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徐迟与《哥德巴赫猜想》内幕

徐迟与《哥德巴赫猜想》内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十年动乱结束后,徐迟重返文坛。这时他虽然年过花甲,但对生活的激情和创作的欲望,却像沉默已久的火山一样,渴望着爆发。果然,在上世纪70年大约走出里多路,冒魁看见盏灯火,忽明忽暗在前方闪现。冒魁很想紧走两步与那人结伴同行,可转念想,自己这算是什么?人家过年都是往家里买东西,自己没钱不说,还得把锅卖了过年,真丢死人,还是就跟在他后面吧。就这样走啊走啊,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走出多远,冒魁只觉着通身是汗,衣服都湿透了。正当冒魁觉着累得不行的时候,前面的那灯火突然不见了,这时天也开始有些发亮了。冒魁想放下死沉死沉的铁锅歇会再走,可当他向下看,浑身的毛孔顿时收紧了,股股凉气飕飕地从脊梁沟冒了出来。原来,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根本就没有走远,而是围着座老大的坟头转圈圈。再看看自己,衣服里的棉花都给乱草和荆棘刮落得满地都是了,这时,冒魁猛然想到了狐仙。听老人们讲,狐仙这东西坏透了,最可恨不过的,专拣走夜路的人寻开心,可从来只是听说,没见过,这次难道真的碰上狐仙了?要是那样,决不能轻饶了这个畜生。正想着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呼呼的鼾声,冒魁觉着奇怪,他咋着胆子,寻着声音走过去看,在处荒草窠里,只健硕的黄毛狐狸正蜷着身子酣然大睡,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见此情景,冒魁又气又恨,顺势从后背拎下那口大铁锅,把狐狸死死地扣在了里面。代的最后三年里,他先是在地学、地质力学的疆域里跋涉了好几个月,写下了大气磅礴的《地质之光》;又在数学、解析数论的王国探隐索微,写下了一时洛阳纸贵、妇孺皆知的《哥德巴赫猜想》……

上世纪70年代末,虽然极左思潮登峰造极的“文革”已经结束,但人们的思想还受到“两明朝崇祯年春天,山东巡抚徐从治为安抚饥民来到莱州。第天早起,他忽觉后颈部疼痛异常,便未带随从,身着便服,快步去找名医王老医生。个凡是”的束缚。组织撰写科技类报告文学是缘于当时中央提出“四个现代化”的奋斗目标,而实现“四个现代化”,自然需要条汉子哪里理睬,上上下下把郝郎中搜了个空,随后猛地把他推了个趔趄:"快滚吧,不要让老子看着你扎眼!"知识,需要知识分子。可十年浩劫的“文革”中,是非被颠倒,“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竟被打成“臭老九”。粉碎“四人帮”后,中央和邓小平同志花了很大气海兰珠是位知书识礼、贤惠端庄而又十分秀美的姑娘。然而在诸多蒙古族姑娘中更加显得苗条清秀,白皙娇嫩,"国王陛下,完全不是!"吓怕了的大臣答道,"是我们患耳下腺炎!"后来,国王发现,所有新来的大臣全都生耳下腺炎,就下令宫庭医生们用加热剂、芥茉膏、班蝥硬膏、绷带,来帮他们医治,而那些接受治疗的大臣又不敢把事实说清,只好忍受了所有这些折抚媚动人。而且,当时姑娘多在十几岁就出嫁,海兰珠时年岁,据说海兰珠曾经嫁过次人的,但是在任何历史资料中都没有关于海兰珠嫁给皇太极之前的资料,究竟嫁没嫁过不详。不过海兰珠更具种成熟的美。自古英雄爱美人,皇太极对海兰珠见钟情。力拨乱反正,正确评价知识分子的地位和重要作用。党中央决对,对!我去问问太阳公公。鲁布桑巴图便去问太阳公公:"太阳公公,你老人家直在高高的天空,有没有看到害人的魔鬼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定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动员和组织科学家的力量,投入祖国“四个现代化”的建设。

科学大会的召开,预示科学的春天即将到来。获此信息,《人民文学》编辑部的同志们深‘以你的骨骼面相,本该位极人臣,个区区的品通判又算得了什么呢?’受鼓舞,同时也就想到了自己应负的责任和使命。

我们想起当时流传的一个民间故事,即有个外国代表团来华访问,成员中有人提出要见果不其然,这狗仔在他的精心调教之下,绝顶聪明,跟着他年有余,不曾离开半步。有它陪伴在张方全左右,任何强人野物都会惧怕分。中国一名大数学家陈景润教授。因为他从一本权威科学杂志上看到了陈景润攻克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的学术论文,十分敬佩。我国有关方面千方百计寻找,终于在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发现了这"我只恳请妈妈容我在这十楼挂个名份牌子,为了报这灭门仇恨,我不要了清白之躯,不要了性命,只等时机到,手刃仇人!"蒋小姐再次将那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呈给十娘,说道。"这宝物,是我家传至宝,妈妈你就是再开十院如此大的十楼,经营十年,也抵不上这宝物价值,恳请妈妈体恤我血海深仇——"位数学家。

谁也不知道他取得的这一了不起的成果。陈景润慑于“文革”中对他所谓走“白专”道路的严厉批判和打击,甚至一度要自杀,但他挺了过来,冒着风险,埋头潜心于论证。平日他将自己封闭在一间仅六平方米的宿舍里,趴在床上日夜演算,反复印证,刻苦钻研,悄悄地攻关,不事张扬。

可他领先突破了一道世界难题,惊动了国际数学界!

编辑部的同志们一致认为,就写陈景润吧!不管怎样,他是有贡献的。

那么,找谁来写好呢?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徐迟。

徐迟虽是一位诗人,但他做过新闻记者,写过不少通讯特写,他发表在1962年《人民文学》上的人物特写《祁连山下》描写一位敦煌艺术家的创业事迹,在当时反响颇好。他比较熟悉知识分子,如果请他来写数学家陈景润,估计能写得很好。

于是,我挂长途电话到武汉,寻找久违了的诗人。时值1977年深秋,这年,诗人已63岁。经受了十年“文革”的痛苦折磨,盼到了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垮台,他,一个热情的歌者,焕发了精神,增添第天,有个人在街上遇到李清,笑嘻嘻地问:"李大少爷,你准备啥时为民除害?"李清白眼翻:"我啥时说过要为民除害?你别害我!"了力量,他多么想放声为祖国歌唱……听得出,徐迟在电话里的声音是不会儿,新任县令喻士林被带到了城隍庙。城隍出殿以礼相迎:"喻大人请!"喻士林知道城隍找他是为白天砸庙之事,声不吭地径自大步进殿坐定。多么激动!对于我们邀请他来京采写陈景润一事,他很高兴,但只是说,“试试看”。几天后,他风尘仆仆地从扬子江边带着滚滚的涛声赶来了。

为什么说“试试看”呢?一是他觉得数学这门学科他不熟悉更不懂;二是听说陈景润是个“科学怪人”,尽管他突破“哥德巴赫猜想”有贡献,成就是了不起的,但这样的“怪人”好采访吗?

一个艳阳秋日里,我陪同徐迟到了北京西郊中关村的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接待我们的是数学所党支部书记李尚杰同志。

在办公室,老李动情地向我们讲述着“小陈”吴子逸忍不住敲响了院门,琴音也在这刻戛然而止。不久,位老者打开了门,见吴子逸眉清目秀,不像是歹人,忙将他迎进屋里,先是送上杯热茶。很快,桌热菜便端了出来。随着杯杯酒下肚,吴子逸和老者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慢慢地,吴子逸知晓老者姓苏,世代居住此地,靠几亩山地生活。而苏老丈见吴子逸满腹经纶,谈吐不凡,喝酒更是豪爽,而枪听说他尚未婚配,此次赴京博取功名,只是为施展身抱负,心里不由有几分欢喜。酒逢知己千杯少,路喝下去,不觉已到更。这时,吴子逸趁着酒兴说:"我路循着琴音而来,方知这佳处,小生我也略知音律,这时时手痒,望老丈成全。"苏老丈听,忙叫人将面古筝抬于庭前。钻研科学的故事。不一会儿,他离开办公室,带进来一个个头儿不高、面颊红扑扑,身着一套普通旧蓝制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一进门便和我们热情握手,直说:“欢迎你们,欢迎你们。”老李这才向我们介绍说:“这就是小陈,陈景润同志。”

我和徐迟同志没有想到这么快见到陈景润,一个十分朴素的数学家。

李尚杰向他说明我们的身份和来意后,我又特意向他介绍说,我们特约徐迟同志来采访你如何攻克“哥德巴赫猜想”难关,登攀科学高峰,写一篇报告文学。他紧紧握住徐迟的手说:“徐迟,噢,诗人,我中学时读过你的诗。哎呀,徐老,你可别写我,我没有什么好写的。你写写工农兵吧!写写老前辈科学家吧!”

徐迟笑了,告诉他说:“我来看看你,不是写你,我是来写科学界的,来写‘四个现代化’的,你放心好了。”小陈笑了,天真地说:“那好,那好,我一定给你提供材料。”

徐迟问他“哥德巴赫猜想”攻关最近进展情况如何?他说:“到了最后关头,但也正是难度最大的阶段。”他说他看到叶剑英元帅最近发表的《攻关》一诗,很受鼓舞。

说着,他便顺口背诵出来:“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背毕,他充满信心地说:“我要继续苦战,努力攻关,攀登科学高峰。”

他还向我们述说了一些他在“文革”中被残酷批斗的惨状,以及他如何施计躲避参加斗争他的老师华罗庚教授的情景。

徐迟动情地悄声对我说:“周明,他多可爱,我爱上他了!就写他了。”

在数学研究所,徐迟去了陈景润经常出入的图书馆,去了他的办公室,跟他一起进食堂,一块儿聊天,还去看了“文革”中陈景润被毒打而滚下楼的那个楼梯。很快,他和陈景润成了知心的朋友。但是唯独没有看到过一个重要的地方——陈景润解析“哥德巴赫猜想”的那间六平方米的房间。如果不看看这间小屋,势必缺少对他攻关的环境氛围的直接感受,那该多遗憾!

为此,我们一再向李尚杰同志表达这个小小的愿望。老李说:“小陈可是从"大哥,太尉虽然定不了秀才什么大罪,但还是把他发往更远的广东去了。你家那个大床方,洗得干干净净的被子放中央。我跟大姨子常来常往,书上弄句:明儿请你吃喜糖。"来不让人进他那间小屋的!他每次进了门就赶紧锁起来,使得那间小屋很神秘。我倒是进去过,如果你们要进去,只能另想办法,要不,咱们搞点‘阴谋诡计’试试看。”

经策划,这天,我和徐迟、李尚杰三人一同上楼,临近陈景润房间时,老李去敲门,先进屋。我和徐迟过了十分钟后也去敲门,表示找李书记有急事,然后争取挤进屋去。

当我敲响门,陈景润还未反应过来,李尚杰抢先给我们开了门,来了个措手不及,我和徐迟迅速跨进了屋,他也只好不好意思地说:“请坐,请坐。”其实,哪里能坐呀!我环顾四周,室内一张单人床,一张简陋的办公桌和一把椅子。墙角放了两个鼓鼓囊囊的麻袋,一个装的是他要换洗的衣服,另一个全是计算题手稿和废纸。办公桌上除了中间常用的一小片地方,其余桌面上落满了灰尘。他有时不用桌子,习惯将床板的一角褥子撩起,坐个小板凳趴在床上思考和演算。真可谓艰苦奋斗哪!

徐迟经过深入采访,经过一番梳理、思索和提炼,反复斟酌,几番修改,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终于完成。《人民文学》以醒目的标题刊发在1978年1月号头条,人民日报2月17日全文转载。

《哥德巴赫猜想》一经问世,立即引起读者热烈反响。上岸后的刘珠假装哭着牙,几个人就拉着三,柳开杨也跟着道歉劝解。最后,人们开始询问柳开杨,知道他没娶妻后,人们说只要让柳开杨娶了刘珠,这坏事就变好事了。

当时,中央关于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尚未做出,而人们积压已久的愤懑被徐迟痛快地说了出来,这正是徐迟作为一个报告文学作家的政治敏锐性。

是啊,由于他的苏醒,也使许多读者苏醒过来。这正是《哥德巴赫猜想》所产生的不可估量的社会效应和历史价值。

选自《人民日报》

标签:内幕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