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山乡夜惊魂

山乡夜惊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夜宿山村

王晓峰喜欢旅游,不过他不爱去那花戏子抬头看,不认识这老头,见这老头说话难听,心里有些生气,也不要水喝了,气梗梗的离开了村子,回家去了。些风景名胜。王晓峰旅游讲究的就是个原生态,只有那些还没有被开发的,依旧沉浸在宁静当中的清山秀水才能让他心动。

这一次,王晓峰偶然听人说了个好地方,便手拿地图一路摸在审案前,李饮请来了状师陈鸿来帮他辩诉。要说这陈鸿,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曾是中过科举的状元。只不过,他高中之后,不满小金蛇吐着舌头,兴奋的说:"要是我能遇见老龙王,变成条能够呼风唤雨的龙,那该多好啊!"官员间的腐败现象,不断与其作对,这可惹恼了朝廷的官员,上奏皇上,将陈鸿罢免并永不为朝廷录用。陈鸿后来成了有名的状师,不再谈论善恶是非。了过去。车越换越小,路越走越窄,大山深处的美景,让王晓峰流连忘返。

兴奋过后,王晓峰蓦然发觉,日落西山,暮色四合。他吓了一跳,如果不能在天黑前找户人家落脚那可就惨了。大山里本来就山高林密,地广人稀,找户人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王晓峰脚步慌乱,气喘吁吁,走了好几里地儿,才在山窝窝里看见了一户人家。

数间瓦房,一个院落,收拾得干净利索。王晓峰走到院门口停住脚,喊了两嗓子。屋里出来个男人,三十多岁,脸色黝黑,体格健壮,带着一脸憨憨的笑,看见王晓峰,愣了一下,说:“你是城里人吧?咋跑这儿来了?”

王晓峰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城里人?”

那男人得意地一笑,说:“城里人都这身打扮,我在城里打工时见过!”见王晓峰还站在门口,男人朝他招手,“你是想讨口水喝吧?进来呀。”

山里人就是厚道,两句话没说就让你进屋了,看来借由甘肃进入新疆要经过星星峡。星星峡并非峡谷,而是隘口。大梁是这儿最高的山,上生有枸杞、蒲公英,还有各种植物:每样都是药。法广不放心,劝道:"师傅,我陪你去,你年纪大了。"它是由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素有新疆东大门"第咽喉重镇"之称。星星峡是雄踞于丝绸古道上的险关要隘,面峰峦叠嶂,条S形的山路蜿蜒其间,两旁危岩峭壁,大有"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对于新疆人而言星星峡就是堵院墙,过了院墙就算是出疆了。宿不成问题。王晓峰接过男人递给他的水缸子,喝了一口甜滋滋的山泉水,开门见山地说:“大哥,天快黑了,我想在你家借宿一晚,成不?”男人挠头,一副挺为难的样子,王晓峰心里一沉,他不喜欢强人所难,便挤出个笑容说:“如果大哥不方便,那就算了!”王晓峰转身拎起自己的背包,就要出门,男子却一把拦住了他,说:“你要再走五里多路才会有人家,那时天早黑了,一个不小心你就得掉沟里去。得!还是就住我家吧!”王晓峰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嘴里一个劲儿说着感激的话。

王晓峰和男人聊了一会儿,有天清晨,李家门口忽然来了个道士,这道士生得鼠目鹰鼻,方眉阔嘴,穿着普普通通,手中还拿着个功德簿。朱老伯看便知是来上门化募的,当即对道士大声说道:"我家主人早早过世了,现在正忙着祭奠,没时间布施。"说完就准备转身进去。好奇地问:“家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这年的十晚上,兄弟俩都坐在屋子里等着天门开。可是,等啊,等啊,时间过去了很久,仍没见到天门开。狗崽想:我现在得想个法,等天门开就能毫不费力地多弄点金银财宝。于是,他将大堆大石头、大石磙、大磨盘都搬到了自己的门口,准备等天门开就把这些东西搬进屋里去。老实厚道的子却什么也没干,只是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望着蜡烛,耐心地等待着。男人望着外面说:“你嫂子回娘家借钱去了,这会儿也该回来了!”话音未落,院门一响,进来个女人,平头整脸的,很清爽。不用说,是男人的媳妇回来了,她看见家里多了个陌生人,还是城里人,吃了一惊。王晓峰没在意,站起身大大方方叫了声嫂子,女人脸红红地应了一声,把男人拽进了里屋,两人在里面嘀咕了好半天。

再出来时,女人多了一份热情,笑盈盈地为王晓峰准备起了晚饭。片刻的工夫,香喷喷的小米稀饭和诱人的土豆丝卷饼就端上了桌,女人还一个劲儿地客气:“山里人家没啥好东西,你就将就地吃点吧!”还没等她说完呢,王晓峰就风卷残云地吃了起来。

吃完饭,打两个饱嗝的工夫,天就漆黑了。

夺命狂奔

山里的黑夜真叫个黑啊!展眼望去,如同钻进了打翻的墨缸,睁眼就跟闭眼一个样儿;再往上叫花子连声道谢,风卷残云般地把酒菜吞下了肚子。吃饱后,他来了精神,从怀里掏出个旧布包袱,对刘云阁说:"这位老爷,看你人心善,小的有个传家之宝,是天下罕见的血丝红玉石雕刻的玉麒麟,如果老爷有兴趣,我愿意忍痛卖给老爷。价钱嘛,口价,万两,怎么样?"听"玉麒麟"字,刘云阁打了个激灵,他仔细打量叫花子,这不是马金彪吗?马金彪却没认出他,还在大谈玉麒麟是无价之宝。从前有个商人,妻子去世了,留下个儿子叫伊万。他把儿子托付给弟弟抚养,过了不久自己又结了婚。伊万长大成人了,长得很帅,后母很喜欢他。看,一抹若有若无的山脊将天与地分了开来,山的上空有几颗清亮的星星在闪闪发光。“山里的夜真美啊!”王晓峰看着窗外,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这时,困意袭来,他翻个身进入了梦乡。

王晓峰是被憋醒的,他不好意思惊动人家,便悄悄爬起来,蹑手蹑脚打开门来到了屋外。厕所就在墙角,白天他已经来过一次,所以很容易就找着了。这时月亮也上来了,小院沐浴在一片清辉当中,一切都显得那么朦胧悠远。

王晓峰蹲了好一会儿才完成任务,他站起身刚要走出厕所,突然,他又退了回来,扒着墙头贼头贼脑地张望起来。只见一扇窗户悄无声息地打开,一个黑影跳了出来,那黑影快步穿过院子,直奔院门而去。

“有贼!”王晓峰心里咯噔一下,对了!男人不是说自己媳妇今天是去借钱的嘛,看来是被人盯上了,这些个念头在王晓峰心里一滚而过。他下意识地要冲过去,可就在这时,小偷手里的一样东西在月光下闪出了冷冷的寒光,那是一把刀。王晓峰打了个哆嗦,呆在厕所门口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祭拜方式。私普,是个人家里祭拜。街普是个别择日祭拜。市普则是以市场为主体的大普渡。,等他再看,小偷早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王晓峰垂头丧气回到屋里,倒在自己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突然,他诈尸般坐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明天人家发现丢了东西,肯定第一个就会怀疑是他王晓峰干的,到时候他是有口难辩,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这是在大山里,山高皇帝远的,人家要把他怎么样,上哪儿说理去??

王晓峰一口气跑出好远了,才敢回头张望。说实话,他觉着挺对不住那马头琴是蒙古民族的代表性乐器,不但在中国和世界乐器在家族中占有席之地,而且也是民间艺人,牧民家中所喜欢的乐器,马头琴所演奏的乐曲,具有深沉粗犷,激昂的特点,体现了蒙古民族的生产、生活和草原风格。个大哥一家的,可出了这种事,他也是没有办法啊。王晓峰不敢停留,因为他知道,一旦被追上,那就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出山的路很远,山顶上的月亮照不到脚下,山间小路又崎岖不平,拧麻花似的。王晓峰两眼一黑,他已经记不起摔了多少个跟头,衣服划破了,手坏这位富察氏,她的亲哥哥德伦曾是亲贵大臣,只是听说慈禧老佛爷西行的时候他服侍不当,最近被罚去看城门了。不过他家余威犹在,所以鲍楚民不敢不依了自己这位夫人,当价万,利息千两,个月后赎回。再看那落款,小伙子名叫秦英。掌蹭出了血,膝盖磨脱了皮。短短的一段山路已令王晓峰苦不堪言,他刚想坐下来喘口气,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有灯光朝这边射来了!王晓峰抓起包,不管三七二十一迈腿就跑,谁知脚下猛地一绊,整个人摔了个狗啃泥,差点儿磕掉门牙,连背包的带子也断了一根。王晓峰也顾不上疼,哼哼两声,爬起来又跑。

不知跑了多远,见终于甩掉了追兵,王晓峰长出了一口气,借着朦胧的月光往前一看,他忍不住把刚才吐出的气又吸了回来——那是凿在悬崖峭壁上的一段小路,不足一米宽。白天走上去都胆寒,这黑天半夜的,他连想都不敢想,这不是要人命唐王闻言大惊:"贤卿困睡,并未见动身,更无刀兵,如何斩却此龙?"嘛!

王晓峰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咬牙走上了这段独木桥一般的小路,他手扶着里面的崖壁,脚尖踩着脚跟,一步步往前蹭。也许是受到王晓峰的惊动,一只宿在崖下的鸟突然“扑棱”一下飞出,吓得王晓峰“妈呀”一声扑倒在地,肩上的包脱手掉下悬崖??

峰回路转

终于,狼狈不堪的王晓峰来到了山下的公路上。他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久久爬不起来,就那么长一口短一口地坐在那里喘气。

好不容易等来一辆车,却像见到鬼似的躲着王晓峰开走了,王晓峰坐在冰凉的马路上,想哭都找不着调儿。又过了好半天,有人赶着马车“儿儿”过来了,王晓峰怕他突然出现会吓着人家,先颤悠悠喊了声:“行行好!让我搭个便车吧!”赶车的老头儿吓得“妈呀”叫一声,抚着胸口说:“你这孩子,打哪儿冒出来的?怪吓人的!”王晓峰找了个很惨的理由,总算搭上了老头儿的车在中国历代的帝王中,好女色者居多,但也有不少皇帝特好男色,蓄养男宠,其中以汉哀帝为最。。老头儿是进城买菜的,刚好从火车站经过。

天麻麻亮时,王晓峰走进了火车站,他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包掉了,除了脖子上挂的相机,他已经身无分文。就在王晓峰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他转身一看,吓得差点儿尿了裤子,结结巴巴地说:“大??大哥,怎么是你?”

“你这小子!大半夜的你不在我家好好住着,怎么不辞而别了?害得我媳妇追了你好远,还一个劲儿打电话埋怨我不该半夜走,可我也是没办法呀!”

王晓峰听得云里雾里:“大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哈哈一笑,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昨天傍晚王晓峰找上门去时,男人正要进城去打工,票都买好了,媳妇去给他借路费了,等他拿了钱就走。皮猴子精怕骚就说,中,中,恁俩快出去尿吧,尿完快回来,我点灯看着恁俩人。他原打算在天黑前赶到山下的妹夫家,让他用摩托送自己去火车站,因为火车就一趟,早晨六点发车,早上从家走根本来不及,晚上路又不好走。偏不偏的,此时王晓峰去借宿了,他怕自己一走,家里就剩了媳妇一人,孤男寡女的,王晓峰不好意思住下,便什么也没说,只好趁王晓峰睡着之后动身;还怕走堂屋的门惊动了王晓峰,就从里屋的窗户跳了出去,摸黑下山。说到这里男人叹了口气:“你到底还是不好意思住!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大家坦坦荡荡的有啥好怕的!”

王晓峰这才注意到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锯子,亮闪闪的,看来是去做木工活儿的。他脸孔红了又红,吭哧着说:“大哥,你借我点路费吧!”

选自《新故事》2010.7

标签:惊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