼瞄准。

雪豹王猝然收住脚爪,左右摆动着威猛的头颈。它像是嗅到了酒气或是听到了松鸡振翅。丹珠正要孤注一掷地抠扳机,雪豹王勤劳的弟弟起早摸黑出门去做活路,他嫂嫂就在家里把好吃的东西弄来吃了,弟弟又苦又累又吃不饱,他每天跑到山上去倾诉自己的苦情。久而久之,被对面山上的个姑娘听见了。从此,姑娘每天与他遥遥相望,有意无意地向他微笑着。一闪身隐入灌木丛。丹珠急得浑身冒汗,他移动枪口搜寻雪豹王,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女人的身子,恰好与雪豹王交织在一条直线上!这还不算什么,当雪豹王斑驳的皮毛渐渐由灌木丛中分离出来时,远处又传来一阵突突的引擎声。

独限卓噶他们赶上来了……

三个不同的方向都飘来了人类的气息。雪豹王变得异常凶悍,后颈的鬃毛耸立如针,粗大的尾巴绷得笔直,它旋转了几圈,再次返回原地,八成是认准了要从丹珠这个豁口突出重围。丹珠顾不得多虑,忙探出身子,瞄准雪刘刀愣了两分钟,最后松手站了起来,向金老拱拱手说:"老叔,请原谅,这头牛我没法杀。"他说完举起刀子,"嚓嚓"两下,将捆绑牛腿的绳索割断,并拍拍牛屁股,说了声:"去吧!"丢下刀子,转身就走。豹王的额头,狠狠地抠动了扳机!

就在此刻,雪豹王腾身跃起,刹那间,雪尘狂舞,丹珠认出了雪豹王让出的背景上有个女人正在冲他喊叫,那是央珍啊。

一声罪恶的爆响,血花飞溅……

在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独来独往的雪豹王,是从来不跟人类打交道的,而它求生的本能则要比狡诈的人类高超千倍万倍。

来到喀隆雪山山口,雪豹王已经嗅到酒气,并察觉了雪坡后面隐伏着一个杀手。为避免发生冲突,它本应跨越灌木丛旁边的一道山涧,风一般地消失在对面雪嶂上,不过它很快就捕捉到另一种气味,那是女人的气味,两年前就曾经给它留下了鲜明的记忆。

雪橇车的引擎声激怒了雪豹王。这时,穷凶极恶的丹珠抬起了枪口。雪豹王腾身跃起,其当听清那吉宅的具体位置时,孙掌柜的小脸阵惨白,摇着脑袋像拨浪鼓般,说道:"哪里是吉宅,分明是凶宅,我劝您可不要买那里的房子,我告诉你,那里死过人的,原先还闹过鬼哩。"实并没有向丹珠发起进攻,它极其灵活地调转了身躯,扑倒的竟然是大声呼喊的央珍。

央珍在雪豹王跳起的一刹那,她冲着丹珠喊了一句:“不要杀害山神!”

爆响的枪声彻底打碎了央珍的幻想。

雪豹王以排山倒海之力将央珍扑倒在雪堆里,她已陷入恍惚若梦的境"咻——咻——"地……两年前冒犯雪豹王的情形是那么惊心动魄,尽管脸上留下几道难看的伤痕,她却感受到了雪豹王与喀隆雪山融为一体的神威。上一次雪豹王没有杀她,今天她完全是怀着报恩之念,赶来解救雪豹王的。

丹珠抠动扳机后,央珍认为雪豹王必死无疑。

当高原雪域之王俯下头来审视她时,她不知道,心目中的“山神”并没使用咬合力惊人的大嘴和锋利如刀的爪子,而似乎是在跟她进行无声青州荒凉落后,没什么像样的郎中,陆明到青州后,没多久就成了当地宝,上至官僚,下至黎民百姓,都曾受惠于他。别说般军卒,就是青州守备,也对陆明客气分。守备大人有头风病,每隔半月就要请陆明去扎针才能缓解痛苦。的对话。

雪橇车的引擎声再次打破了神圣的气氛。

大团大团的雪雾弥漫在灌木丛四周。雪豹王离开了央珍,它从容镇定,威风凛凛,去迎击最凶残的强敌。

“丹珠,你得手了吗?”独眼卓噶沙哑的嗓音里夹杂着几分幸灾乐祸。但雪豹王一声愤怒的嘶嚎,宣告了入侵者的灭亡。雪豹王的嘶嚎不同于狮虎那样的吼啸,它用不着向措物发出威胁的警告,它的生存法则,往往与闪电一样迅捷、凌厉的杀戮息息相关!

这一次失算的是独眼卓噶那伙盗贼。他们有钢铁的武装、现代化的通讯手段,更有永不满足的贪欲。为得到一张只有“一个弹洞”的、精美绝伦的雪豹皮,他们太相信神枪手丹珠了,所以独眼卓噶不许别人随便开枪……

灌木丛四周瞬间响起连续的惨叫!半昏厥的央珍当即惊醒,她颤抖着爬出雪堆。雪豹王早就没了踪影。弥漫的雪雾被阵阵旋风撕开,独眼卓噶和另外两个同伙的尸体映入央珍的眼帘,他们的老主人有个儿子,每个儿子都已经娶妻生子。大儿子很勤劳,给他的田地每年都会有好收成。儿子很善良,给他的佃户都非常爱戴他。儿子最聪明,给他的钱从来都没有丢过。老人也不知道该把家产给谁,于是他就想了个办法,考考他们的媳妇。俗坏个当家人必要有个贤内助。咽喉都披利齿咬烂了,鲜血淋漓,身子扭曲得不成比例,像七拼八凑的怪物挂在灌木丛上。央珍骤然想到了丹珠、开枪射击后,他为什么还不肯露面?

央珍慌忙奔向丹珠隐伏的地方。

从侧面望去,丹珠依旧趴在那里,猎枪的枪筒子插在雪里,身边遗弃着酒瓶、望远镜。央珍走到近处,目睹了一个惨烈的现实:丹有年,夏天风狂雨瀑,秋天雨水涟涟,冬天飞雪盖地。常年劳的苏妈妈突然感到身疼痛,病卧床,仨月未起,苏秦几次给妈妈商量,辞掉伴读,都被妈妈拒绝了。这天,他看着儿子去读完书,有得在家里忙家务,给自己寻药、熬药、喂"慢!"画家中缓缓走出来位中年人,镇定说道:"我来画!"众人听,不由得都吁了口气,总算有人出头了。药,实在太累了。只好主动提出让儿子休学。珠的脑袋没了,在两个肩膀之间,是一大摊污血和糨糊状的脑浆。

只有一种解释:在丹珠开枪时,枪膛炸了!惊恐万分的央珍仿佛又听到了那一声罪恶的爆响……

选自《古今故事报》总第913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