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诛杀第一刀

诛杀第一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末清初,湖南宝庆府有一名叫不二刀小金蛇听了老蛇的话,跳进了海里,把捕蛇人救了上来,捕蛇人见救他的是条小蛇,他非常感激,发誓以后再也不捕蛇了。的武林奇人。此人出身湘南一个武林世家,自小就天资聪慧,爱刀如命,加之祖上世代习武,尤精刀术,所以到了不二刀这"天师弟子来了!"众人纷纷退在旁,不敢作声。一事情办成了,皮仁厚遵守诺言,把剩下的百两银子给了秦学古,还把他请到自己的酒楼里,摆了桌答谢酒。酒过巡,皮仁厚笑嘻嘻地说:"秦兄果然好计谋,只不过,小弟我不明白,为何个女人就能扳倒云中潇?这其中有什么关节?"代,他的一手“不二刀法”更是练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不二刀3岁习武,17岁时,便成了名满天下的一代刀客。但是,此人生性好斗且内心狠毒,与人交手只需一招,对手"我叫山荷花。"山荷花羞怯地答道。人正是郎有情,妾有意,渐生爱慕之情。当下,人对着花山跪了下来,私自定下了姻缘。十有八九非死即残。久而久之,江湖人送了他一个“不二刀魔”的绰号。

成名后,不二刀曾先后与各地19位久负盛名的武林高手决斗,无一败绩。

渐渐地,他竟然目空一切、唯我独尊,30岁时,便索性自封“天下第一刀”。

当时正值乱世,闯王李自成兵败北京,明将吴三桂乘机大开山海关,引清军铁蹄踏入了中原。

一时间,明朝残余将士、江湖好汉同仇敌忾,联手抵抗这场大火,引出了段近乎荒诞的奇案。清军,使清军伤透了脑筋。因此,顺治皇帝刚在北京站稳阵脚,便立即下密诏网罗天下武林人士,充当其消灭反清志士的鹰犬、爪牙。

不二刀就是朝廷收买的武林败类,他投靠朝廷后,立即成了清廷的一条忠实走狗,他仗着自己有一手好刀法,到处大肆残杀武林同道。仅仅几个月时间,就先后有数十位反清志士成了他的刀下冤魂,他也因此受到了朝廷的嘉奖与重用。

这日中午,不二刀正在家中静休,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缕箫声。那箫声刚奏时平平和和,一派祥瑞淡雅之气,似梅花初绽,百鸟低鸣,雪落有声,十分悦耳动听。

不二刀正乐滋滋地陶醉其间,不料那箫声蓦然一变,仿佛万马齐奔,惊涛拍岸,隐隐间夹带着惊雷和铿锵鸣金之音,先前的清雅之气全无,代之以杀气密布的恐怖氛围。

不二刀大骇,忙令手下人进来。他吩咐手下人:“快去看看是何人在这附近吹箫迎亲那天,常士贵见新郎是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便打心眼儿里替外甥女高兴。而轿子里的戴春英心里则上下。人家个巨商,怎么偏偏看上了她这个寡妇?,把他叫来。”

手下人愣了半晌:“大人,可我并未听到箫声!”

爷儿俩小酒喝着,家常唠着,不知不觉间,李茂就喝高了,将老宋家与老李家的新仇旧恨又念叨了遍,又将宋缺德的种种恶行好顿臭骂。

不二刀大怒,一巴掌甩在了手下人的脸上:“你这人莫非是个聋子?这么响的箫声难道都听不到?”

手下人竖起耳朵听了好久,还是摇头。

不二刀觉得奇怪,于是又叫了十几个人进来,可是,依然没有人听到箫声。

不二刀不禁暗自一惊:吹箫之人看来是位武林高人,他的箫声只被自己一人听到,用的乃是武学气功中的最高境界——“传音入密”。

但是,据说“传音入密”这种气功只能靠说话来传播,能将这种功夫付之于箫声的,他还从未听说过。

一连几天,每当中午,那箫声都如约而来,搅得不二刀心烦气躁,安生不得。

他也曾带人到自己住宅附近寻找箫声来源,却总是找不到。明明好像是从东边传来的,他跑去的时候,那箫声却又跑到西边去了。

又过了几天,那股神秘的箫声突然又归于平和,恢复到了最初的风吹杨柳、雨打梨花,铿锵有力的肃杀之气没有了。

不二刀正疑惑间,手下人兴冲冲地跑进来禀报:“大人,这次我们都听到了箫声,是从对面净书斋传出来的。”不二刀听后大喜,立即带人赶往净书斋。

净书斋是一所废弃已久的私塾,原系富贵人家子弟的读书之所,因时逢战乱,加之年久失修,早已是危楼一座,无人居住了。

不二刀飞身上了二楼。不料,二楼的门窗早已大开,只见室内净案亮榻,收拾得一尘不染,井井有条,四壁还挂满了古色古香的字画,一位神采奕奕的中年儒士正在里面神情悠然地吹奏着一根三尺洞箫。

见有人进来,儒士放下箫来,对不二刀冷笑一声:“今日你能光临寒舍,算你造化,也算没有白费我龙某一番苦心。”

不二刀听出对方话音中的轻蔑,立刻大怒道:“这么说,前些日子用箫声搅得老子安生不得的人就是你了?”

儒士不愠不怒:“我请你来,其实也并无他意,只是想送你一幅画而已。”

“一幅画你尽管直接送到我府上便是了,为何要装神弄鬼?”

儒士冷笑不语,然后迅速拿起一支斗大狼毫,在早已备好的宣纸上泼墨作起画来。

转眼间,一只飞天雄鹰便栩栩如生地立于纸上。只见那雄鹰竖羽瞪目,展翅欲飞,形神兼备,可见儒士乃是一位丹青高手。

不二刀正看得目瞪口呆,儒士已将刚作好的画递到他的手上,说:“希望你能早日大彻大悟,悬崖勒马,在下告辞了。”然后走出门去。

不二刀清醒过来,大喝一声:“站住!”儒士并未停住,他边下楼边朗声道:“我知道你是想跟我比试武艺,但是今天不行,要是下次再见的话,我一定会偿你心愿,希望你好自为之!”说罢,人已下楼去了。待不二刀追下楼去,人已不见踪影。

回到家中,不二刀将那幅雄鹰图挂在客厅之中。观察大宝让老头给问愣了,心想:都胡子拉碴的岁数儿了,说话咋还像个小孩似的?他反问老头:"你是啥意思啊?"良久,除了觉得画上那只雄鹰有股咄咄逼人的霸气之外,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至于那儒士所说的话,他更是一句都听不懂。

几天后,朝廷又下了命令,要不二刀共工氏驾起飞龙,来到半空,猛地下撞向不周山。雾时间,声震天巨响,只见不周山被共工氏猛然撞,立即拦腰折断,整个山体轰隆隆地崩塌下来。天地之间发生巨变,天空中,日月星辰都变了位置;大地上,山川移动,河川变流。原来这不周山是天地之间的支柱,天柱折断了,使得系着大地的绳子也崩断了,只见大地向东南方向塌陷。天空向西北方向倾倒。因为天空向西北方向倾倒,日月星辰就每天都从东边升起,向西边降落;因为大地向东南塌陷,大江大河的水就都奔腾向东,流入东边的大海里去了。带人去追杀隐匿于安徽阜阳一带几位武艺高强的反清志士。出发前夜,他与几个手下在客厅喝酒,几个手下对他大加奉承,并频频敬酒。

不二刀一时兴起,喝得酩酊大醉,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背后刮来一阵劲风,他以为有人前来行刺,忙转身拔刀来迎。但背后除了墙上的那幅雄鹰图,却并无他人。

不二刀于是盯着那幅画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儿将不二刀吓得魂飞魄散:只见画上那只雄鹰突然横眉怒目,好像欲从画中飞下来啄他一样……

不二刀大骇,酒也醒了一半,忙令人把那幅画取了下来,当即用火烧了。

不久,不二刀顺利完成了追杀任务。可就在那几位反清志士遇害后的第四天上午,那神秘的箫声又响了起来。这次的箫声与以前几次截然不同,充满了悲怜和愤怒,悲声似千鸟共泣,百兽哀鸣……

不二刀立即赶往净书斋。

儒士早就在那里等他了,一见他便怒目斥道:“不二刀,我曾三番两次警告于你,而你仍然执迷不悟,不思悔改,继续充当清廷走狗,残杀我中原武林同道。看来,今日我再也留你不得了。”

不二刀仰天狂笑:“原来你也想成为天下第一啊!好,我不二刀未曾碰上过对手,今日就索性送你上西天。”

儒士朗声笑道:“你当真是第天早,黄月容将自己的判断告诉了丈夫。冯元飙来到公堂,命人叫来船家,审问他为何要杀害秀才,如今尸体在哪里?死到临头仍不思悔改,我龙某见你一身好武艺练来不易,一时心软不忍杀你,所以头次用箫声警告你,二次送你雄鹰图,本望你悬崖勒马,不想你非但不领我一片苦心,反而再次为害武林,我龙某如再放过你,便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了。”

不二刀听罢,不禁怒火填胸,骂道:“好,好,又多了一个天下第一,今日我们两个定要决个胜负,我倒媒婆听了,以为张果老神经有毛病,站起身来,把他大骂了通,就生气地扭着腰肢走了。要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不二刀,今日,我龙某只需一幅丹青便可送你下黄泉。”说罢,儒士便铺纸案上,再次挥毫泼墨。只见他手如游龙,钩皴点染,顷刻间,一个凶悍丑陋的武士形象便跃然纸上。末了,他将画缓缓竖起。

不二刀一看此画,不禁大惊失色,原来,画中武士正是不二刀自己。

儒士将笔往墙上顺手一甩,“嚓”的一声,那笔竟像利箭一般穿墙而出。“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要你自己杀死你自己。”

不二刀惊诧不已,他故作镇静:“废话少说,出刀吧!”中年儒士傲然道:“我的笔就是莫爷暗地里嘱咐师傅,要好好为难下这小子,他尝到苦头自然就会回心转意,跟老爹学拿邪的本事。不料无论师傅怎样严厉,这莫小是声不吭,所有的磨难都挨了过来。刀!”

不二刀拔出刀来,出手便是他那傲视天下群雄的不二刀文娇在外忙了半天工作回来,见家中来了位不速之客,从相貌上看,胜似潘安。文娇心想:不知其才是否能比及秦观哦,心里直在打鼓,并不怎么热情。法。

蓦地,室内刹那间朔风怒吼,愁云惨雾,飞沙走石,明明刚才还是晴空万里,朗朗白日,却好像突然到了千里戈壁一样。恍惚之中,不二刀看到画上的那个不二刀竟然从画中一跃而下,以同样的刀法劈向自己。

不二刀像被施了画卷在数百年流传中饱经沧桑。至明成化年间,由沈周收藏。沈周自从得到这件宝贝,就爱不释手,把它挂在墙上,反复欣赏、临摹。看出画上没有名人题跋,沈周便请朋友题跋。朋友儿子见画画得这么好,就产生歹念把画偷偷卖掉,还愣说画是被人偷了。次偶然的机会,沈周在画摊上见到了《富春山居图》,兴奋异常,连忙跑回家筹钱买画。当他筹集到钱,返回画摊时,画已经被人买走了。沈周捶胸顿足,放声大哭,可是后悔已经晚矣。千辛万苦弄到手的《富春山居图》,如今只剩下留在头脑中的记忆了。沈周愣是凭借着记忆,背摹了幅《富春山居图》卷以慰情思。定身法一样,眼看着钢刀挥向自己的脖子。

不二刀慢慢地倒下去,他的头被自己的刀劈到了一丈多远的地方,眼原来,这个贼天擦黑时路过这里,见这户人家屋里只有个女人,就悄悄溜进屋,蹿上房梁,想等女人睡熟后好下来偷点东西。可谁知就听到了女人和郎中的这段对话,直听得鼻子发酸,和这么好的人相比,那贼觉得自己简直就不是个东西。他无论如何也呆不下去了,干脆豁出来亮了相。睛居然还睁得很大,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恐怖……

这时,不二刀的十几个手下一拥而入,室内又恢复如初。那儒士神情自若:“多行不义必自毙,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否则,不二刀便是你们的下场。”说完,他飞身出了窗外,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二刀的那帮手下早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看到了那幅画,只见画上的不二刀似乎同样少了一个脑袋,更令人惊绝的是,那画中亡人竟然也是血流一身……

后来就有人传言:那儒士乃是一百年前名震天下后来又悄然隐匿的天下第一武林奇人“魔笔秀士”龙在天。但是,令人不解的是,一百年前的武林奇人又怎么会是一个中年儒士?

选自《故事世界》2010.4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