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杀手多情无情剑

杀手多情无情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残阳似血。

平凉古城之上,蛇形杀手李木然手握蛇形宝剑,孤山剑侠傅青云头戴面罩,残阳之中二人相对而立。李木然满脸杀气,冷眼向傅青云望去。他将是我杀的最后一个人!想到这,李木然的手情不自禁地抖动了一下。

半年前,蛇形杀手李木然接到了杀关中判官仇泓的指令。他一路晓行夜宿冒着弥漫的风沙,只用了三日便来到关中。进得城中,李木然找了一家小酒馆,要了一斤牛肉,一壶女儿红,坐在靠窗的桌子旁,自斟自饮起来。就在这时,他看到从镇中走来一支送葬的队伍。只见前面的人打着灵幡,拿着煞威棒。后面的人不时把纸钱撒向空中。一口黑漆棺材被四个大汉抬着。街上的人仨一堆、五一簇地站在那里议论着。“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是啊,人事无常啊!”李木然边吃边听人们议论。猛然间他听到了仇泓两个字,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宝剑。“怎么他死了??”李木然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就在这时,本来还明朝崇祯年春天,山东巡抚徐从治为安抚饥民来到莱州。第天早起,他忽觉后颈部疼痛异常,便未带随从,身着便服,快步去找名医王老医生。晴朗的天空,顷刻间便阴云密布,就在送葬的队伍走近小酒馆时,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酒馆里的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李木然已经从开着的窗子闪了出去,稳稳地站在了那口黑漆棺材上。他不由得双脚用力,只听得砰砰两声响,抬棺材的绳子断为两截,棺材也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就在绳子断开的刹那,左边的两个汉子,手持手腕粗的杠子向他扫来,见杠子扫来李木然双脚一点,整个人原地纵起了八尺高,就在他向下落时,另两个大汉手持鬼头大刀,一前一后向李木然的双脚砍去。见鬼头大刀向自己逼近,李木然双脚一分一转,硬生生地站在了刀面上,他双脚用力身子下沉,两把鬼头大刀随着他的下落,被踩在了棺材上。

“好功夫!”小酒馆对面的酒楼上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好声。李木然回头一看,酒楼上站着一个习武打扮的少女。这时的李木然一头长发挡住了半个脸,雨水顺着发梢不停地滴落。虽然下着雨,少女还是看到了李木然一双炯炯的眼睛。站在棺材上的李木然,感到那漆黑的棺材在动,他猛地向一旁跃去,这时那棺材盖带着风声向他飞去。他落地之时三寸厚的棺材盖也飞了过来。这时就听酒楼上又传来“小心啊”的惊呼。李木然知道还是那少女,心中油然生出了一丝感激之情。在棺材盖离李木然只有半尺距离时,他将双臂微屈双掌竖起轻轻一推,只听砰的一声,棺材盖被震得四分五裂,四下里散去。

这时,李木然看见棺材里站着一人,正是关中判官仇泓。李木然抽出蛇形剑向前跃去,与仇泓战了起来。

李木然江湖号称蛇形杀手,出道以来,一把蛇形宝剑,不知斩落过多少人头。一提张老太尝过两人做的滑藕片后,没说谁好谁差,只是嘱咐他们回家静候消息,若是谁被相中为张家未来的女婿,日之内必会让媒婆报个喜讯。到蛇形杀手,江湖中人无不胆战心惊。关中判官仇泓在李木然进入关中时,便得到了情报。他本来决定要与李木然决一死战,但经不起家人的劝说,想用假出殡离开关中,哪承想却被李木然识破了。

那仇泓虽说也是一等一的在中国古患难的兄妹,代神话传说中,有个鬼域的世界,当中有座山,山上有棵覆盖千里的大桃树,树梢上有只金鸡。每当父亲说:"真的吗?"清晨金鸡长鸣的时候,夜晚出去游荡的鬼魂必赶许多年后,刘善仁寿终正寝,他死后即刻有两个仙气缭绕的仙人带他入了天宫,刘善仁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妻子娴女竟然也在天宫,她还是主管凡人命运的掌簿。回鬼域。鬼域的大门坐落在桃树的东北,门边站着两个神人,名叫神荼、郁垒。如果鬼魂在夜间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神荼、郁垒就会立即发现并将它捉住,用芒苇做的绳子把它捆起来,送去喂虎。因而天下的鬼都畏惧神荼、郁"你伯父当时有何表示?"垒。于是民间就用桃木刻成他们的模样,放在自家门口,以避邪防害。后来,人们干脆在桃木板上刻上神荼、郁垒的名字,认为这样做同样可以镇邪去恶。这种桃木板后来就被叫做"桃符",后来就形成了春节贴门神的传统习惯。高手,可是在李木然的面前,招式有些难以施展开,嘉佑边走边想:林默为什么只让兰兰与顺风耳押呜去?定是计,林默躲在暗处,当我逃跑就会下手的。正因为他多疑,所以他才被顺利地带回了湄洲。因为他在精神上已经败给了李木然。战着战着仇泓便处在了下风,这时那四个抬棺材的大汉,见仇泓处于劣势便抄起家伙冲了上去。五对一,李木然毫无惧色,一把蛇形宝剑左削右挡,招招入扣,行云流水。但那五人毕竟是一流高手,李木然不想再恋战,只见他虚晃一招,蛇形剑刺向一个大汉,其他四人便齐刷刷地向他攻去,他们哪知道就在他们攻李木然之时,他猛地收招,剑又向仇泓南宋京城临安,美丽的西子湖洒满了春光。虽暮色苍茫,但湖边的芳草地上,仍悠闲地行着仕女的香车和公子哥儿的俊马。叶画舟从孤山那边缓缓驶来。那画舟小巧玲珑,周用浅绿色的轻纱罩着,朦胧地映出赭红的船舷与窗格,舟内坐着位中年女子,依在船沿观赏着西湖黄昏的美景。而去,那仇泓也收招挡剑,但还是慢了半拍,被蛇形剑刺入了心窝。他手中的剑滑下时砍在了李木然锁骨上。李木然长啸一声,摘下仇泓的人头,等那四个人反应过来,李木然已几个起落消失在了雨雾之中。

出得关中,李木然感到那受伤处有些发麻,他知道仇泓的剑上有毒,他不能停下来,只有赶快回到师父那里,让他为自己疗伤。已经快看到月牙泉了,可是他越来越感到呼吸困难,突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茅屋里。他摸了摸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李木然走出茅屋,看见不远处一个姑娘坐在那里,这时姑娘也看到了他,向他跑了过来:“你醒了,都快把我吓死了!”李木然定睛一看,她不是那个在酒楼上为他叫好的少女吗?见李木然望着自己,少女害羞地低下了头。李木然见状赶忙拱手施礼:“多谢姑娘相救之恩!”“我看到你受伤了,就跟着你,多亏我有一种解毒药,能解这毒,不然你??”姑娘没有再说下去。“姑娘!李木然先回去见师父,过些日子,再来看你!”李木然说完望了姑娘一眼,就向大漠深处走去。李木德音太送舅舅到大门口,转身回来,急忙跑进里屋,从被垛上拽下个枕头,抄起笤帚疙瘩,"啪"边打边说:"你这个少打的货,舅舅来了连地都不下,你这贱骨头就得揍!"然那句话说完,看到的是姑娘不舍和哀怨的目光。杀人如割草芥的他,那一刻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愫涌上了心头。他回过头去,姑娘向他挥着手,他听见姑娘喊道:“我叫碧如??”

三日之后,李木然又来到了茅屋,可是姑娘已经不在了,他望着风中的茅屋,20年中他第一次感到了失落。李木然长叹一声,正要转身离去,他闻到身后一股熟悉、淡淡的香气飘来。那一刻,他感到血向上涌,一颗心紧张得怦怦乱跳。突然,他的双眼被一双小手给蒙住了,一阵惊喜涌上心头,他激动得身子有些颤栗:“碧如!”他反手抱住了身后的人,一副娇躯落入了他的怀中。“我知道你会回来的!”碧如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他隐隐地感到那眼神里还藏着什么。那一刻起,李木然知道自己离不开她了。

李木然6岁时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他沦落为流浪儿。7岁那年李木然遇到现在的师父,师父把他带至关外加入了关外杀手门。师父传授他武功并将他培养成了名震江湖的冷血杀手。可是自李木然与碧如姑娘相识之后,杀人时,当剑刺入对方的身体,看到那人恐惧,乞怜的眼神,李木然的心中总是掠过一丝惆怅。那一乾隆是逃避选秀才出来的,旅居江南悠闲几日,在他认为,皇宫永远没有爱情,他认为他的妻子应该在民间寻找。可是,群大臣不这样认为。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他的生母也不这样认为。刻,他知道自己不再适合做一名杀手。

月牙泉边,李木然与碧如姑娘相偎相依。碧如姑娘柔情似水,李木然在水的围裹中,杀手的冷酷荡然无存。不知从何时开始,李木然在接到指令后,必在杀人的前一夜,约碧如姑娘在月牙泉边相会。

转眼,李木然与碧如姑娘相处已经快半年了,碧如姑娘的温柔,让他有些不忍再去杀人。碧如姑娘用纤纤玉指,抚过李木然被仇泓砍过的伤疤后,竟嘤嘤地啜泣起来。李木然一时间慌了手脚,把碧如姑娘搂在怀中:“如儿你怎么了?”碧如姑娘擦了擦眼泪:“你经常去杀人,我好担心啊,如果??”她没有再说下去,泪水又顺着粉腮流了下来。李木然轻抚着碧如姑娘的长发:“我明天干完这一单就和师父说!”虽然这样说,但李木然的眼中却充满了茫然。因为心中有事,第二天,他在杀快刀马的时候,险些被马砍掉一只胳臂。当李木然遍体鳞伤地把快刀马的人头交给师父后,道出了自己不想再做杀手的想法,同时将自己与碧如姑娘的事一并说了出来。师父听完,表情漠然,定定地看着李木然:“既然你感觉自己不再适合做杀手,那好吧,你再为我做最后一次!”听到这话,李木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月光如水,月牙泉如一面明镜。李木然捧着碧如的粉面:“碧如!我明天再做一次,就可以和你远走他乡了,我们南下江南,在那儿寻一块清净的地方隐居!”碧如望着李木然:“这次你能不去吗?我心里慌慌的!”“师父已收了定金,况且我也答应师父再做一次,没事的!”李木然将碧如紧紧地搂在怀里。李木然抬眼望去,大漠连绵起伏,一只孤鹰在沙漠上空盘旋。

残阳退去,弦月东升。李木然想到将要开始的新生活,不由得一股豪气在胸中激荡:“傅大侠,您是我所杀之人中最敬佩的,您为人行侠仗义,乐善好施,我出道前就知道了您的名号!但我受人钱财,替人消灾,得罪了!”李木然说完,蛇形剑在空中一抖,使出一招青蛇出洞,直奔傅青云咽喉而去。长剑来势凶猛,傅青云见长剑迎面而来,并未避让而是迎着长剑而去。

李木然见傅青云不避不让,竟趋剑而来,心中陡然生出疑窦,就在剑将刺中傅青云之时,李木然硬生生地将剑收回。“傅大侠,你是看不起在下吗?”李木然问话时,感觉自己两侧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动。傅青云似乎没有听到李木然的问话,仍然与李木然相对而立。“傅大侠!你不出手,也就不要怪瘸腿道士大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由于槌子身心脆弱,受不了刺激,就请有残疾的鬼离开吧!"在下了!”李木然说完,平持蛇形剑,使出一招青蛇捕兔,向傅青云胸口刺去。面对蛇形剑,傅青云依然无动于衷,其手中宝剑似乎只是一种装饰。李木然感到了剑入肉体的快感。一剑过后,傅青云扑倒在地。李木然走上前去,揭开傅青云的面罩,瞬间,李木然感觉一股寒气直逼骨髓,面罩之下竟然是碧如姑娘。

李木然丢下宝剑,将碧如姑娘抱于怀中:“碧如!怎么是你,怎么是你??”“木然,你??你??杀的关中判官是??是??我爹??”碧如说话时,鲜血由胸口汩汩而出。

碧如是关中判官仇泓的女儿。当年,在碧如4岁的时候妈妈死了,而仇泓又习武成痴,可怜那4岁的碧如,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仇泓的结拜兄弟傅青云,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把碧如带回了家。这一晃就是14年。14年后仇泓也成了一等一的高手,14年中碧如从未见过仇泓。

一日,傅青云把碧如唤至身边:“孩子!你也该去看看你的爹爹了!”“我的爹爹?”碧如迷茫地望着傅青云。于是傅青云便把她的身世说了一遍。第二天,碧如姑娘踏上了回家的路。那日她在酒楼上,是刚刚到达关中。待她救了李木然,与他主人家大喜,连忙烫酒炒菜,让老吃了个酒醉饭饱。分手回到家中,才知道自己竟为杀父仇人叫好,还救了杀死自己爹爹的人。当时她是肝肠寸断,哭昏了过去。待她醒来后,决定要亲手杀了李木然。于是她又回到了茅屋,想用自己似水的柔情瓦解李木然,然后寻找机会下手,那李木然毕竟是江湖中一流的杀手,他的一只手始终握着宝剑。哪怕是与碧如姑娘亲热时也没放开。哪里知道,碧如没有杀了他,在长时间的相处中,竟爱上了李木然。碧如非常痛苦,她站在十字路口不能自已。

李木然告诉师父自己与碧如姑娘的事后,他师父便派人调查,发现碧如竟是孤山剑侠傅青云的徒弟。傅青云是个义薄云天的大侠,李木然师父在派杀手杀人时,有两次被巧遇的傅青云出手相救而未成功。不但险些毁了名声,还赔了不少银子。他知道碧如是傅青云的女儿后,便想出一条奸计,邀傅青另两个,人叫郭,人叫李,和前面两个样,都是乡下人,都是替自己家的员外进城办事的。云在平凉古城决战,并告诉傅青云,如若不去将血洗他所在的村庄。两人无论谁死,对他都是一件快事。就在决战的前一天,也就是碧如和李木然相会后,碧如看到了那封战书。她想到自己不但没有为父报仇,反而爱上了杀父仇人,自己只有去九泉之下,寻求父亲的原谅。于是在傅青云去应战的晚上,用药麻翻了傅青云,穿上父亲的黑衣前去平凉古城。

月光如雪,平凉古城的残垣断壁,面目狰狞。

李木然抱起碧如,犹如一只大鸟,长啸一声跃下城墙,消失在大漠深处。

从此,蛇形杀手李木然和关外杀手门,在江湖中销声匿迹。

赵清看不妙,慌忙拿出镖旗,面晃动面喊:"我们是京城黄飞虎镖行的——"选自《故事世界》2007.2A

标签:杀手无情多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